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他一颗纯洁的心,在她的眼里为什么就变得那么复杂?
    他知道简水澜对他的误会太大了,一来他跟顾夫人有牵扯,二来他认识顾琉璃。

    而这两个人都是他所不喜之人。

    看到简水澜没有打算理会他,只朝着里面的方向走去,唐卿立即跟上抒。

    “你要知道我的娱乐场所可是不少,燕城大半的娱乐场所都是我的,除了燕城别的地方也有,这一单你所赚到的钱不会比与薛长轩所赚到的要少!带”

    听到这话,简水澜立即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对面高大的男人。

    “所以你就学着薛长轩?”

    “我需要去学别人的方法?”唐卿反问。

    “我怎么知道你心思如何,合作的事情你还是找别人吧,你唐卿的钱怕是不好赚!我这小小的画廊可能达不到你的要求,与其如此,你还不如去找别的大画廊,你这么大的合作,想必他们挣破了头都想跟你合作。”

    既然知道对方有别的心思,她自然不会一脚踏入。

    唐卿确实气恼这个女人对他的所有向来都是油盐不进,不论他怎么示好,她都不放在眼里。

    还没有女人胆敢如此,难道她就仗着顾琉笙对她的爱?

    是不是爱,还不一定呢!

    “你要知道若是合作,你可以大赚一笔,甚至可以说让你这画廊的知名度更上一层!”

    简水澜却是一口回绝,“我画廊的知名度已经不小了,无所谓由你来为我的画廊增加知名度,还有……你也知道我刚与薛长轩谈成了合作,他们需要不少的画,如果再加上你那边的,我这边的资源不够,所以你可以去找别的画廊跟他们合作。”

    这一点倒是真的,她早上看场地的时候就暗暗算了下所需要的画,确实是不少。

    而她手里现在的画虽然有不少,也可以让签约的画家提供,但是她把关很严。

    而且刚才唐卿也说了与他合作所赚到的钱绝对不会比与薛长轩那边所赚到的小,那么他们那边所需要用到的画数目一定不小。

    “那你有多少,就提供多少,如何?”唐卿退而求其次。

    “很抱歉,我不想跟你合作,你走吧!”

    她直接朝着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走去,接下来她还有个方案要写出来,哪些地方需要布置,需要多少幅画,也都要细细地算出来。

    至于价格方面的问题,还要等薛长轩那边打听到对方喜欢的风格,每一幅的价格几乎都不一样。

    此时简水澜已经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唐卿几步就追上了上去,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既然是谈合作,你没有必要感情用事,讨厌我是一回事,我希望你公私分明!”

    “我公私不分明?”

    简水澜嘲讽一笑,抽了几下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也有几分恼怒,“既然是谈合作,那也没有必要拉拉扯扯的,放手!”

    “答应跟我合作,否则我不放手!”唐卿不为所动。

    简水澜冷笑,眼里泛着一股冷意。

    “你这是打算强人所难?我说过了画不够,你这一单的生意太大,我这画廊接不起,你可以找别的大画廊,燕城画廊不少。”

    “薛长轩的你接得起,为什么我的你就接不起了?”

    给她生意,她还不愿意了?

    简水澜觉得跟这个男人说话那简直就是对牛弹琴,“我就是接得起也不愿意接,明白吗?”

    她用力地甩着手,对方却将她的手腕越握越紧,她完全无法挣脱开来。

    正打算要不要喊朗月出来摆平这个男人的时候,没想到薛长轩自己先松开了手。

    然后等简水澜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唐卿直接跟了进去,简水澜有些头疼地盯着他看。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唐卿,你不觉得你很幼稚吗?我都说了你的单子我不接!”

    “我唐卿的单子从来就没有人胆敢不接,就算你是顾家的人也一样!”

    许是简水澜的油盐不进让他没了耐性,此时脸色都有些不好。

    “我没办法接,你不明白吗?我的资源不够!”

    “你都不知道要多少画,怎么就知道资源不够了?你这边资源不够,大可以去别的画廊再进一些画,资源不就够了?”

    简水澜看白痴一样地盯着他看,“那你怎么不自己去别的画廊进一些画?”

    “我就想给你赚不行?”

    “我不想赚你的钱,你可以走了,我这边很忙的!”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出声。

    怎么会有这样的无赖!

    唐卿也无所谓,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副没打算走的姿态。

    简水澜虽然气愤,但也不想在自己的画廊里引起太大的动静,毕竟外面的客人不少。

    所以也就随了他去,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打开了电脑,开始忙碌起来。

    唐卿坐在沙发上,将四周都打量了一遍额,然后就将目光落在坐在电脑面前忙碌的女人,认真的模样还真是好看。

    他突然想起当初在酒吧里热舞的女人,简直惹火至极。

    简水澜忙碌的时候也不去理会唐卿,只知道他期间出去了一趟,没多久办公室里就传来一阵阵咖啡的香气。

    嗅到这个味道的时候便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挪开,看到了正端着咖啡走来的唐卿,一手端着一个白色陶瓷的瓷杯。

    这人不会出去跟小王她们讨要的咖啡吧?

    果然唐卿下一刻就走了过来,将其中一杯放到她的面前。

    “我亲自泡的,你尝尝!”

    简水澜瞥了她一眼,并没有打算喝。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下毒?”

    “对你下毒,也只下一种毒,但如今你在婚姻期间,我自然不会这么做,所以放心吧!”

    唐卿也没打算多说,又折回了沙发坐下,慢慢地品着他自己泡的咖啡。

    简水澜怒瞪了他一眼,也没有喝那一杯咖啡的打算,继续写方案。

    于是这一个下午简水澜忙多久,唐卿就坐多久,等简水澜将方案大致上先写了一个出来,打算明天再改改。

    伸展了下有些发酸的胳膊,这才看到唐卿还坐在沙发上没有离开的意思。

    他是一整个下午都耗在这里了!

    唐卿无所事事,就这么盯着她看了一整个下午,期间拿着手机拍了不少她工作的照片,只不过简水澜太过投入完全就没有发现。

    他突然觉得看着她工作,也是一种享受,那一种认真与专注,特别吸引人。

    “差不多快下班了吧?今晚上我请你吃饭。”此时唐卿打破了办公室里的沉默。

    简水澜看白痴一样盯着他看,“跟你吃饭我怕没胃口!”

    她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该下班了,今天下午顾琉笙没去上班,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

    看到她就要出去,唐卿直接起身将办公室的门关上,并且反锁,看着对面的女人。

    “我等了你一整个下午,你也该给我一点儿甜头吧,与顾总少吃一餐没什么吧,难不成那个男人没有你还能饿死不成?正好吃饭的时候,我们可以谈谈合作。”

    简水澜忍着一巴掌呼在他脸上的冲动,深呼吸了口气。

    “唐卿,我不会跟你合作的,你也知道我讨厌你,对你有戒备之心,就想远离你,又怎么会跟你有合作关系呢?我不晓得你对我到底有什么心思,但是我希望你最好将所有的心思都收起来,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你也别说你看上我,我可不相信你唐卿会看上个已婚女人,我想你应该与顾夫人有什么阴谋吧!”

    “你就这么看我的?我唐卿对你能有什么阴谋?若说有想法的话,倒还真有,但你也早就知道了,我就想着你离婚之后,我来接手,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就算是顾总他也是知道的!

    我发誓,除此之外我对你没有任何阴谋,更不会去参与顾夫人的阴谋,这样你总可以相信我了吧?”

    唐卿确实无奈,他一颗纯洁的心,在她的眼里为什么就变得那么复杂?

    然而简水澜并不天真,“那你慢慢发誓吧,反正你的话我不相信!让开,不让我让朗月出来,你也知道朗月的武力,到时候你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那你就让朗月出来吧,鬼门关第二我还不放在眼里,反正今天我也等了你这么久,这一顿饭是免不了的,简水澜,听话一些,别让我动怒,我对你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对于这种死皮赖脸的,简水澜确实没辙,深呼吸了口气,觉得不能让自己吃亏。

    “好,我可以答应跟你吃饭,但是吃完这一顿饭,从此往后你我成陌路,别再来找我,就算是合作你也别谈,如何?你要是答应的话,我立马跟你去吃饭,不行的话,一切免谈!”

    “你倒是会打算,你觉得可能吗?”

    唐卿看着她一脸的不耐烦,心里也有气,索性直接拉上她的手,就将她朝着外头拽去。

    “今晚这一顿饭你还是乖乖地陪我吃,顺便谈生意!”

    “你……”

    在被拉住去的时候,简水澜一手死死地抓住了门把,就是不肯跟他走。

    “唐卿,你给我放手,你怎么可以这样,我都跟你说清楚了,你这个人怎么就如此厌烦,但凡跟顾夫人扯上的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看来你也是如此!你给我放手!”

    又是顾夫人……

    唐卿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眼里都是恼怒的神色,抓着她的手更是用力了几分。

    “你能不能别什么事情就将我往顾夫人身上扯?”

    手腕处被他这么紧紧抓着,简水澜只觉得一阵阵疼意袭来,她也挣脱不了,还要空出一手去抓门把。

    “你敢说你和她没有关系?没有关系的话,你们这么会在一起喝下午茶?唐卿,你当我瞎?我不管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我知道你接近我肯定没安好心!放手!”

    她想着若是唐卿再纠缠不清的话,就让朗月出现,这个时候就快要下班了,外头的客人应该不多。

    于是唐卿真的放手了,只是铁青着一张俊脸盯着她看,眼里一片寒意。

    “你什么事情都将我往顾夫人的身上扯,简水澜,你拟心自问这么做对我公平吗?你对我的印象难道就都只跟顾夫人有关?从一开始我在你的面前出现就跟顾夫人没有关系,为何你总是不相信?”

    说出这一番话来,唐卿如她所愿,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的迟疑。

    此时自由了,简水澜松了口气,揉着被他抓过的手,只见白嫩纤细的手腕上淤血一片。

    这个人真是……

    莫名其妙!

    简水澜也没有再理会,将办公室的门关好这才离开了画廊。

    **

    顾琉璃与晏殊的事情,顾家的人与晏家的人谈得都差不多了,剩余的就看两个小辈的意思。

    但两家人都觉得这事情也差不多是谈了下来,特别是顾二婶一家,都是一脸的喜庆。

    但是顾琉璃表面上虽然温顺听话,偶尔起一丝羞涩,心里却是着急了起来。

    如果真的跟晏家的事情尘埃落定,那么她怎么办?

    晏殊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可是在她的眼里,谁都及不上顾琉笙。

    自幼爱慕,特别是在知道自己并非顾家血脉的时候她欣喜若狂,在她与顾琉笙之间看到了一丝曙光。

    纵然她离开五年,也从不担心顾琉笙的身边会有别人。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五年之后,顾琉笙并没有等她,也没有发现她的感情,而是与一个才认识没几天的女人领证了。

    不过是个认识几天就领证的女人,一定是权宜之计,一开始顾琉璃还不放在心上,可是一次次地看到他们携手同行。

    看到顾琉笙眼里对简水澜的感情,看到顾琉笙为了简水澜警告她,顾琉璃就真的开始慌乱了。

    这些都是以前顾琉笙不曾有过的!

    如今已经到了两个小辈的要见面,甚至顾二夫人提议她经常去晏家走走,她父母俨然是非常满意这一门亲事的。

    顾琉璃担心晏殊万一真答应了,那么她之前不是白忙碌了?

    想了想,顾琉璃看着周边的几个秘书,她离开了办公室,朝着茶水间走去,见里面没人,她关上门,给顾琉笙拨打了个电话。

    此时顾琉笙正在办公室里忙碌,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眉头蹙了下,不知道这个时候顾琉璃不上班又找他有什么事情,犹豫了下,还是接起。

    “阿笙,我找你有事情,你可以抽出半个小时给我吗?我想跟你谈谈,只有你能帮我了!我们在公司外头的咖啡厅见面,好不好?”

    听到那边顾琉璃带着恳求的意味,顾琉笙又蹙了下眉头。

    “有什么事情电话里不能说,非要见面才说,我这边很忙,若不是很急的话,之后再说!”

    “之后就来不及了!阿笙,我求求你了!”

    顾琉璃很少求他,此时怕是真的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吧,顾琉笙看了一眼忙到一半的事情,索性将资料保存,关闭了电脑。

    他沉吟了些时候终于开口,“好,十分钟后在咖啡厅见!”——题外话——今天更新了一万字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