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阿笙,你明天还会过来探望爸爸吗?
    顾二夫人看到顾安扬这一副无神的样子,忍住心中的悲痛,她何曾见过这个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什么时候不是意气风发的,可是现在的他……

    她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安扬,是不是伤口太疼了?我去找医生过来好不好?”

    此时顾晋晗走了进来,看到顾安扬已经醒来,不禁面露几分喜色,“爸,你可醒来了!”

    然而顾安扬依旧死死地盯着天花板,没有丝毫的改变。

    顾晋晗这才意识到不对,很快走了进去,“妈,爸他这是怎么了?”

    顾二夫人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就问我腿怎么了,我说会好的……”说着,顾二夫人也担忧地看着一语不发的男人,“会不会是头部受伤的情况,晋晗,你去请医生过来看看!”

    顾晋晗不敢耽搁,很快就去请了医生过来,只不过检查之后并无别的问题,只说是病人心理原因,看到顾安扬依旧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顾晋晗皱了皱眉,将顾二夫人拉到了一旁去,放轻了声音问她,“会不会是爸爸他知道自己的腿可能医治不好?”

    顾二夫人摇头,“我可什么都没说,他怎么会知道腿不行了?我就是告诉他腿断了,好好养养就可以恢复的,还举例了容家那小儿子的情况给他听,可你爸爸一直没有反应啊!”

    顾晋晗走到了顾安扬的身边,握住了他包着纱布的手,“爸,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样什么都不说,怎么配合医生?你可要赶紧养好了身子,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人对你下的手,回头我们对对不会放过他的!阿笙说这事情很有可能是江城华源公司那边下的手,我们怎么会跟江城华源公司那边有合作,他们又怎么会对你下手呢?”对此,顾晋晗百思不得其解,当初顾琉笙受伤一事,他也得知此事与江城华源公司有关,没想到他父亲会与他们有合作!

    似乎是说到了华源公司,顾安扬的双眼终于有了波动,缓缓地朝着顾晋晗望去,“我这一条腿是不是废了,再也不能站起来了?”按理说那么严重的伤势他现在醒来应该痛不欲生的,可是他现在做腿似乎没了一点儿知觉,这是让他最为害怕的事情,若是会痛那就还有救!

    看到他还愿意说话,顾晋晗松了口气,“爸,你别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这腿怎么好好地就废了?你看看当年琉璃那一条腿哪个医生说能好的?可她现在不还是都好好的?”

    顾安扬摇头,一脸的哀戚,“不……我知道我这一条腿怕是保不住了,他们太残忍了,打断了我的腿不说,还用砖头砸,骨头肯定都砸坏了,我这一条腿没有知觉了……”说到最后,顾安扬哽咽出声,眼里泛红,顾二夫人连忙走了过来,安慰他,“安扬,你别胡思乱想,你不会有事情的,现在医学界这么发达,肯定可以治疗好你的,再不行,我去找阿笙,阿笙他肯定有办法的,他认识的人脉广,而且都那么厉害,当初琉璃可以医治好,你的也一定可以!等你再好一些,我们就转院,去燕南医院看看好不好,那个姜院长跟阿笙认识,他的医术很不错,而且他医院里面的医生都是很好的,我们到时候就去找他看看,肯定有办法的!”

    顾安扬没有理会她,沉默了许久,突然激动地看向顾晋晗,眼里透露出一股在人前从未有过的狠意,“晋晗,你去查,查出到底是谁在报复我,这一次不要放过他们,他们断我一条腿,我要断了他们双腿!”他向来不与人结仇,在商业上从来都是圆滑处理,不曾得罪过人,这一次难道真是江城那边的华源公司?

    可是他们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一时间,顾安扬也想不出来。

    顾晋晗立即点头,“爸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出到底是什么人,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敢动到他们顾家人,那么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此时顾琉璃拎着盒饭走了进来,看到已经醒来的顾安扬,立即露出笑容,边放下盒饭边说,“爸爸,你可醒来了,妈妈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吃什么东西,我中午去了老宅那边带过来的饭菜,妈妈也是一口都没吃,都在担心着你呢,你现在醒来了,妈妈可就能够放心了!”

    只是当顾琉璃走到病床边看到目光呆滞的顾安扬时,眉头忍不住就皱了起来,眼里都是担忧,她看向顾二夫人,“妈妈,爸爸他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没有听到我在说话?”

    顾二夫人摇头,“你们的爸爸可能心里有事吧,不过他刚醒来,我们就让他安静休息!”

    顾晋晗点头,“妈,那你就在这边照顾着爸爸,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我就在外头。”

    顾琉璃也点头,“妈妈,那我和哥哥就先出去了,一会儿晋曦就要下班过来了,他看到爸爸醒来,肯定高兴,我打电话给他跟他说说这个号消息!”

    “你们都出去吧,我陪着你们的爸爸,有什么事情再喊你们。”顾二夫人叹了口气。

    等他们都出去之后,顾二夫人将目光落在顾安扬的身上,“你说说怎么就摊上了这样的事情,不过你也放心,还有很多的机会,等到你好些我们就找医生过来,现在还不宜搬动。”

    顾安扬没有再说话,目光依旧无神地盯着天花板看。

    **

    隔日早上,顾琉笙没有去公司,而是带着简水澜到燕南医院换了药,两人从电梯下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已经过来这边上班的顾晋曦,三人碰面的时候,顾晋曦脸上带着笑意,“大哥、大嫂,好巧啊,你们这个时候过来,大嫂的伤势怎么样了?”

    简水澜冲着他一笑,“伤势好了很多,之前还说要送你一幅画,这么多天过去都没找到机会,回头你有空了就去一趟画廊找我。”

    顾晋曦很快点头,“好!”

    顾琉笙问他,“你父亲现在什么情况,醒来了吗?”

    谈到顾安扬的时候,顾晋曦神色有些低落,“昨天傍晚我爸爸已经醒来了,不过情绪不高,他可能知道自己的腿医治不好了,不吃不喝只睁着眼盯着天花板看,别人的劝说都不停。”

    顾琉笙点头表示清楚了,“等下我跟你大嫂过去看看。”顾安扬的情绪他自然要去看看的。

    三人没聊上几句,因为顾晋曦还有事情,便与他们道别进入了电梯,顾琉笙拉着简水澜的手,“去一趟第一医院看看二叔吧!”

    简水澜自然不会反对,想到顾安扬私下里对顾琉笙所做的事情,还有与顾夫人的事情,对于这个男人她就特别反感,也不知道他的儿子们若是知道他的罪行,会如何?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来到了第一医院的vip住院部,过来开门的是顾琉璃,一看到顾琉笙与简水澜,整个人都显得特别开心,“阿笙,你和大嫂来了,快进来吧!”

    外头炎热,里面开着空调特别凉快,一进来就舒坦了几分。

    正靠在沙发上小憩的顾晋晗听到动静,睁开了双眼看到是他们的时候,一双疲惫的眼睛微微一亮,而后冲着他们一笑,“原来是大哥与嫂子来了,我爸醒来了,我妈在里面照顾着。”

    简水澜与他们打过招呼,顾琉笙就带着她推开了里面的门,病房里很安静,顾安扬也醒来了,依旧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看,而顾二夫人则是忧心地坐在病床边陪着。

    看到顾琉笙与简水澜过来的时候,顾二夫人双眼一亮,“阿笙,你快过来劝劝你二叔吧,从昨天傍晚醒来到现在你二叔都这么一副样子,还一直不吃不喝的,担心自己的腿再也站不起来,我知道你认识不少这方面的医生,一定可以治好你二叔的腿,对不对?”

    顾琉笙看着病床上那个目光无神情绪低落的男子,脸色并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轻轻颔首,“二叔醒来就好,腿的事情慢慢开导他就是,当初琉璃的腿不也是伤得很严重,可是她现在不也都好好的,除了不能跳舞不能长时间穿高跟鞋,并没有多少变化不是吗?”

    跟进来的顾琉璃露出幸福的笑容,“是啊,当初我那么严重了大家都以为我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就是我都放弃了自己,可是最后阿笙并没有放弃,而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去找这一方面的医生,最终才联系上miller,miller作为我这么多年的主治医生,如果爸爸担心腿治疗不好,我可以跟miller联系看看,miller人非常好的,我治疗期间一直都在鼓励我呢!”

    顾二夫人也经常从顾琉璃的口中听到miller这个名字,此时听到她这么说,立即就露出了笑容,“是啊,我也觉得琉璃说的不错,当初她伤得那么严重,可是现在不都好好的,安扬,你一定也可以的,我相信你将来一定可以站得起来的,现在并不是担心这些事情,而是先将身上的伤养好!知道吗?我们都很担心你,晋曦虽然去上班了,可是他才刚刚去医院报到也不好现在就请假,可是他一下班就马上冲着这边跑了过来,等到过两天我们将你转到燕南医院,他也不用每天来回跑了!”

    顾安扬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依旧盯着天花板看,简水澜笑了笑,温和地看向他,“二叔就别太担心了,好好吃饭,配合医生治疗,争取早日出院,你看看二婶都憔悴了。”

    看到顾安扬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顾晋晗走过来轻叹了声,“我爸爸自昨天傍晚醒来就一直是这样的状态,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手段这么狠毒,若真是华源公司的话,我定然不会饶了他们。”说着顾晋晗看向顾琉笙,“但是我爸怎么会跟他们扯上关系,要知道华源公司大部分业务来源都是靠手段争取来的,这样的公司压根没有合作的必要。”而且还会坏了自己的名声,这一点也是顾晋晗所不能理解的,若不是顾琉笙说起这事情,他还不清楚他父亲怎么会与华源公司有合作,这不是自掘坟墓吗?虽说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利益。

    顾琉笙也没有多留下来的打算,看向顾二夫人,“二婶,这边先继续治疗吧,我这几天会去联系一些这方面的专家,包括之前给琉璃治疗的miller医生,将二叔的情况告诉他们,看能不能治疗好。”据说在腿断之后,又抡砖头砸得粉碎,就算能治疗,也只能锯掉再做假肢了,不过他倒是得到消息,顾安扬被砸的时候生生受了,并没有晕倒,这倒让他感到意外。

    有了顾琉笙这一番话,顾二夫人似乎看到了希望,立即握住了顾安扬的手,“安扬,你听到了吗,阿笙说会去找这一方面的专家,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此时顾安扬的眼里才有了波动,看向顾琉笙,可是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顾晋晗与顾琉璃将他们夫妻二人送出了病房,顾晋晗诚挚地看向顾琉笙,“大哥,我父亲的事情就麻烦你帮忙联系看看,毕竟他风光了大半辈子让他接下来的日子里在轮椅上度过,只怕他真的会接受不了,虽然我也知道他的伤势很严重,不一定能够治疗好。”

    顾琉笙点头,“这些事情也是我该做的,不过此事既然与华源公司有关,你就去查查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你父亲到底是怎么得罪了他们,让他们不顾顾家的存在,下此狠手!”

    “这事情我会去查明清楚的,你们二人慢走!”他朝着简水澜露出一笑,想了想又问她,“伤势好得怎么样了?今天气色看起来还不错。”

    简水澜笑道,“也是刚从燕南医院换药过来的,伤势恢复得不错,离开的时候还遇上了晋曦,他也跟我们讲了一些二叔现在的情况,晋曦也是很担心他的。”

    看到他们二人要走,顾琉璃一脸的恋恋不舍,“阿笙,你明天还会过来探望爸爸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