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4章、她这才意识到,顾琉笙为了简水澜,竟然警告她!
    顾琉璃甜腻娇软的声音通过音质特别好的话筒传来,让简水澜忍不住蹙眉。

    这个时候顾琉笙打电话给顾琉璃,难道真是要让她买冰淇淋过来?

    想到这里,她狠狠地咬了一大口,冻得牙齿都有些疼。

    “琉璃,你今天为什么要跟你大嫂说我昨晚上安慰了你很久的话?你这是什么用意?带”

    听到顾琉笙清冷的质问,简水澜一愣,她没想到顾琉笙会这么直接地问。

    电话那头的顾琉笙正欣赏着自己刚涂上指甲油的指甲,似乎也没想到顾琉笙会突然这么冰冷地问她,整个人立即就委屈了起来。

    她吸了吸鼻子,说出来的话都带着几分鼻音,“今天大嫂过来跟我道歉了,我是害怕大嫂担心与自责,所以才这么说的。阿笙,你别误会我,我没有任何的用心与心思,真的,我发誓!”

    顾琉笙看了一眼简水澜,很快出声,“往后这些不属实的话别乱说!”

    他很快结束通话。

    “这样子,你明白了吗?是琉璃说谎了!”

    解释清楚了,可是听到顾琉璃那些话,她心里却怎么都不是滋味。

    秦筝毕竟是女人,更能体会,看到简水澜一副吃了黄连的样子,眉头也皱了起来。

    “这女人是什么人啊?喊着我们水澜大嫂,却这么亲密地称呼顾总,哎呀,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我妹妹!”

    顾琉笙简单地解释,但是他不认为秦筝不知道顾琉璃的存在。

    这个时候秦筝立即一脸的诧异,“顾总不是独生子吗?什么时候又蹦出来一个妹妹了?”

    简水澜立即嗤笑了声,“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一口一个妹妹,一口一个阿笙,啧——”

    赵弦一下子就听明白了,看来是后院失火了。

    他垂下眸子,掩藏了眼里一丝笑意,将一旁已经不烫口的鸡翅递给秦筝。

    秦筝很快接过,一口鸡腿,一口冰淇淋,吃得不亦乐乎。

    **

    电话很快就被挂掉,顾琉璃看着手机屏幕眼里一下子泛冷。

    今天她就是特意这么一提,想让简水澜知道她在顾琉笙心中的分量。

    没想到这么点儿事情,她也全都捅到了顾琉笙那边,让她更没有想到的还是顾琉笙就这么直白地问她,甚至这么严厉地警告她。

    她这才意识到,顾琉笙为了简水澜,竟然警告她!

    肯定是简水澜在顾琉笙的面前说了她不好的话,否则,顾琉笙不会这么对待她的!

    她将手机往桌上一放,很快喊来杨晨。

    “杨姐,昨天晚上之后,大嫂与阿笙是什么状态?”

    杨晨很快说出了她目前所知道的情况,“简水澜昨晚并没有回去西江月圆,不过顾总也没有回去,至于去哪儿了,我暂且并不清楚,但很显然简水澜昨天看到你被顾总带走,与顾总闹翻了,顾总这一整天都在公司里忙碌着。”

    因为是周六的关系,顾琉璃并没有去上班,也不清楚顾琉笙是不是去了公司。

    不过据她所知,顾琉笙是很少加班的,但前一段时日遭遇台风的破坏,在燕城的一些生意还是受损不小。

    所以顾琉笙那几日几乎都在公司里加班,这些她也是从助理那边得来的。

    本来以为进了公司与顾琉笙的接触就会多了起来,毕竟是秘书的身份,却不想他只跟两个男助理频繁接触。

    他们秘书办的秘书都归向漠与黎景管理,有什么事情直接找他们就行了,压根就接触不到顾琉笙。

    就是连坐电梯都不在同一部,这让上了几天班的顾琉璃有些郁闷。

    不过让简水澜与顾琉笙的感情产生罅隙,就是她想要看到的结果。

    她早晚有一天非要将简水澜给赶走,甚至要让她自己离开。

    她的阿笙,谁都别想霸占!

    听到杨晨的汇报,顾琉璃满意地笑了下。

    “我知道了,这事情你盯着就是。”

    杨晨点头,眼里却有一抹忧虑。

    “琉璃,昨天的事情虽然没有被监控拍到,但是你掉在现场的那一件礼服却已经被人给带走了,是顾总的助理向漠。”

    顾琉璃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无妨,区区一件礼服罢了,他们查不出什么的,没有有力的证据,就无法证实大嫂是不是真的被推,阿笙不至于因为一件礼服就怀疑我。”

    **

    一顿烧烤,虽然气愤不如之前的热络,但四个人还是吃到了十一点多。

    简水澜喝了三罐冰啤酒,赵弦也喝了一些,顾琉笙与秦筝因为要开车虽是啤酒但也滴酒未沾。

    不过啤酒的度数低,加上简水澜的酒量还可以,三罐下去,也是跟喝饮料差不多。

    一晚上下来,四个人解决了不少食物,秦筝更是吃到了打嗝的程度。

    顾琉笙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看到简水澜还在啃着鸡腿,便出声,“你今晚已经吃了不少,若是喜欢吃的话,改天我们在家里烧烤,现在晚了,该回去了!”

    他以前雷打不动的在每晚十一点前准时入睡,婚后,最经常的就是都已经过了十一点还在外头晃荡。

    简水澜冷哼了声,“我要回去也是回去春江里那边,至于西江月圆……你自己回去吧!”

    赵弦也看了一眼时间,目光落在秦筝的脸上。

    “是有些晚了,不如收拾下,都回去吧!”

    吃饱喝足容易困,秦筝自然也没有意见,作为最好的朋友,又被简水澜多次警告。

    此时秦筝也坚定了自己的立场,她看向顾琉笙。

    “顾总,水澜既然不愿意回去,不如还住在我那边,你们现在这么个情况,回去只怕也是要吵嘴,她在气头上的时候,你要是不如了她的意,说不定你们的关系只会越来越僵硬。”

    这也是秦筝对简水澜的一些了解,毕竟两人认识多年。

    顾琉笙也知道,然而一想到自己回去只有一个人,就心底特别不痛快,况且让她自由几日,心里还会有他的位置吗?

    看到她吃烧烤吃得油腻的手,顾琉笙也不嫌弃,直接握上。

    “我们回家,明天早上跟我回去一趟老宅,我找爷爷有事。”

    “你找爷爷有事,拉上我过去做什么?”简水澜反问,从他的手里挣脱开来。

    两人拉扯了些时候,最终还是顾琉笙暂时妥协了。

    他看着简水澜看了秦筝的车子,自己也很快上了车,尾随在他们的身后。

    开了一段路,秦筝就发现了身后那一辆豪车。

    “你看看,顾大男神还跟着我们呢!”

    从后面那一辆车子发动的时候,简水澜就看到了。

    “不管他!”

    上车之后一直沉默的赵弦,终于出声,“看得出来你丈夫很喜欢你,如果不是太严重的事情,还是给他一个机会较好。”

    赵弦也没想到燕城最为闪耀的男人,可以对一个女人如此低声下气,之前他所接收到的关于顾琉笙的事情,几乎都是:低调,冷漠,手段雷厉风行。

    可刚才那燕城最为闪耀的男人却犹如哈巴狗一样,恨不得摇着尾巴讨好自己的女人。

    “就是很严重的事情!”简水澜轻叹。

    于是赵弦也就不再劝她了。

    秦筝开习惯了快车,此时一个赵弦随时可以跟她爸妈打小报告,还坐着向来喜欢开慢车的简水澜,后面还有顾大男神盯着。

    秦筝只觉得压力好大,只能尽量地将车速放缓。

    先将赵弦送回去了酒店,秦筝就带着简水澜往春江里的方向行驶,然而身后那一辆车子也如影随形,她们停的时候他也停车等待,她们走的时候,他就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

    简水澜只觉得烦得不行,这个男人现在做这些事情以为她就会感动?

    早干嘛去了?

    一直到了春江里,秦筝刚将车子停好,简水澜就率先开了车门,咚咚咚地朝着里面跑去。

    此时顾琉笙也刚将车子停好,看到简水澜已经跑远的身影,无奈地轻叹了声。

    **

    这一晚,顾琉笙只是在楼下守了一些时候,一直到312的灯光熄灭,这才驾车离开。

    绽放酒吧里,好几个好些时候不曾聚在一起的男人此时点了一桌的酒,一桌的菜。

    姜紫瑜是最后一个到的,他晚上还接了一台大手术。

    忙了好几个小时,好不容易回家里洗洗睡了,才合上眼没多久就接到顾琉笙的电话,他自然得舍命陪兄弟。

    苏焕看着一脸困倦的姜紫瑜,一拳头捶在他的胸口,笑得一脸的揶揄。

    “才多久没见,怎么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姜紫瑜一把将他给推开,“你尝尝看忙了一个白天,晚上又接了一台大手术的生活,昨天也都忙得智商都要掉线了,好不容易回家里刚睡下,就接到了电话,这不赶紧过来了!”

    纵欲过度,也要有那个能让他纵欲的对象。

    容承祯一脸坏笑,“咱们姜大神医向来救死扶伤,怎么可能跟纵欲过度挂钩?最起码得让他有个能纵欲过度的对象,不是吗?”

    正当姜紫瑜想要毒舌反驳几句的时候,然后他看到容承祯冲着他与苏焕挑眉示意他们看向从进来之后就一直喝着闷酒的男人。

    “你是看着像纵欲过度了,这边那人却是欲求不满!”

    两人纷纷望向另一边的顾琉笙,从始至终,他都一言不发地喝酒。

    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一脸的欲求不满。

    容承祯走了过去,一把搭在他的肩上。

    “三弟妹又给你脸色看了?”

    姜紫瑜在一旁坐下,这些事情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说真的,三弟妹给你脸色看也是正常!”

    前天纪家举行酒会,他母亲也有参加,酒会发生的事情,自然也听他母亲说过一些。

    苏焕不明所以,这些时日,他除了要照顾父亲,还要忙着公司的事情,母亲与妹妹都在北川,但他每隔几天都会飞到北川探望情况。

    忙得恨不得有个三头六臂,对于顾琉笙为何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确实不解。

    于是他看向似乎知情的姜紫瑜,“什么新鲜事,说出来听听!”

    容承祯自然也从他母亲那边听来一些,此时并不表态,只选了一处地方落座。

    姜紫瑜才出声,“前天纪家举行酒会,我妈也去了,听说现在圈子里都还在议论三弟妹心胸狭隘,容不得小姑子,所以在酒会上给顾琉璃难堪,故意踩了她的下摆,将她的礼服直接踩了下来,我虽然没去参加,但我妈回去说得有声有色!”——题外话——谢谢152****2607送给本文1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