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你只需要将我顾琉笙珍藏在你的心里,我便永远都是你的!
    她轻轻笑着,“没办法,以前爱的时候当真都快要忘了自我,放低了姿态,让人笑话了去,后来我也就想开了,不那么爱了,也就觉得不与她在一起也没什么。不过……”

    她的目光在他们夫妻二人之间流转,“你们都结婚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一口一个顾琉笙地喊着?要知道我和顾琉璃可都是直接喊他阿笙的,顾琉璃虽说是阿笙的堂妹,可终归没有血缘关系!”

    “不过是一个称呼,你们都喊习惯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她似乎喊谁都喜欢连名带姓的,不过听着她们一口一个阿笙地喊着确实不舒服,可嘴巴长在她们身上她说了也没用啊!

    这个时候顾琉笙看向华楚楚,“我记得我告诫过你别这么喊我,看来华小姐的记性不怎么好!”

    除了亲人,他确实不喜欢被这么亲密地喊着,至于简水澜怎么称呼他倒是都可以。

    她若是喜欢连名带姓地喊人,也就随了她去。

    对于秦筝,她最为要好的朋友,她也喜欢直接称呼秦筝,所以也就没什么好计较的。

    华楚楚被这么噎了一句,脸色有些不好看,她将杯子里的香槟一口气喝完。

    “行行行,我称呼你为顾总,那么你也该让顾琉璃改改对你的称呼了吧,一口一个阿笙地喊着,你老婆不介意,我听着都替她觉得介意!”

    反正以前在顾琉璃那边吃过的亏,现在她要一一要回来!

    既然知道与顾琉笙再无可能,她也没有必要在他的面前放低自己的姿态去迎合他,还不如做最真实的自己。

    也因此没有必要去讨好顾琉璃,当初想要与顾琉璃亲近的缘故还不是因为她是顾琉笙还算说得上话的女人,而且也确实好些时候都跟在顾琉笙的身边。

    对于那个虚伪的女人,她老早就不耐烦了。

    以前觉得顾琉璃是她的绊脚石,如今简水澜出现,看到顾琉笙对顾琉璃的态度淡漠疏远,也就知道顾琉璃是没戏了,所以自然可以不将顾琉璃放在眼里。

    但最终顾琉笙没有跟顾琉璃在一起,她心底还是舒坦的。

    若她一开始觉得简水澜匹配不上顾琉笙,那么现在觉得顾琉璃更是匹配不上顾琉笙。

    此时简水澜也朝着顾琉笙望去,她自然介意顾琉璃一口一个阿笙地喊着。

    这样的话被华楚楚给说出来,简水澜心里倒是好受了许多。

    其实顾琉笙觉得顾琉璃这么喊着他也没什么,自幼他们就认识。

    一开始顾琉璃回到顾家的时候,也是跟随着顾晋晗他们称呼他一声大哥的,后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顾琉璃就不再喊他一声大哥,而是怯生生地喊他一声阿笙阿笙。

    毕竟是亲人,他也就随了她。

    但如今被华楚楚说出来,他才想起也许简水澜心里还是介意的。

    她本来就介意他对顾琉璃好,介意顾琉璃接近他,因为在乎,所以介意。

    接受到简水澜的目光,顾琉笙露出一笑,“回头我让她喊我一声大哥。”

    简水澜这才满意了,冲着华楚楚挑衅笑了起来。

    华楚楚轻哼了声,“不喜欢就说出口,何必这么委屈了自己,反正那顾琉璃不是好东西!”

    顾琉笙可以让顾琉璃改口,却不能忍受有人在他的面前诋毁顾琉璃,他朝着华楚楚望去。

    “华小姐还请慎言,琉璃若是有哪儿得罪了你,回头你好好说她,毕竟你们也不陌生。”

    知道自己说得太多反倒要让人厌恶,华楚楚聪明地没有再说什么。

    “我去外头走走,难得回来燕城参加这么多人的活动,自然要让他们看看我华楚楚的魅力!”

    她本来不想参加顾琉璃的生日宴会,她的脸面可没有这么大,不过她今天就是过来抢她风头的!

    看着那一抹红艳张扬的背影离开,简水澜知道华楚楚与顾琉璃其实并不对盘。

    也许华楚楚也跟她一样,知道了顾琉璃对于顾琉笙的心思。

    女人了解女人不难,男人了解女人就有些难了,因此顾琉笙才会被蒙蔽吧!

    顾琉笙看着身边的女人,不知道华楚楚的那一些话对她是否有影响。

    “华小姐与琉璃以前相处还是很不错的,华小姐也算是让着琉璃,这一次回来倒是有些不留情面了。”

    “为何不留情面,其实细细一想也会知道。”

    她低低一笑,不带任何情绪,“很多人都跟我说顾琉璃不好,但似乎就你觉得她很好,顾琉笙,我希望你也可以好好地想想。有些时候对于一个人的态度不好,不止是因为她的身世,还有为人。”

    这一次顾琉笙没有说出反驳的话,只是轻轻地点头。

    确实如此,他身边的人好多都认为顾琉璃不好,这会儿就算是华楚楚也这么认为。

    可是在他的印象之中,顾琉璃向来都是脆弱羞怯的,从来不惹是生非,非常乖巧无害。

    虽然这一次回来燕城似乎有些颠覆了他对她的印象,然而顾琉笙还是希望顾琉璃是以前的顾琉璃,听到简水澜的话,他没有反驳,也不好反驳。

    这么好的气氛,他并不想因为顾琉璃的事情,让她发脾气。

    简水澜也知道这样的事情急不得,之前就是她一直在他的面前说自己对于顾琉璃的看法,怀疑顾琉璃,可奈何顾琉笙对顾琉璃的印象始终是她最好的时候,无法颠覆。

    “难得出来一趟,我们去走走,看看大海吧!”

    简水澜提出了建议,不打算继续顾琉璃的话题,这个女人每天都活在他们的生活当中,这一点让她很不爽,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西边烧得一片通红,云彩极为绚烂瑰丽。

    简水澜起身拖着长长的裙摆朝着甲板边缘走去,伸开了手臂,迎着海风,看着西边的天空,黑色的眸子里装着瑰丽的云彩,流光溢彩,极为夺目。

    一身西装笔挺的顾琉笙也起身,迈着修长的双腿朝着她走去,在她的身后紧紧地搂住她。

    “你要是喜欢看海,明天你的生日我们就在海上过,带上我们的好朋友,如何?”

    简水澜想了想,“还有差不多两个月就是你的生日,不如今年你的生日咱们就在船上过?我的生日还要等到明年呢!或者什么时候咱们都有时间了,就一块儿出来玩!不过……我可先说好了,不要顾琉璃参加,好不好?你可能觉得我小气,但我就是觉得她对你心怀不轨!”

    而且他们几个人聚在一起就喜欢喝酒,到时候酒后发生什么事情,她能悔死!

    顾琉笙本就不喜欢热闹,自然不会拒绝,“好!我答应你!”

    “阿笙、大嫂,你们在这里呢,一会儿有个舞会,就等你们呢!”

    顾琉笙回头看着正站在朗月身边冲着他们笑的顾琉璃,她这样的笑容分明就是没有心机的,一如以往一样的纯真,眼里闪过一抹复杂,但他还是点了下头。

    “我们也去吧!”

    简水澜轻轻颔首,“好!”

    听到他们愿意参加,顾琉璃眼里都是笑意。

    “那我过去等你们!”

    “等等!”顾琉笙很快出声。

    顾琉璃不解地朝着他望去,眼里都是期盼。

    顾琉笙看向顾琉璃,神色认真,“以后就跟晋晗他们一样称呼我一声大哥,阿笙阿笙地喊着,确实有些不大合适!”

    “大哥……”

    顾琉璃一脸的不解,“阿笙,我都喊你这么多年了,早就已经习惯,怎么会突然要让我改称呼呢?”

    她记得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她父亲所这是她的大哥,以后要喊大哥的,可是不久之后,她就跟着大人一样喊他阿笙,而顾琉笙也没有反对。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特别的,所以当知道华楚楚也这么称呼她阿笙的时候,她嫉妒过。

    可是现在怎么又要让她改回称呼了?

    想到这里她将目光落在简水澜的身上,是她要求的?

    接受到顾琉璃的目光,简水澜一脸的无辜,但什么话都没说。

    “嗯,只是突然觉得还是称呼我一声大哥比较好,华小姐以往也喜欢这么称呼我,但我始终觉得不妥,以她的身份目前适合称呼我顾总或是顾大少爷,而你既然是我的堂妹,就该称呼我一声大哥,阿笙这个称呼理应给长辈或是亲密的伴侣。”

    说到这里,他笑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这个女人倒是喜欢连名带姓地喊他,偶尔喊他一声琉笙,更多的时候都是顾琉笙。

    此时顾琉璃笑得很勉强,双手更是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裙子。

    “我觉得就是一个称呼而已,我都已经习惯,而且也喊了这么多年,突然要改掉,是不是有些难呢?”

    她看向简水澜,带着几分期盼,“大嫂,你说是不是?阿笙这是怎么了,突然要我改称呼?今天可是我的生日!”

    简水澜冲着她甜美一笑,“既然你大哥这么要求了,你就喊他一声大哥吧!再说了你也是直接称呼我大嫂的,喊他一声大哥也是应该的。”

    今天她非要顾琉璃改了这个称呼。

    今天他们这是摆明了要她改称呼吧!

    顾琉笙突然这么提起,定然也是简水澜的意思。

    想不到她现在竟然连一个称呼也容不下了!

    想到这里,顾琉璃心下觉得凄凉与疼痛,没想到顾琉笙就这么任着简水澜胡来。

    知道顾琉笙喜欢她乖巧的样子,此时也不宜太过反抗,否则只会让顾琉笙对她不喜。

    于是听话地点头,“既然大哥这么说了,那我以后喊你一声大哥就是。只是刚改过来,我怕有些时候还是会不习惯,若是有哪儿让大哥不高兴了,希望大哥可以提醒我一句。”

    看到顾琉璃这么乖巧地答应,并且改了称呼,顾琉笙自然满意。

    “好!”

    顾琉璃冲着他们一笑,“那么大哥、大嫂快走吧,舞会一会儿就开始了。”

    看到这般逆来顺受的顾琉璃,甚至眼里都是委屈,简水澜反倒有些堵心了。

    如果她能闹点儿脾气,还能让她与顾琉璃疏远一些。

    可是她选择了逆来顺受,因为她深知顾琉笙对她的喜好就是乖巧温顺特别听话。

    看到顾琉璃冲着她一笑,很快拖着长长的裙摆离开,简水澜转身将目光落在辽阔的大海之上,并没有因此而舒心。

    这一局,虽然让顾琉璃改了称呼,但她也并没有得到好处。

    似乎感觉到了简水澜的不悦,顾琉笙依旧怀抱着她纤细的腰肢。

    “怎么了?要是不喜欢跳舞,咋们就不去那般凑这个热闹了,在这边吹吹海风看看海上日落。”

    简水澜摇头一笑,回头看着他,抬手以纤细柔软的指腹轻轻地描绘他好看的眉目。

    “你会不会觉得我无理取闹,其实我也很不喜欢顾琉璃这么一口一个阿笙地喊你,觉得你与她亲,加上我一直都感觉到顾琉璃对你还有别的感情,所以一直都在防备她靠近你。”

    说到这里,她的眉眼染上了一层忧虑,叹了口气,“似乎喜欢上了一个人就容易患得患失,容不得别人看上一眼,想将你珍藏起来,只属于我一个人就好!”

    想将你珍藏起来……

    原来她也有这样的感觉。

    爱上她之后,他也想将她珍藏起来,属于他一人就好!

    顾琉笙抱住她的腰肢往自己的怀里一拉,紧紧地抱着,低头深呼吸着她身上独特的幽香。

    “小澜,我很高兴你这般地重视我,我知道你喜欢我你爱我,对于琉璃会有这样的防备,完全是因为你在乎我,不想让人染指了我,我真的很高兴你对我有这般的感情!你只需要将我顾琉笙珍藏在你的心里,我便永远都是你的!”

    被他这么紧紧地抱着,虽然有些不好呼吸,但她心里很满足,特别是他这一番话,于是抬起精致漂亮的小脸问他,“谁都抢不走?”

    顾琉笙慎重地点头,目光深情一片,“嗯。只能是你的,谁都抢不走!”

    本是忧虑的双眸因为他这一句话瞬间流光溢彩,唇边更是绽放出俏丽的笑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