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9章、你要记得你是顾家的少夫人,也是这边的女主人
    之后的话他稍微斟酌了下才又说,“这一件事情说来话长,爷爷也知道云家的事情,如今云盛落魄,他也不知被谁给收买了,竟然打算要毁了小澜的脸,幸好小澜反应快用手臂挡了一刀,我安排在小澜身边暗中保护的朗月也及时出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没有说出自己猜测可能是顾家人,就担心老爷子自己去查,到时候连他母亲与二叔的事情也瞒不住。

    而且他母亲出国久了,只怕老爷子也是要怀疑的,如今只能拖了。

    顾老爷子正在喝茶,听到顾琉笙这么说,手里的茶杯一顿,最后又放回了原位。

    一张本就严肃的脸此时凝重了几分,毁了一个长得漂亮的小姑娘的脸,如此狠毒的手段c。

    这个云盛枉为人父,当初对自己亲生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放任自己的现在妻子杀害前妻,如今竟然还要毁了自己亲生女儿的脸。

    “这个云盛以为我们顾家是好欺负的?当初与小丫头断得一干二净,还将人给赶出了云家,如今他还想做什么?去查清楚背后之人,还有这个云盛你打算怎么处置?”

    虽然云盛的手段太过残忍,人品也太渣,可始终是那小丫头的生父e。

    若是他们太狠了,就担心以后有人拿这事情说事。

    “人证物证俱在,而且云盛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只怕以后还会,我打算让云盛在监狱里度过他的后半辈子,至于背后是什么人,爷爷放心,我会去查出来的。”

    听到顾琉笙这样的决定,顾老爷子也没再说什么,他只是点了点头。

    担心顾老爷子因为这事情对简水澜会有不好的印象,顾琉笙又说,“爷爷,云盛太过狼心狗肺,放纵自己的现任妻子谋杀了自己的前妻,还任由自己的妻子污蔑小澜害人,将小小年纪又刚丧母的她赶出了云家。

    如今还被人收买想要毁了小澜的脸,若是不控制着,我担心他可能会想要报复继续伤害小澜,或者又被有心人给收买伤害小澜。”

    顾老爷子自然清楚自己孙子的担心,“行了,爷爷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自然清楚受害人还是小丫头,那小丫头也不容易,小小年纪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还能笑得这么地灿烂,平日里也喜欢哄我这个老头子开心。

    这些事情你好好处理,既然小丫头都受伤了,这几天就在家里休息,你们也继续在这边住着,有你江姨照顾着,你去上班也能够安心一些。”

    “我知道了,爷爷!”顾琉笙并没有拒绝。

    最近公司里事多,小澜放在老宅里有江姨照看,他也能安心。

    一日三餐他虽然也会准备,但江姨这边准备的不会比他差,还能与爷爷还有江姨说说话,倒也不错。

    爷孙两人并没有聊多久,顾老爷子就又去他的院子摆弄花草。

    顾琉笙回了房,看到简水澜还在睡,便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守着她。

    **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

    手臂的疼更是明显,甚至让她有些站立不安,疼得让她连思考也不行,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手臂上的伤口上。

    此时的疼又跟刚受伤时候的疼不一样,那么一跳一跳又带着闷闷的疼意,让她有些想要抓狂,就好比痒到了极点一般。

    顾琉笙下午并没有去公司,而是留在了家里陪伴她,看到她一副难受的模样,走了过去,轻拉住她受伤的手臂安慰。

    “医生也说了这两天会疼些,这伤可不能再碰到,万一伤口裂开只会更疼,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我让江姨去准备。”

    中午本来想喊她起来吃饭的,但是看到她还睡着,想到醒来伤口疼,还不如让她多睡一会儿。

    简水澜疼得欲哭无泪,哪儿还有心情吃饭,沮丧地摇了摇头。

    “我疼……吃不下。”

    心疼她的伤痛,却又不能代替,顾琉笙想她细皮嫩肉的,但似乎从他们认识之后,她就经常受伤。

    受伤的缘故不少都是因为顾家,想到这里他更是自责。

    那就喝一碗粥,江姨熬粥比酒店的厨子还要好,我让她给你熬一碗你喜欢吃的粥。

    虽然很疼,不过想到江姨的厨艺,简水澜还是有些馋了,特别是中午没吃,这个时候都下午快三点了,疼归疼,总不能委屈了自己的胃,于是点了点头。

    顾琉笙这才露出一笑,“你在房间里休息一会儿,我去找江姨。”

    顾琉笙离开房间之后,简水澜无聊地待在房间,为了转移注意力,她取过了手机,用左手给自己右手手臂的伤势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发给秦筝。

    并用左手艰难地打了一行字:快带我爱吃的食物过来探望,我在顾家老宅!

    想了想,秦筝似乎从未来过这一处老宅,所以将自己的位置共享给她。

    秦筝很快就回复了消息:你怎么受伤了?要不要紧?

    想到左手打字太过困难,她只好用语音:被云盛那个王八蛋给伤到的,你知道吗?他竟然恶毒到想要毁了我的脸,还好我伸手挡住了,不然你可就看不到我如花似玉的这一张脸了。

    秦筝回复得很快,也是语音:云盛那死老头不是已经消失了好几个月都没看到他出现了,怎么这会子又来了,而且还敢这么对付你,这个死老头太狠毒了,竟然要划花你的脸,他是脑袋装石头了吗?你伤得怎么样了?顾大男神这一次总不会放过他吧?

    听到秦筝愤愤不平的语气,简水澜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

    翦水清澜:伤得不重,手臂上缝了几针,就是把我吓到了,现在伤口疼得吃不下东西。顾琉笙打算让他在监狱里待上一辈子,我想了想,也觉得这个法子好。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还好没有伤到你的脸,不然顾大男神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这个时候顾琉笙走了进来,看到她正在玩手机。

    简水澜很快给秦筝又发了一条语音:你记得来看我啊,到时候我会跟门卫说一声,你来了会有人带你过来的。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嗯嗯,等我下班就去看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