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她要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肯定嫁了!
    秦筝说着在她的身边坐下,又道,“我本想去你那边住几天的,可外头的情况你也知道,我这边也是前几天才开始恢复上班!”

    怪不得屋子里空旷了许多,看来是被扔掉了抒。

    想到台风那天,简水澜的心情又阴郁了几分。

    她看着一旁的秦筝,问她,“有东西吃吗?我晚上还没吃呢!”

    到酒会没多久就遇上这样的事情,之后她哪儿有心情吃饭,顾琉笙跟他闹了这么久,也应该还没有吃饭吧带!

    想到这里简水澜就在心里将自己狠狠地给骂了一顿,那个男人吃不吃关她什么事?

    秦筝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你等着,我下楼去给你买饭!”

    简水澜哭累了也没打算下楼,就这么窝在沙发上抱着靠枕发呆。

    秦筝起身就朝外走去,刚推开门就看到正朝着这边走来的那个矜贵的男人。

    昏黄的长廊的灯,带着几分旧意的墙壁,环境很一般,可是那个男人偏偏有一种走红地毯的感觉。

    秦筝觉得不管如何,一定要让简水澜死死地将这个优质男人给抓住,不能便宜了别人!

    吞咽了口口水,秦筝不知道他们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还算客气地出声,“顾大男神这会子过来,怕是我们家水澜不大愿意见你!”

    说着并将门给掩上了一半。

    客厅里的简水澜听到秦筝这话,也知道是顾琉笙来了,此时并不想见他,索性就朝着房间走去,她说过要彼此冷静几天,就不会这么快回去,秦筝这里她是住定了!

    顾琉笙看着将门掩上了一半的秦筝,而后将手里的一只袋子递给她。

    “小澜今天还没吃饭,这些是大酒楼的饭菜味道还不错,如果秦小姐有胃口的话,就陪着小澜吃一些。”

    本来秦筝就是要下楼给简水澜买饭的,没想到顾琉笙这么上道,立即露出一笑。

    “顾大男神有心了,我也正要下楼买饭,水澜说她很饿了,正好你买了过来!”

    这个时间点她饿了也是正常,毕竟晚饭没吃,还哭了那么久。

    知道简水澜可能不想见他,顾琉笙也没有打算进去,只是将手里沉甸甸的袋子递给顾琉笙,便转身离开了。

    秦筝回到屋子里,见简水澜不在客厅,房门倒是关着,便走了过去打开了房门,果然看到简水澜就窝在床上,她扬了扬手里的袋子。

    “顾大男神给你买的,是大酒楼的饭菜,肯定比我去买的还要好吃!”

    简水澜却是没打算吃他送来的饭菜,依旧窝在床上不动,秦筝没有办法只能走了过去。

    “行了,夫妻之间还有什么事情能吵到连他买的饭都不吃,该不会是因为……那个顾琉璃?”

    秦筝一想好想自从这个女人出现,他们夫妻之间就吵架不断,真是个麻烦精。

    简水澜用那一双泛红的眼睛瞥了一眼秦筝,无声地点头。

    “我就不懂得那个女人哪儿好了,不过不管什么事情,咱们还是要先吃饱了。对了,你明天下午没上班吧?那个……赵弦要过来一趟,正好我们一块儿去玩。”

    本来她还烦着赵弦要过来找她的事情,但此时看来也是个散心的机会。

    简水澜双眼一亮,“真的?他要过来看你,该不会你们……”

    “得!”

    秦筝立即阻止她想象下去,“没有你说的那些,可能赵弦是有那个想法,可是我没有啊,不过我妈现在还真将他当成未来女婿看待,这一次赵弦过来也就是因为台风过去想过来看看我这边如何,我都说了没必要,可架不住他的热情。”

    简水澜想着明天早上去一趟二婶家,下午应该没什么事情,于是点头。

    “那行,你明天如果要去机场接他的话就给我个电话……算了我手机都丢了,我明天中午来你这边找你吃饭,一块儿过去,你在家里等我就是。”

    秦筝想了想,“没问题,他明天下午差不多三点钟的飞机到达,我们提前十分钟到那边就是,还能一块儿吃顿饭。”

    “那就要你请客了,我钱包也丢了!”

    让她请唐卿吃饭再拿回东西,她是真的有些不甘愿,所以打算就这么耗上几天,最好让唐卿主动出现将东西还给她。

    手机丢了,钱包也丢了,然后还跟顾琉笙吵架了!

    秦筝想到她的遭遇,立即慎重地点头。

    “放心,有我一口饭吃,绝对不会让你饿着,所以现在一块儿吃饭吧,大酒楼的饭菜我也想尝尝!”

    聊了几句,心情也没之前那么沉重,简水澜这才吸着鼻子下床。

    秦筝打开了饭盒,发现除了米饭,还有几盒的菜,除此之外还有两盒汤。

    第一个感觉就是大鱼大肉,这个男人真是太了解她们两人了!

    看到这些饭菜,秦筝边拆开筷子外的包装,边感慨,“吵吵闹闹可以,但是这么好的男人你真不能便宜了那些贱货,否则我都能死不瞑目!”

    她要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肯定嫁了!

    顾琉笙在她的眼里,每一方面都满分!

    简水澜立即瞪她一眼,“吃饭的时候能不说这么扫兴的话?”

    秦筝立即笑,“行了,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你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委屈地跑来我这边?我记得你们之间都很久没有这般吵过了!”

    说到这里,简水澜的神色立即阴郁下来,秦筝在心底大喊不好!

    于是接下来简水澜就将台风那一天发生的事情与今天在就会上的事情,都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

    一旁的秦筝听得一脸的义愤填膺,“那个顾琉璃实在太可恶了,竟然这么会耍手段,而且还让人看不出来,我就是搞不明白顾大男神怎么就站在她那边了。

    今天的事情不管是不是顾琉璃受了委屈,可是他也不该在就会上直接将她带走而留下你一人,他就不能也带走你?毕竟你才是他的妻子!”

    于是在一番泄愤之后,秦筝下了决定,“我这个地方随你住,想住到什么时候就住到什么时候,让他急着也好,这个事情可不能太轻易就放过了。

    得必须让他得到一个教训,明白你在他的心里才是最为重要的,那个什么顾琉璃滚边儿去!不过,要拿捏好尺度,别让顾琉璃真占了这么大的便宜!”

    而且她也没想让简水澜离婚,顾家家大业大,顾琉笙各方面也足够优秀,并且他的心里也不全都是顾琉璃,也有简水澜的位置。

    将这些话全部都与秦筝说了出来,包括对顾琉笙与顾琉璃的看法,简水澜心中都觉得舒坦了几分,饭菜确实可口,饿了这么久,倒是吃下不少。

    她将筷子往桌上一放,擦了擦嘴角。

    “这一段时日我不打算搭理他,所以就在你这边住下,我手机跟钱包都在唐卿那边,你也知道唐卿的心思,所以我没打算这么快去找他要回来,毕竟唐卿可是开出了让我请客的条件!”

    请唐卿吃一顿饭并没有什么,可是唐卿的心思,还有他跟顾夫人之间可疑的关系,都让她觉得很反感。

    黑色u盘已经找出来,顾家神秘人也都已经暴露出来,也许他们不会再拿着这事情对付她,但是唐卿的出现,还是让她觉得必定有所图谋。

    说到唐卿的时候,秦筝突然双眼一亮,提了个建议。

    “要不……你明天就去跟唐卿吃一顿饭,让顾大男神紧张一下,明白你也不是非他不可!”

    男人嘛,就该刺激刺激下他才会重视,否则还真以为没了他就不行,太把自己当回事!

    简水澜却是很快摇头,“我并不想跟他有太多的接触,之前我看到他跟顾夫人在一起喝下午茶,这两个人能够放在一起,我觉得很奇怪,而且唐卿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出现得那么巧合,让我心生防备。”

    顾家那些事情,秦筝也是知道一些的,想了想,“要不……我去替你要回来那些东西?”

    “不了,唐卿这个人有些危险,你还是别去凑热闹,上回白莲摆了我们俩一道,那些人就是他的手下。反正没有手机也好,正好不需要跟顾琉笙联系,等过两天我再想想办法怎么从唐卿那边取回手机跟钱包,也许我一直不联系他,他会自动出现。”

    最好如此,到时候她要走手机与钱包,直接走人就是。

    看到简水澜已经有了主意,秦筝也不再说什么,她收拾了下桌上的东西全都扔到了厨房的垃圾桶里,很快折回了客厅。

    “现在有些晚了,你先洗澡,我衣服都在柜子里,随便你挑!既然你要住在我这边要不要明天回去西江月圆取几套衣服过来,还是我们直接去买?”

    简水澜没打算回去西江月圆,“明天去买几套贴身衣物,你的衣服我能穿得下!”

    除了内衣型号不一样,她们两人的衣服相互穿着也不是没有过。

    简水澜很快就找了睡衣到了浴室洗澡,客厅里没有空调有些热,只能依靠风扇。

    秦筝走到窗子旁边打算将窗子推开一些,却眼尖地发现那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还停在那里。

    秦筝就这么站在窗子前望了一会儿,毕竟是旁观者,没有简水澜那么多的体会与情绪。

    所以对于顾琉笙,觉得虽然在这两件事情上确实有些欠考虑了,但是对于简水澜的关心并没有少,也许他也在后悔,也在反省,否则不会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楼下。

    顾琉笙心中有简水澜这是肯定的,那么对于顾琉璃呢?

    洗干净之后,简水澜很快就出了浴室,看到正在沙发上玩手机的秦筝便道,“该你了!”

    秦筝随意指了下窗子,“喏,你去看看!”

    简水澜一边擦着头发,有些好奇朝着窗子走去,终于明白秦筝想要让她看到什么。

    楼下,顾琉笙的车子还停在那边,证明他可能还在车里尚未离开。

    简水澜见此气呼呼地直接将窗户给关上,“有什么好看的!”

    说完直接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秦筝看到她就是窗户都给关上了,有些唏嘘。

    这么热的天,关窗不透气啊!

    **

    隔天一早,简水澜就醒来了,秦筝没有班依旧睡得沉。

    简水澜醒来之后也不知做什么,便去厨房熬粥,看到冰箱里有黄瓜又拍了一盘黄瓜。

    煎了四个荷包蛋,想了想又去冰箱里翻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从里面取了一罐肉松。

    看到几条清理干净的鱼又到厨房煎了一盘鱼,房门没有关,秦筝闻着香气被饿醒的。

    她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才8点不到,揉了揉双眼,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长发下了床朝着外头走来。

    看到简水澜正将端着一盘煎鱼走来,一双睡得朦胧的双眼立即就亮了起来。

    “啧啧——要是每天早上醒来都有人给我准备早餐,我能笑醒!”

    简水澜看了一眼头发乱糟糟的秦筝,“你倒是醒得很及时!”

    秦筝笑了起来,“那是,闻到这个味道我就醒来了,话说煎鱼的味道真香!”

    “赶紧去梳洗,一会儿借我些钱,我要去一趟二婶家。”

    “就是那个顾琉璃他们家?”

    秦筝想到这个女人,立即一阵反感。

    “嗯。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去一趟。”

    虽然她很不想去,特别是知道二叔与顾夫人的事情,而且视频她还是亲眼目睹,想到那个男人与自己的大嫂如此,就觉得极为反感。

    秦筝去梳洗的时候,简水澜鬼使神差地走到了窗子旁。

    从窗子往下看,她看到了依旧停在那边的黑色的劳斯莱斯,所以说顾琉笙在楼下等了一整晚?

    期间都没有回去吗?

    两人吃过了还算丰盛的早饭,秦筝满意地擦着嘴自觉地去厨房洗碗。

    简水澜从秦筝的衣服里找到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换上,秦筝找了一只手提包给她,又从自己的钱包里取出五百块钱的现金,还有一张银行卡给她。

    “我钱包里的现金不多,这卡里还有几千块,你先拿去用吧,密码是234234挺好记的。早上我就在家里待着,等着你回来一块儿吃饭,下午一起去机场接赵弦。”

    简水澜点头,“好!你在家里等我,我去一会儿就回来了。”

    她没打算在二婶家里吃饭,特别是出了这样的事情。

    下了楼之后,简水澜也没打算乘坐公车,而是打算到外头拦一辆出租车。

    顾琉笙想着回到家里只有他独自一人,便放弃了回去的想法,在楼下守了一整夜。

    半夜里直接坐在驾驶座上睡了大概两个小时,本想去给简水澜她们买个早餐,但想到简水澜没上班的时候都是睡到大中午的习惯,也就只好放弃,打算等她下楼了再带她去吃个早餐。

    没想到这么早简水澜就下了楼,她的眼眸甚至不往这边看来。

    顾琉笙哪儿能够容忍她的忽视,很快打开了车门直接朝着简水澜离开的方向追去,走到她的身边直接拉住了她的手。

    两人对视,看到她恢复清亮的眸子,顾琉笙知道她昨晚上应该睡得不错,而且身上也换了另一套衣服,是他从未见过的白色连衣裙,应该是秦筝的——题外话——谢谢kerr81605359送给本文6张月票!今天更新一万字啦!咖啡、月票记得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