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一会儿他倒是想看看她这张脸还能不能笑得这么明媚?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顾琉笙讲了不少以前的事情,一直到简水澜打了个呵欠的时候。

    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对他以前来说这是该睡下的时间。

    虽然结婚之后两人很少这么早睡下的,但可以做点儿别的,他拉上她的手,将她从柔软的沙发上拉起。

    “我们睡觉吧!”

    两人回到房,顾琉笙就直接反锁了门,而后将身边的女人直接横抱起身往那张大床走去c。

    刚将她放下,整个人就压了上去,邪魅一笑,“今晚你就辛苦一些!”

    **

    因为这一次与薛长轩的合作不小,简水澜也投入了不小的精力e。

    布置与安装的时候,也安排了小王与小叶跟着监工,她有空的话也会过去看看有没有出差错。

    而薛长轩倒也很爽快,在签了协议之后,很快就打了一半的款项过来,剩余的一半款项等到一切都布置并且他们满意之后就会打过来。

    醉桃源画廊第一次接到这么大的单子,包括之前所卖的画,也算是将她之前投入的钱都赚了回来。

    现在的醉桃源画廊生意也都很不错,每天卖出去的画也有不少。

    所以她打算接下来多接几个类似跟薛长轩这样的合作,一次性就可以赚到不少钱,不过画源还需要再找。

    如果不是因为不喜欢与唐卿有交集,加上唐卿对她总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

    一见面就想着离间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唐卿的单子接下肯定比薛长轩这一单赚的还大。

    让她欣慰的是自那一次谈崩之后,唐卿就没有再出现在她的面前,每天不断的香槟玫瑰与点心也再也没有收到过,也不会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就会看到唐卿的存在。

    简水澜觉得轻松不少的同时,就是空气都感觉清新了几分。

    她在画廊忙碌的时候,另一边简陋的出租房里,云盛穿着廉价的t恤,抽着烟,小小的出租房里烟雾袅袅。

    他一双浑浊的眼睛看向外头的窗户,带着几分阴狠。

    看到外头的水泥建筑,都是一片简陋的民房,与他之前所居住的大别墅简直天差地别。

    那时候外头的风景如画一般,如今他落魄地居住在廉价的单间出租房,卫生间都与厨房连在一起,就是晒衣服的阳台都没有。

    他生活得这样落魄,在这边受苦受难,一日三餐都吃不饱,还要躲着追债的人,凭什么他的女儿在外头如此风光。

    顾家的少夫人,而且现在她还开了一家生意很不错的画廊,想到这个不孝女,云盛就恨自己生下了她。

    他将烟头往地上一扔,抬脚踩了踩,目光落在床上高高的枕头上。

    起身走了过去,拿开枕头,里面有一只黑色的手提包,打开之后,里面装满了钱。

    整整十万元,若是事成之后,还有九十万,云盛想想都激动。

    若是以前这些钱并不算很多,可是他现在落魄成这样,一百万对他来讲诱惑不小。

    一开始被告知这些钱是顾家送来的,他还以为是顾琉笙送来的。

    毕竟他是简水澜的亲生父亲,但是这一次收到钱却得到这样的任务,他就知道绝对不会是顾琉笙送来的。

    可不管对方是谁,只要给他钱就够了!

    想到这里,云盛露出一抹残忍邪恶的笑容,“简水澜,你可别怪我,都是你们逼我的!”

    如今云水溶下落不明,蒋芹芹怕是要被判死刑,整个云家已倒,他孑然一身。

    若不趁此给自己捞一些好处,他将来该怎么生活?

    他这一辈子养了两个女儿,却被这两个女儿害成这样。

    云水溶如今自身难保就罢了,可是简水澜生活这么好,却从未想过他这个落魄的父亲。

    既然如此不孝,那就别怪他无情!

    云盛很快将十万元装好,目光在屋子里搜索了些时候,最后决定藏在床底下。

    他从卫生间取来一个塑料脸盆将黑色的包放在脸盆里面,又在上面覆盖了几件看起来脏兮兮的衣服,这才将脸盆推到了床底下。

    忙完之后,他从一只掉了一扇门的衣柜里取出一件黑色的西装,也是他目前唯一一件之前的西装了。

    这是他当初逃难的时候穿在身上的,除此之外,身上贵重的就是手机了。

    换上西装,又去了厨房,在里面找到一把水果刀,直接就藏在了西装的口袋里面。

    还在上班的简水澜刚结束与一个画家的电话,手机铃声就响起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一个律师的电话。

    接起之后,对方简单地告知了蒋芹芹已经交代了当初谋害简韵的经过,已经认罪,并且找到了证据,已在今天早上被判处死刑,下个月执行。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水澜松了口气,蒋芹芹终归要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

    而她母亲这么多年的仇恨,也终于报了。

    简水澜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就是为自己的母亲感到不值,那么美好的一个人,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云盛。

    云盛那个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当初除了样貌,一无是处。

    可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掏心掏肺的时候,又怎么会看到对方的缺点呢?

    正当她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顾琉笙的时候,小黄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并且推门而入。

    “老板,有个自称是云先生的男人说是你的父亲,他想要见你!”小王的神色有些怪异。

    云盛?

    刚想到那么个狼心狗肺的男人,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了!

    他是不是也知道了蒋芹芹的事情,过来求情的?

    这个消失了好几个月的男人,他当初离开之后,去了哪儿,简水澜压根不去关注。

    此时突然出现……

    她想了想决定不见,于是看向小黄的时候立即就笑了。

    “你这话不是胡说吗?我姓简,父亲怎么会姓云?”

    小黄就是觉得奇怪,自己老板姓简,可对方说他姓云,还说是老板的父亲。

    听到她这么说,小黄也笑了,“那肯定是那个人胡说八道!”

    小黄离开之后,简水澜就给顾琉笙打了电话过去,她直接告知了收到律师的通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