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在她就要放弃自己的时候,顾琉笙来了
    得到他的松口,纪珩松了口气,眉眼里都是笑意,“那就多谢顾总了!我相信琉璃总有一天会觉得我是她最特别的存在!”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顾琉璃,早在顾琉璃还是燕城第一名媛的时候,他就开始注意这个看起来乖巧无害的女人。

    当年他本想对她表明心迹的,谁会知道后来会发生那些事情,而顾琉璃离开燕城一走就是五年,他始终没有找到机会开口。

    今天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加上今晚那么多未婚男士明着对顾琉璃表示了好感,他觉得若是再不出手,只怕又要错过了。

    而最有保障的,就是先找顾琉笙,只要他同意了,也算是成功一半。

    两人在谈论这事情的结果也算是相谈甚欢,突然华楚楚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

    “顾总,不好了,琉璃掉到海里面去了!”

    什么!

    听到这话的时候,顾琉笙脸色一变,然而纪珩却已经迅速地跑了出去。

    顾琉璃掉到了海里去,他一想到这里可是大海,而且顾琉璃还不会游泳,也立即跑了出去,被留下来的华楚楚神色有些难看。

    她虽然讨厌顾琉璃,也想让她吃点儿亏,却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记得顾琉璃似乎不会游泳。

    顾琉笙来到现场的时候场面极为混乱,还有女人哭喊的声音,现场却不见简水澜与朗月。

    纪珩早在跑过来的时候询问了一番旁边的人,得知顾琉璃掉下去的位置,犹豫了下,看着被烟火映衬得依旧星星点点煞是好看的海面,最后还是咬咬牙跳了下去。

    “扑通”一声,人群中又有人惊叫出声。

    简水澜与朗月去了哪儿?

    为什么会看不到她们?

    是不是被朗月带走了?

    搜寻不到她们两人,顾琉笙随手抓了个名门公子问他,“有没有看到我的妻子?”

    顾琉笙的妻子,圈子里谁不晓得是那个攀上高枝的麻雀,此时被他这么一问,男子很快反应过来。

    “少夫人跳下海里了!”

    这一刻顾琉笙只觉得一阵眩晕,耳边是烟火炸开的声音,可他觉得这个被他拽住的男人说出口的话却犹如霹雳,炸得他眼前阵阵发黑,耳朵里更是轰隆作响,觉得自己的天都快崩塌了。

    他松开了对方的手臂,问清楚了简水澜跳下去的方向,一个纵身也跳了下去。

    不论如何,他一定要将简水澜找到!

    “啊——阿笙……”

    华楚楚追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一道深色的高大的身影往海里一跳,当即就凄厉出声。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个纵身一跃的男人是谁,她爱了他那么多年,早已熟悉他的一切。

    她拉着拽地的下摆朝着顾琉笙跳下去的方向跑去,眼里都是担忧与绝望。

    本来就在一旁观看烟火的容昭熙听到这边的吵杂就跟了过来,没想到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地往大海里跳,此时更是亲眼目睹顾琉笙跳了下去。

    当即眼皮一跳,该不会是简水澜出了什么事情吧?

    刚才有个女人跳了下去,该不会就是她?

    眼看华楚楚也有要跳下去的冲动,容昭熙很快拉住了她纤细的手臂。

    “你疯了?”

    华楚楚红着眼眶看着夜里本该漆黑的海面如今被烟火渲染得华丽璀璨的海面,那里有她最为深爱的男人,他怎么可以就这样子跳了下去?

    区区一个顾琉璃怎么就能够让顾琉笙这么舍身去救?

    要知道这里可是大海啊!

    她死死地抓住护栏,眼泪控制不住地掉落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他看不到顾琉璃的虚伪,为什么他要为了顾琉璃跳下去,难道顾琉璃的命还比他值钱吗?为什么……”

    此时因为发生落水事件,杨晨立即让人将烟火给停下,声响也逐渐减弱,容昭熙因此听到了华楚楚的声音,他有些发懵。

    “难道顾总不是因为嫂子才跳下去的吗?”

    华楚楚听他这么说,停止了哭泣,回头望着容昭熙。

    “简水澜也掉下去了?”

    她明明只看到顾琉璃不知道怎么掉到了海里,怎么简水澜也掉下去了?

    “应该是下去捞人了,还有那个保镖也下去了!”

    当时他看到那个身影应该就是简水澜的,看得不清楚,但是那一身浅烟色的礼服现场只有她一个穿着。

    华楚楚心中依旧复杂,虽然很有可能顾琉笙是为了简水澜才下去的!

    她的身高占着很好的优势,回头望着人群,确实不见简水澜与朗月的身影。

    杨晨也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就跳了这么多人下去,立即安排了保安下海搜寻,并且将宾客劝到一旁去,别影响了搜救,可随着时间的过去,并没有一个人上来。

    这边虽然灯火通明,但是在大海之上,也照明不了多少,此时烟火已经停了下来,剩余一片寂静与黑暗,她在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出了什么事情。

    夏日里海水并不冰凉,一下来的时候,简水澜就后悔了,因为身上的礼服裙摆太大,完全成为了累赘,尽管她会游泳,但被这一身裙摆拖着,也有些力不从心。

    海里漆黑一片,只能借着上方隐约的光亮,但还是看不到什么东西。

    其实她本可不用下来的,但是顾琉璃突然从栏杆处掉下去的时候,就正好就站在她的身边,若是她不跳下来救她,很有可能等顾琉璃上去的时候咬定是被她给推下去的。

    所以这一次她不得不跟着跳下来,尽管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不禁在心里苦笑,该不会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吧?

    但现在她真后悔了,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性命更为重要?

    顾琉璃要咬定是被她推下去的,总比她死在这一片大海里好吧!

    若是被她污蔑只要顾琉笙相信她,就足够了,可是现在跳了下来,她只怕上不去了。

    奋力地挥动双手,双脚也跟着用力蹬着,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下去,可是尽管她努力地想要往上游去,吸了水的裙摆在水中还是以为地下沉着,让她心生绝望。

    口中有气泡冒了出来,她奋力地往上游,只要让她抓住了游艇底下的东西,她就有活着的机会,只是下面漆黑一片,她也不知道现在自己身处何方……

    朗月身为鬼门关排行第二,游泳自然是她的必修课,加上她穿着简便在大海里也犹如鱼儿一般自在,只是海里太过漆黑只能隐约看到一些更深色的物体。

    她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一个物体游了过去,当抓到一块纱类的布料时,心中一喜,但很快就发现这并不是简水澜身上穿的那一件礼服,那么很有可能就是顾琉璃。

    朗月本来想直接放弃顾琉璃的,但毕竟被她给碰上了,也不得不救。

    她只好拽住了对方的腰,感觉到对方因为恐惧而挣扎着,想也没想直接抬手一记手刀砸在她的后颈,然后拖着已经昏迷的人朝着上方游去。

    当朗月带着顾琉璃出现在海面上的时候,她深呼吸了口气,立即看到容昭熙朝着她这边伸出了手,朗月便将顾琉璃推到他的旁边,协助他将顾琉璃带上去。

    容昭熙拉住了顾琉璃的手,程少郡立即也过来帮忙将人给拖到了船上。

    他正要问简水澜怎么样了,朗月已经又潜入了海中,他只好将顾琉璃扔给杨晨准备的医生。

    而后着急地等待着,只希望简水澜没事,不然秦筝都不知道该哭成什么样子了。

    华楚楚看到顾琉璃昏迷不醒地被带了上来,只是看了她一眼,很快又将目光落在海中。

    旁边却传来凄厉的哭泣声,容昭熙回头去看,就见着不远处纪晓晓正哭得伤心。

    程少郡也回头看了一眼,才说,“纪珩也跳下去救人了!”

    没等多久,一个年轻的男子就从海面上钻了出来。

    纪珩是打算出来换气再继续寻找的,冒出来的时候,纪晓晓就立即冲着他出声,“哥,大哥,你快上来啊,不要吓我!”

    纪珩也听到了自己妹子的哭声,坚决地摇头。

    “没事,我再下去找找,一定会找到顾小姐的!”

    这一次若是他救了顾琉璃,那么顾家肯定会答应这一门亲事,说不定顾琉璃还会因为被他所救,对他有不一样的情愫,不管怎么说,对他都是机会。

    纪晓晓一听这话,看到正在被抢救的顾琉璃,连忙出声,“大哥,顾小姐已经被救上来了,正在抢救,你快上来啊,不要吓我!”

    纪珩一听这话,便朝着容昭熙伸出了手。

    “麻烦拉我一把!”

    容昭熙与程少郡又费了些力气这才将纪珩给拖了上来。

    虽然上来了两个,但水中还有三个,虽然也有让懂得水性的保安下去搜寻,但一直都没有消息。

    特别是在这大海里的是顾家的掌权人顾琉笙与他的妻子,众人都捏着一把汗。

    华楚楚更是紧张地看着海面上,若不是她水性不好,都想直接跳下去找人了。

    氧气越来越是不够,憋了太久的气加上一直都上不去,简水澜只觉得肺腑憋得都疼了起来,不能呼吸的感觉让她整个人痛苦不堪,意识也薄弱了几分。

    她觉得自己不论再怎么努力,身子似乎还一直往下沉,没有上去的迹象。

    周边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到,之前还能听到烟火的声响,可是现在什么声响都没有了,她更是不知道方向。

    是不是自己距离游艇已经太远了,所以听不到声音了?

    在简水澜意识越来越薄弱的时候,顾琉笙在漆黑的海里心急如焚,他的视力不错,在漆黑的海中多少可以分辨出一些东西,然而一直都搜找不到简水澜的身影。

    他想到她身上穿着的礼服,下摆层层叠叠的,进了水必定是个累赘,难道是在下面?

    没有再多想,顾琉笙很快朝着下面的方向游去,目光在水中搜寻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看到一个正在下沉的影子,他心底一沉,立即朝着对方游去。

    此时简水澜觉得自己被憋得快死了,却还是不想这么放弃自己,她觉得如果现在可以看到自己一定是憋得满面通红,额上的青筋暴起,一脸痛苦不堪。

    就在她想着是不是就这么交代在这里,不挣扎了的时候,突然觉得腰间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给缠住,随即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暖意贴上了她的身子,嘴上被突然封住,还有徐徐而来的氧气减轻了她的痛苦。

    在海水中,她缓缓地睁开眼,什么都看不到,但是莫名觉得安心。

    顾琉笙,他来了!

    这是她所没有想到的事情,在她就要放弃自己的时候,顾琉笙来了。

    她想起自己被绑架到废弃工厂的时候,那时候她多么地害怕,可是顾琉笙他来了!

    又一次地,顾琉笙要将她从黑暗的恐惧中拉起,想到这里,她整个人就昏迷了过去。

    氧气一点点地度到她的口中,顾琉笙知道她现在缺氧严重,也不敢在海里停留太久。

    依旧吻住了她的嘴,将自己的氧气度到她的口中,一手紧紧抱着她纤细的腰肢,带着她朝着上方游去。

    一直到现在终于找到了她,觉得一颗心才算落地了。

    好些时候,在众人担忧的目光中,顾琉笙这才带着简水澜冒出了水面上,他抱着昏迷过去的简水澜看到正朝着他们招手的容昭熙。

    便将简水澜推到他的手边,不忘吩咐了一句,“她的手伤着,别碰到了伤口!”

    容昭熙自然清楚简水澜的伤势,拉过了她没有受伤的手臂,而后将她这个人直接横抱起来,平稳地让她躺在地上。

    看到她终于被救上来,这才觉得似乎对秦筝有所交代了。

    顾琉笙很快就上来了,知道简水澜可能呛了水,立即按压她的胸口,又进行人工呼吸,反复几次之后,终于看到简水澜将呛住的水给吐了出来。

    华楚楚喜极而泣,什么都没说,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悄然地退到了一旁。

    看到简水澜被顾琉笙救上来的那一刻,她终于真正地死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