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你若动了大嫂,大哥对你绝对会赶尽杀绝!
    “明天公司还有不少事情要忙,你们留在这里照顾好二叔!”顾琉笙没打算多留。

    简水澜看向顾晋晗,“多照看着二婶,她很担心,记得让她保重身子,我们先走了!”

    顾晋晗点头一笑,“我会的!”

    两人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顾晋晗盯着那一抹纤细的身影,在心里轻叹了声。

    顾琉璃很想跟着顾琉笙走,但她也知道自己出现的次数太多了,只会惹得他们反感。

    看到顾晋晗还盯着尽头看,顾琉璃缓缓一笑。

    “人都走了,还看什么呢?该回魂了!”

    顾晋晗看着站在身边的女人,眉头轻蹙了下,嗤笑了声转身就走。

    顾琉璃立即跟上他的步伐,“哥哥,我知道你是喜欢大嫂的,我也觉得你和大嫂很般配的,可惜了大嫂她只喜欢阿笙,这世间只有大嫂一人,怎么分都是不公平的!”

    “这些话不是你能说的,不过你若是真想说的话,怎么不去大哥面前说?顾琉璃别以为你的小心思没有人知道,你既然如此能伪装,那么就接着伪装下去,否则让大哥知道你那些心思的话,就怕到时候他只会将你赶出顾家,让你连这样优渥的生活都失去。”

    说到这里,他轻笑了声,停下了脚步,看到顾琉璃紧握的双手还有泛白的脸色,只是依旧保持着那甜美的笑容,看到这样的顾琉璃,顾晋晗心里更是不喜。

    “你想想阿笙的性子,就算他将你当成妹妹,可是若有朝一日你做错了事情,例如动了大嫂,那么他对你绝对会赶尽杀绝!”

    一句赶尽杀绝狠狠地撞在她的心上,顾琉璃身子一阵瑟缩,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

    她绝对忍受不了顾琉笙对她的残忍,最近顾琉笙待她不如从前,她就已经快要疯了,若是对她赶尽杀绝的话……

    不!

    不会有那么一日的,她顾琉璃一直在他的心里都占有一大块位置的!

    看到顾琉璃煞白着脸上还是白痴着脸上的笑容,顾晋晗嫌弃地吐了一句,“真是倒尽胃口!”

    **

    又在家里休养了两天,简水澜觉得手上的伤势好了许多,已经开始结痂,只要不去碰到就不疼。

    于是趁着顾琉笙去上班的时候,她也闲不住拎了包包就要出门。

    江姨看到她要出门,眉头就先皱了起来。

    “少夫人,大少爷说了让你好好在家里休息,有什么事情你吩咐下来我们去做就可以了,或者等大少爷回来了再说。”

    简水澜知道江姨是为她好,冲着江姨一笑,“我就是出去看看之前合作的业务进行得如何了,放心吧只是出去看看而已,不需要我动手,若是江姨担心我手臂受伤开车不安全,我带着司机过去就是。一直闷在家里,也不利益伤口恢复,不是吗?”

    听到最后一句,江姨倒也认同,但大少爷吩咐的话她也不敢违抗。

    “要不等大少爷回来了,让他陪你去一趟如何?你这么出去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大少爷肯定怪我的,就当是为了江姨好,好不好?”

    这事情大少爷特意吩咐她的,她可不敢就这么将少夫人放出去了。

    现在顾家谁不知道少夫人就是大少爷的眼珠子,呵护得跟什么似的。

    简水澜有些哭笑不得,“我给他一个电话,如果他同意了,就让我出去一会儿好不好?”

    江姨犹豫了下,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好吧!”

    简水澜很快就拨通了顾琉笙的号码,那边倒是很快接起。

    “小澜,什么事?”

    “我今天想去一趟金荣大厦看看他们那边安装布置得怎么样了,也不需要我动手,就是过去那边看看,你也知道这个单子对我来说不小。

    可以说是画廊开业到现在接到的第一单这个大的单子了,我不亲自去看一眼,实在不放心,若是哪儿有不好的可以及时更正,对不对?”

    知道顾琉笙不想让她出门,是为了好好地养伤,所以她可以慢慢地跟他讲。

    电话那头似在考虑,沉默了些时候,终于出声,“你要出门也不是不行,但必须安排个司机,不能自己开车,还有让朗月明着跟在你的身边,你要是答应,我就让你出门,否则免谈。

    小澜,你可知道我那时候听到朗月说你被刺伤吓得多惨,我生怕你有个意外,明白吗?”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带着朗月出门,让她当我的司机可以了吧?”她很快妥协。

    顾琉笙想象着她嘟唇说这些话的模样,不禁一笑,“嗯,有什么事情立即给我电话,还有被出去太长时间了,我下班回家的时候必须看到你,距离下班的时候还有不到两个小时!”

    简水澜直接无语了,“我车子开过去来回也需要一些时候,你总不能让朗月飙车吧?”

    “那……别去太久了,让朗月开车慢些,晚上我让厨房准备你喜欢吃的菜。”

    “这么不说准备我喜欢吃的肉?”简水澜直接反驳。

    “等你伤好了我带你出去吃肉,这些天就委屈你吃得清淡一些。”

    虽说是清淡,但厨房的人厨艺都不错,而且变着花样烧出来的菜虽然清淡但口感不错。

    简水澜笑了笑,“那这么说定了,你和江姨说,她可是恨不得将我监视在眼皮底下呢!”

    江姨笑着接过手机,听着顾琉笙的吩咐,很快点头,“大少爷放心吧!”

    结束了通话,江姨朝着简水澜说道,“大少爷是同意了,但要你带着朗月给你当司机,还要跟在你的身边时刻保护着,少夫人也别觉得烦,大少爷实在太在乎你了!我来到顾家这么多年,可以说是将他看着长大的,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在乎一个女人呢!”

    简水澜接过手机放到了包包里,“行了,我知道你哄我开心,我走啦,晚上会回来!”

    说着她冲着江姨挥了挥手,朝着外头轻快地跑开了。

    看着简水澜轻盈的步伐,江姨忍不住一笑,目送着她离开。

    **

    有朗月给她当司机她也乐得坐在副驾驶座上小眯了一会儿,车子在停车场停了下来。

    简水澜下了车,朗月在下车之后很快跟上了简水澜的步伐,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

    虽然不是很习惯出门带着保镖,特别还是一个长得娇滴滴的保镖,但简水澜也知道顾琉笙担心她的安全,所以他提的建议她都随了他去。

    在金荣大厦里走了一小圈就看到他们画廊里的员工正在忙碌,这几天的时间他们倒是布置了不少,一路走来都感觉到了一股挺文艺的气息,效果确实不错。

    小王眼尖很快就看到了她,立即冲着她打招呼。

    “老板,你来了!”

    简水澜走了过去,同那些员工都打过招呼,才看向小王。

    “辛苦你们了,我刚才走了一小圈觉得效果还是挺不错的,剩余的还要多长时间可以安装完?”

    小王的目光落在了她手臂上缠着的纱布上,虽然担心她的伤势但还是先回答了她的问题。

    “这几天我们和工人一起加班加点,速度还是挺快的,剩余的一个星期之内是可以装完的!”

    “那就好,也不需要太过赶工了,一定要注意质量问题,挂在上面的画一定要牢固了,每一处地方你和小叶都要再检查一遍,不可出现疏忽。”

    小王立即点头,一旁监督的小叶听到这边的话也很快点头。

    “老板放心吧,我和小王一定将这些事情都做好,老板伤势好多了吗?”

    说着瞥了一眼站在简水澜身后的那个黑衣的女人,倒是挺漂亮的,就是冷冷淡淡的,一丝儿表情都没有。

    小王此时也看向简水澜,“是啊,你的伤势怎么样了?那天回去的时候听画廊的人说起,现在还心惊胆战的,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幸好没有伤到你的脸!”

    知道她们都是关心她,简水澜笑了笑,“没什么事情了,你们继续忙,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我过两天就会开始上班!”

    而后看向那些忙碌的工人,“辛苦你们了!”

    简水澜带着朗月在他们布置过的地方都绕了一圈,回头问朗月,“你觉得怎么样?”

    朗月看她,脸色依旧是清清淡淡的,“不就是墙壁上挂了几幅画?我不懂艺术。”

    自幼,她就勤练武功与枪法,对于这些艺术,完全不懂。

    简水澜笑了笑,走到朗月的身边,“但是你武功好厉害,好几次若不是你,我都废了!”

    “可还是让少夫人受伤了!”这些是她失职之处。

    “有些意外状况谁能晓得?我觉得你做的很好了。走吧,回顾家老宅。”

    两人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却见薛长轩走出了电梯朝着她们这边的长廊走了过来。

    薛长轩正好回办公室,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简水澜,眼里闪过一抹惊喜,随即将情绪掩藏得很好。

    他朝着她们走去,一眼就认出了走在简水澜身后那个高高绑着马尾,一身利落黑色的女人。

    当时在致远公司大门口就是这个女人给了他一记过肩摔,看来这就是简水澜的保镖。

    几米之遥,薛长轩朝着简水澜打招呼,“水澜,没想到你这个时候会来,伤势好些了?”

    简水澜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上薛长轩,“伤势好了许多,所以过来看看做得怎么样了,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你及时提起,我们会很快更改的。”

    “目前倒是没有不满意的地方,都做得不错,走近大厦的时候那感觉跟之前都不大一样了,充满了文艺气息,很清新的感觉,我想这一次合作商过来一定会很满意的。”

    想到这话越来越是干巴巴的,薛长轩提出了邀请,“都来了,要不要去我办公室坐一会儿,正好快到下班时间了,晚上若有时间,我请你吃饭!”

    简水澜尚未开口,朗月已经出声,“少夫人,顾总今天已经吩咐厨子烧了你喜欢吃的菜!”

    简水澜知道朗月的意思,况且她也没打算留下来跟薛长轩吃饭,她歉意一笑。

    “刚才我老公给我电话让我早些回去,我就不打扰你了,若有哪儿布置得不喜欢的,就给我电话,我先走了,再见。”

    薛长轩虽然失落,但也没打算死缠烂打让她生厌,“行,改天有机会再一起吃个饭!”

    等到简水澜与朗月进入了电梯,薛长轩还是没有收回视线。

    他留在原地笑了笑,突然觉得这样跟她相处也挺好的。

    以前碰到面他死缠烂打,总是换来她的厌恶,加上自己与别的女人不清不楚的,说好了对她一心一意,却还是让云水溶给爬了床,与她更是订下了婚姻,置她于不顾。

    那时候他确实太过浑了,如此不理智,看看他都做了什么。

    只是心里还是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与她错过。

    能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这一次他一定脱胎换骨地去喜欢她,不会再如以往。

    佳人已经远去,薛长轩轻叹了声,最终落寞地转身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

    寂静的病房里突然传来敲门声,顾二夫人看了一眼时间,疲惫地站起来身。

    这几天她日夜照顾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几日下来,整个人都憔悴了几分。

    站起身的时候一阵眩晕,她扶着额头朝着外头走去,打开病房的门,看到的是一张年轻俊秀的脸,有些冷漠,但无疑对方长得很不错,甚至给她一种熟悉感。

    特别是那一双眼睛跟她的大儿子几乎如出一辙,而他的手里抱着一大束开得很漂亮的百合花,很明显是来探病的。

    顾二夫人不明白对方是什么人,冲着他露出一笑。

    “你是……”

    “我是唐卿,之前跟顾叔叔有过合作关系,昨晚上听说顾叔叔受伤住院,我便过来看看。”

    唐卿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憔悴的女人,眼里没有丝毫的情绪,只是一贯的冷漠。

    “原来如此,唐先生有心了。”

    想到顾安扬不言不语的样子,顾二夫人也担心,也许有个人陪着他说说话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