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怎么突然就这么热情,他有些招架不住
    那性子,真不晓得哪个男人能够承受得住。

    随着音乐,连续跳了两支舞,简水澜穿着高跟鞋也有些累了,瞥了一眼角落就还有几个空位,就拉着顾琉笙走了过去,眼尖的她看到了正朝着她挥手的容昭熙。

    “顾总,嫂子!”容昭熙冲着他们两人挥手。

    简水澜回头看了一眼顾琉笙,带着他朝着容昭熙的方向走去,看到他单独一人,便问,“怎么不见你大哥,他没过来?”

    简水澜觉得容承祯对顾琉璃的印象不错,按理来说应该会过来才是,而且看今天过来的这么多人,顾琉璃肯定也邀请了他才对。

    容昭熙一耸肩,“我大哥今天忙着,早知道你要过来我就喊上秦筝当我女伴了!”

    “还说你不喜欢秦筝呢,口是心非!”秦筝可不是随便就会去给人当女伴的人。

    容昭熙想要反驳,眨了眨眼,最后咬着唇。

    他……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就是了。

    这种感觉似乎从……

    从在医院里把她给亲了的时候才转变的。

    顾琉笙毕竟与容承祯的关系不错,所以自然也得站在容昭熙这边。

    “据说赵弦正对秦小姐展开猛烈的追求,甚至接下来有可能会来燕城大学任教,到时候与秦小姐的接触就更多了!秦小姐虽然是你父母与兄长看中的媳妇,但赵弦却是秦筝父母看中的女婿。”

    一句话将容昭熙给噎得有些心塞,那个赵弦怎么就要过来燕城教书了?

    简水澜点头,这事情还是她透露给顾琉笙知道的。

    “赵弦都要来了,你就没有危机感?”

    “我需要什么危机感?我又不喜欢……我虽然现在不讨厌秦筝了,但不代表我就喜欢她啊!”

    只是这一番话,很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他就是不明白为什么都认为他喜欢秦筝?

    顾琉笙瞥了一眼底气不起的容昭熙,“别等到时候才后悔。”

    明明占着最好的条件,若是不好好把握,到时候后悔莫及。

    简水澜一耸肩,看向容昭熙的时候笑了下,“随便你,别说我不帮你,追求秦筝的人还是很多的,我觉得赵老师也挺不错的,每次过来燕城都会给我们带好多晋城的特长,而且人长得好看,脾气又好,对秦筝特别包容。

    我也觉得其实赵老师比起你更适合秦筝,毕竟他年纪大些懂得疼人,不似你,除了一口一个老女人地喊着,还老是喜欢口是心非,行为举止过于幼稚了!”

    这么一对比,简水澜还真发现其实赵老师要比容昭熙更适合秦筝了,而且赵老师还是秦筝父母看中的女婿,证明他们对赵老师也算是知根知底的。

    赵弦还能为了秦筝打算过来燕城任教,足以证明他对秦筝是认真的。

    幼稚……

    容昭熙被她这么一番嫌弃的,当即就变了脸色。

    “我哪儿幼稚了?”

    他很成熟稳重的好不好!

    这些人到底有没有眼光啊?

    顾琉笙看到容昭熙对于简水澜的态度,立即警告地瞥了一眼,容昭熙这才一脸不爽地哼了声。

    “我不就是比那个赵弦小了几岁,说起来秦筝也比我大了一岁呢!”

    “确实幼稚!”

    顾琉笙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没有再理会他,而是起身取过一只白痴碟子,挑了几样简水澜喜欢吃的水果递给她。

    “吃点儿水果,别理会他。”

    被嫌弃的容昭熙一脸的憋屈,好端端地怎么就被嫌弃了?

    况且他哪儿幼稚了?

    他自然比不得他大哥的成熟,毕竟容承祯可是大了他足足十岁!

    **

    一大群人一起给顾琉璃过了一个盛大的生日宴会,期间顾琉璃双眼都是笑意,却抵不住心中的失落。

    她一直都在搜寻那一道高大的身影,可是那个人却带着另一个女人在外头。

    吃饱喝足之后,自然是各种娱乐活动,一直到了凌晨的时候,游艇上准备了烟火。

    这一次的烟火顾琉璃可是下了大手笔,烟火的花样不少,每种都有它的独特之处,打算燃放一个小时。

    其实她本来的想法是放到明天早晨,但考虑到顾琉笙不喜欢喧嚣,这才作罢。

    毕竟顾琉笙有早睡的习惯,游艇里的房间虽然隔音效果不错,但烟火声音太大,加上距离近,始终可以听到。

    不过整整一个小时的烟火,加上数量与花样,也足够他们欣赏了。

    这一次的生日宴会所用到的东西都是最好的,顾琉璃偶尔听到他们私下赞赏,也觉得特别有面子,感觉自己终于找回了场子,找回了当初她还是燕城第一名媛的架子。

    多少名门公子多少名媛千金,这一晚上都围绕着她转,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她给一直在她身边的杨晨打了个手势,杨晨回以很快朝着外头走去。

    看到杨晨离去,顾琉璃冲着大家一笑,“五分钟之后就让我们一起欣赏海上烟火!”

    年轻男女听到这话自然尽情欢呼,顾琉璃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像个骄傲的公主朝外走去。

    容昭熙跟在了最外头,玩了一整个晚上的程少郡看到容昭熙在最后面,扔下了女伴立即朝着他走去。

    “怎么愁眉苦脸的,是不是后悔没有找个女伴了?”

    容昭熙瞥了他一眼,“这么无趣的宴会,早知道我就不来了!没个意思,就是看那个老女人扮嫩,都明明年纪不小了,还将自己打扮成这样,你说看了不恶心吗?”

    程少郡自然清楚他所言是谁,回头看着被一群人簇拥离开的今晚的主人公,笑了笑。

    “还成吧,毕竟当初稳坐了那么久的燕城第一名媛。我看晓晓的大哥对她似乎挺有感觉的,今晚上还是纪珩邀请她跳的第一支舞,没想到顾小姐还答应了,不过我看顾总对她确实挺上心的。

    平日里我们去哪儿参加什么宴会,一般都是看不到他人的,甚至他自己的生日宴会也不出面,如今顾小姐的生日宴会,他倒是携少夫人出现了。”

    “要说这个第一名媛,我觉得现在的宴桐可比她好太多了,要是没有顾家,没有顾总,这个老女人能稳坐燕城第一名媛?就她那张老脸?”

    容昭熙轻嗤了声,觉得没必要去讨论一个女人,这个程少郡是他发小,自幼哥俩感情都不错,对他也还算了解。

    想到刚才顾琉笙与简水澜的那些话,他抬手搭上程少郡的肩膀,问他,“你说我会不会很幼稚?”

    程少郡看怪物一般地盯着他看,“不会啊!我们还觉得你挺酷的,干嘛?”

    就说他不幼稚啊,那些老男人老女人才认为他幼稚!

    于是容昭熙好心情地松开了他,脸上挂着笑容。

    “没什么,看烟火去!”

    说着大步朝着外头的甲板走去,程少郡见此,很快就追了上去。

    此时第一朵绚烂的烟火随着声响在夜空炸开,彩色的星光点缀,海面皆是烟火的倒影,美不胜收,人群里不时地传来惊叹的声音。

    烟火一朵朵绽放,漫天皆是,在靠着船尾显得冷清的地方,简水澜看着这烂漫的海上烟火,空中都是绚丽的烟花一朵朵炸开,颜色各异,形态各异,极为美丽。

    海面上倒影着空中的烟火,星星点点,细细碎碎,随着波浪起伏。

    虽是短暂的绽放,但被人记住了它们永恒的美丽。

    顾琉笙陪着她看着漫天的烟火,凑在她的耳边问她,“好看吗?”

    “很好看!”

    简水澜点头,清亮的眸子倒影着绚丽的烟火。

    声音很响,说一句话都要很大声对方才听得清楚,顾琉笙索性也没说话,就这么安静地站在她的身边陪着她说话。

    人群中,顾琉璃的目光落在他们这一侧,看着烟火下的那对男女,眉头不禁一皱。

    最后目光落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站得笔直的朗月身上,目光沉思了几许。

    目光在人群中搜寻了下,想要找到华楚楚并不难,她身高比她们这些女人都要高挑许多,加上一身红艳艳的长裙,特别惹眼,往人群中一站,总能轻易地吸引人的目光。

    她在台阶的地方找到了华楚楚,一手握着香槟,目光落在夜空中,细碎的星光在她的眸子中绽放开来,看到了华楚楚,顾琉璃垂眸一笑,挤开人群,朝着华楚楚走去。

    与此同时,一名挺拔的男人朝着顾琉笙的方向走去,一直到了被朗月拦下的时候,纪珩朝着朗月一笑。

    因为烟火的声响太大,他不得不放大了声音,“我有事找顾总!”

    那边顾琉笙听到了这里的动静,回头一看,那男人并不陌生,是纪家长子,纪珩。

    他松开了简水澜的手朝着纪珩走去,“有事吗?”

    纪珩点头,目光含笑地看着他,“顾总,我想跟你谈件事情,关于顾小姐的!”

    顾琉笙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本来想带着简水澜过去的,但想到事关顾琉璃担心她胡思乱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跟纪家大少爷到里面谈点儿事情,你好好在这边看烟火,有事情直接让朗月带着你去找我,好吗?”

    刚才纪珩说了什么话,简水澜也没听清楚,但知道他找顾琉笙有事,便直接点头,很快又将目光落在漫天的绚丽的烟火中。

    顾琉笙交代了一番朗月,让她好好地保护简水澜,便于纪珩离开。

    顾琉璃来到华楚楚的面前,冲着华楚楚一笑。

    “楚楚姐姐一个人在这边看是不是太过无趣了?要不去我那边热闹一些!”

    她回头看了一眼顾琉笙与纪珩离开的身影,看到简水澜只一个人,加深了脸上的笑容。

    “正好大嫂单独在那边,也不知道阿笙去了哪儿,我们去找她也省得她一个人无聊,好不好?”

    华楚楚瞥了她一眼,“你打算做什么?”

    顾琉璃一脸的无辜,“我不明白楚楚姐姐在说说些什么。”

    华楚楚忍着不将手里香槟泼在她脸上的冲动,没打算理会她。

    在这边讨了个无趣,顾琉璃笑了笑,取了一旁的香槟朝着简水澜的方向走去。

    看到顾琉璃离开的方向,华楚楚蹙眉,双眸闪过一抹沉思。

    毕竟她与顾琉璃相处的时候比简水澜与顾琉璃相处的时候还多,女人更了解女人。

    她自认对顾琉璃的了解虽然不深,但也不浅,这个女人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瞥到站在简水澜不远处的朗月,最后还是停下了想要过去的想法。

    她找了一处沙发坐下,将杯子往桌上一放,看着漫天的烟火,突然就觉得无趣了。

    索性取了手机出来玩,想着这个时候顾安歌可能还没睡下,便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三叔应该一块儿过来的,我一个人好无趣呢!

    正要睡下的顾安歌收到华楚楚这么热情的短信,酝酿出来的睡意瞬间就没了。

    这华楚楚怎么突然就这么热情,他有些招架不住。

    于是将手机扔到一旁,窝在床上,决定装死。

    奈何下一刻,来信息提示音又响起,顾安歌深呼吸了口气,犹豫了好几下还是打开了短信。

    依旧是华楚楚发过来的信息:我知道三叔还没睡,肯定是装作没看到我的信息吧!

    这一下顾安歌也有些装不下去了,索性发了一条:三叔年纪大了,你在外头好好玩。

    华楚楚看到顾安歌终于回了短信,忍不住勾唇一笑,正打算调侃他几句的时候,突然就听到烟火的声音夹杂着几声救命的声音。

    她朝着人群里望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围了一大群人,而方向正是简水澜刚才所处的地方。

    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为什么会有人喊救命?

    华楚楚放弃了给顾安歌发送短信,很快朝着人群里跑了过去。

    **

    正与纪珩谈话的顾琉笙,听到纪珩话里有意想与顾家结亲的意思,眉头轻蹙了下。

    纪珩将来是要继承纪家的一切,算起来也是个不错的人选。

    晏殊已经明确地拒绝了这一桩婚事,他正想着给顾琉璃再找一个,如今纪珩倒是自己过来了,他沉思了些时候,这才看向纪珩。

    “你要是喜欢就去追求,若是能让琉璃对你动心,我自然不会拒绝这一门亲事,但是前提是琉璃接受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