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6章、小澜,我只喜欢你,只爱你,也只有你……
    然而简水澜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默默地吃了起来。

    晚餐简水澜吃得特别满足,啤酒也灌了好几罐,一张脸红通通的一片,极为醉人。

    喝到后面,在顾琉笙的煽动下,又喝了几杯红酒,此时脑子都有些沉重起来。

    顾琉笙收拾了桌上的食物,又将碗盘都刷新干净,桌子也擦得光亮整洁,洗净了双手,回到客厅。带看

    到喝了不少酒的简水澜正眯着双眼坐在沙发上,脸上泛红,小嘴更是显得妖冶。

    他也不着急,而是先回房洗了个澡,身上只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露出结实的胸肌与腹肌还有诱|人的人鱼线。

    走到简水澜的身边,许是听到这边的动静,她微微睁开了双眼,看到对面那诱|人的风景,目光显得几分炙热。

    顾琉笙这是打算色|诱她?

    她简水澜在美食面前抵挡不住,在美色面前怎么可能会抵挡不住?

    “今晚分床睡……我睡沙发!”

    说着,整个人软软地躺了下去,窝成了一团。

    顾琉笙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直接就抱了起来,朝着他们的房间走去,期间不论简水澜如何挣扎,都死死地抱在了怀里,一直到将她柔软的身子压在了身下。

    看着醉意迷蒙的女人,他低哑出声,“小澜,我都吃素好久了,今晚我们……”

    他的话没有说完,直接吻住了她的红唇。

    “嗯……”

    她嘤咛出声,迷离着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有些气,“你去找顾琉璃……他们都说你喜欢她……”

    而后被他类似带着惩罚地咬了一口,简水澜都觉得自己清醒了几分。

    “混账!”

    “他们的话怎么能信?我只喜欢你,只爱你,也只有你……”

    他一边扯着她的衣服,一边吻住了她的唇,似要将她吞到腹中一般。

    不知道多久,简水澜只觉得浮浮沉沉,整个人酥麻瘫软,连点儿拒绝的力气都没有。

    清晨,第一缕曙光照进来的时候,简水澜才醒了过来,浑身酸软难受。

    她看着身边还在沉睡的男人,气得直接一脚就朝他踹了过去。

    这一脚并不重,毕竟她酸软无力,可是这么大的动静顾琉笙还是醒了。

    睁开眼看到她愤怒的目光,只是低沉一笑,随即将她整个人都搂在了怀里。

    “大清早脾气就这么重?”

    “昨晚上你是故意灌我喝酒的?”

    她本来就打算喝两罐冰啤,结果在他的煽动之下又喝了两罐,甚至还一个人喝了半瓶的红酒,喝到后面脑袋都有些沉了。

    之后的事情印象不深,但是浑身酸疼,可想而知他昨晚上是多么地疯狂。

    从他受伤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行过房|事,而他昨晚难得再次开荤,自然是毫无节制的状态。

    一脸餍足的顾琉笙此刻好心情地笑着,在她的红唇上又落下一吻。

    “要不,我们再来一次?”

    昨晚上也算是尽兴了,将他这一阵子的热情全都给了她,若是再来一次……

    单是想想就觉得一阵心猿意马,他的手也没闲着,对着她一阵上下其手。

    简水澜看到他大清早的竟然如此,脸色有些泛红。

    “你做什么?”

    “再来一次……”

    一个翻身迅速地将她压在了身下,亲吻她泛红的耳朵,看到她在怀里躲闪不及,顾琉笙觉得这一个清早真是美好。

    最终,他并没有得逞,简水澜将他推开之后,又给了他一脚。

    “我告诉你我现在很生气!”

    然而顾琉笙却是死皮赖脸地缠了上去,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大清早的别大动肝火,有什么不高兴的等晚些再发脾气,这个时候还早,我们再睡一会儿,反正今天周六。”

    他没打算去公司,而画廊周六周天有安排人员值班就够了,她并不需要过去。

    简水澜被迫躺在他的怀里,抿着唇看他,目光落在他额头上粉色的伤疤上,这几天颜色似乎又浅了一些,这么下去,过几天伤疤就能完全恢复吧!

    不动声色地将目光挪开,直视他的双眼,“跟你这个大骗子实在没有办法沟通!”

    她一个翻滚直接从他的怀里翻了出来,滚在了床边躺着。

    看着她的身影,顾琉笙轻叹了身,随即朝着她的方向挪去,重新将她抱在怀里。

    “昨天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我没打算跟她说太久的话,也知道她那时候是故意让你误会我!”

    从顾琉璃回来之后,他与简水澜之间发生了多少的问题都是因为她,或许这么多年不见,现在的顾琉璃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顾琉璃,多多少少也有了一些变化吧!

    那时候的顾琉璃是不会这样子的!

    更不会动不动就流眼泪,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先一脸深受委屈的样子。

    “男人的话若是能信,母猪都会上树!”

    简水澜也没打算搭理他,昨晚上喝了不少酒,此时还有些头疼,特别是经过一晚上的荒唐,现在醒来还是觉得累得慌。

    于是闭上了双眼,打算再睡一会儿,等到下午再去画廊。

    这一次依旧是他理亏,顾琉笙也只是轻叹一声,将脸埋在她的冰冷的发丝上,嗅着头发上的清香气息。

    就这么安静地抱着她,没一会儿再一次沉沉睡去。

    **

    “她都要抢你男人了,你还给她买生日礼物?”秦筝嗤笑了声,觉得满心恼火。

    简水澜也不想,“可我总不能看着顾琉笙亲自给她挑礼物送她?那我岂不是憋得慌!”

    两人走在繁华的街道,一人一手拿着一只冰淇淋,秦筝听到简水澜这么说,眉头也是一皱。

    “要是我的话,连她的生日都不想参加,还送什么东西啊,送颗炸弹好不好?”

    “我也不想参加,可是……其实也不一定会参加,顾琉笙自己的生日宴会都不参加的,回头我去问问他,实在不成我就找个理由不去了!”

    听她这么说,秦筝立即就有了意见,“那可不成,顾大男神若是参加了,你也必须参加,你想啊,这生日宴会肯定是要喝到酒的,万一顾琉璃将顾大男神给灌醉了,之后发生什么事情都不晓得,那你可怎么办?

    所以顾大男神不参加还好,若是他参加了你可必须步步紧跟着她,谁知道那个女人到时候会有什么心思,这个说不准!”

    简水澜的脸色立即就是一变,眉头皱了起来,不过秦筝的话还是很有道理。

    她并不了解顾琉璃,只是知道她心思深,爱慕顾琉笙,说不定真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看来她是需要好好地防备着,若是有参加,就必须寸步不离顾琉笙。

    一想到自己的男人被一个女人这么觊觎着,她就觉得一阵阵反胃。

    看到简水澜脸色的变化,秦筝知道她这是将话给听了进去。

    “你想送给她什么?我觉得珠宝倒是不错,送廉价的似乎也不大好,毕竟你也是顾家的人,到时候谁知道那女人会不会拿这礼物作文章,所以还是挑选个价格适合的。”

    具体适合到什么程度,其实她这样的平民百姓还是不懂的!

    看到前面的珠宝店,简水澜拉上秦筝的手,“去那边看看有没有适合的镯子、链子。”

    两人将冰淇淋吃完,就进了珠宝店,可能是两人穿戴都比较平常,所以接待她们的也不是很热情,然而她们也不放在心上,就着满目琳琅的珠宝看了起来。

    秦筝看到那些标价暗暗咋舌,简水澜进去逛了半圈,就被一条粉色的手链给吸引住。

    连忙拉上旁边的秦筝,“你觉得这一条水晶链子怎么样?”

    秦筝走过去看,满意地点头,“感觉挺不错的,而且我看那女人似乎挺喜欢粉色的,年纪一大把了,结果还老喜欢公主风,她自己穿着没感觉,别人看着碍眼!”

    她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年纪那么大的一个女人了,还老喜欢穿粉色的,真将自己当成10岁的小公主?

    简水澜笑了起来,“她确实很喜欢粉色系列,衣服裙子鞋子包包头饰或者是她的车子也都是粉色的,对了她的口红也是粉色的,这一条粉色的水晶链子倒是挺适合她的!”

    她看了一眼价格18888元,反正是用顾琉笙的卡来刷,她不心疼!

    顾琉笙送给顾琉璃的动不动就是豪宅名车,这一条链子对顾琉璃来说估计挺便宜的。

    秦筝倒是有些心疼了,那么丁点儿大的链子就要这个价格!

    “你好,我要这一条链子,帮我装起来!”

    此时听到她们要买,这才有店员走了过来,取过链子进行包装,边说,“你好,价值18888元,请在柜台结账!”

    简水澜朝着旁边的柜台走去,取出顾琉笙给她的黑卡递给收银员。

    看到那一张黑卡的时候,收银员的脸色立即一变,将眼前的人都打量了一遍。

    分明穿得那么普通,可是这一张黑卡,整个燕城还没有几个人用得起!

    礼物已经有了着落,出了珠宝店,简水澜都觉得轻松了几分,秦筝拉着她的手笑。

    “估计刚才那些店员都后悔死了,看到你掏出那张黑卡之后,你看她们对我们的态度多么恭敬!”

    简水澜笑了笑,“不管她们,你有没有想买的,下午我陪你逛街!”

    秦筝想着两人也确实很久没一起逛街了,自然高兴。

    “咱们去买几件衣服,然后去看一场电影,若是应寒有空的话那就更好了,之前不是说要请我们一起看电影吗?首映的时候你没空,现在去也差不多……”

    秦筝立即付诸行动,连忙取出手机找到了应寒的号码,而后很快拨打过去,一颗心噗通噗通地跳着,因为激动小脸都泛红了起来。

    简水澜一想到与应寒一起看电影,整个人也激动起来。

    应寒倒是很快接听,“秦筝?”

    听到应寒的声音,秦筝立即点头,也不管他是否可以看到。

    “是我,我跟水澜在一起逛街,想问问你那边有没有时间?”

    “你们在哪儿?”应寒问她。

    “在……胜佳路的世纪中心,你要过来吗?”

    “好,你们先找个地方坐一会儿,我20分钟后到。”

    结束通话之后,秦筝直接在街道上兴奋地尖叫出声,她也不管行人的目光,直接拉住了简水澜的手。

    “他说20分钟到,我的天!男神真的要过来请我们看电影!”

    简水澜也觉得特别兴奋,好久没见着应寒了。

    虽然每天都可以在电视上或是手机新闻里看到他的消息,但怎么都比不上亲眼目睹男神!

    但是那一瞬间她就皱起了眉头,看到自己的打扮,白色宽大纯棉t恤与紧身九分牛仔裤还有一双小白鞋,虽然穿着舒服,但看起来确实不惹眼。

    “哎呀,你都不早说,你看看我今天的穿着,早知道我们就应该……还有20分钟,走,跟我去买一身衣服我去换上!”

    秦筝笑了起来,“若是顾大男神看到你如此,估计得又吃醋了!我觉得你这么穿倒是挺好看的,看起来特别显嫩,就这样不用换了!”

    “真的不用?”

    简水澜问她,“要不……我去上个妆?”

    秦筝却已经从包里取出了口红对着对面的玻璃涂了起来,抿了抿唇,问她,“气色有没有好一些?”

    简水澜忍不住笑,“不错不错,我们扎个丸子头吧,显得可爱一些。”

    于是就着墙壁上那一面几乎可以当镜子的玻璃,两个开始打扮起来。

    最后秦筝并没有扎丸子头,而是依旧披着长发,就是脸上上了点儿淡妆,而简水澜扎了个可爱的丸子头,涂了点儿唇彩,就没上妆了。

    她们忙碌的时候,秦筝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一看来电显示,整个人又激动了起来。

    “肯定是应寒来了!”

    她很快按了接听,简水澜也凑了过去,“我到了,你们在哪儿呢?”

    秦筝问他,“你在哪儿,我们去找你!”

    “胜佳路第一个路口的榕树下。”

    简水澜也听到了话筒里应寒的声音,她朝着路口榕树下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一个戴着鸭舌帽还有墨镜与口罩的男人,大热天这么打扮,看起来就像个异类。

    “我看到了,马上过去!”简水澜冲着话筒出声。

    简水澜拉着秦筝的手,朝着第一个路口的榕树下跑去,边跑边冲着应寒挥手。

    应寒远远地就看到了街道上那一道独特的风景——两个奔跑的女人!

    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就笑,目光定格在那一道穿着休闲扎着丸子头的女人身上,墨镜下的目光都柔和了几分。

    一直到两个女人喘着气在他的面前停下的时候,他才出声,“你们应该让我去找的,还这么跑过来!”

    “看到男神,兴奋呗!”秦筝笑了起来。

    简水澜也笑,“确实如此,难得见你一面!”——题外话——谢谢点点886送给本文1张月票~~~一万字更新结束!据说今天要停电一整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