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1章、就算简水澜有了孩子,能不能顺利生下来还是一回事
    ,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想到饭桌上顾琉璃的话,顾琉笙脸色就有些难看起来,就这么站在原地盯着她看。

    顾琉璃也有些忐忑,毕竟她确实如顾晋晗所言着急了,才会如此口不择言。

    但是被他这么当众指责,想到这几次顾琉笙对她的疏远,吃饭的时候反省了下自己。

    她太急了也太过在乎了,加上一想到现在的顾琉笙是属于别的女人,就忍不住牙尖嘴利。

    这个时候她若是不收敛的话只会让顾琉笙对她更是反感,所以必须先放低自己的姿态。

    看到顾琉笙停下了脚步似在等她,顾琉璃这才鼓起了勇气继续朝他走去,一直走到他的面前才停下了步伐,眼里带着深深的愧疚看向他。

    “阿笙,今天确实是我的不对,我实在不应该说那些话的,吃饭的时候我仔细想了想也深刻意识到自己那些话有些挑事了,怪不得你会生气,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薛长轩怎么不避嫌,生怕大嫂在他那边吃亏了。”

    看到顾琉笙不语,神色淡淡地盯着她看,顾琉璃心里也难受。

    这样的顾琉笙对她来说还是有些陌生了。

    五年前的顾琉笙虽然对她爱理不理的样子,但真正地对她好,知道她的腿可能永远都站不起来,亲自联系最好的医院。

    这几年治疗这一双腿所花费的钱绝对不会是一个小数目,更甚至五年来她所用过的都是最好的,一切费用,全部都是他承包了,并且鼓励她要坚强。

    可是现在的顾琉笙让她觉得疏远淡漠,她只要一说到他不是很喜欢听到的话,就会严厉制止。

    这样的顾琉笙也与五年前的他有了差别,而她知道这一切的来源都是因为简水澜。

    “阿笙,我今天这么口不择言地说了那些话,我真的深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希望你可以原谅我,晋晗与晋曦都不喜欢我,爷爷也不喜欢我,在饭桌上我也是很难堪的,在顾家除了爸爸妈妈,就剩余你真的对我好。”

    她吸了吸鼻子,眼里泛红,晶莹的泪水很快涌了出来,“以前你对我很好很好,可是自从你有了大嫂之后,我就觉得好像你被抢走了,心里总是有一股不平衡。

    我也知道自己这样子不对,可是忍耐不住地去想以后你是不是都不会对我好了,在我一口一个大嫂喊着她的时候,我心底是很复杂的。

    一边高兴你终于愿意结婚了,将来会有个人陪着你走过一生,一边又好担心你会被抢走,以后不对我这么好。这些话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但其实一直压在心底我很难受,今天的事情真的对不起!”

    顾琉笙想到饭桌上顾晋晗与顾晋曦的态度,还有爷爷也确实从不喜欢顾琉璃。

    只是不管怎么样,饭桌上顾琉璃那一番话让他很反感,完全就是无中生有,抹黑他的妻子。

    他淡淡地看着眼前又开始掉眼泪的女人,想着看来还是赶紧将她的婚事给定下来,省得她越来越不让人省心。

    正好他下午没什么重要的事情,等给简水澜送了食物之后就约晏殊出来看看。

    “往后说话注意一些,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要清楚,特别是我们顾家,别让人笑话了去,也别失了自己的身份。今日这事情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但若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你就别怪我,毕竟你大嫂她是我的妻子!”

    顾琉笙没有再多说,提着食盒很快就离开了。

    顾琉璃回身看着那一道颀长高大的身影渐渐远去,心里说不出的苦涩与难过。

    今天顾琉笙这样严厉的警告是从来所没有的,简水澜对他来说还是比她顾琉璃重要。

    一个是要携手一生的妻子,一个是不是就成了可有可无的妹妹?

    可是她不甘心这么多年来的等待与守护,就这么擦肩而过,凭什么要便宜了大嫂?

    他们认识了二十几年都没有在一起,可是顾琉笙与简水澜才认识多少天就领证?

    不过一想到他们结婚都一年多了,竟然还没有婚礼,而且也没有孩子,她就觉得自己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的。

    就算简水澜有了孩子,能不能顺利生下来还是一回事!

    想到这里,顾琉璃才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也觉得自信了一些。

    眼里的狠毒渐渐消逝,被可怜与无辜取代,她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却没想到顾安歌看到了。

    顾安歌是在去老爷子的院子里正好路过,没想到却瞥见顾琉璃眼里的那一抹狠毒,眉头忍不住就皱了起来,觉得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顾琉璃自幼因为是从外头带回来的孩子,所以任何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除了顾安扬对她还不错,家里的兄长与弟弟都与她关系不好,而整个顾家他们这一辈的也就顾琉笙将她当成妹妹看待。

    顾琉璃也确实乖巧懂事,平日里他这个三叔自诩对她还算不错。

    但她从来都是娇娇弱弱,怎么会有刚才那样让人阴寒的眼神?

    顾安歌也没有出声,一直到她眼里的狠意收敛起,恢复到平常的模样。

    他若有所思地朝着顾老爷子院子的方向走去,琢磨着今天顾琉笙在饭桌上话里的意思。

    顾琉璃今天的话确实咄咄逼人,甚至有抹黑自己大嫂的意思。

    还有顾晋晗那话里的意思又是怎么回事?

    什么叫做,“她不是变了,而是着急!自然是要挑拨离间你跟大嫂的感情!”

    这些小辈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他这条老光棍都有些跟不上他们的节奏了。

    **

    这一顿饭吃了好些时候,饭后,薛长轩负责买单,又打包了几分甜点递给简水澜。

    “这些算是我这个客户请你们画廊里其他几个员工的甜点,这几天就辛苦他们一些。”

    简水澜看了一眼他递来的袋子,倒是没有拒绝,便接了过来递给身后的小王。

    “今天就多谢你了,我自己开了车子过来我送他们回去就好,明天我会安排人过去布置的!”

    薛长轩并没有坚持要送她们回去,这边距离画廊并不远。

    “好,你开车注意安全。”

    他虽然想留下来多和她说说话,毕竟难得有这样好的气氛,简水澜竟然与他心平气和地吃了一顿饭。

    而且吃饭的时候有问有答,对他的态度还算不错,但薛长轩也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得寸进尺,否则只会让她产生反感,一朝回到解放前!

    简水澜也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这么心平气和地与薛长轩说话,并且一起吃饭,想想都觉得神奇。

    不过这几次的接触薛长轩似乎对她已经死心,面对她的时候,所谈的都是工作,并无个人情绪。

    这一点让她有些诧异,难不成薛长轩当真想开了?

    回到画廊之后,小王就将手里的甜点都分了下去,因为数量不少所以她与小叶也都得了一份,简水澜回到办公室很快就忙碌起来。

    正忙着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她并没有关门,而是头也不抬地出声,“请进!”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的时候,简水澜这才诧异地抬眼,却见顾琉笙一身西装革履地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只食盒,她愣了下,问他,“你怎么来了?”

    “爷爷担心你在外头吃得不好,加上这几天忙着跟不上营养,所以让我给你带了一些喜欢吃的食物过来给你好好地补补身子。”

    看向她的时候,他的眉眼里都是化不开的柔意。

    本来中午就没有敞开肚皮吃,只是吃了个半饱的状态,此时看到他带来她喜欢吃的,不禁就有了些馋意,她朝着顾琉笙伸出了手。

    “我看看!”

    顾琉笙自然是将盒饭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一层层打开,摆放整齐。

    “快过来吃!”

    嗅到熟悉的食物香气,简水澜立即过去将办公室的门给反锁,打算吃独食。

    看到她的举动,顾琉笙忍不住笑,“中午在外头没吃饱吧?”

    “嗯。确实没有吃饱,不过让我很惊讶的是这几次的接触当中,薛长轩从没有提到感情问题,进退得当,就算是吃饭的时候谈起话来也都是围绕着工作上的事情,你说薛长轩是不是被附身了?

    压根就跟他以前完全不一样,以前的薛长轩可讨人厌了!”

    简水澜说出了自己目前对薛长轩的一些看法,实在是转变太大,让她觉得奇怪。

    听到简水澜对薛长轩的评价一下子高了这么许多,他忍不住蹙眉。

    若是薛长轩歇了过往的心思,这样的合作他倒是乐见其成,但如果他有什么龌龊的心思,就别怪他无情。

    “薛长轩心思隔着肚皮咱们也不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若是如表面所见到的那是最好的,但你也记得防备他!”

    说到这里,顾琉璃自信一笑,“当然了,我从来不将他当成威胁!”

    简水澜自然清楚他话中的意思,笑了笑,看到茶几上摆放的几样都是她喜欢吃的菜,而且还有一大碗炖得喷香的鸡汤,她嗅了嗅鸡汤的味道,突然就笑了。

    “这鸡汤肯定是出自江姨的手,江姨的厨艺真了不起!”

    她端起来喝了几口,半眯着双眼一脸的享受。

    顾琉笙坐在一旁看着她大口大口地吃饭,突然也觉得有些饿了,他中午本来就没吃多少。

    此时看到她吃得这么欢快,不过筷子只有一双,便取过放在鸡汤里的勺子。

    “我陪你吃!”

    简水澜看到他吃了一片芦笋,看到几只食盒里还有这么多的菜,而且饭也不少,立即将自己吃了几口的米饭往他旁边挪了一些。

    “喏,这米饭也煮得很不错,你尝尝!”

    两人就这么窝在了一起慢慢地吃着,偶尔聊上几句话,半个小时之后,盒饭里吃得干干净净,一片菜叶也都没有留下,简水澜打个了饱嗝,觉得这才算是真正地吃饱了。

    顾琉笙也吃了不少,觉得还是跟她一起吃饭美味许多。

    他收拾了下食盒,看着靠在沙发上的女人,忍不住一笑,“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再工作!”

    吃饱喝足,她的心情舒畅起来,便开始指挥他。

    “去给我泡一杯咖啡,我提提神,不然吃这么饱我就只想着大睡一觉!”

    她下午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忙。

    顾琉笙到了洗手间洗干净了手,这才出来给她泡了一杯咖啡,而后坐到了她身边将她搂在了怀里,揉了揉她的头发。

    “下午我就不去公司了,打算去找晏殊聊聊,看看他对这一桩婚事如何,如果可以的话,让他们交往一阵子就将婚事定下来,毕竟琉璃的年纪确实不小了!”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