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枉我爱了你这么多年,就不能为我说一句话?
    那个连自己生日宴会都不参与的男人,此时参加了她的生日宴会。

    这就足以证明自己在他的心里还是很重要的!

    “阿笙,我没有想到你会过来,看到你我真的好开心好开心!”

    说着眼里泛红地盯着她看,心里都是激动,她是真的没有想到顾琉笙会过来的!

    而后看向站在他身边穿着浅烟色礼服的女人,明明就是不怎么入眼的浅烟色,可穿在她的身上却有一种让人移不开视线的惊艳,明明是她的生日宴会,让她觉得自己被抢了风头。

    顾琉璃甜甜地笑着,亲昵地喊了一声,“大嫂!看到你和阿笙一起出现,我真的好开心!”

    简水澜笑了笑,看到她身上的礼服,粉色的公主裙风格,下摆很长,不过这一次倒不是抹胸的礼服了。

    她想着今天不论如何都别跟顾琉璃靠得太近,万事还是留着心眼。

    “琉璃,生日快乐!”

    看到简水澜伸出了手,朗月立即将之前准备好的一只小巧的盒子递给她。

    简水澜接锅盒子递给顾琉璃,“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是个小玩意,希望你喜欢!”

    “生日快乐!”顾琉笙也出声祝福她的29周岁生日。

    听到他们的祝福,顾琉璃立即眉开眼笑地接过简水澜递来的礼物。

    “谢谢你们!”

    她很快打开盒子,看到里面躺着一条粉色的水晶链子,倒是漂亮得很。

    顾琉璃取出水晶链子,缠绕成三圈直接戴在了手上,她的皮肤还算白,这一条粉色的链子戴在她的手上倒是不错。

    “阿笙,大嫂,你们觉得怎么样?很漂亮,我很喜欢!”

    “很漂亮,挺适合你的,而且特别衬你今天的礼服,你喜欢就好!”简水澜道。

    “还不错!”

    顾琉笙淡然地出声,看了一眼围绕在周围的宾客,“这么多客人你快去招呼吧,我和你大嫂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一会儿。”

    顾琉璃很快点头,她看了一眼站在简水澜身后一脸冷淡的女人,也朝着她一笑。

    “欢迎!”

    朗月轻轻颔首,表示打过招呼,便跟上了简水澜的步伐。

    这个时候,人已经到齐,游艇在海面上缓缓地前进着,站在甲板上的名媛千金或是贵妇长长的裙摆极为飘逸,倒是成了一处美景。

    顾琉璃收了不少的礼物,许是顾琉笙的到来,这一次那些人对她都热情了许多。

    顾琉笙能够来到这里,已经给足了她面子,想必之后燕城对她的传言会回到很早以前她还是燕城第一名媛的时候,想到这里顾琉璃笑得越发甜美了。

    对于那些有心讨好她的人都给了最大的耐心,并且她刚才将简水澜送给她的礼物,第一时间给戴在了手上,想必私下也能获得不少的好评,毕竟她是多么地尊重这个嫂子啊!

    一袭大红色拽地长裙的华楚楚迈着让人艳羡的长腿走了过来,她看着今天的顾琉璃一句还是粉色为主,将自己打扮成公主的模样。

    心里不禁觉得好笑,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将自己打扮得像个十几岁的少女一般,那品味也真是独特万分啊!

    男人是喜欢嫩,但也不是这样的一种嫩法,没看到笑起来眼尾那几条浅浅的鱼尾吗?

    目光落在她的胸口处,本来就是平胸还是硬挤出了一条沟,也真是厉害了!

    不过顾琉璃可以穿这样的礼服,顾琉笙却半点无动于衷,想必对顾琉璃确实没有男女之情,否则不会这么淡定地让她这么穿,那么男人的占有欲她算是见识过了!

    简水澜每一次出席宴会的时候,他都恨不得将她全身都包裹得密密麻麻的,就算是今天也不例外,那一条浅烟色的礼服确实将她勾勒出完美的身线,但极为保守,可却惊艳。

    此时华楚楚拎着一袋生日礼物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虽然穿了高跟鞋但还是让她感觉到矮的女人,她将礼物递到她面前,眼里都是妩媚的笑意。

    “今天面子可真大啊,阿笙都亲自过来了,不过我看啊,阿笙会过来这边,那可都是少夫人的功劳!”

    就这个女人可以成为燕城第一名媛,那还不是因为当年她没有在燕城,否则有她顾琉璃什么事情?

    她能被称为燕城第一名媛,还不是因为她背后的顾家,还有顾琉笙!

    听到华楚楚的话,顾琉璃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她接过了华楚楚递来的礼物。

    “谢谢楚楚姐姐,但不管怎么说阿笙确实是过来了,我很开心,当然了,楚楚姐姐愿意来,我也开心!”

    “嗯,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是怎么开心的,毕竟我听说二叔如今可是伤重还躺在医院里,你能笑得这么地明媚,委实让我震惊啊!”

    甩下这一句话,华楚楚从一旁端了一杯香槟抿了一口酒,嗤笑了声,转身又朝着里面走去。

    海风吹起她波浪卷的长发与红色华艳的长裙,吸引了甲板上不少男人的目光。

    华楚楚从来都是张扬美丽的,一举一动都极为吸引人,所以这些年来的模特生涯走得特别顺畅,此时随便一个角度过去,那都是无人能及的。

    甲板上甚至有男人取出手机将她这一刻的美丽记录在相册里。

    顾琉璃保持着甜美的笑容,但是笑容底下如何咬牙切齿谁也不知道。

    只是盯着那一抹艳色张扬的修长背影,眼底都是委屈,有人为了讨好她,立即走了过来安慰她。

    “那个华楚楚向来都这么高傲无礼的,咱们不理会她!”

    “是啊,许是当初没有让顾总看上她,这会儿将气都撒在你的身上呢!”

    顾琉璃看着她们两人,微微点头,“可能是楚楚姐姐心情不好吧,难得聚在一起,你们要玩得开心,刚才倒是我的不是了,我敬你们一杯!”

    从侍者那边取了一杯香槟,顾琉璃与她们碰杯,目光却是乜斜着那一道远去的艳丽身影。

    若不是现在华楚楚对她产生不了威胁,今天一定要给她好看!

    顾琉笙喜欢清静,就算是在这样的宴会上也没打算往热闹的地方走,后面的甲板上有一处柔软的沙发,顾琉笙瞥了一眼朗月让她在一旁守着,别让没有眼色的人过来。

    吹着凉快的海风,看着身边不俗不媚清雅至极的女人,顾琉笙觉得这样热闹的场景,也不是那么让人难以忍受,抬手将简水澜搂在怀里。

    “你手上的伤势尚未痊愈,可别喝酒!这边的糕点应该还不错,但记得别吃了太多,尽量吃点儿清淡的,或者有什么想吃的告诉我,我让厨子给你做一份送来!”

    简水澜舒坦地窝在他的怀里,浅浅一笑,“我现在也不饿,一会儿喝点儿果汁吃些水果,你说今天客人这么多,我要不要过去帮忙招待?”

    “不用了,琉璃负责得过来,也打算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们当年的第一名媛正式回来了!你手上还伤着,我们今天过来已经算是给了她很大的面子了,这会儿琉璃也正高兴着!

    若不是因为你要过来我也不想来这边的,所以你就陪着我吧,这一艘船会在海里行驶到明天才会靠岸,晚上还准备了烟火,到时候我们一起看。”

    “海上烟火,我都还没有看过呢!”这一点简水澜倒是有些期盼。

    他看着趴在他怀里的女人,不禁一笑,抬手轻抚着她漂亮纤细的背部。

    “等明年你过生日的时候我们也举办一场。今天简水澜过生日的时候就他们几个人聚在一起,虽然很不错,但比起这样的场面确实相差了太多。”

    “生日就要跟喜欢的人在乎的人一起过,这么多人好多还都是不认识的,有什么意思?你不也不喜欢这么热闹的生日宴会?

    明年的生日我还是想着我们还有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聚在一起,这样就够了,若是说生日礼物的话,秦筝送的可都是按着我的喜好来的,至于苏焕他们,从今年送我的手笔就知道不菲!”

    今年的生日她过的可是质量并非数量!

    “行!你开心就好!先休息一会儿,晚点儿晚宴就开始了。”

    随着顾琉笙的声音落下,华楚楚朝着这边走来,手里还端着一杯香槟,她看到一身黑衣玲珑的朗月站立在那边,笑了笑,看向沙发上坐着的两人。

    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人确实很般配,以前她是有些看不起简水澜,觉得她什么都配不上顾琉笙。

    但是不可否认的,或者只有她可以给顾琉笙想要的爱情!

    这个她痴痴念念了无数年的男人,将这个她看不起的女人宠上了天!

    对于简水澜,她是羡慕且嫉妒的。

    上回离开燕城的时候,她觉得这一辈子再也不会相见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

    顾琉笙能够亲自邀请她回来,足以证明,在他的眼里,她华楚楚做人还是过关的。

    最起码没有像那些对他死缠烂打的女人最后让他厌恶,这样就足够了。

    虽然她也知道顾琉笙邀请她回来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撮合她与顾安歌。

    她举着手里的香槟冲他们娇媚一笑,“不介意我过来这边坐一会儿吧?”

    两人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见是一身红色礼服妖娆万分的华楚楚,顾琉笙默不作声,简水澜瞥了一眼身边的顾琉笙。

    虽然不清楚现在华楚楚是不是真对顾琉笙没有男女之情,这些时日的接触虽然与华楚楚并不算友好相处,偶尔也会你来我往几句。

    可到底华楚楚并不似顾琉璃那般深沉,什么都藏在内心里,戴着面具示人。

    华楚楚说话直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心中有话就说,在顾琉笙面前也没有以往放低的姿态,虽然还是那么地自我,觉得整颗地球都在绕着她转动。

    但与这样的人交谈起来还是舒心许多!

    看到顾琉笙将表态的机会给她,简水澜冲着华楚楚一笑。

    “你都来了,我若是介意的话,岂不是让人觉得我小气了?这边安静了许多,你要是不喜欢热闹就过来吧!”

    华楚楚冲着朗月一挑眉,迈着修长的双腿走了过来,直接在他们的对面入座。

    “我倒是羡慕你们两人,走到哪儿都相互跟着,也不怕久了之后腻味。”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简水澜白了她一眼,随即好笑地看向她。

    “对了,我昨晚上在顾家老宅的院子里看到你跟三叔似乎谈得很开心,都说了什么,不如说来听听!”

    华楚楚倒也没有隐瞒,“三叔就是跟我说起一些以前的事情,我跟阿笙还有琉璃等人的事情,你若是想要知道过往的不如直接问阿笙就是,不过……阿笙自幼不喜欢说话,也确实没什么好玩的事情,老成的性子。”

    而她当年也就特别喜欢这样沉默的男孩,虽然沉默,可是能力却是一流的,似乎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难得住他,加上他自幼就长得比别人好看许多。

    对于顾琉笙以前的事情一想到自己没有参与,简水澜就觉得不是滋味。

    而华楚楚与顾琉璃却都参与了,当即瞥了撇唇。

    “三叔怪不得这么大年纪了还娶不到老婆也是有原因的,佳人在身边,却谈这些无趣的事情!”

    说到这里,顾琉笙终于开了口,“那是自然,三叔嘴笨!”

    得到顾琉笙的附和,简水澜立即明媚笑了开来。

    华楚楚白了他们一眼,随即又说,“简水澜,我就不相信你不好奇阿笙以前的事情!”

    “他以前的事情我又没参与,我好奇个什么?”以后他的生活里有她就足够了。

    此时顾琉笙才看向华楚楚,“我以前的事情若是小澜想要知道,我自然会告诉她!”

    华楚楚嘟了嘟嘴,“没趣!枉我爱了你这么多年,就不能为我说一句话?”

    看到这样的华楚楚,简水澜不禁一笑,“还以为你在顾琉笙的面前起码的收敛一些,没想到这么快就恢复了本色,以前你可不是这么与他说话的!”

    抿了口酒,华楚楚伸长了双腿,大裙摆被风吹开,犹如一朵绽放的红艳艳的花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