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1章、我华楚楚都敢跟你谈恋爱了,三叔,你敢不敢?
    “那你也要记住今天的话,谁都抢不走你,你也不许走,一辈子只能有我,只能爱我!”

    那一双眼睛极美,之前蒙上一层忧虑,如今愁雾散开,波光流转,顾琉笙爱极了她这一双眼睛,所有的情绪都写在里面,低头,他在她的眼皮上珍重地落下一吻。

    “我说过的话会永远记住,我这一辈只能是你的,也只爱你。”

    不远处守着的朗月觉得自己被当狗虐了一回,这两人能不能注意些?

    不过看到他们深厚的感情,倒是有些羡慕,顾少夫人能得这样一个矜贵的男人的独宠。

    她跟随在他们的身边已经有些时日了,自然清楚顾琉笙对简水澜的感情。

    舞会已经开始,一群年轻男女都已经找到伴站在舞池中央缓缓起舞,没有伴侣的则是在一旁聊天观看。

    华楚楚谢绝了不少男士的邀请,独自在一旁的角落观看,目光泛笑地盯着在舞池中央与一个年轻男子跳舞的顾琉璃。

    不可否认顾琉璃跳舞很不错,但是因为她车祸之后,现在能跳的舞蹈也就剩余这般简单的,只怕旋转之类的舞步对她来说都是一种负荷。

    她的目光朝着出口的方向望去,一直都没有看到那一抹高大的身影。

    不论是看到或是看不到,只要想起,还是会心动,怎么办?

    这么多年来的爱恋,岂是几个月就可以瓦解的?

    她知道自己早就深陷这个泥潭之中,也一直想要从里面爬起来,但这些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难。

    离开燕城的时候,她好几天食不知味,夜不能寐,一旦睡着梦里都是他。

    都是他的冷漠与决绝!

    华楚楚知道这样的男人对于所爱之中必定倾尽所有,对于不爱的人也只会绝情以待。

    她多么艳羡简水澜,能入了他的眼,得到他的心,并且让他温柔以待。

    想到这里,华楚楚狠狠灌了一口香槟,她已经决定不爱顾琉笙了!

    不管有多艰难,她都会将给予他的爱一点点粉碎,绝对不当让他看不起的女人!

    至于执迷不悟的顾琉璃,她已经可以预见她的未来了。

    华楚楚勾起一笑,也许想要彻底忘记一个男人,就该给自己找个男人吧!

    她已经这么大的岁数了,是该找一个男人安稳下来。

    深呼吸了口气,似是下了一个决定,将香槟往旁一放,她取出手机,很快发送了一条短信,随即笑容都真挚了几分。

    她想,这一辈子或许不会反悔今天的决定。

    与此同时,正在陪顾老爷子下棋的顾安歌接到一条短信,当他看到短信上的内容时,整个人就愣在那里。

    顾老爷子看到他迟迟没有下子,而是盯着手机屏幕发愣,哼了声,“这是手机屏幕开花了?还是咱们顾家的股票下跌厉害?”

    顾安歌闷闷地瞥了一眼顾老爷子,“爸,我先回房了,有事让人喊我一声。”

    他很快收起手机,起身朝着外头走去。

    被扔下的顾老爷子面色不悦,“又不是小姑娘,还回房。”

    回到房间内,顾安歌往沙发上一坐,看着短信的内容,迟迟不敢回复。

    短信是华楚楚发来的,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三叔,我们交往吧!

    很简洁的一句话,却搅乱了他一颗心。

    这小姑娘这是受刺激了,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该怎么回复?是答应还是拒绝?

    毕竟他顾安歌大了她一个辈分不说,甚至还大了她十几岁,按照他的年纪,华楚楚都能当他的女儿了。

    毕竟就算是他四弟的孩子如今都已经大学毕业了。

    不会是顾琉笙那边拒绝了她,这才心如死灰,打算随便找个男人共度一生?

    随便……

    他顾安歌是可以随便的人吗?

    正当他犹豫的时候,华楚楚那边又发来了一条短信:三叔这是不敢了?

    看到这一句话的时候,顾安歌差点就跳起来,他怎么可能不敢!

    这绝对是激将法!

    虽然是这么想,可是想到华楚楚的年纪比他的侄子还要小,顾安歌还是给发了一条短信:楚楚,别玩笑三叔,三叔年纪比你大了太多。

    那边华楚楚很快发了一条过来:我却是知道的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都喜欢你,年纪也算不上什么问题,我华楚楚都敢跟你谈恋爱了,三叔,你敢不敢?

    顾安歌将口水咽下,觉得在短信上与她说不通,索性拨打了她的号码。

    “楚楚,若是因为阿笙的缘故,其实你不必这样子的,在阿笙未成婚之前,老爷子有意撮合你们二人,我一直都将你当成侄女来看待的,更何况……”

    华楚楚朝着安静的方向走去,一直走到甲板上,她看着外头被夕阳染红的大海,直接打断了顾安歌的话。

    “没有更何况,我只知道现在不管是顾爷爷还是顾总,他们都只想要撮合我跟三叔你,三叔是不是看不起我华楚楚?”

    “不是……”

    顾安歌立即否认,“你别这么想,我只是觉得这事情太过突然,觉得你要不要再好好考虑一下,我毕竟大了你这么多岁,甚至可以说你是我看着长大的!”

    与自己的小辈谈恋爱,这真是他顾安歌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虽然华楚楚是个很不错的女人。

    夕阳一点一点地落入海平面,远方的海面通红一片,极为绚丽,看到这样的景色,华楚楚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艳。

    “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跟你说这一件事情的,三叔,我不否认我是因为想要彻底忘记顾总才找上你,但我觉得感情的话我们可以慢慢培养。

    反正你过去到现在也没有喜欢的人,顾爷爷也一直都在催促着,你也知道顾爷爷的年纪大了,他一直都很担忧你不肯结婚,他都这么大的年纪了,难道你还要看着他担忧下去吗?”

    “我……可是楚楚,我们的年纪始终相差太大了,你知道的,我这都多大的年纪了!”

    华楚楚笑了下,“也不过比我大了十几岁而已,再说三叔走出去谁敢说你老,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三叔,我是认真的,我年纪也大了想要一份稳定的感情,想要成家了,我是以结婚为目的跟你交往的,绝非儿戏!

    这么多年来,以前都是为了顾总而努力,如今我想要逃开他给我的枷锁,若是跟你交往的话,我定然一心待你,也不会再与顾总有所牵扯。

    若是有牵扯的话,也许未来就是他的三婶,我华楚楚爱得起也输得起。我知道我这样的决定对你有些不公平,但我真的很想跟你尝试看看,也许彼此会很合适的!”

    说到这里,她突然笑了起来,眼里带有几分湿润,“似乎一直以来都是我在追求男人……你好好考虑吧,我不会逼迫你,只是觉得如果你这辈子还想要结婚的话,也许我就是你最为适合的人选。”

    没有给顾安歌拒绝的机会,华楚楚很快结束了通话,这些话花去了她不少的勇气。

    其实顾安歌也很不错的,私生活干净,长得也好看,又是顾家的人,权势都有。

    她觉得除了顾琉笙,也许顾安歌真的是她最好的选择了。

    顾安歌想要说话的,然而对方已经结束了通话,他看着屏幕桌面,轻叹了口气。

    这些年轻人怎么就说什么做什么,如此冲动?

    老头子瞎起哄,怎么她也当真了!

    但不可否认,华楚楚的那一番话,已经乱了他一颗心平静的心。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没有娶妻的念头,只是觉得女人就是麻烦,他一个人就挺好的。

    但若那个人是华楚楚呢?

    **

    顾琉笙带着简水澜来到了舞池,一下子就成为瞩目对象,音乐柔和,两人亲昵地贴靠着身随着音乐而舞。

    许是因为他们两人的加入,在外头欣赏美景的人一下子进来了许多。

    顾琉璃的第一支舞是与纪家长子纪珩跳的,她小鸟依人地看着眼前高大俊朗的男子,笑了笑,目光却是透过他看着他身后贴身而舞的男女。

    多少次她多么希望可以与他共跳一支舞,可是这样的希望也只有想想,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顾琉笙都没有答应。

    她记得她还小的时候,就怯怯地要求与他一起跳一支舞,可是顾琉笙冷漠地拒绝了。

    为什么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对于简水澜来说却是唾手可得?

    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舞伴心不在焉,纪珩微微挑眉,看着身前长得小巧玲珑的女人。

    “琉璃小姐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可是觉得我跳舞跳得不好?”

    听到纪珩的话,顾琉璃很快回过神来,冲着纪珩露出甜甜的笑容。

    “当然不是,你跳得很好!我是看到了我大哥过来了,你都不知道我大哥连自己的生日宴会都不参加,可是却参加了我的生日宴会,实在是太过高兴了,没想到大哥这么地看重我!”

    纪珩回头一看,果然看到了顾琉笙还有与他一起跳舞的顾少夫人,那个女人很美。

    上回在纪家的酒会上他就见识过了,今天再看似乎更是漂亮了几分,让人忍不住想盯着她看。

    在这么多的名媛里,可以说是占尽了风头,可惜已经嫁为人妇,并且她走到哪儿都有顾琉笙。

    “顾总对你确实很不错!之前我妹妹还说特别羡慕你有这样的大哥!”

    顾琉璃笑了笑,“纪小姐有你这样的大哥也很好啊!”

    容昭熙今天也来了,顾琉璃给他们兄弟下了帖子,他大哥忙着,所以指派他过来参加。

    本来是不想过来的,毕竟他跟顾琉璃可是没有任何交集的,但想着毕竟是顾家人,这个面子还是该给的。

    况且顾琉璃可是下了两份帖子,怎么说也得看在顾琉笙的面子上去一个。

    这样的舞会,显得有些无趣,他坐在角落里无聊地喝着香槟,早知道这么无趣就不来了。

    随着舞会的人越来越多,容昭熙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当看到那两道熟悉的身影时,双眼里才有了些生气,没想到顾总与嫂子也来了!

    早知道简水澜也会过来参加,他就该带上秦筝的,这么一来也不会无聊了。

    说不定秦筝还不会跳舞,来到这个地方他就能好好地嘲笑她几句了。

    正当容昭熙天马行空的时候,一道甜美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容二少,我们跳一支舞吧!”

    容昭熙瞥了一眼穿了一群鹅黄色礼服的纪晓晓,没好气地出声,“没看到我腿断了才好?”这么没眼色的女人,怎么总是喜欢出来烦人?

    纪晓晓是知道他的脾气,听他这么说,眼里有过难堪,她抿着唇,一脸的歉意,“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现在还不能跳舞。”

    她在容昭熙身边的空位坐了下来,许久不见,此时她贪恋地盯着那张出色的容颜,许久之后,才勾起一笑,又说,“我知道秦小姐并不是你的女朋友,你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你。

    那一天在医院里,你是为了让我死心才假装与她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容二少,其实你没有必要这么做的,因为就算你们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也没有打算要放弃!”

    她纪晓晓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是绝对不轻轻易放手的。

    容昭熙一脸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我与秦筝确实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很快就是了,因为我爸妈还有我哥都认定了她是我们容家的媳妇,所以,纪晓晓,你往后少烦我!”

    纪晓晓垂眸,流露出几分的难过,一会儿抬眼看他,见着他那不耐烦的神色,一次次地被拒绝,一次次地伤心,可她就是学不会放弃。

    “我哪儿比不上那个秦筝了?”

    “你哪儿都比不上秦筝!”这是肯定句。

    被这么直接否定的纪晓晓眼眶一红,泪水不争气地掉落下来,最后什么都没说,朝着外头跑了出去。

    “啧——”

    容昭熙嗤笑了声,不明白为什么她的毅力就这么好,一次次地过来他这边找打击。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就是比秦筝好,他也看不上!

    况且秦筝……

    秦筝也没什么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