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我告诉你,别用别人碰过的身体来碰我!
    一路过去视线不佳,路灯也都没亮起来,加上路上横了太多的树木挡住了去路。

    顾琉笙绕了不少的弯路,幸好这样的天气没有来往的车辆。

    本来半个多小时就能够回到西江月圆,但因为控制了速度,加上风力的阻拦与绕弯路,所以回去的路上竟然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抒。

    期间危险重重,几次都差点儿被连根拔起的树木砸到车顶,也多亏了他高超的技术,一路躲避带。

    将车子开到车库,顾琉笙才松了口气,总算是回来了!

    西江月圆这边的破坏也不小,绿化几乎都毁了,好几户的玻璃都掉落下来,地面上都是玻璃渣,树木更是倒了一地。

    这边的电也被停了,电梯上不去,顾琉笙便选择了楼梯,楼道漆黑一片,他的手机也没了电,一点儿照明的东西都没有,只能在楼道里摸黑上去。

    漆黑中他的步伐沉稳,默默地数着数字,特别是到拐角的地方每过两个拐角就是一层。

    13楼……

    14楼……

    15楼……

    16楼!

    他朝着门的方向走去,最终抬手准确无误地按响了门铃。

    他本可输入密码的,但突然地闯进,怕是要惊吓到简水澜,只得作罢。

    此时,简水澜与应寒早早吃过了烛光晚餐,两人正坐在客厅柔软的沙发上。

    烛火通明中,应寒边喝着啤酒边给简水澜讲拍戏的一些趣事,听得简水澜一晚上嘴角都是上扬的。

    突然的门铃声响起,屋子里的两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门铃声响了两声,而后他们听到了输入密码的滴滴声音,简水澜才松了口气,能知道他们这屋子后来修改的密码也就只有顾琉笙一人。

    “应该是琉笙回来了!”

    简水澜站起身朝着玄关处的方向走去,想到外头这个时候狂风骤雨的他怎么就回来了?

    在她走到玄关处的时候,门被推开,一道颀长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

    顾琉笙看到站在玄关处背对着光线的女人,眉目看得不是很清楚,可是这一刻他分明看到她眼里的错愕。

    几步向前走去,他一把将面前的女人抱入了怀里。

    却没想到简水澜很快就将他推开。

    他的胸膛刚靠上来的时候,简水澜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一股很浅很淡的香气,是属于女人的,却不是属于她的。

    这样的气味她在顾琉璃的身上有嗅过,所以之前一个人担忧脑补的那些场面,看来还是发生过了。

    刚停电的时候陷入一片黑暗,顾琉璃惊吓出声自然是要去寻找可靠的怀抱。

    而顾琉笙就是她的怀抱!

    “别用别人碰过的身体来碰我!”她冷静地出声。

    想到应寒在屋子里,也不好让他太失了面子,便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身朝着客厅走去。

    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口气比刚才还要冲了几分,“你不要命了,这个时候回来!”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

    被她推开的顾琉笙往后退了一步,身子有些僵住,他知道自己的身上可能残留着顾琉璃身上的气味。

    他开车过去找她的时候,顾琉璃开了车门就朝他扑了过来。

    还有在千禧园的时候,停电时顾琉璃被吓到也朝他扑来一次。

    可他很快就离开了,然而香水味太浓,导致现在还有残余气息。

    今天这样的情况,不论怎么说,他都是理亏的那个人。

    此时应寒走了过来,看着一个站在玄关处,一个站在玄关外,不禁一笑,朝着顾琉笙望去。

    “原来是顾总回来了,外头风势这么大,怕是外头交通都不便利!”

    顾琉笙这个时候才发现家里还有个男人的存在,眉头不禁就蹙了起来。

    特别是这个男人简水澜还一口一个男神地喊着,于是说出口的声音不似刚才的柔和,带了几分很明显的生冷。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下楼来借蜡烛,整栋楼都停电了,顾总不介意我在这边多待一会儿吧!”

    应寒知道自己也差不多该是上楼的时候了,顾琉笙怎么可能会留他。

    而且从今晚的情形来看,还有简水澜之前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他们夫妻之间或许存在了一些问题。

    但是这样的天气,顾琉笙能够回来,还真让他有些诧异,要知道外头的天气如何恶劣。

    “很介意!”

    顾琉笙很快出声,“拿了蜡烛就走!”

    看到顾琉笙的态度,简水澜有些不满。

    “是我邀请他留下来的,你要是有意见直接说我,没必要这么对待客人!”

    简水澜也知道这个时候留下应寒怕是顾琉笙要将他给记恨上,于是折了回去,取过之前找出来的一包蜡烛走到应寒的面前,她敛起了之前的情绪,只对他露出一笑。

    “今晚上多谢你了,连同上回你帮我打了画廊的广告,回头我请你吃饭!”

    应寒倒是不将顾琉笙的态度放在眼里,只是轻轻颔首。

    “倒是我打扰了,今晚还吃到了这么美味的晚餐!”

    说这话的时候,他以眼尾瞥了一眼那冷冽的男人,只觉得一瞬间屋子里的气压都变低了。

    应寒朝着玄关处走去,换了鞋子之后,打开了门朝着黑暗中走去。

    门被关上,简水澜也没有理会顾琉笙,转身就朝着客厅走去,在原来的位置上入座。

    拿起刚才喝了一半的啤酒又灌了一口,而后整个人舒坦地靠在沙发上,将双手展开,目光看着朝着她走来的顾琉笙。

    “我以为你会在那边过夜,外头风雨太大,只怕道路也已受阻。”

    顾琉笙瞥了一眼茶几上的东西,几包拆开的晋城特产,两堆灌装啤酒。

    简水澜面前的那一堆已经开了三灌,而应寒那边也开了两罐,看来他们已经喝了有些时候了。

    特别是应寒离开的时候所说的那一句充满了挑衅的话,“倒是我打扰了,今晚还吃到了这么美味的晚餐!”

    他本来以为自己不在,她一个人在家里会担惊受怕,加上这边也停了电,可没想到她倒是过得逍遥自在,还有人陪伴着。

    这么多天,她没有下厨,没想到应寒一过来她就肯下厨了!

    “道路确实阻拦了,我开了近两个小时的车才回来。我担心你一个人怕黑,所以将琉璃扔在了千禧园。”

    他走了过去,尽量忽视应寒来过的痕迹,他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去质问。

    虽然,他在意得要死!

    顾琉笙朝着她走去,在她的身边入座,看到简水澜的水眸冷冷地扫了过来。

    简水澜盯着他看,很认真地,看到了他眼里装满了好几盏小火苗,一双深邃清冷的眸子格外好看。

    她突然就笑了起来,拿了一罐啤酒喝了一口,笑着看他。

    “我一个人能将自己照顾得很好,倒是顾琉璃娇娇柔柔的,这个时候独自一人你就不担心她会害怕,你看外头的风这么大,又没有电,她一个小姑娘被你扔在千禧园一个人待着,你舍得?”

    “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但我始终没有办法看着琉璃单独在路上担惊受怕,将她单独扔在千禧园里,也算是给她一个教训,让她明天这样恶劣的天气别出门。”

    “你错了!”

    简水澜很快出声,“顾琉笙,同为女人我能从这件事情上看得出来顾琉璃此举的意味,她好好的顾家不待,偏要回去千禧园,而且还是选择了台风即将登陆的时候,你知道吗?

    顾琉璃就在赌,赌你心中有她,赌你一定会去找她,不会将她单独扔在这么恶劣的天气里,否则她没有必要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自己开车出门,她是傻子吗?”

    她又灌了一口啤酒,觉得那冰冷的液体没有办法浇灭她内心的怒火,顾琉笙虽然冒死回来,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她要的就是借助这个机会,将你困在千禧园,让你陪着她,或者该说……

    她想要让我明白,在你的心底,她比我重要得多了!”

    顾琉笙隐忍着,听到简水澜的猜测,眉头不禁地蹙起。

    “小澜,琉璃不是这样的女人,她今天做事确实冲动,但她也并非如你所想的那般不堪,她对我也只有兄妹之情!”

    “是吗?”

    她凉凉地笑着,“但在我看来,在别人看来,并非如此!这样的天气她要去千禧园,里面有什么值得她冒着生命危险过去的?

    顾琉笙,你就没仔细去想想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可能只是因为冲动!”

    聪明如他,为什么对上顾琉璃的事情,他就跟被洗脑了一般?

    其实她明白,那是因为顾琉笙的心底确实是有顾琉璃的!

    否则顾琉笙不会让她单独在家里担惊受怕,还联系不上他。

    其实今晚顾琉笙也在怀疑顾琉璃的动机,只是不想去深想,在他的印象里,他希望顾琉璃一直都是以往的样子,乖巧听话,会安静地跟在他的身边,当一个好妹妹。

    顾琉笙朝着她靠近,慢慢地贴近她的身子,直接将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

    空出一手将她手里的啤酒罐子拿到一旁去,轻轻地吻上她柔软的唇,带着几分冰冷,还有一股很浅的啤酒的味道,只是刚碰上,简水澜就再次将他推离开来。

    “我说过,别用别人碰过的身体来碰我!”

    那一股淡淡的香气,似有若无,但让她觉得反感。

    顾琉笙什么都没说,直接起身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没过一会儿,就听到里面传来流水的声音,简水澜知道他这是沐浴去了。

    无力地靠在沙发上,耳边都是外头风声,现在风力似乎小了一些,然而她觉得自己心口被堵得有些疼。

    深呼吸了口气,简水澜起身朝着阳台的方向走去,打开阳台的门一股冷风灌了进来,带着雨点,她只好将阳台的门重新关上。

    其实,她只是想要吹吹冷风冷静一下。

    二十分钟之后,顾琉笙一身清冷地出来,只在腰间围了一块浴巾,一条干净的白色毛巾正擦拭着尚在滴水的短发。

    他看到简水澜站在阳光旁的玻璃门边看着外头的夜空,并不知她在想些什么,简单地擦拭了几下,他朝着简水澜走去,从她的身后将她搂住。

    “别生气了好不好?我知道今天的行为不对,但希望你看在我与琉璃这么多年的兄妹之情,我答应你以后少见她就是,好不好?”——题外话——谢谢924736223送给本文1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