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在感情上她能跟你斤斤计较,在意得要死!
    他看到顾琉笙端着酒杯的手一顿,又说,“当然了还传顾琉璃就是顾总现在的新宠,也许顾少夫人的位置岌岌可危了!酒会上顾总一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将顾琉璃带走,给了她莫大的光荣与面子。”

    这件事情苏焕自然是不清楚的,他走到了顾琉笙的身边坐下,抬手轻轻拍着他的肩膀抒。

    “我想水澜并非是这样的女人,她不会有这些心计,否则当初一认识她的时候,我就不会想着要撮合你们两人了,顾琉璃是回来了,可她跟你没有血缘关系,我想你们还是要保持距离。”

    顾琉笙也知道简水澜没有这些心计,后来一想,那一天他确实做得不妥。

    将顾琉璃带走,保全了顾琉璃的脸面,却让简水澜留下来难堪带。

    如今酒会上对外的媒体他都压制下来,可是圈子里的讨论,他却是堵不住他们的嘴。

    当天他的一个举动,竟然让她陷入如此风波。

    顾琉笙抬眼看着他们三人,最终问道,“你们以你们的视觉来看,我对琉璃好吗?”

    苏焕一笑,“自然是极好的,当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对一个女人这么好!”

    姜紫瑜也点头,“特别好,那时候顾琉璃能在燕城这么风光,自然是你给予的。”

    容承祯也说出自己的看法,“当初顾琉璃被爆出并非顾家血脉,我还以为你会跟她在一起,结果没有想到的是她会出车祸,倒是很多年没有见到顾琉璃了!”

    他记得当初去顾家的时候,一般都能看到顾琉璃跟在顾琉笙的身边。

    安静乖巧,还特别听话,带着一丝少女的娇羞与腼腆,性格又好,据说当初追她的男生很多。

    顾琉笙看向容承祯,“你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我对琉璃只有兄妹之情!”

    容承祯笑了,一脸的不以为意。

    “你对他是兄妹之情,可我看她对你似乎并非如此,况且那时候你对她真只是兄妹之情吗?”

    听到容承祯的问话,顾琉笙一愣,难道他做了什么事情让他们如此误会,甚至连简水澜也这么误会他?

    是不是对顾琉璃太过亲近了?

    容承祯举起酒杯,冲着他们几人示意,干了一杯之后,才又说,“三弟妹吃醋了?不过这事情确实传得严重,我妈那天也有参加酒会,回去也说了,站在一个女人的立场上,我妈也觉得你这事情做得不够厚道。

    不管怎么样顾琉璃是受了委屈,但是三弟妹被人误会是故意踩上去让顾琉璃出丑,还被你扔在酒会上任人冷嘲热讽,也是挺委屈的。

    不过如今顾琉璃的身价被你这么一哄,水涨船高,大家目前都很看好她,倒是三弟妹之前的身份可以说是麻雀变成凤凰,如今圈子里那些女人看到她摔了下来,都禁不住高兴想看好戏!”

    “我知道她委屈,我也跟她解释跟道歉过了,然而……她还是不肯回家!”

    一想到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顾琉笙就觉得有些无力感。

    姜紫瑜就笑了,“果然是欲求不满的表现啊!”

    苏焕瞥了一眼姜紫瑜,最终一叹气,“看来不好挽回,水澜的性子若是她不喜欢你的话,也许不会跟你计较分毫,可若是喜欢上了,在感情上她能跟你斤斤计较,在意得要死!”

    苏焕给他们每人都倒了酒,最后与顾琉笙碰杯,“来,兄弟敬你一杯,希望水澜早日原谅你。”

    顾琉笙一口灌下,只觉得入口苦涩,怀着一丝希望问他们,“你们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她回家?”

    都两个晚上没回家了,这么放任着她自由,久了心里还能有他的存在?

    于是三个未婚男人面面相觑,最后姜紫瑜与容承祯一致朝着苏焕望去,毕竟苏焕的感情要比他们丰富了许多。

    姜紫瑜率先问他,“南青岳不回家,你怎么哄他?”

    苏焕无语了一番,思量了些时候,一脸傲娇,“向来只有我不要他的份!”

    他这话倒是事实,毕竟他们一开始就是南青岳先动了情,对他死缠烂打。

    “呦——还傲娇上了!”容承祯踢了他一下。

    姜紫瑜也笑,“你这不是在琉笙面前嘚瑟吗?小心他撤走了跟你们苏家的合作!”

    苏焕,“……”还不能让人说大实话了?

    剩余两个男人压根没有这样的经验,姜紫瑜最终拿定了主意,“回头我找医院里面的医生问问,兴许他们经验丰富。”

    容承祯也打算找他父亲问问,然后想到父母感情很好,压根没有不回家的时候。

    然后顾琉笙看着他们三人,两个单身没有经验,一个压根没有这方面的忧虑,不过也知道苏焕在南青岳的面前脾气不小,动不动就得让南青岳吃块铁板。

    他索性从苏焕的手边取过手机,拨打了南青岳的号码。

    那边很快就接起,声音里有些困倦与低哑,“这么晚了还不睡,是不是想我想得睡不着?等我这边手头上忙完了就飞去找你。”

    顾琉笙脸色有些难看,苏焕白了他一眼,自然知道他在给谁拨打电话。

    其余两人也都沉默着喝酒,只是憋着笑意。

    “我是顾琉笙!”他直接打破了南青岳的美梦。

    “怎么用苏焕的号码打给我?”那边南青岳的声音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苏焕跟你闹脾气时,你怎么哄他的?”

    容承祯与姜紫瑜听到这话的时候,相互看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笑意。

    苏焕直接竖起了耳朵,倒是有些想听听南青岳是怎么说的。

    当初知道南青岳对苏燃下的手,与他确实闹了一段时日。

    但是自从苏燃被送到北川接受治疗之后,南青岳对于这事情还是挺热心的,所以两人的关系也逐渐恢复。

    “你老婆离家出走了?”南青岳不答反问,有些幸灾乐祸。

    “所以虚心跟你请教。”已经到了跟他谈起离婚的时候,他不得不重视。

    那边南青岳倒是有几分认真起来,“自然是要妥协,苏焕与我闹脾气,肯定是我做得不好,所以及时反省自己,就算是他错了,那么也要将错误归在自己身上。然后尽一切地去讨好他,脸皮厚些,死缠烂打也是可以的。”

    南青岳想了想觉得这些还不够,直接支招,“要记住一点,千万不能让她单独一人,一个人的时候容易胡思乱想,回头肯定将你想成负心汉,就算一开始不是你的错,可是时间长了只会错上加错,想要得到对方的谅解,那就更难了。

    当然了必要的时候,你得让她心疼,如果你老婆很喜欢你的话,不论你做错了什么事情,看到你不好,她肯定心就软了。”

    也就是说他现在就要去将简水澜给带回家?

    并且要让她看到他情况很不好的一面?

    “好!此事就多谢你了。”

    顾琉笙很快结束了通话,并且将手机扔给苏焕。

    听到南青岳的话,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简水澜是不是就会愿意回来,不跟他计较这么多了?

    他记得在江城发生爆炸他受伤之后,简水澜是如何地心疼他,连夜跟着容承祯赶到了江城看他,一直守着,甚至还染上了感冒。

    等他醒来之后,只看到她消瘦憔悴了许多。

    如此证明,简水澜是真心爱着他的,甚至连之前因为他隐瞒他母亲伤害她的事情也都不再计较了。

    这一次是不是也会不与他计较顾琉璃的事情?

    他又灌了两杯白酒,率先起身,“我有事先走了,回头再喝!”

    三人就这么看着大半夜将他们从被窝里挖出来的人,结果才没喝多久就走了。

    此时他们三人也没了睡意,又难得聚在一起,索性就喝了起来。

    **

    凌晨三点五分,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直接撞上了树。

    车主属酒驾,没有系安全带,车头凹进去了一块,被发现时车主趴在方向盘上昏迷不醒,旁边有一滩血。

    顾琉笙很快被送到了医院救治,此时距离顾琉笙离开绽放酒吧也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姜紫瑜最先接到了电话,结束通话之后,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本来喝了不少的酒,有些醉意,此时也清醒了几分。

    “琉笙出车祸了,目前正在我医院里。”

    容承祯与苏焕一愣,随即容承祯就笑了。

    “开什么玩笑,琉笙飙车起来鲜少有人是他的对手,他刚才也没喝多少酒,怎么会轻易就出车祸!”

    苏焕却是相信了,因为他开始怀疑刚才南青岳到底与顾琉笙说了什么。

    然而没有看到顾琉笙本人,苏焕也不愿去相信顾琉笙出事。

    三人很快找了个司机送他们到了燕南医院,到医院之后,也被证实了,如今躺在急救室里的车主就是顾琉笙。

    姜紫瑜给简水澜打了电话,却没有打通。

    苏焕也尝试拨打她的电话,一样没有打通。

    容承祯只好给秦筝拨了电话,此时睡眠正沉,秦筝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她顺手抓来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见着是容**oss,顿时睡意全无,该不会这个点要加班?

    她很快接听,声音带着刚睡醒的软糯,“容**oss,什么事情呢?”

    “水澜在你那边吗?”

    秦筝点头,“在的,怎么了?”

    “告诉她,顾总出了车祸,正在燕南医院抢救。你们要是过来的话,记得开门些。”

    秦筝一下子脑袋空白一片,愣了三秒之后,她才去灯,看着沉睡的简水澜,不知道该怎么跟她开口。

    顾大男神怎么就出车祸了?

    今天陪着他们一起吃烧好的时候都还好好的,还一路跟着她们回来,也都好好的!

    “你在听吗?”

    电话那头的容承祯听到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立即又问。

    “我在听,我马上跟水澜说!”

    结束通话之后,秦筝深呼吸了口气,她推了下沉睡的简水澜,“水澜,醒醒,水澜!”

    这个时间点,正是人睡得最沉的时候,简水澜听到声音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

    秦筝又去推她,“水澜,你快醒醒,出事了!”

    此时简水澜才睁开迷糊的双眼,灯光十分刺眼,让她忍不住眯着,看到了秦筝焦急的神色。

    “做什么呢?是不是噩梦了?”

    秦筝也希望刚才容**oss给她的电话是一场噩梦,“水澜,我刚接到了容**oss的电话,他说顾大男神出了车祸,目前正在燕南医院抢救。”——题外话——谢谢shuangbo送给本文9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