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男人的心思你琢磨不透,顾琉笙跟我是同一样的男人
    当初是他的初恋,而他那时候又烦着简韵,蒋芹芹虽然有个女儿,但姿色还算不错,加上他年少时确实对这个女人动过心,才又走到了一起。

    如今他自身都难保了,还会去管那个女人?

    但云盛还是问她,“你蒋姨怎么样了?”

    蒋姨……

    简水澜嘲讽一笑,看来云盛还不清楚蒋芹芹被判处死刑的事情c。

    “她呀,我刚刚接到律师的通知,下个月执行,没几天时间可活了,云盛,我妈可等着她呢!”

    云盛的情绪并没有因为这事情有多少变化,反正蒋芹芹进去之后出来的希望就渺茫了,再说他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可一切都是她的好女儿整出来的。

    好好的薛家少夫人不去当着,偏偏要跟一个夜店的男人勾搭着,还被发现e。

    否则他没有顾家的支持,最起码还有薛家,可现在两边都不讨好。

    这一段时日被生活给折磨着,他对蒋芹芹的所有感情都没了,甚至怨恨。

    想到这里,云盛朝着一旁的沙发走了过去,直接坐下,那柔软程度适中,让他很是怀念以前的生活。

    “爸爸都来这么久了,怎么不见你倒一杯茶水过来?”

    看到他直接坐了下来,没有要走的打算,简水澜就皱起了眉头。

    “云盛,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么样,一口气给我一千万断绝咱们父女的关系,或者赡养我,你就算不肯承认我是你的父亲,可是你身上始终流着我的血,水澜,你看看你妈当初爱我,她若是还在的话,绝对舍不得我过这么落魄的日子。

    我的要求也不高,你要是选择赡养我的话,帮我将外头所有的欠债都还了,每个月给我十万块的生活费,再给我安排一处别墅!这二选一,选择权在你手里。”

    他过习惯了有钱人的生活,如今沦落至此,早就承受不住了。

    住的地方差不说,还成日里提心吊胆,一日三餐都是自己动手,吃的还都是便宜的食物,这些都让他无法忍受。

    如果她答应的话,他能让她多快活几天,等拿到钱再下手,否则就别怪他今日动粗!

    简水澜听到他的要求,不怒反笑,一千万,以为她简水澜的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还是觉得顾琉笙钱多人傻?她一毛钱都不想给他!

    “云盛,你少痴心妄想了,想要钱去跟云水溶要,她可是你养大的,你在她的身上砸了多少钱,就这么放过她,你就甘心吗?你栽培她这么多年可不就是为了她长大之后联姻给你找一座大靠山?”

    她笑了笑,并没有起身的打算,就愁着怎么将他扔出去。

    云盛想到自己放在云水溶身上这么多年的心思与栽培,什么都给她最好的,可是最后自己一无所有。

    他确实不甘心,但现在找不到云水溶只能找她简水澜了。

    反正她现在攀上高枝,顾家的财富,随便给他一丁点儿,就足够他这一辈子生活得很好。

    “你少给我提那个贱人,水澜,你自己选择吧,你要是不选择的话,今天你会后悔的!”

    他阴狠一笑,轻轻地敲着桌面,“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做出决定,是要给我一千万还是要选择赡养我,毕竟我是你母亲最爱的男人,她就是到了死都忘不了我!”

    “你没有资格提她!”

    听到他三番两次地说起简韵,简水澜也有了脾气。

    “云盛,你给我滚,我不会做出选择的,一毛钱都不想便宜你,你再不走的话,信不信我报警?”

    “报警……你这是在吓唬我?”

    云盛笑了起来,“我在商业上打拼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有见过,水澜啊,你要是不肯赡养我的话,会让你后悔的!五分钟的时间现在开始!”

    他瞥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很快调整为五分钟的倒计时。

    然后从口袋里一阵摸索,取出一包烟与打火机,抽出了一根咬在嘴里,打开打火机点燃了眼,很快吞吐起烟雾。

    简水澜很快就闻到了那一股烟味,眉头禁不住皱起,她起身朝着窗子走去,将窗户打开,而后看向一副无赖一样的云盛。

    “这边不允许抽烟,云盛,你走吧!”

    对于有这样的父亲,她只觉得可悲!

    云盛自然不会走,“还有4分钟22秒的时间给你选择!”

    反正选哪个他都不会亏。

    简水澜看着云盛那一副无赖的样子,最终取出了手机,很快拨打了一个电话。

    “你好是警察吗?我这边是醉桃源画廊……”

    一听到简水澜的话,云盛的脸色立即就变了。

    他很快起身朝着她走去,在她没有任何戒备的情况下直接打掉了她手里的手机,发狠地出声,“简水澜,这是你逼我的!”

    下一刻他从口袋里取出一把锋利的水果刀,迅速地朝着简水澜的脸上划去。

    简水澜完全没有料到云盛会有这样的动作,更没有想到这个刚才还口口声称是她父亲的男人,会在身上准备了水果刀要对付她。

    此时惨厉地喊了一声,“朗月!”

    她想要后退,身后就是窗户,无处可躲,只得在刀子划过来的时候用手臂去挡。

    一瞬间感觉到手臂上一阵刺痛,然后一道黑色的纤细身影很快进来直接将还想继续朝简水澜脸上划刀子的云盛制服。

    只是一招而已,云盛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手里的水果刀落在了一旁,上面沾着血。

    朗月见自己还是来晚了一步,此时简水澜手臂上被划了一道口子,血流不少。

    简水澜站在原地看着摔在地上的云盛有些后怕,没想到这个人刚才是想要毁了她的脸!

    许是里面的动静太大,小黄冲了进来,看到的是眼前的这一幕,脸色有些难看,特别是简水澜手上的伤势,血珠子一滴滴滚落下来。

    “老板……”

    此时手上的伤疼得厉害,简水澜看到小黄立即出声,“你马上去报警!”

    既然云盛自己送上门来,而且还对她生出了这么狠毒的心思,简水澜说是什么也不想放过他!

    她冷冷地看着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云盛,“我之前知道你对我冷漠无情,却没想到这么绝情。云盛,今日之后你自己好自为之,我这一辈子最大的不幸就是有你这样的父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