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2章、燕城第一矜贵如何宠着他的小娇妻,他有所耳闻
    简水澜舒坦地窝在他的胸口,听到顾琉璃的时候禁不住就蹙了下眉头。

    但听到要将顾琉璃的婚事定下来,又觉得一阵安心,她私心里还是希望赶紧将顾琉璃嫁出去的!

    她乖巧地点头,“嗯。下午忙完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会早些回去。”

    顾琉笙不舍地走了,离开之前将食盒带走。

    简水澜休息了一会儿,喝了几口咖啡,觉得精神了一些,又开始投入忙碌当中c。

    **

    晏殊接到顾琉笙电话的时候,还是有些诧异的,毕竟从他回国之后,顾琉笙就不曾单独约过他。

    除了几次大场面有碰过面,不过这一次顾琉笙约他,他大致上也可以猜测出来缘由e。

    两人约在一处雅致幽静的咖啡厅里见面,每一处都被间隔起来,每一处的入口更是有帘子隔起,就算是路过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这一处咖啡厅也是苏焕私下的产业,苏焕平日里除了打理家里的公司之外,还喜欢一些美食之类的东西。

    所以他名下所开的饮食之类的产业这几年都在增加,而且每一次都做出了属于自己的特色。

    因为这些,目前对苏焕来说,也成为了一笔不小的盈利。

    轻缓的音乐,带着属于法国的浪漫意境,在这个午后让人觉得美好。

    晏殊来的时候直接来到第九的格子间,掀帘入内,看到里面坐得笔直的男人,还有他面前飘香的咖啡。

    晏殊轻扯了下唇角,露出一抹漂亮的笑容,直接在他的对面入座。

    回来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接到顾总的邀请,看来顾总平日里真是日理万机。

    顾琉笙看着面前清俊的男人,面容白皙,每一处都可以说无可挑剔。

    或者该说这是一个唇红齿白的男人,比女人还要漂亮,也难怪他们小时候喜欢称呼晏殊一声宴姑娘。

    他虽然看起来眉目清俊,但却一点都不显得女气,身形修长,墨色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更是将他映衬得白皙俊美。

    对于这样的晏殊,顾琉笙还是很满意的。

    毕竟顾琉璃是自己的堂妹,他也希望顾琉璃能够有一个好归宿,而晏殊各方面都很优秀。

    顾琉笙在打量晏殊的时候,晏殊自然也免不了将他打量一番,想到自己小时候所说的话,难免就是一笑。

    “我突然想到小时候不懂事还囔着要嫁给你,现在想想就觉得自己的眼光从小时候就这么好了,当年看上的少年,如今已经成为燕城最为耀眼的男人。”

    “你也不差,出落得比小时候更是漂亮了!”

    不可否认,这是个漂亮男人,还带着帅气。

    晏殊被他噎了一句,若是在他面前的是个女人听到他这一句话自然是开怀的,然而他晏殊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顾总玩笑了!”

    “刚才确实是开玩笑了,想喝什么咖啡?”顾琉笙问他,顺手按了一下手边的响铃。

    很快就有服务员过来,看到格子里面的两个出色的男人,眼里满是惊艳。

    “两位先生需要点什么?”

    晏殊接过菜单,点了一杯冰咖啡,又点了个蛋糕还有饼干,这才看向顾琉笙。

    “顾总还想要一些别的吗?这家的糕点看起来还不错,风格也算别致。”

    “不用了,就先这样。”

    服务员接过菜单看了看,将晏殊所点的都重复念了一遍。

    才又说,“请两位先生稍等。”

    晏殊看向品着咖啡的男人,笑了笑好心情地问他,“今天顾总请我过来肯定不是只是喝咖啡叙旧这么简单吧!”

    顾琉笙点头,单刀直入地问他,“你觉得琉璃如何?”

    果然是为此而来,晏殊盯着他看,随即摇头。

    “只是听说很久之前燕城第一名媛是她,还有她是你二叔从外头带回来的孩子,后来发现与顾家并无血脉关系,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这些是他对顾琉璃的认知,也知道自从他回国之后,家里一直在安排他的婚事。

    但他们却忽略了一点,他们给找的媳妇,他晏殊要不要!

    也正因此他也不去理会,任由他们瞎折腾,但是这一次据说与顾家的亲事差不多订下了。

    所以这一次就是顾琉笙都亲自出马了,看来这个顾琉璃在他的心底还是有很重的分量。

    难免就想到唐卿跟他说过的一些话,看来唐卿确实说中了那么八分。

    “我听说你父母对于这一桩婚事还是挺满意的,不过琉璃的婚事,我也希望琉璃可以找到一个适合她的男人,所以我来听听你的意思。”顾琉笙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此时服务员已经送来了晏殊所点的咖啡与茶点,晏殊喝了一口冰咖啡,觉得口感不错。

    甜味不明显,咖啡的苦与香醇占领了味蕾,他看向对面依旧坐得笔直的男人,将他眼里的认真收入眼底,唇角好看地扬起一笑。

    “我父母喜欢折腾这些事情,是因为看在我年纪已经不小了,加上自幼体弱,如今我身体已经没什么毛病了,可他们就开始操心我下一代的事情,对于这些事情我拒绝了几次,并没有效果,索性就没去理会,反正他们挑他们的儿媳妇,到时候定下来我不同意就是了!

    我对顾琉璃的了解不深,更是男女之情,也没有更深一步了解的打算,所以希望顾总可以看在年少时的交情不参与此事!还有……”

    他顿了下,眼里的笑意更甚,“顾总应该去问问顾琉璃的,也许她所钟情的并不是我,也不会答应这一桩婚事!”

    对于顾琉璃,他倒是无所谓他们去折腾,就算到最后他拒绝不了,这个女人总会想办法拒绝。

    顾琉笙可以感觉到顾琉璃对于这一桩婚事的抵抗,但是他一开始认为顾琉璃不过是身为女子的羞涩与矜持。

    此时听得晏殊这么说,眉头忍不住轻蹙,“你不是说对琉璃了解不多?”

    “我与唐卿认识多年,唐卿是顾琉璃的同学,读书的时候唐卿就曾追求过顾琉璃,不过只有几天的时间他那热情也就无疾而终了。

    这一段时日家里人为了这些事情操心,我自然也从唐卿那边了解一些情况,只能说顾琉璃不是我所喜欢的类型,也不是我将来要选择的伴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