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他凑过去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我陪着你!”
    “少夫人,刚才云盛的话不足为信,顾总很担心你的伤势,如果顾总对你不是真心的,就不会安排我来保护你了,我在我们组织里价格可是很昂贵的。”

    这么一点儿伤势对她来讲不算什么,可是对于简水澜来说,很少受过这么重的伤吧!

    今日也是她失职,没有在第一时间出现保护她,等到她听到简水澜喊她的时候,进去已经晚了一步。

    想到那个动手的男人的身份,心里也为她不值,自己的父亲,竟然想要毁了女儿的脸。

    听到朗月的话,简水澜回了神,她轻轻点头,目光落在自己受伤的手臂上c。

    “我知道,顾琉笙不会这样子对我,而且云盛的举止是想要划花了我的脸,这手段怎么看都是女人出的主意,如今他将这浑水泼给了顾琉笙,就是不想让我好过!”

    背后之人跟顾家有没有关系还是一回事,或者这只是云盛的报复罢了。

    云盛朝她脸上挥刀的时候,幸好她用手挡住了,不然这一张脸可就真的毁了,想想都觉得后怕e。

    她们刚到医院的大门口的时候,简水澜刚推开车门,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莱斯莱斯疾驰而来,最后稳稳地停在了身边。

    车门推开,顾琉笙下了车立即朝她这边大步走来。

    看到她还在淌血的手臂,虽然简单地做了包扎,可是上面的纱布还有她的另一只手与身上白色的裙子都沾了不少的鲜血。

    顾琉笙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直接将刚下车的她横抱起身,朝着医院大步走去。

    “你再忍忍,姜院长已经安排了医生,会没事的!”

    看到他的时候,一下子就觉得委屈,就是伤口都疼了好多,之前一直忍着一声不吭。

    此时所有的委屈、恐惧与疼痛似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终于在他的怀里崩溃哭出声来。

    姜紫瑜已经安排了医生过来,看到她的伤口不浅,还缝了几针,又打了一针这才吩咐了几句,带着几个医生与护士离开。

    伤口终于处理好,看到她缠着的纱布,还有哭红的眼,顾琉笙心疼地将她抱在怀里。

    “你打算怎么处置云盛?我想让他以后的日子在监狱里度过,你觉得如何?”

    幸好当初没有撤走朗月,否则今天她所受的伤害肯定不止这么一刀,想想就觉得心惊胆战。

    发泄之后,此时伤口还打了麻醉药,感觉不到什么疼意,简水澜脸色好看了许多。

    虽然还是一身的血,甚至顾琉笙的西装上也沾染了不少的血迹,她吸了吸鼻子。

    “那就让他在监狱里过余生的日子吧,我没有想到云盛真的可以这么狠,他竟然想要划花我的脸,还说……”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对于顾琉笙她还是信任的,不会因为别人的几句话就去怀疑他。

    “他说今天的主谋是你,说你给了他十万块钱,只要让他划花了我的脸,你会再支付给他剩余的九十万,这事情我知道肯定不是真的。

    你没有这样对付我的必要,而且还让朗月保护我,朗月是很昂贵的,云盛这么说如果不是他自己瞎编那就是背后真有人,只是他想将这一盆脏水往你身上泼,让我们夫妻不睦。”

    划花她的脸,他看着那一张还有些苍白的姣好的容颜,如果手臂上那一道伤势在她的脸上肯定就毁了,若朗月再没有及时出现的话,云盛定然不会留情直接毁了这张脸。

    云盛敢将脏水泼他身上,这一回说什么都不能放过他!

    “云盛的话我会去查清楚的,看看背后之人到底是谁,但你不要相信他的话就好,我舍不得你受一丝的伤害。我们先回家,这几天画廊有什么事情直接交代他们就好,人手要是不够的话,我让黎景或是向漠去帮你。”

    这两年跟在他的身边多年,虽然还没有宋微那样的能力,但已经打磨得差不多了,小小一处画廊,让他们接手打理并没有问题。

    简水澜点头,她伤在右手,虽然没有伤到筋脉与骨头,但伤口很深。

    这个时候虽然打了麻醉药感觉不到多少疼意,但等麻醉药消除之后有她疼的时候,只怕到时候手都要抬不起来了,就是她现在跟薛长轩有合作。

    “现在跟薛长轩的合作已经开始布置了,我平日也就是过去看看布置如何,这两天我就不去画廊了,那边的事情我过两天再去看看!”

    顾琉笙也就没再说些什么,点了点头,“好!”

    **

    回到老宅,因为尚未到下班时间,江姨倒是有些诧异他们怎么这么早回来。

    当看到简水澜身上雪白的连衣裙都是血迹时,脸色就有些发白,担心地问她,“少夫人这是怎么了?”

    简水澜朝着江姨一笑,“我没事的,只是一点儿小伤,我先回房换衣服。”

    顾琉笙很快带着简水澜回了房,江姨看到她手上缠着纱布也知道是受伤了,连忙也跟了上去。

    希望自己可以帮忙,顾琉笙回头看了一眼江姨。

    “麻烦江姨泡一杯参茶过来。”

    江姨立即点头,“我马上就去!”

    两人回到了房间,顾琉笙看到她一身都是血,都尚未干涸,他很快从衣柜里取了一条柔软的白色睡裙出来。

    简水澜本来想将连衣裙脱下来的,但拉链在背后,她伤在右手完全不行,顾琉笙走了过去。

    “我来!”

    他将大手伸到她的身后,将拉链往下拉,退去了她身上的连衣裙,露出洁白的娇躯,此时他却没有什么***,一心都在她的伤势上。

    褪下连衣裙的时候到了手臂小心翼翼地,怕碰到了她手臂上的伤势,一看到纱布上渗透出来的血,眉头就忍不住皱起。

    “那些医生到底是不是庸医,怎么还没有止血?”

    简水澜不禁一阵苦笑,此时药效逐渐过去,伤口上的疼意越来越是清晰。

    “虽然缝合也上了药,但伤口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痊愈,幸好伤的是手臂,不是脸,不然我可就毁了。”

    她也是个爱漂亮的女人,脸上要是长颗痘长个斑点就受不了,更别提被刀子划这么一道伤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