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你想跟我离婚?”顾琉笙咬牙切齿地问她
    再说了,这个时候他们之间确实都需要冷静,否则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

    再加上今天的他已经够累了,顾夫人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他本想去酒会接她回家,好好地与她待在一起,却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玄关处,他烦躁地一拳头朝着白色的墙壁上狠狠地砸了过去,留下一滩斑驳的血迹抒。

    外头的天色早就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半个小时之后,简水澜还是没有回来带。

    顾琉笙更是烦躁,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情,便给朗月打了电话。

    “少夫人在哪儿?”

    “少夫人走了半个小时的路才拦了一辆计程车,路线是往春江里。”

    春江里,也就是秦筝那边!

    “好好保护少夫人,别让她出了意外!”

    即将结束通话的时候,顾琉笙想到平日里朗月都在她的身边保护。

    便抱着点儿希望问她,“今天酒会上出事的时候,你人在哪儿?可有看到那个推少夫人一把的?”

    朗月道,“当时酒会上一切都正常,我距离有些远,加上她们路过的地方有柱子挡着,所以并没有看到,等到顾琉璃小姐声音响起的时候我在暗中朝着她们走去,一切如常,并没有看到可以之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顾少夫人不屑去耍这样的手段。”

    跟在简水澜身边这么长时日,她多少也能了解自己保护的人是个什么性子的。

    也就是说朗月也无法当这个证人!

    顾琉笙结束了通话之后,起身便朝着外头走去。

    车子到了春江里,简水澜并没有钱付,便于司机商量着,“你等我一会儿,我上楼找我朋友过来付钱,五分钟好不好?”

    司机见她没钱还敢拦车,本来是要发怒的,但是看到对方那张漂亮的小脸态度也就好了起来。

    “行,我等你五分钟!”

    简水澜一番感谢之后,才松了口气立即朝着秦筝居住的地方走去,拍着好几下门板,都没有动静,想着兴许秦筝不在家里。

    完了,秦筝不在这里,她怎么付钱?

    早知道要出门的话她就应该往兜里放点儿钱,想到这里,又在心里将顾琉笙狠狠骂了一顿。

    要不是他,她能落到这个地步?

    她小跑着下了楼,想到朗月平日里都跟在她身边,总该可以借钱给她吧?

    “朗月!”

    她才刚喊出一声,朗月就出现了。

    “少夫人找我有事?”

    简水澜有些尴尬,毕竟是要借钱。

    “那个……你能借我100元吗?”

    “对不起我没有带现金的习惯,不过车钱的话,我可以用刷的。”

    朗月朝着出租车的方向走去,取出手机很快打开支付功能,付完之后,朗月朝着她走去。

    “这么晚了,少夫人还是早些回家吧,毕竟我也并非能够时刻保护着你,例如今天少夫人就吃了大亏。”

    想到今天那些不痛快的事情,简水澜一张俏丽的脸也就沉了下来。

    “这样的亏都吃了,我还能怎么样?我没打算回去,你若是跟着累了,就找个地方休息,我就在这里不会出什么事的!”

    而且现在幕后之人已经知道是谁,黑色u盘的东西也已经交给顾琉笙,想必顾夫人或是二叔也对她没了兴致,也许很快朗月就不需要跟在她的身边保护了。

    一想到明天还要去一趟二婶家里,可能见着二叔,她就觉得有些头疼。

    如果当初没有发生这些事情,她也不会与顾琉笙协议结婚了。

    以前觉得这一段婚姻还是不错的,然而自从顾琉璃出现之后,她就觉得这一段婚姻似乎有些岌岌可危了。

    谁知道顾琉笙心中的位置,是不是也有顾琉璃。

    朗月知道她不会轻易回去,便到了暗处隐了自己的身影,暗中保护她的安全。

    简水澜在保安亭附近的台阶上坐着等秦筝回来,现在她联系不上秦筝,也只能在这边等着。

    打算在秦筝这边住上几天,这边也是她最后的去处了。

    等了些时候,也不见秦筝回来,不晓得这么晚了,那小妮子是在加班还是在外头逛街。

    一辆车子朝着她这边行驶过来,车灯太过刺眼。

    简水澜只好伸手出来遮挡,车子很快在她的身边停下,她才看到这是顾琉笙那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车门被推开,顾琉笙下了车,看着坐在路边台阶上喂蚊子的女人,轻声一叹朝她走来,一直到了她的面前,朝着她伸出了手。

    “给你这么些时间也够你冷静了,我们回家吧!”

    简水澜却将他当成了空气,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顾琉笙也不生气,在她的面前蹲下。

    “也许今天的事情我做得不好,想到的是琉璃受了这样的委屈,所以为了照顾她的情绪先将她带走,忽略了你当时的情绪,这一点,我很抱歉!我跟你说对不起,小澜,跟我跟家吧!”

    “我不想回去,这几天我会在秦筝这里住着,这个时候我们分开对谁都好,顾琉笙,你走吧,我现在并不需要你的安慰,也不需要你的相信。”

    她轻叹了声,将目光落在远处那一片华灯,“你不觉得自从顾琉璃回来之后,我们每一次的吵闹都是因她而起吗?

    或者这也足够证明在你的心中她的位置比我重要多了,毕竟你与她从小相处,我纵然是你的妻子,但也不过是你与结婚一年的妻子,更甚至,一开始我们是协议结婚,感情怕也深不到哪儿去!”

    她的眼睛很红,明显是哭过的,而且不是在他的面前哭,顾琉笙看到这样的她,心疼得直接将她抱在了怀里,紧紧地。

    “我知道我还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好,对于琉璃的事情或许也是我处理不当,可是你要相信我,你与她是不同的,你是我的妻子,是我最为重要的人!”

    相识的时间确实不够长久,然而已经一点一点地走入他的生命,印在他的心上。

    被迫在他的怀里,怀抱是那么紧,让她挣扎不得,简水澜也就放弃了挣扎,只是一声冷笑。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所以,彼此安静几天吧,你顺便想想这一段婚姻是否还要继续下去,我是不想将你让给别人,但如果你的心里有一丝一毫别的女人的存在,我也没有必要这样委屈了自己。”

    她从他的怀里抬起清冷的眼,看着瞬间脸色变得极为阴沉的男人,她的眼里决意更甚。

    “当初说了若是一年后离婚你给我一个亿,如今婚姻已经满一年,一个亿我不需要,我只要西江月圆的房子就够了,毕竟那有一半是我妈妈留给我的。

    如果你觉得吃亏的话,我同意将原来的那一面墙壁补上,我只要回我原来的那一部分,我不会占你丝毫的便宜!”

    不能心里都是她的位置,那她就选择放手,不要他了!

    想到放弃这个男人,她的心里也不舒服,不舍得,可是她更不愿意在婚姻里委屈自己。

    她不想回头落得跟她母亲一样凄凉的境地,甚至连将来的孩子也受苦。

    “你想跟我离婚?”顾琉笙咬牙切齿地问她。

    没想到这么点儿事情,她竟然动了离婚的念头。

    他还以为他们的感情已经很深厚了,深厚到不会有分离的那一天。

    而今天就为了他先带顾琉璃离开,就想着跟他离婚!

    泛红的眼,很快盈满了泪水,终于再也装不下去,汹涌而出,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

    “如果不能做到对我全心全意,我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留在你身边,顾琉笙你当初说过的,婚姻期间必须忠诚对方。

    我自认为在这一点我做到了,忠诚于你,就算一开始薛长轩对我死缠烂打,可我也从未与他纠缠,从来都是态度分明!”

    顾琉笙看着她的泪水,觉得自己一颗心疼痛不已,恨不得将她带回家好好地安慰,可是她竟然动了离婚的念头……

    “我没有忠诚你吗?简水澜,你到底是在哪儿看到我对你不忠诚了?如果是因为琉璃的话,难道要我娶妻之后就不要妹妹?我跟你解释过多少次,她就是一个妹妹而已!”

    “可在我看来,完全没有感觉到她是你的妹妹,她身上流着的是你们顾家的血吗?

    但凡她是你的亲妹妹,我就不会这么揪着她的事情不放,你们再亲密我也只会将她当成你的妹妹,可是你明知道她并非你的亲妹妹,却还是不愿意避嫌!”

    她抬手擦拭去脸上冰冷的泪水,“反正,今天唐卿的话我是听进去了,也许在你的心里她还是比我重要的,否则今天在酒会上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也不会一声不吭地将我一个人扔在那边,让别的男人来照顾我。

    你只知道顾琉璃会难堪,可你有想过我会不会难堪?你照顾到她的情绪了,你有照顾到我的情绪吗?”

    说到最后,她几乎是吼着出声,并且将他推离开来,她站起身,目光泛冷地盯着他看。

    顾琉笙没有想到他当初的一个举动,竟然会让她有这么大的情绪。

    他缓缓地站起身,默默地盯着她看,眼里有着歉意。

    许久,他才出声,“小澜,我不知道那时候的行为会让你这么难过,你说的是,当初我看到琉璃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确实只想着将她带离那一处让她难堪的地方,而忽略了你的情绪,我跟你道歉。

    可是我对她确实没有兄妹之情,你要是介意我与她来往太过密切,往后我与她都保持着距离好不好?你别轻易地说要离婚的话,好不好?”

    他上前一步,重新将她拥在怀里,斩钉截铁地说,“我们不会离婚的,不论如何都不会离婚!”

    他顾琉笙从爱上她之后,就没打算离婚,死也要绑在一块儿!

    “我不知道将来会如何,我只想着好好地冷静几天,顾琉笙,你就让我在这边住上几天吧。”

    泪水太过汹涌,她只得又用手背去擦,“今天的事情纵然是有人推我才导致的,但毕竟也是我踩了顾琉璃的裙摆,明天我会去看她,跟她解释,我很累了,你就放过我吧!”

    泪水那么凶猛,顾琉笙心疼不已,又怎么放心她住在这里。

    “你在这般等着肯定是因为秦小姐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她会什么时候回来,小澜,你跟我回家吧,若是不想看到我,我可以走,你回家住,好不好?”

    “不好!我就只想找秦筝,别的我都不要,你走吧!”

    她深呼吸了口气,勉强止住了泪水,一双哭过的眸子在路灯下,依旧明亮惊人。

    “你想要留在这边也不是不可以,我陪你等,但是……只有今晚,明天我来接你去二婶家,明晚上必须回家里住!”

    看到她脸上还有泪水,顾琉笙抬起手直接用他干净的袖子一点点将她脸上残留的泪水擦拭干净。

    简水澜没有回应,想要在这边居住多久,那都是她的自由!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

    一道欢快的声音由远及近,简水澜很快听出了是秦筝的声音。

    她将顾琉笙推开,看着秦筝正朝着他们这边走来,手里拎了好几只超市的购物袋,而此时秦筝也看到了那一辆豪车!

    然后也看到了顾琉笙与简水澜,她立即小跑了过来。

    “你们怎么会在这边?”

    路灯下她看到了简水澜红通通的双眼,明显刚哭过,加上她的表情一下子也有些明白了。

    简水澜看到她双手拎着好几只购物袋,便随手接过一只,问她,“这几天我打算过来你这边住,没意见吧?”

    秦筝偷偷地瞥了一眼一旁脸色有些阴沉的男人,呵呵一笑,“没意见!”

    如果真在顾琉笙那边受了委屈,她肯定不会犹如上回当了叛徒!

    “那我们走吧!”简水澜没打算在这边逗留太久。

    顾琉笙立即出声,“秦小姐,麻烦你照顾下小澜一晚,等明天早上我会过来接她。”

    简水澜没有理会,直接空着一手拉着秦筝就走。

    看到她迫不及待想要离开的样子,顾琉笙的脸色自然不会好看到哪儿去。

    她不愿意回家,他就给她一晚上的时间。

    一直等到三楼秦筝那屋子里的灯亮了之后,顾琉笙才回到了车子里。

    **

    将门关上,秦筝将手里的购物袋往地上随意一放,才看向脸色有些不好的简水澜。

    “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怎么还哭了?是不是顾大男神欺负你了?”

    简水澜将手里的购物袋往地上一放,看到客厅里空间大了许多。

    她朝着布艺沙发走去,反问她,“你这屋子里怎么空旷了许多,还有那一台电视机怎么不见了?”

    秦筝哀叹了声,“台风的时候我这屋子里就跟水漫金山一样,窗子被打破了,电视机搬到了房间里,可房间里的玻璃窗子也被打破了一块,电视泡水里,目前送去维修,也不知道能不能修好!你都不知道我那几天都窝在厨房里。”——题外话——今天会加更,就更新一万字吧!先一更5000字的,等天亮再接着更另一章5000字。

    谢谢miqilaopo送给本文3张月票,谢谢134****2973送给本文6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