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3章、顾琉笙想到家里还有个妻子,便有些坐不住
    布艺沙发,她一个人也推不动,现在也早就被雨水打湿,电视也被沾了水。

    秦筝赶紧过去拔了插头,将电视机挪到了另一旁。

    屋子里被吹得乱糟糟的一团,水都漫了进来,秦筝看到这样的场面,一颗心疼得都揪紧了起来抒。

    但她却还不忘拍了照发了朋友圈: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老天爷,还我已碎裂的玻璃!

    下面附了三张惨不忍睹的图片带。

    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去抢救一番,犹豫期间就已经有不少人幸灾乐祸地给她这一条朋友圈点赞。

    其中就有容昭熙,并且发了一条评论:过来我收留你,给你留张病床!

    她直接回了一句:去死!

    此时玻璃碎了一大片,风雨直接灌进来,秦筝只好将一些重要又搬得动的东西暂时搬到了房间里。

    剩余的她也没有办法了,这个时候性命要紧。

    台风前就已经有这样的破坏力,等到一会儿真正登陆,她这屋子里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秦筝将房门一关,现在要紧的就是她这房间里的两面玻璃千万不要被吹走了,否则她今晚只能住在厨房或是卫生间了。

    正想着,秦筝就觉得一阵凉快的风吹了过来,耳边是玻璃碎裂的声音。

    她回头一看,一张脸就精彩了。

    不能想啊,一想就连房间里的玻璃都被吹落了一面。

    狂风骤雨直接进来,秦筝看着自己的床几乎是瞬间就被打湿一片,就是她都躲闪不及,头发都被雨水打湿了一半,直接狼狈地粘在了脸上。

    这一刻,秦筝死的心都有了。

    她抱着手机,站在狂风暴雨中,看着自己温馨的小窝被吞噬,变成海洋。

    欲哭无泪,然而也只能苦中作乐,拿着手机拍个不停,顺便给自己拍了一张特写。

    看来今晚真的要睡卫生间了!

    **

    台风已经正面登陆,看到外头狂风骤雨的样子,想到自己在这边将简水澜单独放在家里。

    不知道她这个时候该有多么害怕,顾琉笙的脸色绷得紧紧的,薄唇抿得更薄了几分。

    顾琉璃烧了一壶开水过来,给他泡了一杯咖啡,端到他的面前。

    “阿笙,外头风雨这么大,现在台风已经开始登陆,我们也离开不了,不如就等风雨之后再走吧!”

    顾琉笙没有理会她,只是沉默地走到了阳台的地方,看着风雨交加的外头。

    其实看不到什么,只有灰蒙蒙的一片,这么高的楼层,已经被雨帘覆盖,地面情况如何也不知情。

    但他知道这个时候破坏力一定不小,只怕下面已经狼藉一片。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让人感觉到那一股风恨不得将这大楼连地掀起。

    偶尔就能听到东西砸落的声音,乒乓作响,顾琉笙见此神色更是冷沉了几分。

    突然地屋子里陷入一片黑暗当中,顾琉璃被吓了一跳,尖叫出声,“阿笙,阿笙……”

    听到顾琉璃的声音,顾琉笙回头去看,见顾琉璃跌跌撞撞地朝着自己跑了过来,他很快拉住了她的手臂。

    “断电了!”

    这样的风雨断电也是正常的,不过这边的小区有备用电源,应该很快就会来电。

    “去将手机取来。”

    他想到自己的手机没电,不知道西江月圆那边如何,会不会停电。

    顾琉璃摸黑找到了自己的包,从里面取出了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屋子里这才有了光线,照亮了他们两人的轮廓。

    **

    外头的风不知道刮了多久,那声音在她听来犹如野兽嘶吼咆哮,声声要将人给吞噬。

    简水澜还是有些害怕的,不停地听到有玻璃掉落的声音,她担心她这家里的玻璃也会承受不住这样的风雨。

    这一刻,她也埋怨顾琉笙,明明答应她从公司离开之后会立即回家。

    而他的立即回家,却是跟着别的女人回了家。

    而且这样的天气,怕是顾琉笙今晚回不来了!

    让他与顾琉璃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顾琉笙或许无心,可是顾琉璃呢?

    外头的天色阴沉灰暗,正在简水澜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得“噔”很轻微的一声,随即陷入一片黑暗。

    过了几秒之后,她这才意识到是停电了。

    简水澜将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打开,外头阴沉灰暗一片,屋子里虽然谈不上漆黑,但视线不佳。

    她走到柜子里取出烛台,又找到打火机,将烛火点亮,屋子里都是昏黄的灯光,散发出一阵阵温馨之意。

    此时已经五点多了,正是风力最猛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一次是否破坏了电路,要多久才来电,简水澜回到沙发上看着桌上那几把烛火。

    一条来信息提示音突然响起,简水澜被吓了一跳。

    打开一看,是应寒发送来的信息:家里有多余的蜡烛吗?我这边没有准备好,家里没有蜡烛,手机也快没电了。

    简水澜很快给他回复消息:还有好些蜡烛,你下楼来取吧!

    “好!”应寒也很快回复。

    简水澜踮着脚尖打开柜子,将里面剩余的蜡烛取了出来,发现还有好几包,而且都是彩色为主。

    这些也是顾琉笙之前为了结婚周年纪念日而准备的,想到这里,她心里突然一沉。

    想到这个时候他与顾琉璃在一个屋檐下,不知道那边是否也断电,顾琉璃是否被吓得直接钻他的怀里。

    或者此时顾琉璃正在为他下厨,也或者两人正在吃烛光晚餐……

    反正不管是哪一个,都足够让她反感。

    应寒下来得很快,没一会儿门铃声就响起,简水澜走了过去,将门打开。

    看到他难得没有口罩、墨镜、帽子的装扮,而是清清爽爽的一头短发,精致俊秀的五官,一身很休闲的打扮。

    看到这样的应寒,简水澜不禁一笑。

    “进来坐吧,蜡烛还有好几包,我去给你拿来。”

    应寒走了进去,看到简水澜给他取了一双男士棉布拖鞋,便也换了鞋子,随后走了进去。

    因为刚停电的缘故,屋子里还残留着空调的冷气。

    里面一盏漂亮的欧美烛台,上面几根彩色烛火亮着看起来多了几分温馨的味道,与外头的狂风骤雨完全不同境界。

    简水澜取蜡烛的时候,应寒将屋子里打量了一番,随意问了一句:“顾总不在家吗?”

    正在取蜡烛的简水澜听到这话,动作微微一僵,而后笑了声,“他那边还有事情!”

    “外头这么大的风雨,若是还在外头怕是今晚回来不了,也不知道顾总正在忙些什么大事,这样的天气将你单独扔在家里!”

    应寒冲着她的背影一笑,“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留下来陪你等电来再走,反正我一个人在楼上也无趣,再说也能省几根蜡烛。”

    听他这么说,简水澜取了一包彩色蜡烛走了过来,也笑了起来。

    “其实我一开始也有打算留你的,老实说我一个人在家里听着外头的声音还真有些害怕,特别是现在没电了。”

    她以前也是个胆小的女生,虽然没有父亲疼爱,但她是她母亲的掌上明珠。

    一直到了简韵车祸离开之后,她才懂得怎么让自己坚强地活下去,生活也将她的胆子磨大了许多。

    “行,我留下来陪你。晚饭吃过了吗?”

    简水澜摇头,“本来打算吃点儿面包饼干的,既然你来了,要是不介意的话,我简单煮点儿面条,冰箱里我提前储存了好些东西,回头你要是没东西就尽量来我这边拿。”

    而后一想,现在都没电了,若是明天还不来电,那冰箱里速冻的东西怕都要坏了。

    屋子里多了个人,简水澜也就有了下厨的***,特别还是多了个她的男神。

    她从冰箱里取了食材便开始忙碌起来,客厅里应寒担心她在厨房里光线太暗,便取了烛台来到了厨房,一下子厨房里就亮堂了许多。

    他站在厨房的门口看着里面忙碌的女人,眉头轻蹙了下,不明白这个时候顾琉笙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能够让他将自己的妻子单独留在家里。

    半个小时之后,鲜美的鱼片砂锅终于煮好,简水澜回头问他,“吃葱花和香菜吗?”

    应寒点头,“可以的!”

    简水澜将准备好的香菜与葱花洒在上面,看起来特别好看。

    突然想起顾琉笙那家伙,一点儿都不碰这些东西。

    每次菜里有葱花或是香菜,都会让她帮忙一点点地挑干净,那个人对于吃的挑剔得要死。

    热乎乎的两份砂锅被端到了餐桌,应寒嗅着鱼片砂锅鲜美的味道,便知道简水澜的厨艺不错。

    他将烛台放在了餐桌上,看着还在沸腾的砂锅里面是浓白的鱼汤。

    他笑了笑,在她的对面入座,“看来今晚上是有口福了!”

    看到自己的男神就坐在她的对面,简水澜都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你要是没有过来我都不想进厨房,冰箱里还有蛋糕,对了万一晚上没来电,你带点儿回去吃,要不然放冰箱里也是会坏掉的!”

    画廊开张之后,她几乎不主动烧饭的,这一段时日都是顾琉笙在忙碌,连同刷碗的活,可他似乎乐在其中。

    对此,简水澜也就随了他去。

    应寒自然不会拒绝,“我平日里不开火,冰箱里也没多少东西,若有需要就来你这边取!”

    热腾腾的砂锅,简水澜担心一会儿吃得满头大汗,便去冰箱里取了两罐冰啤酒,将其中一罐拧开递给他。

    “我读书的时候最喜欢跟着秦筝吃砂锅喝冰啤了,夏天这么这样搭配着不会吃得满头大汗,你试试看!”

    应寒接过冰啤灌了一口,“你跟秦筝倒是挺好的关系!”

    简水澜得意一笑,“那是自然,我跟秦筝在大学里那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同一个宿舍的,不说那么说了,你尝尝我的厨艺!”

    这边简水澜与应寒正吃着烛光晚餐,春江里那边秦筝点着蜡烛窝在厨房里听着外头乒乓作响的风声,可怜地啃着面包。

    客厅的地方因为玻璃窗子破碎的缘故早地板早就积满了雨水,而她的房间更是被雨水泼得惨不忍睹,加上风势太大,里面的东西吹了一地。

    厨房倒是成为了还算安全的地方,如果厨房的玻璃再被吹落,那么就只能去卫生间了。

    **

    外头的天色早已暗沉下来,风力比刚才还要猛。

    楼下的情况如何,谁也不知道,但顾琉笙想到家里还有个妻子,便有些坐不住。

    顾琉璃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入座,桌上点燃着一盏烛火。

    她看着坐在对面的男子,虽然他看起来依旧是一脸的沉稳神色,然而她却知道顾琉笙有些坐不住了。

    想了想,顾琉璃开口,“阿笙,现在风力这么大,我们也走不了,不如我去厨房煮点儿晚饭,你说好不好?冰箱里的食物是指望不上了,但之前买了不少东西一顿饭还是可以的!”

    此时顾琉笙却站起了身,“煮你的晚饭就好了,琉璃,我现在要回去了,你自己一个人好好地在这边,等到天亮之后我会让人过来接你回二叔家,期间别出去,明白吗?”

    她的心口一沉,连忙也站了起来,“阿笙,现在风势这么猛,下面是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说不定树木倒了一地堵了路,你这个时候离开是很危险的,我不能让你陷入危险当中!

    阿笙,不管怎么样还是等到明天天亮了再说,好不好?而且家里又没电,我一个人害怕……”

    “你大嫂一个人在家里也会害怕的,而且不知道那边是不是也停电了!”

    “可是……外头太危险了,如果大嫂知道的话,她也不会让你这个时候离开,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那是后悔都来不及的,你别让我担心好不好!”

    顾琉璃朝着他走去,紧紧地拉住了他的手臂不让他离开。

    “阿笙,现在台风已经正面登陆燕城,这一次破坏力极强,而且还下了这么大的雨,开车很不安全的,大嫂在家里一定不会有事的!”

    顾琉笙将她的手拉开,眼里带着几分毅然。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琉璃,好好留在这边,别再给我惹出什么麻烦来,明白了吗?”

    后面几句话,由他说出口,更像是警告。

    顾琉璃一愣,也就是这个时候,顾琉笙大步朝着外头走去。

    顾琉璃很快就要追上去,然而门直接关上,将他们相隔起来,顾琉璃觉得那个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远。

    一滴泪终于盈眶而出,她捂住自己的脸痛哭出声。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自己在他的心里是不一样的存在,可是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将她独自抛在这边。

    下了电梯,顾琉笙直接朝着车库的方向走去,此时下楼他才发现下面的情况有多么糟糕。

    风力依旧摧残着一切,树木倒塌,有些直接连根拔起横在了路面,残叶更是落了一地。

    顾琉笙将车子开了出来,外头风力太猛,他唯有紧紧地握住方向盘,稳住车身——题外话——今天更新啦一万字!记得咖啡、收藏、评论、月票!!鱼儿继续努力写明天的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