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这个时候你是不是该避嫌,我才是与顾琉笙领证的女人
    他能够明显感觉到简水澜有心事,在她下楼买饭的时候一切都还好好的,可是为什么买饭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变了?

    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人,或者是接到了谁的电话,还是听到了别人什么不好的话?

    来燕城医院治疗的不少都是富贵人家,自然也有不少名门望族,难道是因为听到了谁说起酒会上的事情抒?

    想要化解这些事情,其实很简单带!

    顾琉笙从一旁取过手机,看着对面吃饭的简水澜,突然就出了声,“你过来一些,我们一起合照,好不好!”

    “你现在这一副尊容,有合照的必要吗?”简水澜反问。

    ……这是在嫌弃他丑?

    顾琉笙勉强一笑,“就算是受伤了那也是最英俊的伤患,不是吗?”

    简水澜白了他一眼,但还是坐在了他的身边,顾琉笙手长依旧是充当自拍杆。

    他微微抿唇一笑,看到简水澜并没有丝毫的笑意,便道,“笑一个!”

    于是简水澜也轻轻扯唇微笑了下,一张两人的合照就这么定格,只是顾琉笙身上穿着医院病服,额头上还缠着纱布,一副重伤的样子。

    顾琉笙看着照片,很是满意,他就算是伤患,可是耐不住颜值高,与简水澜怎么看都觉得般配。

    他很快登陆了微博,选了这一张照片,又输入一段文字:

    你永远都是我最为重要的人!有你陪伴,就算受伤也不觉得疼痛。

    他检查了下并无错别字,便很块发送上去。

    十秒之后,他的微博开始热闹起来,各种转发评论点赞。

    他知道不少名门也关注了他,看到这一条消息时,谣言不攻自破。

    于是开始好心情地吃饭,简水澜不明所以,不过感觉到顾琉笙由内散发出来的愉悦,她慢慢地夹着菜吃,好奇地问他,“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顾琉笙垂眸一笑,夹了一块鸡翅给她。

    “你登陆微博看看就知道了!”

    简水澜从一旁取过自己的手机,登陆了自己的微博,而后点进去顾琉笙的微博。

    立即看到了他三分钟前发送的那一条最新微博:你永远都是我最为重要的人!有你陪伴,就算受伤也不觉得疼痛。

    下面还有那一张他们刚才的合照,两人的笑容都很浅淡,但实实在在。

    不可否认,他虽然受伤了,头上缠着纱布,可是依旧是清俊矜贵的模样。

    你永远都是我最为重要的人……

    她真的是顾琉璃最为重要的人吗?

    简水澜盯着顾琉笙的双眼,想从他的眼里看出一些情绪,然而看到的只有他的深情。

    也许是她多虑了,也许唐卿是有意想要拆散他们。

    顾琉笙若是真的爱顾琉璃,以他的能力压根就不需要去找什么替身吧!

    他这个人有洁癖,如果不是因为喜欢,又怎么会让她接近?

    想到这里微微松了口气,她觉得今天的自己怎么会去相信唐卿的话?

    唐卿本就想着破坏他们两人的感情,如果遇上这样的机会,自然不遗余力地打击他们。

    虽然这么告诉自己,但心境始终不似之前的明媚,看到顾琉笙这一段文字,简水澜只是顺手转发,一句话也没有写上去。

    等到转发成功之后,才问他,“你这么对外发布,想必顾家的人很快就会知道你车祸的事情,就不怕爷爷担心你?”

    “无妨,我这边受的伤也不算严重,爷爷就算知道,也就是打个电话过来问问情况如何。再说就算我有心想要隐瞒爷爷,爷爷总是会知道的。”

    以爷爷的精明只要他想知道,就必定会去查,或者顾夫人的离开,总有一日会引起爷爷的怀疑。

    但是她与二叔的事情,最起码在爷爷有生之年,他只能帮忙捂着。

    简水澜看着屏幕上的合照,而后将手机往一旁放着,看向他,“我听说酒会上很多人对我不满,现在圈子里的人怕是都在议论我的是非,你这是打算用这一条微博化解这些传言吗?”

    如果是的话,那么这些看似深情的话,就不深情了。

    “虽然有这样的心思,但上面的内容确实是我的肺腑之言,你确实是我最为重要的人,将来就算咱们有了孩子,对我而言,孩子也比不得你重要!”

    这是他想要深情共白首的女人,将来的孩子他们自会找到属于他们最为重要的人,唯有妻子会陪着他走到生命尽头。

    听到顾琉笙这样的话,简水澜垂眸笑了笑,夹着一块鸡翅咬了一口。

    “我希望你……可以记住今天的话,我永远都是你最为重要的人!”

    顾琉笙还是觉得今天的简水澜很不对劲,或者不能说是今天的简水澜,而是从买饭回来之后的简水澜就一直不对劲,明明心里有事,却又不肯说。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他问。

    简水澜摇头,“没有啊,吃饭吧,吃饱了就躺着休息,这几天我都会在医院里照顾你!”

    于是也没打算再搭理他,埋着头开始吃饭。

    顾琉笙却觉得事情没有她说的那么简单,“在你下楼买饭的时候一切都还好好的,买了饭上来就开始不对劲,小澜,我们是夫妻,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

    “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吃饭吧!”

    她将自己饭盒里炒得清脆爽口的茭白都倒进了他的盒饭里,“医生让你吃得清淡一些,等过几天伤势好些,我再回去给你炖点儿补品好好补补!”

    话虽然这么说,但直觉告诉他,简水澜有事隐瞒。

    于是他将筷子放了下来,“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吃了,反正几餐不吃也饿不死人。”

    简水澜没想到他会使出这一招,神色立即阴暗了几分,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他看,看得顾琉笙几分心慌。

    该不会他又惹出了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情?

    仔细想想今天早上顾琉璃来此,他的态度已经极为分明,难道下楼买饭的时候,顾琉璃给她电话了?

    简水澜笑了笑,“我听人说我给人的第一感觉,很像顾琉璃。”

    至于替身的话,她没有勇气问出口,若是真的那她就太难堪了,顾琉笙也不一定承认。

    听到她这样的话,顾琉笙一愣,仔仔细细地瞧着她的眉眼,俨然与顾琉璃是不同的两张脸。

    但她说的是感觉,难道她就是为了这事情,情绪而有变化?

    果然还是与顾琉璃有关!

    “两张不同的脸,谈何相似?你还记得当时因为家里有神秘人出现,你一慌张爬了我家的阳台,我对你的第一感觉就是十六楼的阳台都敢爬,当时觉得这个姑娘的胆子真大!

    明明住着高级住宅区,身上穿着的睡裙质量却犹如地摊淘来的,特别廉价的样子。当时就觉得你长得还算清秀,但一双眼睛格外吸引人,我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眼睛。”

    他笑了笑,看着对面那一双已经恢复清亮的水眸,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眼里黑白分明。

    看人的时候,分明有些纯真与无辜,然而却让人觉得那一股风情特别勾人,那时候他就已经被这一双眸子吸引。

    “你不觉得我与顾琉璃有些相似吗?”简水澜又问。

    “你和她是不一样的,你的性子很明亮,敢爱敢恨,就算是第一感觉你给我的也是个叽叽喳喳的女人,但又让人不反感,而琉璃却很乖巧听话,很安静的样子。”

    终于知道她在纠结什么,顾琉笙重新拿起了筷子。

    “我不知道谁这么告诉你,但我只能告诉你,在我的眼里你跟琉璃是不一样的,或者该说你们完全没有相似之处。”

    “可是我……我看到顾琉璃的时候也觉得有些熟悉感,一开始我还以为她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白莲。”

    说到这里她看向顾琉笙,发现他细微地蹙了下眉头,暗暗想着或者顾琉笙并不满自己拿着顾琉璃与白莲相提并论吧!

    她在心底嘲讽一笑,又说,“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觉得顾琉璃给我的感觉很熟悉,那是因为看到她的时候感觉到了好似有自己的影子。”

    不是容貌上的相似,但是在机场看到顾琉璃的时候这一种感觉就有了。

    顾琉笙确实不喜欢听到简水澜拿着顾琉璃与白莲相提并论,但他也没有因此而表示什么,只是轻叹了声。

    觉得简水澜在顾琉璃的身上有过太多的纠结,似乎他怎么解释他与顾琉璃当真只有兄妹情谊,而她还是不肯相信,非要自己臆想一些东西。

    “其实你并不需要这么介意琉璃的,就算顾琉璃对我真有什么感情,但我始终是他的兄长,这一点只要顾琉璃还是以往的顾琉璃,就永远都不会改变!”

    但如果顾琉璃一如他之前所猜疑的,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善良安静可人的顾琉璃,那么就什么都不是了。

    简水澜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默默地吃着,突然听到敲门声,简水澜便扔下筷子起身去开门。

    看到外头的顾琉璃眉头细微地又皱了下,随即露出一笑。

    “怎么来了?”

    顾琉璃冲着简水澜甜美一笑,“我实在不放心阿笙,所以过来看看他!”

    顾琉璃走进了病房,看到正在吃饭的顾琉笙,一桌上的食物很明显是从医院食堂打包上来的,还有食堂专用的食盒,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阿笙向来吃得都是山珍海味,阿笙伤得这么严重了,怎么能够吃这些没有营养的东西?”

    她回头看向简水澜,眉头就皱了起来,“大嫂,不是我说你,阿笙受伤了我听医生说还失血过多,怎么可以吃这些没有营养的东西?阿笙还说你会照顾好他,可是现在……”

    顾琉笙没想到顾琉璃这会儿又来了,眉头立即皱起,脸色也很不好看,“这些食物就很好了,我很喜欢吃!”

    简水澜笑了笑,不发表意见。

    燕南医院,名气不小,可以说是贵族医院,很多病人或是家属包括医生都会在这边的食堂吃饭。

    顾琉笙确实是金贵了一些,然而这些食物也不至于犹如顾琉璃所说的都是什么东西。

    顾琉璃上前取过顾琉笙手里的筷子,“这些东西都快别吃,我担心失血过多,所以让厨房的沈姨教我炖了一些补品,都是补血的,我还放了很多珍贵的药材,吃下去肯定有效果,你尝尝看!”

    说着她打开了自己带过来的炖品。

    简水澜走了过去,笑了笑,“琉璃,医生吩咐过了琉笙刚受的伤而且失血过多,但不宜这么快就进补,为了伤口快些愈合,这几天还是该以清淡的食物为主!”

    听到简水澜这样的话,顾琉璃立即有些手足无措地看向顾琉笙,一脸的难过。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就是担心你失血太多所以才让沈姨教我,我不知道这个时候不宜进补。”

    好好一顿饭还让不让他吃?

    顾琉笙显得有些不满,“行了,你回去吧,这些事情无需你来忙碌,小澜是我的妻子,她懂得怎么照顾我,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需要来医院了!”

    他好不容将自己撞到医院来就是为了跟简水澜修复夫妻关系,可不是为了来这边跟她吵架的。

    可是今天顾琉璃就来了两次,他都能够感觉到简水澜对他越来越是冷漠了。

    他刚看向简水澜的时候,就听得顾琉璃呜咽出声,“阿笙……我就是担心你,我也知道大嫂会照顾好你,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地会担心你,想着你在医院里有没有吃好喝好,虽然有大嫂照顾你,可是有一些方面也许大嫂也会顾及不到,阿笙,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简水澜垂眸笑了笑,“琉璃,你大概还不知道外头现在怎么传的吗?都在传你与琉笙并没有血缘关系,加上那一天在酒会上琉笙将我扔在那边而是将你带走,保全了你的面子,都在想着有朝一日我这个攀上高枝的麻雀会有摔下来的一日,而你才是那枝头的凤凰!”

    说到这里,简水澜看向表情有几分错愕的顾琉璃,心里暗暗佩服她,这个女人的演技确实比云水溶要好了许多。

    若不是她对她一开始就有顾晋晗的那一番警告,很有可能要上她的当。

    “这个时候我觉得不止琉笙要避嫌,你是不是也应该避嫌?毕竟我才是与顾琉笙领证的女人!”

    顾琉璃也没想到简水澜会当着顾琉笙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脸色有些难看起来,许是因为难过,大颗大颗的泪水掉落下来。

    “大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以为我……”

    她不可置信地望向顾琉笙,“阿笙,我们既是清清白白的又为何要避嫌呢?难道就因为外人的几句传言,你就不要我这个妹妹了?是不是再也不要对我好了?”

    顾琉笙有些头疼,他本来就是伤患,为什么就不能够让他静养一些时候?

    “琉璃你走吧,没看到我现在受伤了,还要拿这些事情来烦我?出去!”

    他直接严厉地下了逐客令,他就算伤势不轻,然而撞到头部,失血过多,怎么就这么不懂事?——题外话——上一章节,忘记告诉大家今天会加更了,今天更新一万字!么么~~~新的一个月了,有月票的亲,记得砸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