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1章、一开始她还侥幸地想着顾琉笙不近女色
    一家人吃过早饭,顾琉笙就离开了老宅,简水澜跟顾夫人没什么好讲的,一声不吭地就跟在顾老爷子的身后到了园子里。

    看到园子里的花草确实被摧残得够可以,所有的盆栽都被搬到了室内。

    种植在外头的除了被吹得东倒西歪,还有好些连根拔起,经过两天的时间叶子已经发蔫了抒。

    顾老爷子心疼他这一园子的花草,简水澜看到这样的场面也知道不好收拾,索性走到他的身边找他商量。

    “爷爷,我们是重新种些,还是直接采取这些?有些苗扦插也是可以活的!带”

    “先修整吧,有些只是被吹坏了根部还在就能存活,不够的话再采取扦插就是。”

    “行!”

    简水澜立即点头,带上了工具,“爷爷你忙这边的,我去那头整理!”

    顾老爷子很满意她的表现,难得有个人想要帮他整理这一片园子。

    说干就干,他也取来了工具开始重新修建或是栽种被风吹坏的花草。

    简水澜今天穿得很休闲,加上好久没有亲自动手,此时人待在园子里,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遇到有刺的植物,她便戴着手套修建,一些坏掉的树枝都让她整理到一旁,打算一会儿推一辆小推车过来将这些树枝给运出去。

    一个小时之后,因为劳动她额头上沁出了汗水,而对面不远处的顾老爷子也差不多。

    简水澜看到他年纪这么大了忙起来动作还利索得很,反倒是她太久没有这么劳动,有些腰酸背疼的。

    她起身擦了把汗朝着顾老爷子走去,“爷爷,现在越来越热了,你先去亭子里休息一会儿,早上肯定是忙不完的,一会儿又要出太阳,等到傍晚了,我们再整理就是!”

    一个小时的时间两人已经整理了一小块地方,顾老爷子看着简水澜整理过的花草,还算认真。

    劳动一个小时,他这把年纪确实有些吃不消。

    他站起身挺直了腰背,裤腿上沾上了些泥土,简水澜立即解开了手套,扶着他朝着亭子走去,而后又去吩咐江姨送点儿降火气的水果过来,便又去忙碌了。

    顾老爷子看着额头沁汗依旧忙碌的小丫头,满意地点头。

    忙了不到五分钟就听到一道娇娇柔柔的嗓音,“爷爷,大嫂……”

    简水澜不禁蹙起了眉头,怎么这个时候顾琉璃来了?

    顾琉璃朝着园子走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亭子里休息的顾老爷子,还有在园子里埋头苦干的简水澜。

    她很快朝着亭子走来,规规矩矩地站在顾老爷子的面前,轻轻地喊他,“爷爷!”

    对于顾家这个老头,她从小就有些怕他,太过威严了,而且明显不喜欢她。

    顾琉璃知道因为她是顾安扬从外面带回来的女儿,当初顾妈妈为了她的事情还差点离婚。

    但是一直到了后来,她并非顾安扬女儿的事情被发现,这个顾老头对她还是不冷不热的。

    此时顾老爷子看着将近五年没见的孙女,也不过是点了下头。

    “回来了!”

    顾琉璃立即笑开,“是啊,离开了好久,终于又回来了,爷爷,这些年来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还是跟以往一样,平日里跟阿笙聊天的时候,阿笙也经常跟我说起爷爷。”

    此时江姨端来了水果还有一杯消暑的果汁,顾老爷子走到一旁洗干净了双手,便重新入座。

    端着果汁慢慢地喝着,看着园子里正在忙碌的简水澜。

    看到顾老爷子没有接话,顾琉璃有些尴尬,又不知道在他的面前说些什么话。

    目光顺着顾老爷子的视线落在园子里忙碌的简水澜身上,顾琉璃突然露出一笑。

    “爷爷,我去帮大嫂!”

    “不用了!”

    顾老爷子拒绝,这一片园子没有他的允许,家里的佣人都不敢给他浇水。

    被他这么直接地拒绝,顾琉璃的脸色泛白,眼里尽是委屈。

    “爷爷,我只是想去帮忙,我也会种花的,妈妈也喜欢花草,以前在家里都是我在身边帮她的。”

    顾老爷子却没有理会她,看了一下日头,再过一会儿这边也要有太阳了,于是起身走出了亭子朝着还在忙碌的简水澜的方向走去。

    “小丫头,早上就忙到这里,一会儿就要有太阳了,等傍晚太阳下山了,再过来帮忙!”

    简水澜看了一眼天色,将手里那一棵被风吹坏的铃兰叶子剪掉,才点头。

    “爷爷先去休息吧,这边刚种下,我去浇点儿水,否则一会儿烈日一晒,估计早上就白忙了!”

    顾老爷子眯眼看了一眼日头,今天太阳应该不会很烈,但这些新种植下的花草怕是会受不住,于是只好点头。

    “行,你忙完就先回去休息,傍晚再过来帮忙!”

    顾老爷子带着一身的汗走了,简水澜稍微收拾了下,便起身开始浇花。

    看到顾老爷子离开,顾琉璃朝着简水澜走了过去。

    “大嫂,要不要我来帮你浇水?”

    简水澜朝着顾琉璃一笑,“不用了,剩余这么一点儿一会儿就好,这边日头已经出来,你回屋子里吧!”

    一番话说话,她继续弯着腰浇水,她是知道顾老爷子有多么宝贝这一处园子,平日里都不让佣人过来帮忙,而且刚才他们两人在亭子里的话她也是听到的。

    一连被两个人拒绝,顾琉璃的眼里盛满了泪水,难过地看着简水澜。

    “大嫂……是不是因为前天的事情所以你不高兴?前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也让你担心阿笙了,如果那一天阿笙为了送我回千禧园出了什么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原谅自己,对不起,大嫂!”

    简水澜有些头疼,却依旧保持着笑容,不将内心里对她的不耐烦表露出现,她看着越来越近的阳光,无奈一笑。

    “你是阿笙的堂妹,阿笙送你回千禧园也是应该的,只是……那时候台风那么大,太过危险,说真的我很担心你们两人,但幸好你们都没事!”

    “嗯。幸好都没事!”

    顾琉璃点头,“千禧园那边的房子是我回燕城之后,阿笙第一次送给我的东西,我想起忘记关门窗了,所以就赶紧地赶回去,但在半路上实在是太害怕了,所以才给阿笙电话,幸好阿笙过来了,不然的话,我在半路上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简水澜笑了笑,低头开始浇水,“如果下回遇上这样的危险,找不到人帮你,可以报警!”

    而后她勾起了一抹笑意,故作很热地扇了扇风,甚至去拉了几下领口,希望热气散去一些。

    目光不动声色地扫过顾琉璃的脸,看到了她死死地盯着她的领口看,随即继续低头浇水。

    刚才顾琉璃那一记眼神,如果说她对顾琉璃没有任何企图,她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那眼里藏着嫉恨,藏着愤怒,藏着不可置信!

    也所以这一口一个大嫂地喊着,其实心里实在肖想她的男人!

    她是故意让顾琉璃看到她的锁骨,那上面有昨晚上顾琉笙疯狂留下来的痕迹!

    一双小手死死地握住,顾琉璃看到她锁骨上那些痕迹,自然清楚那代表什么。

    顾琉笙与她当真是有夫妻之实的,一开始她还侥幸地想着顾琉笙不近女色,与简水澜或许并没有什么。

    可是当她一次次看到顾琉笙对简水澜的亲近,所有的侥幸都成为了可笑。

    特别是今天看到她不经意或者是故意露出来的那些痕迹,她就抑制不住地愤怒起来。

    可是她不能表露出自己的情绪来,现在还不到时候让他们知道她对顾琉笙的感情。

    否则,顾琉笙只会离他越来越远。

    半个小时的时间,简水澜浇完了今天修剪完的花草,看着守在一旁有些时候的顾琉璃,冲着她一笑。

    “回去屋子里吧,我先回房换身衣服,流了太多汗水了。”

    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屋子里,眼眶还红通通的一片,明显哭过的痕迹。

    正在与顾夫人交谈的顾二夫人看到这样的顾琉璃,立即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关心地问她,“怎么眼睛红通通的,可是哪儿不舒服了?”

    顾夫人也蹙起了眉头,她朝着顾琉璃走去,怜爱地盯着她看。

    “琉璃,简小姐为难你了?”

    顾琉璃很快摇头,“没有,大嫂她对我很好,没有为难我的!”

    “没有的话,那你怎么去了一趟眼眶就红了?”顾夫人并不相信。

    顾二夫人听到顾夫人这么说,却是皱了下眉头,她倒是不认为简水澜会为难人。

    然而顾琉璃还是很快摇头,“跟大嫂没有关系的,是我自己的缘故,大嫂对我很好的!”

    顾夫人看到顾琉璃这一副可怜的样子,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肯定是为了阿笙前天带你去千禧园而不高兴对你说了难听的话?对不对?那个简小姐向来都是牙尖齿利的,说了什么难听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一会儿大伯母给你做主就是!”

    “不是的,大伯母,大嫂她没有为难我……”

    说着说着,一滴泪水掉了下来。

    看到顾琉璃的眼泪,顾二夫人一愣,难道真是简水澜说了什么难听的话?

    可一想若是真说了那也是情有可原,毕竟那一天风雨猛烈,她担心他们有危险也是应该的。

    于是笑着出声,“行了,是不是水澜欺负了我们家琉璃,等一会儿过来问问不就知道了,再说了,水澜身为大嫂,担心他们两人当天有危险也是应该的!”

    而后看向顾夫人,“嫂子也别一直嫌弃水澜不好,我倒是觉得她是个很不错的姑娘,难道你还不相信阿笙的眼光?”

    顾夫人讪讪一笑,“行了,你这么说她好,弄得我好像冤枉了她一样。”

    **

    简水澜回了房冲了个热水澡,又将头发清洗了一遍,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服。

    将吹干的头发高高地绑成马尾,整个人看起来顿时就清爽了许多。

    虽然不愿意见到顾夫人与顾琉璃,可是今天二婶也过来了,她实在不好一直不去见人,况且二婶对她还是很不错的。

    来到客厅看到她们聊得其乐融融的样子,简水澜走上前与他们打过招呼,最后目光落在顾二夫人身上。

    “这一段时间一直都忙着,阿笙念叨着等空了就去二婶家。”

    顾二夫人看到她过来立即就笑了起来,拉上她的手,“过来坐我旁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