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我将来的名字很有可能会出现在顾家的户口簿上面
    她笑了笑落落大方地与他打了招呼,“好久不见了!”

    顾琉笙轻轻地颔首,拉着简水澜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吩咐女佣,“上菜!”

    一群人落座,顾琉笙看着坐在他对面的顾琉璃,对于这个时候她出现在这里难免还是蹙了下眉头。

    “二叔现在在医院里据说尚未醒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琉璃已经想好了说辞,“医院里现在有我妈妈与哥哥照看,你也知道哥哥不喜欢我,这个时候我在那边不是添乱吗?刚才大嫂说了我妈妈可能因为我妈妈的缘故吃不下饭,所以一会儿让厨房烧点儿我妈妈喜欢吃的菜,我就送过去,正好三叔也会过去。”

    顾琉笙瞥了她一眼,“准你再有两天假好好在医院里照顾你父亲!”

    华楚楚刚回来还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但也清楚定然是顾安扬出了事情,她看向一旁的顾安歌。

    “三叔,发生什么事情了?二叔怎么会在医院里?”

    顾安歌想到顾安扬的情况眉头也皱了起来,“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打得进医院!”

    一直没有说话的顾老爷子想到自己的儿子被无缘无故打了一顿,自然也不痛快,一直都阴沉着脸,特别是当他从顾安歌这边得来顾安扬的一条腿极有可能就此废了!

    “这事情,必须彻查到底!”

    他哼了一声,看向顾琉笙,“阿笙,此事你怎么看?”

    顾琉笙摇头,“据说不好查出对方是什么人,晋晗目前正在查,但是没有头绪!”

    顾老爷子的脸色更是沉了几分,“竟然有人敢动到我们顾家来,是看我们顾家无人?”

    “爷爷放心,晋晗会去查的,毕竟是他的父亲,但具体情况还是要等二叔醒来了再问问看,我也很想知道二叔到底是惹上了什么人,竟然敢对他动手。

    当初我出事故查出可能与江城那边的人做的,这一次我倒是正好知道二叔也与华源公司有在合作,华源公司不小,当初为了江城那一块地皮的事情想置我于死地,难免不会也对二叔下毒手,当然了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

    说到这里,顾琉璃的眉头更是蹙紧了几分,他不介意让他们双方狗咬狗!

    一直没有动华源公司那边,那是因为没有找到更适合的机会,如今机会就来了。

    江城华源公司……

    顾老爷子当然清楚这家公司,实力确实不错,然而都是靠手段为主。

    当初顾琉笙在江城那边发生事故,他就派人去调查了一番,确实与这一家公司有关。

    “你二叔好端端的怎么会去跟那家公司合作?”顾老爷子不解。

    “我也是之前调查我受伤一事才发现的,目前二叔确实与那边有合作关系,来往也算密切。不管怎么说,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无法挽回,具体的事情还得等二叔醒来之后再说,到时候我会安排这件事情让顾晋晗去调查个清楚。”

    也该是时候让顾晋晗知道他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正好借此机会试探顾晋晗的态度。

    至于顾晋暄与顾晋曦他倒是还算放心,这二人并非长子,也没打算去集团,一个在外自己创立公司,一个从医。

    顾老爷子听到顾琉笙这么说脸色好看了一些,对于这个大孙子的能力,他还是很认可的。

    “行了,这些事情你们去处理好就是!”

    虽然不喜顾安扬与华源公司有牵扯,但毕竟是他的儿子,如今受了这么重的伤势,一想到将来他可能在轮椅上度过后半辈子,他就难受。

    但也知道自己的大孙子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华源公司,如此一来,他就安心了。

    饭菜已经上来,顾老爷子先动了筷子,而后看向华楚楚。

    “你多吃一些,将这里当成你的家,别与他们客气,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找安歌就好,他最近都会在这个家里住。”

    华楚楚笑着点头,“我知道了,顾爷爷!”

    她自然也清楚顾老爷子的心思,看了一眼坐在她身边的顾安歌,华楚楚笑了笑,又去看顾琉笙。

    顾琉璃却不知道顾琉笙在江城的事情,此时被提起,她疑惑地看向顾琉笙。

    “阿笙,在江城那边怎么会受伤,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爸爸又怎么会与他们有合作关系呢?”

    “你父亲为什么会与那边有合作,还要等他醒来了才会知道。吃饭吧!”

    他看着身边用左手拿着勺子的女人,笑了笑,给她夹了菜往在碗里,“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你夹,或者……我们回去房里吃也可以。”

    他留在这边吃饭,是因为顾老爷子这一次却是费了心思想要撮合华楚楚与三叔,看华楚楚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不至于还看不清楚他们的意图。

    经过之前的事情,对他的心思也该淡了,而且顾安歌对于她华楚楚来说,也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么多人在这边吃饭,简水澜也不好太过矫情,她摇头,“没什么,我用勺子可以的!”

    顾老爷子看着她笨拙地用左手吃饭,轻叹了声,立即吩咐顾琉笙。

    “夹不到的你帮帮她!”

    “爷爷放心吧,这是我老婆,我自己宠着!”顾琉笙伸手怜爱地揉了揉简水澜的头发。

    简水澜瞪了他一眼,脸上浮起了一些红晕,怎么当这么多人面前秀恩爱了?

    华楚楚看着对面的两人,又看看一旁的顾琉璃,看到她的神色有些漂浮,忍不住一笑,看来在顾家是不会无聊了,顾琉璃的心思,她能猜不出来?

    她也是喜欢了顾琉笙这么多年,对于他旁边的女人,自然也是了解过的。

    她没想到的是离开了这么多年的顾琉璃,最终回来了,而且还能走路。

    当初她可是听闻她的腿伤得很严重,很有可能医治不好。

    吃过午饭,简水澜便让顾琉笙带回房休息了。

    顾老爷子有午睡的习惯,一般饭后半个小时就会睡上40分钟,吃过午饭也就回了院子。

    华楚楚在飞机上待了好长的时间,也没怎么睡好,加上时间差的缘故,有些疲惫,吃过午饭就打算回去好好睡一觉,要回房的时候看到正要去厨房的顾琉璃,她笑了笑,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看。

    “啧啧,多少年没见了,怎么个子也不长了?这么丁点儿大难怪男人看不上!”

    其实顾琉璃也不算很矮,只是从她的腿好了之后一般都只穿平底鞋,在本来就长得高挑又喜欢穿着高跟鞋的华楚楚面前,顾琉璃确实才到华楚楚的肩膀。

    被华楚楚这么一说,气得一张脸都要白了,都忘记了要保持平日里的温顺的模样。

    “你也别白高兴,华楚楚,得不到阿笙,看看爷爷竟然想着撮合你和三叔,也不看看三叔都多老了,算起来,你和他可是相差了一个辈分!想想我都觉得替你感到可怜呢,楚楚姐姐,你可是才比我大上一两岁呢!”

    听到顾琉璃这样的话,华楚楚居高临下地笑了。

    “你还是露出这样的真面目说话让人好受一些,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伪装着,我就很想问问你是不是不累?顾琉璃,以往我因为喜欢阿笙所以对你也算是和颜悦色,而你从来不将我放在眼里,如今我对他的感情淡了,换我不将你放在眼里了!”

    看到顾琉笙对简水澜的感情,她突然心里头好受了许多,只要顾琉笙不喜欢眼前这个一直戴着面具生活的女人就好。

    她喜欢过的男人,自然也希望他可以一辈子幸福喜乐,而不是被眼前这样的女人所蒙骗,只不过要撕开这个女人的面具,确实不容易。

    她在燕城生活好些年,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但以前没有,不代表将来不会有!

    顾琉璃的脸色有些发白,毕竟她很少在人前露出这一副表情,今天是真的被华楚楚给刺激到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这个女人一碰上面就如此不给她面子。

    她隐忍下心头要吐出来的血,狠狠地呼吸了口气,恢复之前温顺乖巧的模样,脸上含笑。

    “楚楚姐姐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我只是觉得爷爷怎么想的,竟然要将你跟三叔撮合在一起,不管怎么说三叔的年纪确实很大了,而且还是我们的长辈,你可是一直都喊他三叔的!”

    “三叔的年纪确实不小,可是禁不住他耐看,我觉得三叔挺好的,干干净净的一个人,任何事情都看得比别人通透,我若是跟他结婚了,将来阿笙还得喊我一声三婶!我不亏!”

    看到顾琉璃这一副装模作样的表情,华楚楚忍住心中的恶心,加深了脸上的笑容,又说,“再说了我得不到阿笙,可是我将来的名字很有可能会出现在顾家的户口簿上面,而你顾琉璃的名字将来是要从顾家户口簿撤离出去的!”

    华楚楚也不欲与她多废话,直接朝着长廊的方向走去。

    顾琉璃盯着那一抹高挑妩媚的身影一阵咬牙切齿,几乎要保持不住自己脸上的温婉,这个华楚楚怎么几年不见,就变成这个样子?

    以前与她说话的时候可都是客客气气的,虽然不将她当妹妹看待,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伶牙俐齿,一句句都是戳人心的话。

    顾安歌站在长廊的拐角处,听到了她们两人的谈话,耳边响起华楚楚清脆的声音,“三叔的年纪确实不小,可是禁不住他耐看,我觉得三叔挺好的,干干净净的一个人,任何事情都看得比别人通透,我若是跟他结婚了,将来阿笙还得喊我一声三婶!我不亏!”

    看来华楚楚也是清楚他家里人的安排,而且对他似乎谈不上反感。

    只是顾琉璃的话就有些让人深思了,他走了出去,看到顾琉璃还停留在原地,低着头看不到她的神色,他突然想起之前在回房的时候看到顾琉璃眼里那一抹怪异的神色。

    顾琉璃是不是对阿笙起了什么心思?他想起他们二人之间并无血缘关系,难道真的如此?

    想到这里,皱了皱眉,朝着顾琉璃走去,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琉璃,给你母亲的饭菜准备好了吗?我半个小时之后去一趟医院看看你父亲怎么样了!”

    顾琉璃这才回过神来,很快挂上甜美的笑容。

    “三叔,我去厨房看看,半个小时之后我在门口等你,正好我也不想开车,昨天晚上因为爸爸的关系都没有休息好!”

    他点了点头,“行,我先回房一趟。”

    **

    顾安扬是在当天傍晚才醒来的,醒来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懵的,特别是身体好几个部位传来的疼意。

    一直守在他身边的顾二夫人看到顾安扬终于醒来,立即握住了他的手,似是送了口气,“你可算是醒来了,感觉怎么样?我去通知医生过来!”

    顾安扬喘了口气,看着明显憔悴了许多的女人,他摇了摇头。

    “我怎么样了?”

    顾二夫人微微一愣,随即摇头,“皮外伤还挺多的,头部也伤了比较严重一些,但医生说了好好养养就可以出院了,不是什么大问题,所以你还要配合医生的话。”

    然而顾安扬却只是问了一句:“我的腿呢?”

    他知道自己的腿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当时被生生打断,断了之后他们还不解气抡着砖头砸,疼得他差点儿晕死过去。

    顾二夫人的眼里闪躲了下,“腿、腿断了,医生说了要好好地养着,会没事的,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一段时间可有你受了,你看看容家那小子之前车祸也断了腿,可现在不也蹦蹦跳跳的,虽说你年纪比他还要大,但好好休养总是会好的,别担心,知道吗?”

    顾安扬没有回应,双眼无神地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看,他知道自己的腿估计可能保不住了,毕竟那么砸着,能治愈的机会太少了。

    当初顾琉璃的腿都没有他这么严重,可是医生就宣布她再也站不起来,虽然顾琉笙花费了不少的心思才给她联系上医生,可是他呢?

    他的情况一定比顾琉璃还要严重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