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那一套婚纱,一定会更适合他的妻子!
    听到这话的时候,顾琉笙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但也知道他所调查的唐卿真与顾家扯上了关系,于是冲着宋微伸出了手,“拿来!”

    宋微将一只文件袋递给他,“大部分的dna都在里面,如今查到唐卿跟顾安扬的dna有惊人的相似,可以断定他们是父子关系,至于谁是唐卿的母亲,尚未清楚,如今与顾安扬有关系的女人已经查了好几个可疑人,不过都不符合。当然了,顾安歌与顾安然的dna也都检查了,但不符合。”

    若不是去查这些事情,他还真不知顾安扬现在的情人有多少,真想不到顾安扬竟然有那么多的女人,一个男人有这么多的女人,也不怕铁杵磨成绣花针!

    顾琉笙将所有的dna报告都取出来细细地看了一遍,最终目光落在其中一份报告当中,神色隐晦不明,唐卿果然是顾安扬的儿子,或者该说是私生子!

    怪不得唐卿的眉眼与顾晋晗的如此相似,果然他们是有关系的!

    那么顾安扬他到底打算如何安置这个私生子?

    他是否想要夺得顾家的一切,最后都给这个儿子?

    随即顾琉笙很快就否认了这个想法,顾安扬有那么多的儿子,绝对不会只对唐卿这么好,就算是怜悯唐卿不能回顾家,也不至于如此对他。

    顾安扬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自己想要享受顾家掌权人的身份地位,他本就是个自私的人。

    看到顾琉笙沉默冷淡的样子,宋微自己拉了一张椅子在他的对面入座,又说,“对了,我今天得到一个消息,昨天唐卿以顾安扬合作人的身份去医院探望他,而现在顾晋晗也在调查唐卿的身份,只怕也跟我们一样都在怀疑唐卿吧!”

    这顾家二房可真乱,养了一个不是自己的女儿,外头又多了一个私生子,也不知道外头没有被查到的到底还有多少私生子。

    顾琉笙似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只是将目光死死地盯在dna报告上,许久之后,他问,“我母亲的可有去查?”

    一开始他并没有将唐卿的事情往他的母亲身上猜测,但是自从知道唐卿私下见了他母亲,还有那一段他母亲与顾安扬滚在一起的视频,让他不得不去怀疑。

    宋微明白他的意思,“目前只查到这些,一发现这些事情我便想着先告知与你,至于顾夫人现在远在法国,我会寻个时间过去一趟!”

    虽然可以让那边的人将顾夫人身上的毛发或是血液之类的寄过来,但以防万一,他觉得还是自己亲自过去一趟比较保险。

    顾琉笙点头,他将所有的报告全都装入袋子里,锁在了保险柜里面。

    做完这事情之后,他看向宋微,“这些事情目前务须保密!”

    等到将唐卿的生母查出来,看看到底是谁,他再决策这件事情。

    既是顾家的子孙,那么就该回来。

    只是一想到唐卿对简水澜的不轨之心,他就恨不得让唐卿永远消失在燕城!

    房门突然被推开,两人双双朝着外头望去。

    简水澜也没想到里面还有别人,立即冲着宋微打过招呼,“宋秘书好!”

    宋微看到是她立即露出一笑,“少夫人好!”

    “难得过来一趟,中午留下来吃饭吧!”

    而后看向顾琉笙,“爷爷喊你吃饭了。”

    宋微歉意一笑,“就不麻烦了,改天再来!”

    他留在这边吃饭,还不让顾总给瞪死。

    顾琉笙也没打算留他下来吃饭,“慢走不送!”

    宋微很快就离开了,简水澜回头看着宋微远去的身影,有些莫名其妙。

    “怎么就走了?都这个时候了,你也不留他在家里吃一顿饭再走,要知道宋秘书可是在给你卖命!”

    那工作的高难度,简直了,别说公司里的事情宋微管着,就是顾琉笙的生活他也管着。

    顾琉笙起身朝着她走去,拉住了她的手,而后将书房的门关上,带着她朝着里面走去。

    “留宋微下来吃什么饭?不留他下来吃饭他也不会饿着,刚宋微给我带来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简水澜直接忽略了前面的话而是将注意力落在了最后。

    “唐卿是二叔的儿子,dna已经检验出来了。”他淡漠地陈述一个已经知道的事情。

    然而简水澜却瞪大了双眼,一副吃惊的样子。

    “唐卿是二叔的儿子?那是……”

    “私生子!”顾琉笙接下了她接下来的话。

    “私生子……难道顾夫人知道这一件事情?否则那一次顾夫人怎么会跟唐卿私下见面。”

    突然有个荒谬的念头闯入了脑海里,简水澜的脸色有些怪异。

    她看向顾琉笙,随即摇头,将那些荒谬的想法给脑子里摒弃,不可能跟顾夫人有关吧,那时候顾琉笙的父亲还在。

    似是知道了简水澜的想法,顾琉笙的脸色阴沉一片,“目前正在查,具体如何还不知道,但希望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般。”

    否则,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再去面对他的母亲了。

    毕竟顾晋晗的年纪也就小了他几岁而已,而那时候他父亲还在。

    简水澜尴尬一笑,拉上了他显得有些冰冷的手。

    “那啥,你也别胡思乱想,我就是随便想想,毕竟……唉,算了我也不天马行空了!但是唐卿真是二叔的儿子,那怎么办?”

    若是二婶他们知道这事情,家里还能安宁吗?

    当年顾安扬带回顾琉璃,顾二夫人就闹得差点儿与顾安扬离婚了。

    不过这么多年来,他们两人虽然未离婚,可顾安扬在外头依旧养了不少的女人。

    据说顾老爷子当年只钟情于顾琉笙的奶奶一人,更是不曾拈花惹草,顾琉笙的父亲一心投入商业上,三叔更是到了这么一大把的岁数都未娶妻,平日里也洁身自好。

    至于四叔据说在外头也不曾与别的女人有过来往,顾琉笙这一辈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顾琉笙之前尚算不近女色,结婚之后,倒是自律得很。

    至于顾晋晗他们,年纪也不小了,但是也没听闻有带过女人回家。

    怎么就出了四叔这样风流人物?

    好似顾家所有的风流都给了他一人。

    在这一方面她倒是佩服顾二夫人的隐忍,不管她是为了哪一方面。

    若是她简水澜,定然直接将那肮脏的男人给踢了,这样的男人还留着过年?

    顾琉笙笑了笑,“还能怎么办?若是顾家的血脉,自然是要回到顾家的,不过怕是要惹得爷爷不喜,当初琉璃被带回来的时候,也就是这个原因才让爷爷不喜欢的。至于什么时候让唐卿回到顾家,还得看看他的生母到底是什么人,这事情目前还不急。”

    简水澜的心情是复杂的,没想到唐卿竟然是顾安扬的儿子,算起来年纪小顾晋晗才一两岁吧,那么是不是唐卿也该与顾晋晗喊她一声大嫂?

    可想到唐卿的心思,她立即就想到了顾安扬与顾夫人的事情。

    他们家怎么老出现想要沾惹嫂子的事情?

    垂下眼眸,她看着眼前的男人,笑了笑,“顺其自然吧!虽然真的很诧异唐卿的身份,但可以想象得出二婶知道这事情之后,怕是他们家得不得安宁了!不过……唐卿与顾琉璃是同学,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们也算是同学,如今他们倒是成为了兄妹或是姐弟。”

    “这些事情事后再说,吃饭去吧!”

    本来中午要忙些事情,结果忙了一半,为了这事情被打乱了,看来中午没有时间休息了。

    **

    礼服是顾琉笙特意回了一趟西江月圆带来的,一同带来的还有一堆适合搭配这一件礼服的首饰。

    这一次顾琉笙给她挑选的是一套白色的礼服,因为他知道这一次的生日宴会华楚楚也会参与,华楚楚向来喜爱大红色,也配得上那大红的色彩。

    简水澜自然也适合大红色的礼服,并且穿起来不会比华楚楚差,但是他没必要给简水澜树立一个敌人。

    华楚楚并非不明事理之人,将来会不会成为三婶还是一个未知数,若是成为三婶,他自然也希望她们可以好好相处。

    他挑选的那一条白色的礼服,并非白的洁净,而是染上一层淡淡的浅烟色,款式别致,是当初他设计婚纱的款式。

    不过最终并没有被他选中,而是重新画了一副,而这一款浅烟色的婚纱被他当成了礼服送给了简水澜,他倒是很想看看她穿上去的效果如何。

    一定比他所想象的还要好看许多!

    这一次,顾琉笙特别请了顶级化妆师过来给她打扮,脸上轻扫淡妆,头发高高地盘起。

    上面缀上了简单却又特别显高贵的发饰,而身上的珠宝样样都是货真价实,顾琉笙特别让人打造出来的,这世间仅此一份!

    简水澜换上了烟灰色的礼服,还有一双特别定制的高跟鞋,她看着落地镜里的自己,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所穿的就是婚纱,那么高贵漂亮,带着一份属于她独特的灵动。

    微微抿唇一笑,她在落地镜前旋转了一圈,几乎就要拽地的礼服翻飞犹如绽放的花朵一般,一旁的化妆师眼里闪过一抹惊艳。

    “少夫人真是漂亮,顾总看到一定会很满意的。”

    简水澜看向给她上上下下忙碌了好些时候的化妆师,冲着他露出一丝笑意。

    “这可都是你的功劳,若是没有你,可没有这么好看的我!”

    对于今天的妆容她是很满意的,只在她的基础上轻扫妆容,不会显得一张脸都是脂粉,特别是很注重一些细节,让她整张脸显得生动。

    化妆师被她这么一夸,自然特别受用,“若不是少夫人的底子好,这样的淡妆可是很少有人能够支撑得住的,好了,不耽误少夫人的时间了,顾总已经等了些时候。”

    顾琉笙在外头确实等了一些时候,当他看到简水澜穿着他亲手设计出来的礼服的那一瞬间,眼里都是惊艳之色,确实比他所想象的还要漂亮许多。

    不俗不媚,带着一股属于她的轻灵与生动,礼服因为是为她而设计,不论款式或是尺寸都特别符合。

    还有她身上的珠宝,每一样都是独特的,名门千金所没有的。

    他想着后来设计的那一套婚纱,一定会更适合她吧!

    西装革履的他起身很快朝着简水澜走去,轻轻地拉住了她的手,就近又将她打量了一番,最后赞赏出声,“很适合你,非常漂亮!”

    他突然就有些后悔将她打扮得这么好看了,这样的她就只想着收藏起来自己看着,不让别人看去了她的漂亮与独特。

    得到顾琉笙的赞美,简水澜自然是满意的。

    “礼服很漂亮!谢谢!”

    “走吧,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

    “嗯!”

    简水澜挽住了他的胳膊,双眼都是笑容,就是想着要去参加顾琉璃的生日宴会,都觉得没那么排斥了。

    走到外头,朗月已经坐在她的车子里等候了。

    顾琉笙开了自己的车带着简水澜,而朗月则是开了简水澜的车子。

    **

    这一次顾琉璃生日宴会,选择的地点是在豪华游艇上,打算绕着燕城的海域。

    这样的宴会在燕城每年都会有很多,其实并不新鲜,但在海面上吹着海风喝着美酒,确实很吸引人。

    加上这一次顾琉璃邀请了不少人,都在他们这个年纪上下的,所以来的人很多。

    简水澜挽着顾琉笙的臂弯出现在游艇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甚至有名媛看到顾琉笙也出现的时候,惊喜地尖叫出声,对此,简水澜不过莞尔一笑。

    顾琉笙出现在顾琉璃的生日宴会上,这是给了她多大的面子啊!

    要知道顾琉笙自己的生日宴会都不参加的!

    许是这边的骚动引起了里面的人的注意,没一会儿一个穿着一袭粉色礼服的女人拖着长长的裙摆小跑了过来,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

    看到顾琉笙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眼里都是惊艳的神色,她没有想到顾琉笙真的来了!

    之前还以为他不会来的,可是今天虽然是陪着简水澜过来,可到底还是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