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感受如何,我想必定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
    顾老爷子点头,“也是,你们这些年轻人估计都饿了!”

    他取过筷子先夹了菜,他们这些后辈才开始动筷子。

    许是知道他们今晚上会回来,所以在饭菜上还是有准备的,摆放在简水澜面前的都是一些她喜欢吃的食物,甚至还有海鲜抒。

    吃了几口,顾夫人突然出声,语气里带着几分埋怨带。

    “阿笙,我听说你昨晚上将琉璃一个人扔在了千禧园,那边没有电,昨晚上还刮着这么大的风,只怕琉璃要被吓着了,琉璃平日里娇滴滴的,前几日又发生车祸,哪儿受得住一晚上的惊吓。

    不是妈说你,以前你对琉璃是最好的,什么事都依她,就是放学了也都是你去接她回来,可不能现在有了媳妇就忘了她!”

    简水澜默不作声地吃饭,不知道顾夫人这个时候突然提到顾琉璃有何意思。

    但是她知道有一点,那就是想给她堵心。

    听到这话,顾琉笙禁不住蹙了下眉头,“妈,好好吃你的饭!”

    顾老爷子却是冷笑了声,“这琉璃明知道台风偏要最为危险的时候去千禧园,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而后看向顾琉璃,眼里带着几分警告,“没事儿,你少与她掺和在一起!”

    顾琉璃自小就知道顾老爷子并不喜欢他与顾琉璃走得太近,毕竟顾琉璃是二叔从外头带回来的孩子。

    当初为了顾琉璃,二叔与二婶都差点儿离婚了,可最后二婶为了顾晋晗还是选择妥协,并且将顾琉璃当做自己的女儿抚养长大。

    他轻轻点头,“琉璃虽然不是顾家的血脉,但毕竟我也是她的堂兄,所以对她多照顾一些,昨晚上是琉璃任性了,我已经将她训了一顿。”

    简水澜继续吃饭,没打算去掺和这个话题。

    顾老爷子却直接看向简水澜,“丫头,你说说你的想法!”

    突然被点名,简水澜一脸的莫名其妙,“爷爷,我没有想法啊!”

    “怕是心底嫉恨着琉璃可以得到阿笙这样的重视,不好说吧!”顾夫人扯唇嘲讽一笑。

    简水澜低低一笑,有些不明白地看向顾夫人。

    “不知道顾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有必要与琉笙的妹妹吃醋?毕竟琉璃得喊我一声大嫂!”

    顾夫人却是不以为然地一笑,“感受如何,我想必定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

    她不相信简水澜会这么大度,只怕早就要咬碎了一口银牙,生生忍着。

    一句话戳中了简水澜的心,她昨晚上确实很想为了这事情跟顾琉笙闹开,可最终还是忍下了。

    一来是顾琉笙的态度后来还算端正,二来是说多了自己也累。

    这样的事情只有顾琉笙自己看出顾琉璃的意图,否则他是不会真正相信她的话。

    简水澜没有再接话,只是安静地吃饭,顾琉笙想到昨晚上简水澜就没给她好脸色看。

    今天虽然愿意同他说话,但不似以往热络,在老宅这边不会当着顾老爷子与他冷战,但心底对他还是有些意见的。

    此时听得他母亲说起这件事情来,禁不住就有些来气。

    “妈若是不喜欢我们回来吃饭,可以直接说,没必要每次回来都需要这么冷嘲热讽的!”

    被自己的儿子这么堵住了话,顾夫人的脸色极为不好看,却也不好当着顾老爷子的面发作,只是一笑。

    “爸,你看这个孩子,现在还一句话都说不得了?”

    顾老爷子好不容被哄得心情好了许多,此时见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当即也就没了胃口。

    “连吃个饭都不让人安生了?”

    他直接将筷子拍在桌上,拄着拐杖就朝着外头走去。

    简水澜很快起身拉住了顾老爷子的胳膊,“爷爷,咱们好不容易一起吃顿饭,再说了您晚上这么晚才吃,而且也没吃上几口,再多吃一些吧!明天大清早的我就起来帮您整理园子,好不好?”

    她松开了他的胳膊,双手合十,一脸的祈求。

    顾老爷子原本是被气了下,但看到简水澜这一副祈求的样子,也就消了不少的气,而后折回了原来的位置上,不发一语地继续吃着。

    简水澜几次与顾老爷子同桌,多少知道他喜欢吃什么,连忙拿起公筷往他的碗里夹了菜。

    “这个菜烧得不错,而且容易消化,爷爷多吃点儿!”

    顾夫人看到简水澜竟然轻易就能将顾老爷子哄住,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

    但也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去惹恼顾老爷子,这个家现在虽然是自己的儿子在掌权,但很多事情还是顾老爷子说了算。

    毕竟在顾家,顾琉笙最为敬重的就是顾老爷子。

    于是这一顿饭后面也算吃地平静,顾琉笙偶尔给简水澜夹菜。

    看到她能够将顾老爷子哄住,也知道顾老爷子还是很认可这个孙媳妇的,心底也止不住地高兴。

    **

    当天夜里,已经躺下的顾琉笙,接到了朗月的电话。

    “顾总,对方已经抓住了,确实如顾总所料,他们得知顾总今晚上没有回来西江月圆,加上这边停电所有的监控都启动不了,于晚上十点的时候就潜入了屋子翻查东西。”

    看到躺着还没有睡意的简水澜,顾琉笙也就没有避开她。

    “知道他们要找什么吗?”

    “打了一顿,死活不肯说出来,包括幕后之人也不肯说!”

    也就是说现在还不清楚对方到底想从简水澜那边找到什么,“既然如此,就劳烦你将他们先带回鬼门关看着,我这边得空了就亲自去审问,记住了别将人给弄死了!”

    那边朗月笑了下,“只要顾总给的价钱高,放多久都没问题!”

    结束通话之后,顾琉笙将顾家的人一个个想了一遍,觉得一个个都可疑。

    一旁尚未睡下,正盯着手机屏幕的简水澜听到顾琉笙刚才那一通简单的通话,忍不住就皱起了眉头。

    鬼门关……

    审问……

    弄死……

    几个敏感的字眼,让她心底的疑惑越来越大,她知道朗月是从鬼门关来的人,那么他刚才是在与朗月通电话,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回事?”简水澜好奇地问他。

    顾琉笙将她手里的手机取走扔到了一旁的床头柜上,“其实我今天并没有打算回来,只是看到你画廊里办公室被翻找了一番,加上又接到爷爷的电话,所以临时决定回来一趟。

    想到西江月圆那边停电,监控都用不了,所以今晚我就让朗月在那边守着,一旦发现有人入侵就将对方捉拿!”

    看到简水澜蹙眉的样子,顾琉笙侧过了身子将她往怀里一带。

    “我们才刚刚回来不久,他们就找到了机会过去,感觉……那个人距离我们好近。”

    说到这里,简水澜紧张了起来,感觉身旁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他们回来顾家老宅,是临时起意,并非早就有这样的打算,而且这一次他们是直接动了顾琉笙那边去。

    她紧紧地抱住了身边的男人,想到那一次的绑架。

    如果不是当初答应顾琉笙与他协议结婚,还不知道对方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而他们到底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听你刚才的话,朗月抓到他们了?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朗月是抓到了,不过暂时无法从他们口中撬出话来,我让朗月将他们带回鬼门关,等到我这边得空了就亲自过去看看能不能撬出点儿话来。”

    他想了想,又说,“我们回来的事情,这么快就被他们所知道,加上今天参与会议的人,锁定目标就是今天与会人员二叔、三叔、四叔、晋晗,还有家里的爷爷与妈妈,我认为爷爷没必要怀疑,至于其他人,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

    窝在顾琉笙怀里的简水澜也将他们一个个都想了一遍,除了顾夫人与顾晋晗了解深一些,几位叔叔她所接触的不多,于是摇头。

    “没有任何想法。”

    “这几天忙完,我去一趟鬼门关看能不能问出些蛛丝马迹,最起码也该知道他们到底想从你这边找到什么东西。很晚了,明天早上你还要起来帮爷爷整理园子,早些睡!”

    简水澜一下子就挣脱他的怀抱,滚到一旁侧过身子闭上了双眼。

    看到她这样的反应,顾琉笙有些哑然失笑。

    “今天饭桌上,妈的话你别放心心上,她就是故意想说些话让你堵心!”

    简水澜却只是哼了一声,什么话也没说。

    顾琉笙抬手按了墙壁上的开关,灭掉床头灯,一室漆黑与寂静。

    只是他很快就朝着她的身边挪去,将她搂在了怀里,准确地吻住了她的唇。

    简水澜一番挣扎,好不容易才离开了他的唇,却见他亲吻着她的锁骨,那么炽烈的吻让她无力招架。

    “不是说了要早些睡吗?我明天还要早起!”

    “爷爷会理解的。”

    他什么也没再说,重新封住了她的唇。

    **

    隔天一早,简水澜还是早早地起来了,睡眠严重不足,醒来的时候脑袋都是沉重的。

    可是答应过顾老爷子的事情又不好直接推了,醒来的时候顾琉笙还躺在身边,下床的时候索性踹了他一脚。

    谁让他昨晚上非要折腾她那么久!

    这一脚成功地将顾琉笙给踹醒了,看到简水澜一脸的不满,他笑了笑拉住了她的手。

    “再睡一会儿,爷爷醒来会先打半个小时的太极拳,然后再吃早饭,这个时候还早着!”

    简水澜却是不敢再睡,眼一闭估计得一觉睡到大中午了。

    “不了,都怪你!”

    顾琉笙看到她一脸娇嗔的样子,直接将她拉到了他的怀里,给她一记热烈的早安吻。

    离开她的唇舌之后,顾琉笙也没了睡意。

    “我早上要去一趟公司,若是忙的话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你在家里别到处乱跑,好好陪着爷爷,若是妈在家的话她说了什么话都别放在心上,也别跟她正面起冲突,我怕你会吃亏,有什么事情让爷爷帮你出面就是。”

    简水澜嗤笑了声,“别弄得我就跟弱智儿童一样!”

    她也没继续搭理顾琉笙,直接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顾琉笙见此笑了笑,很快起身,他还真不大放心将她单独扔在家里,只恨不得时刻拴在身边,最好能够带到公司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