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顾琉笙会选择跟你结婚的原因,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于是简水澜冲着宋微露出笑意,“多谢宋秘书帮我取回手机与钱包。”

    “少夫人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宋微客气一笑。

    任务已经完成,宋微便也没有打算多留。

    “顾总既然都受伤了,就好好休息吧!带”

    顾琉笙却没打算这么快放过宋微,直接吩咐,“这几天你那边若是得空就去公司忙着!”

    “……”

    宋微觉得早知道就不自己亲自来了,可他也只有点头的份,顺道问了一句,“加薪吗?”

    他这是在给他卖命啊!

    “给你的薪资我觉得你这么忙肯定也是花不完,所以为了不让你有这方面的烦恼,就不加薪了,继续卖命,我很看好你!”

    然后,宋微一脸哀怨地走了。

    简水澜看到宋微那一副表情忍不住就笑,顾琉笙却是拉住了她的手。

    “往后别冲着旁人笑得这么灿烂!”那笑容太能勾人了,就算是对着宋微笑,那也不行!

    简水澜立即皱眉,“我就是笑,你也要管?”

    握着的手如若无骨,顾琉笙很受用地捏捏她的指头,只觉得纤细且柔软,让人心生怜爱。

    “你是我老婆,自然得管着,当然了,你也要管着我!”

    “问题是我管得了你吗?我管了,你听话吗?”

    一想到顾琉璃,她就心生火气。

    想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顾琉笙自然得又将态度放到尘埃里。

    “自然是听话的,我就希望你多能管管我,别对我不闻不问的。”

    两人聊着天,顾琉笙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简水澜抽回手从桌上取过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是三叔打来的!”

    顾琉笙接过手机按了接听键,立即听到顾安歌的声音,“阿笙,我听说你出了车祸,情况怎么样?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出车祸了?”

    “没什么大问题,我休养几天就能出院,至于爷爷那边,如果他尚未知道就暂且别告诉他,省得他老人家担心。”顾琉笙简洁地回答。

    “车祸一事,你爷爷是还不知道,就是中午去了一趟你二叔家,听琉璃说起这事情,我才得知,你没什么问题就好。还有一事,你母亲这几天都没有回家,你爷爷也联系不上她,正问怎么回事呢?”

    说到顾夫人的事情,顾琉笙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简水澜感觉到他的变化,她轻蹙了下眉头,能让顾琉笙如此变化的,怕是较为棘手的事情吧!

    想了想,顾琉笙还是解释了下,“我母亲之前就一直想着去国外走走看看,前几天心血来潮就去了,那边有些生意,她也顺带看管一下,之前她是想跟爷爷说一声再走的,但爷爷不是去了他的老战友那边吗?

    没有联系到爷爷,就跟我说了一声,我本来打算带小澜回去一趟老宅的,没想到来不及告诉他一声就出了车祸。”

    “原来如此。让你母亲有空给老爷子打个电话。”

    “我知道了!”

    顾琉笙也没打算多聊,很快就结束了通话。

    但是他的脸色却很不好,简水澜听到他的话,也知道他为何如此了。

    她知道顾琉笙将顾夫人送去了法国,也许顾夫人这一辈子都别想回来了!

    对于顾家来说,这或许就是最好的结果。

    她在床边的矮凳上坐下,问他,“二叔那边,你打算放过他吗?”

    她实在没想到二叔|风|流,却敢|风|流到自己的大嫂头上!

    放过顾安扬吗?

    他怎么可能放过他!

    顾琉笙冷笑了声,“一个都没想放过!”

    对于顾安扬他有的是手段,并且已经下达命令。

    到时候自然会有不少人去对付他,压根不需要他亲自动手。

    **

    宋微离开了病房之后,但是他并没有离开医院。

    而是找到了一个认识的医生,将一只装着一小撮毛发的塑料袋子交给他。

    之后,又去了一趟姜紫瑜的办公室,看到正在忙碌的姜紫瑜笑了声,“姜院长就是天生劳碌命啊!”

    听到这一道揶揄的声音,正在忙碌的姜紫瑜也没抬头继续忙着手里病人的资料。

    “我再天生劳碌命也比不过你这个给人卖命到没有尽头,还欠了一屁股人情债的,啧啧——想想都替你感到心疼,上天对你实在太不公平了!”

    宋微笑了笑朝着他走去,“被你这么一说,我自己也都觉得心疼自己。”

    他取出一只同样装着毛发的塑料小袋子递给姜紫瑜,“这就劳烦姜院长好好看管,并且验出dna!”

    上回宋微带过来的血被换成鸡血的事情,被收买的那个护士已经找到并且处理,但对于自己的医院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姜紫瑜还是感到愤怒。

    虽然不知道宋微想要验什么人的dna,但是能够让他如此重视的,只怕是与顾琉笙有关。

    毕竟宋微是在替顾琉笙办事!

    他接过那一只装着毛发的小塑料袋子,“放心,这一次绝对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情!”

    有了之前的前车之鉴,宋微对于此事更是谨慎小心了几分,干脆准备了两份。

    **

    简水澜是在医院食堂买饭的时候接到画廊小王的来电,需要她一份身份证复印件时,才发现自己的身份证不见了。

    她在钱包里翻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身份证,她分明记得自己有往钱包里放身份证的习惯,一直以来身份证也都是放在钱包里面的!

    钱包里的银行卡包括顾琉笙给她的那一张黑卡就是现金一张都没少,可为什么就少了身份证?

    难道是被唐卿给拿走了?

    她将买饭的钱给付了,朝着食堂外头走去,一边查找着唐卿的号码。

    他的号码她拉黑了好几回,但是每一次唐卿就是能用不同的号码打给她。

    记得最近的那一个号码并没有拉黑的!

    找到那号码还是很容易的,因为与她电话来往的一般都会备注名字,往下拉了一会儿就看到一串号码,查看了聊天时间与号码尾数,确认这就是唐卿的号码。

    她尝试着给对方拨打过去,对方倒是很快接起。

    “没想到你竟然给我电话了!”

    简水澜单刀直入地问他,“唐卿,我的身份证是不是被你拿走了?”

    “我好端端地做什么要拿你的身份证呢?不过你能给我电话,我还是很开心,想好什么时候一起吃顿饭吗?我请客也不是不行!”

    “我怎么知道你好端端地就想着拿我的身份证做什么呢?我知道身份证肯定是被你拿走的,你该不会……”

    想到那个可能,简水澜就觉得一阵恶寒,“唐卿,你真是变态,你该不会真看上了我身份证上面的头像吧?”

    一开始她就是打算随便说说,可是仔细一想还真有这样的可能,顿时就将唐卿列入变态行列。

    怎么会有人喜欢身份证上的头像?

    还不如直接***她一张呢!

    唐卿也没想到自己的想法这么快就让她看穿,于是大方承认。

    “你猜测的没错,我就是看上了那一张你的头像,身份证在我这边,可我偏偏不想还你,怎么办?”

    “那你可真是……没想到你这人竟然还有这样的癖好!果然与顾夫人狼狈为奸的人大都是变态!”

    想到顾夫人与二叔有了那样的关系,唐卿可比顾安扬要年轻许多,该不会唐卿也与顾夫人有那些不堪入目的交易吧?

    一想到此,简水澜就觉得遍体生寒,为顾琉笙赶到不值!

    “什么狼狈为奸,若是不知道实情就不要随便猜测!”

    唐卿带着几分冷意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我听说顾琉笙车祸之后,你就一直都在他的身边照顾着。他将你扔在纪家酒会上的事情给予你的难堪,这么快就因为他的一些伤痛而原谅?

    水澜,难道你还不明白在他的心里顾琉璃的存在一直都比你还要重要吗?他能够为了顾琉璃扔下你一次,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你非要等到被他伤得体无完肤的时候才会愿意相信我的话吗?我与顾琉璃是同学,知道顾琉璃对于顾琉笙的重要性!否则……”

    简水澜并不知道顾琉璃曾是唐卿的同学!

    怪不得他会一次次地认为顾琉璃对于顾琉笙来说很重要,或者是因为目睹了顾琉璃读书时期顾琉笙曾多次接送的原因吧!

    但是后面那些唐卿没有说出来的话,简水澜还是有些好奇的,于是她问了,“否则什么?”

    “否则顾琉笙怎么会选择跟你结婚,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唐卿嗤笑了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琉笙跟她结婚,难道不是因为那时候他正好需要一个妻子,来杜绝家里安排给他的华楚楚?

    这其中还有隐情不成?

    “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你不过是顾琉璃的替身罢了,当时我那么告诉你不过是想要给你一个心理准备,就是不想你受不了顾琉笙对你的欺骗!

    简水澜,你不觉得你跟顾琉璃给人的感觉很相似吗?第一眼在包间里看到你的时候,我就那么感觉到了,想必顾琉笙与顾琉璃相处了那么多年的人,自然也能够感觉到这一点。所以,你别再自欺欺人了!”

    唐卿的话在她的耳边响起,简水澜觉得自己有些后悔打这一通电话了,但是唐卿的话还是让她在意得要死!

    她给人的感觉怎么可能会跟顾琉璃一样呢!

    然后似乎想到什么,她整个人站在了原地。

    她想到了自己也曾经觉得顾琉璃给她的感觉似乎很熟悉!

    她还想到了画廊开业的那一天,秦筝说过的话。

    “我怎么觉得她给我的感觉……好像在哪儿见过!”

    “我想起了,水澜,你有没有觉得这个顾琉璃给人的感觉跟白莲有点儿相似呢?”

    当初她也以为顾琉璃是跟白莲给人的感觉相似,现在听到唐卿这么说,她才发现自己错了。

    顾琉璃不是和白莲相似,而是第一感觉就像她,并不是容貌上的相似,而是感觉相似。

    怪不得她那个时候就一直感觉到顾琉璃有一股熟悉感,此时想到这一点,她整个人犹如置身寒潭之中,冰冷得可怕。

    替身……

    顾琉笙娶她,难道真的因为她给人的感觉跟顾琉璃很相似吗?

    一想到自己可能是替身的话,简水澜就觉得浑身一阵恶寒,顾琉笙更是不可原谅!

    许是这边简水澜一直没有出声,那边唐卿并没有因此而放弃。

    “我说过等到顾琉璃回来之后你就知道这一切,你看看顾琉璃才回燕城多久,你是不是为了顾琉璃经常与顾琉笙吵架?

    顾琉笙这一次更是直接在酒会上给你难堪,而保全了顾琉璃的脸面。水澜,我并不希望你受到伤害,我虽然与顾夫人是有些关系,却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些狼狈为奸的事情,我与晏殊相识并且交好,像晏殊那样的人定然是不会随便交朋友的吧!

    话说到这边就好,你自己揣测,记住,在顾琉笙那边受伤了,我唐卿会给你依靠,我也说过你若是跟他离婚了,我不会介意你离过婚,只要你需要,我就会存在。”

    那边唐卿结束了通话,简水澜却依旧拿着手机,眼里一片茫然。

    唐卿的话,让她不得不去怀疑。

    怀疑顾琉笙的真心,怀疑自己是否是个替身。

    是不是从一开始她的存在就只是一个替身?

    一个闯进顾琉笙世界里,让他看到了顾琉璃的影子,成为了她的替身。

    挡了华楚楚,挡了所有想要接近他的女人!

    现在顾琉璃回来了,是不是也该要轮到她让位了?

    失魂落魄地带着打包好的饭菜回到了病房,简水澜勉强打起精神,但刚才唐卿的话依旧让她觉得刺耳,简直到了无法忽略的地步。

    她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都觉得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如果对顾琉笙来说,她只是一个替身的话……

    那么她简水澜就真的太可怜了。

    她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活成了别人的替身!

    似乎感觉到简水澜的心不在焉,顾琉笙朝着她望去。

    “怎么了?”

    简水澜回头勉强一笑,“没什么!”

    她暗暗想着也许这些只是唐卿的诡计罢了,目的就是要让她不相信顾琉笙。

    只要与顾琉笙产生了隔阂,那么顾琉璃岂不是可以趁虚而入,而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不要去相信他的话,唐卿本就与顾夫人狼狈为奸。

    能跟顾夫人密谋的人,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人!

    她扶着顾琉笙小心翼翼地坐起了身子,将饭菜都摆上。

    “医院里面的饭菜,你尝尝看。”

    顾琉笙本来还想着简水澜会亲自喂他,没想到要他自己吃饭,不过想着自己的手又没受伤,这么让人喂着也确实说不过去。

    于是拿起筷子一点一点地持着,但是更多的时候还是在给简水澜夹菜——题外话——谢谢我的小笨狗06送给本文1张月票!谢谢137****7851送给本文3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