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大嫂不想要有一场盛大的婚礼吗?还是阿笙给忘记了?
    “妈妈,我也没想这么早就嫁出去,再说了你看看我也才刚回来燕城不久,现在又住回来了,我就打算多陪陪爸爸妈妈。而且哥哥都尚未给我找个嫂子,我不着急的!”

    正沉默吃饭的顾晋晗听到这话的时候正要夹菜的手一顿,而后将菜夹到了碗里,瞥向顾琉璃抒。

    “我的事情就无需你来操心了,难道我不娶,你就不嫁?顾琉璃,别这么说,弄得好像我跟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对你,我没兴趣!”

    那边顾安扬将筷子重重往桌上一放,正要发脾气的时候,顾二夫人连忙出声,“胡说什么呢,琉璃这么说也是关心你的婚事,看看你年纪也不小了,你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

    顾安歌看了一眼委屈得不行的顾琉璃,又看了一眼顾晋晗,最终出声,“行了,吃饭就吃饭,别说这么沉重的事情!”

    他就担心一会儿又要扯到他这个老光棍的身上带。

    **

    在家里休息了几天,顾琉笙其实也算好得差不多,但想到这几天简水澜对他始终都是不冷不热的态度。

    咬了咬牙,继续在家里躺尸,打算接着休息,每天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简水澜倒是没有看出异样,因为知道他之前失血过多,现在可以补了,所以每天都亲自下厨炖补品。

    然而越补越发现他的精神状况似乎不大好,她想着要不要带他去一趟医院检查。

    顾琉笙并不知道简水澜的想法,回来的这几天都在家里清静,电话还得看人才接,一般的事情都交给下面去做。

    公司里的只有宋微、向漠与黎景的接,其余的包括客户一律不接。

    他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简水澜对他无微不至地照顾,也不去画廊,有事情的话一般都在电话里解决。

    就算是买菜也都直接在楼下的超市购买,若是她好脸色对待他一切就更完美了。

    简水澜看着无精打采看晨报的男人,皱了下眉头走过去问他,“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顾琉笙一愣,刚想说挺舒服的,但是看到她关切的目光,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他露出一笑。

    “没什么,就是有些头晕,大概是贫血的缘故吧,你别担心!”

    “活该!”

    简水澜骂了一声,还是打定了主意,“去换身衣服,我带你去医院再检查看看!”

    本来好好的,谁让他自己要作死,看看他撞成什么样子了!

    知道她是出于关心,顾琉笙摇头,“没什么大事,不需要去医院了。”

    简水澜确实坚持,“不去怎么行?你伤到的是头部,万一有什么后遗症怎么办?”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放心。”

    他笑了起来,握住了她的手,拉到身边坐下,“陪我坐一会儿!”

    看到她穿着单薄的睡裙,露出白皙纤细的双腿,目光深了几许。

    他吃素了好久,看来今天晚上,不能再放过她了,他的伤势如今已经好得差不多,肯定不会有质量问题。

    简水澜也才刚刚入座,就听到门铃响起的声音,她很快起身,正疑惑着是什么人。

    顾琉笙脸色露出几分不悦,这个时候会是谁过来?

    可视对话机露出一张清俊带着几分秀气的脸庞,简水澜看到是几天未见的姜紫瑜,倒是按了开锁键。

    若不是那一天出院的时候在医院里姜紫瑜说了那一番话,她还真不知道顾琉笙竟然敢这么作死,不过出院之后容承祯与苏焕都有过来,唯独姜紫瑜今天才出现。

    “什么人呢?”顾琉笙问她。

    “姜院长!”

    她顺道将门给打开,等着姜紫瑜一会儿上来。

    顾琉笙脸色一下子就有些难看,想让简水澜别放这个猪一样的队友进来,又怕惹恼了她。

    要不是姜紫瑜那一番话让简水澜听到,也不至于从出院到今天简水澜还给他摆脸色看。

    本来就好好的,简水澜对他都是和颜悦色的,然而听到姜紫瑜那一番话,一直到今天都摆着脸色,让他觉得有些憋屈。

    这个时候,姜紫瑜竟然还敢凑过来。

    几分钟之后,姜紫瑜乘着电梯上来,手里抱着一大束香槟玫瑰,另一只手提着一只漂亮的果篮出现在简水澜的面子,他笑得几分尴尬。

    “三弟妹,送你的鲜花,这果篮是给琉笙的!”

    简水澜接了过来,“谢谢,正好琉笙说他有些头晕,我本想送他去医院检查的,你来了就帮忙看看是怎么回事,要不要送去医院检查一番?”

    姜紫瑜点头,“我去给他看看!”

    她将果然与鲜花往桌上一放,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

    顾琉笙瞥了一眼姜紫瑜,眼里带着几分冷意,但简水澜在此,他也不好说什么。

    姜紫瑜冲着他眉头一挑:吵架严重吗?

    顾琉笙将目光挪开:猪一样的队友!

    看到他这一副神色,看来还是挺严重的,不过起码简水澜没有离家出走。

    他微微安了心,万一又让他的老婆给跑了,他去哪儿给他找个老婆!

    他走了过去,在顾琉笙对面的沙发入座。

    “听三弟妹说你有些头晕的症状,要不去医院做个检查?”

    毕竟是伤在脑袋里,加上当初失血过多,肉眼也看不出具体问题。

    顾琉笙直接一口回绝,“不用了,多休息一些时候就成!”

    “那怎么可以,姜院长都说了要去医院检查,这样子吧,正好一起过去!”

    简水澜敲定了主意,不去检查一番,她实在放心不下,万一真有什么后遗症。

    于是顾琉笙在简水澜的坚持下,只好妥协,去了一趟医院检查。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并不严重,不过还是给他额头上已经结痂的伤口再上了药。

    **

    回来西江月圆的时候,他们刚从车库走出来,就看到两辆豪车帅气地停在了他们的身边。

    顾安歌率先开口,“阿笙、水澜,这么巧!”

    顾琉笙瞥了一眼车子里的男人轻轻颔首,“三叔!”

    简水澜也很快打过招呼,“三叔!”

    副驾驶座的车窗很快摇了下来,露出顾琉璃一张甜美的笑容。

    “阿笙,大嫂!”

    顾琉笙听到这声音的时候眉头轻轻皱了下,几分紧张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却见简水澜也朝着顾琉璃露出一丝很浅的笑容。

    “琉璃!”

    “阿笙,你看看还有什么人来了!”顾琉璃伸手指了一旁的车子。

    顾琉笙的目光落在另一辆车子上,看到了那边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一张年轻俊美的脸孔,与顾晋晗有三分相似,这几天他就有听到顾晋曦回国了。

    顾晋曦冲着他一笑,“阿笙大哥!”

    而后目光落在站在他身边被他紧握着手的女人身上,看起来年纪都要比他小上几岁,一张脸倒是生得极为漂亮,看起来让人觉得特别舒服,属于耐看型。

    一身白色的宽大t恤,深色紧身牛仔裤,还有一双白鞋,没想到身为顾少夫人竟然穿得这么朴素,但是又让人觉得很适合她,看起来带着青春的味道。

    这个人,就是与顾琉笙突然领证的大嫂?

    没想到向来不近女色的顾琉笙,也会这么紧紧地握着一个女人的手。

    顾琉笙轻轻颔首,“回来了!”

    而后看向身边的简水澜介绍道,“这是晋晗最小的弟弟,顾晋曦,之前在国外留学,这几日才刚刚回来!”

    然后又冲着顾晋曦介绍,“这是你的大嫂,简水澜!”

    简水澜冲着这个年轻的男人一笑,“晋曦!”

    顾晋曦很快点头,“大嫂,不介意我们上楼吧?”

    “当然欢迎!”她笑着点头。

    顾琉笙蹙了下眉头,他还想着回来清静,享受两人的生活,但简水澜既然答应,也就没再说什么,毕竟这也算是她第一次见顾晋曦。

    几个人上了楼,简水澜就去厨房洗了一盘水果出来,又榨了好几杯饮料端给他们,期间顾琉璃要去帮忙,让简水澜给拒绝了。

    她跟顾琉笙的厨房,不喜欢有心计的女人靠近!

    本来顾琉笙打算给他们一人一杯白开水打发了,但简水澜还是坚持到厨房忙碌,毕竟她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而且这里面还有个长辈,她自然不能够太过随意。

    等简水澜将果汁端给他们之后,顾琉笙拉住了她的手。

    “别忙了,过来坐!”

    顾琉璃喝了一口果汁,朝着顾琉笙望去。

    “阿笙今天的气色看起来好了很多,我也就放心了,看来大嫂真的很会照顾人!”

    “嗯,我住院期间都是你大嫂无微不至在一旁照顾着。”他抿了一口果汁。

    顾晋曦倒是有一事不解,“你车技这么好,怎么会出车祸?他们说你出车祸受伤的事情,我一开始还不相信呢!”

    而后看向顾安歌,“三叔你觉得呢?”

    顾安歌也点头表示同意,“确实有些吃惊!”

    毕竟顾琉笙的车技确实一流,撞上树确实诡异,不过他也查过了,那一次车祸,顾琉笙喝了太多酒,加上没有系安全带,才导致如此。

    提到这个事情,顾琉笙明显有些不悦,一语带过,“夜路走多了还能遇上鬼呢!”

    感觉到顾琉笙似乎不喜欢这个话题,顾琉璃看了一眼时间,便道,“阿笙、大嫂,我们难得过来一趟,晋曦也这么久才回国,不如中午就在这边吃饭吧,阿笙还受伤也不方便到外边吃。大嫂,中午我去帮你准备吧,我虽然厨艺不好,但是打下手还是可以的!”

    简水澜心里有些不悦,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笑着,她正要开口的时候,顾琉笙很快就拒绝了。

    “等下次回老宅再聚吧,我这边没有佣人!”

    顾安歌也点头,“说的也是,不过你倒是个会疼老婆的人!”

    “嗯,所以三叔也赶紧去找个老婆来疼吧!”

    顾安歌觉得跟这些小辈真的没有话聊了!

    那边顾晋曦就笑了起来,“三叔这老光棍,真该去找个老婆了!”

    听到小辈的嘲笑,顾安歌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打算,而是带了几分严肃看向顾琉笙。

    “书房在哪儿,公司里的一些事情跟你详谈。”

    顾琉笙看了一眼顾安歌,而后轻轻颔首,他握着简水澜的手。

    “你招待琉璃跟晋曦,我跟三叔去书房谈些事情,有什么事情直接喊我就好。”

    简水澜点头,冲他一笑,“去吧!”

    顾琉笙看到简水澜难得对他一笑,虽然是为了在外人所表现出来的,但还是很受用。

    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这才带着顾安歌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顾琉璃的目光一直落在简水澜的头上,她记得小时候顾琉笙偶尔也会揉她的头发。

    那时候顾琉笙除了几个走得近的朋友与自家兄弟几人,身边没有任何的女人,而她就是距离他最近的女人。

    虽然跟在他的身边她向来不多话,可是顾琉笙会允许她默默地跟在他的身边。

    只是没有想到,几年过去,一切都变了,那个被他疼宠揉着头发的女人成为了别人。

    在简水澜的目光扫向她的时候,顾琉璃很快就将目光给挪开了。

    她喝了一口果汁看向简水澜,突然就问了一句,“大嫂跟阿笙也领证了好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婚礼?”

    此时,顾晋曦也看向顾琉璃,目光带着询问。

    简水澜微微一愣,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她想起前几天秦筝也这么问过她,不过在秦筝的面前她可以如实说,在顾琉璃这边却不知道她安了什么心眼。

    见着顾晋曦也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简水澜微微一笑,带着几分羞涩。

    “这事情还是琉笙决定比较好,你们也知道他向来喜欢清静。”

    而后似是不经意地说了句,“再说了,两个人相爱比什么都重要,婚礼也不是一场形势罢了,毕竟我们两人已经领过证,得到法律承认!”

    顾晋曦都是认可这个第一日见着的大嫂的话,“大嫂这话倒是不错,两人相爱就好,至于婚礼确实不过是一场形势而已,大哥也确实不喜欢热闹,他连自己生日宴都从来不参加。”

    听到顾晋曦这样的话,简水澜忍不住就想到顾晋晗,到底是顾晋曦的性子类似顾晋晗,还是顾晋曦这一番话是为了让顾琉璃堵心?

    顾晋晗三个兄弟都不待见顾琉璃,她是知道的。

    顾琉璃也没有想到才第一次见面,顾晋曦就为了简水澜说话,她勉强露出一笑。

    “可生日宴是生日宴,每年都会有的,至于婚礼却是人生最为重要的,而且阿笙作为顾家掌权人,他的婚礼必定是盛大的,难道大嫂也不想要有一场盛大的婚礼吗?还是阿笙给忘记了?”

    迟迟没有婚礼,她想简水澜在顾琉笙的心中没有那么重要吧!

    甚至他们当初急着领证,或者这里面也会有内幕,阿笙并不会是个冲动的人。

    特别是人生大事,可是当初她查出来的却是他与简水澜才认识没多久,然后就领证了——题外话——今天更新了一万字,拖到现在……一直登录不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