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小澜,以后别做这样危险的事情了,我真的好害怕失去你
    这个男人有了比他生命还要重要的女人,她又怎么能够去插足呢?

    她华楚楚也有她的傲娇,从此以后,与他再没有这些情愫了!

    年少时累积的情爱,一直到现在终于彻底地清除了干净。

    她笑了笑,觉得这边已经没有她什么事情了,该回去睡觉了。

    她年纪大了,该好好保养着,回头去迷死三叔!

    看到简水澜悠悠醒来,顾琉笙轻轻笑了起来。

    “小澜,你是打算吓死我吗?”

    “咳咳咳……”

    她咳嗽了几声,才觉得舒服了一些,视线也从刚才的模糊恢复清亮。

    看着的男人,她虚弱地抬起了双手,顾琉笙知道她的意思,立即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以后,别这么吓着我了,我不禁吓的,小澜,你可知道我刚才有多么担心你吗?”

    “还能看到你真好,我以为我死定了……”她虚弱地出声。

    在海里的时候,她是真的绝望了,甚至不打算憋着最后一口气了,她看不到希望。

    可是没有想到在她决定要松口的时候,他就出现了,一如以往将她从黑暗中带走一样。

    怀抱很宽厚温暖,他的臂膀也很有力,简水澜想要抬手抱他却发现提不起一丝的力气。

    顾琉笙将她很紧地抱在怀里,就在之前听到她也跳下去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静止了。

    在大海里寻不知道她的时候,更是不曾有过的慌乱。

    此时终于将她找着,只觉得怀里的人对他来说有一种失而复得的珍贵,也填满了刚才空落落的心。

    他闭上双眼,体会着她的存在,唇角微微溢出一抹笑意。

    “你不会死的,没有的同意不会死的,小澜,以后别做这样危险的事情了,我真的好害怕失去你。”

    杨晨看着这边的情况,又看到尚未醒来的顾琉璃,心底沉了沉,替顾琉璃感到不值。

    要知道顾琉璃为了这个男人付出了多少,可是他的眼里为什么总是看不到她?

    如今他抱着那个才认识不久的女人,可是他有想过顾琉璃爱了他多少年了吗?

    杨晨看着被医生抢救的顾琉璃,一直到顾琉璃吐出了一口水之后,惊喜地大叫出声,“琉璃,琉璃,顾总,你快过来看看琉璃吧,顾总……”

    正抱着简水澜的顾琉笙听到杨晨的话,缓缓地睁开眼,看向一旁正在抢救的顾琉璃,眼里闪过一抹担忧。

    可是他知道现在有一个女人更需要他!

    于是朝着正在施救的医生出声,“好好救她,给你的好处不会少!”

    而后将简水澜抱了起来,宽大的裙摆顿时哗啦啦地落下了不少的水花。

    顾琉笙看着她这一条裙子,有些后悔让她穿上这一条礼服了,这一条礼服虽然好看,但在水里却成为她的累赘,差点儿让她命丧大海。

    想到此,他低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杨晨就这么看着顾琉笙扔下这么一句话再也不看一眼,抱着简水澜离开,心下沉重许多。

    因为宴会上出了这样的事情,杨晨只好代替顾琉璃这个生日宴会上的主人公让他们继续狂欢或是回房休息,自己则带着顾琉璃还有医生回去他们的房间。

    朗月最后上来,得知简水澜已经被顾琉笙带回房,一刻不停留地也赶了回去。

    发生这样的事情,作为保镖,她也有一定的责任。

    顾琉笙请了医生过来给简水澜做了个检查,除了之前的缺氧倒也没什么大碍,就是手臂上的伤势沾了海水重新消毒又包扎了一番,倒也让简水澜疼得难受。

    而后在顾琉笙的帮助下换洗之后,便舒坦地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一杯姜汁喝下,整个人舒服了许多,就是还有些提不起力气。

    顾琉笙在给她吹干了头发之后,便一直到都盯着她看,怕她又给消失了。

    死里逃生,简水澜感叹了许多,突然想起一事。

    “对了,也不知道琉璃现在怎么样了?”

    “有医生在,不会有事的!”

    顾琉笙想到顾琉璃突然就掉了下去,便问,“琉璃怎么好端端地会掉下去?”

    他记得顾琉璃不会游泳,以前她也去学过,但一直都没有学会。

    简水澜回想着之前的事情,随即神色凝重地摇头。

    “我也不知道,你离开之后,我本来好好地在那边看烟火,没多久琉璃就来了,说我怎么就一个人在这边看烟火,还说华楚楚也是一个人问我要不要去那边陪着华楚楚,我说不用了,在那边看就好,结果没多久她就掉下去了,当时她就在我的身边,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就掉下去了!”

    其实那分明就是顾琉璃自己跳下去的,目的很可能就是要抹黑她,也所以她当时想也没想,高喊了一声“琉璃”,也跟着跳了下去。

    如此一来差不多就可以洗清了自己,估计顾琉璃也没想到她会有这一招吧!

    顾琉笙想到事发的地点确实就是他们之前观看烟火的地方,也证明简水澜一直都站在那边,是顾琉璃自己过来的,但若是顾琉璃自己掉下去的话……

    “琉璃她不会游泳,总不能拿自己的生命来赌吧?”

    就算对他有感情,也不至于如此疯狂,若是她没有被捞起来,定然是一死,没必要为了他顾琉笙寻死吧!

    简水澜垂下了眼眸,遮住了眼里那一抹冷意。

    “所以……你认为我在说谎?”

    看到她突然转变的语气,顾琉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容易让人产生误解,连忙解释,“不是,你别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知道你是无辜的,况且你下去是要去救她,你别胡思乱想,我是在想琉璃若是琉璃她自己跳下去的,那么目的是什么,这么做对她来说没有丝毫的意义。”

    怎么会没有意义呢!让她被人误解,就如同上回在纪家的酒会上一样。

    然而简水澜没有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摇了摇头,眼里还有一丝对于今晚的恐惧。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今晚上差点儿就死了,那个时候其实我挺后悔下去救人的,我没有救到她,反倒差点让自己命丧大海。

    我就想着自己是不是太过冲动了,特别是当死亡将我包住的时候,缺氧让我难受得想要放弃,而就在我决定放弃的时候,你来了……”

    看到她脆弱的模样,顾琉笙心疼地握紧了她的手,“别放弃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许放弃自己,明白吗?”他庆幸她的坚持,也庆幸自己在最后一刻找到了她。

    简水澜轻轻点头,“你要不要去看看琉璃她怎么了?”

    “等晚些再过去,我在这边陪着你,等你睡下了再过去看看。”

    兄妹一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自然是要过去看看的,况且这个时候简水澜都醒来了,她怎么还没有醒来?

    听到顾琉笙这样的话,简水澜明白他还是要过去的,当即就挣扎着要坐起来,不管怎么说她必须在场,否则只怕顾琉璃会趁此机会抹黑她。

    虽然她在第一时间跳下去救人,这是大家所知道的事情,可顾琉璃的说辞也很重要。

    只怕是要将她掉下去的事情全都推到她的身上,她必须跟在顾琉笙的身边。

    看到简水澜起来,顾琉笙连忙按住了她的身子。

    “怎么不好好躺着?”

    “我想陪着你去看看她,我没什么事情了。”

    她在水里泡了那么久,又怎么可能没什么事情,现在还浑身没多少力气。

    但想到顾琉璃可能借此抹黑她,就不放心顾琉笙单独前去。

    也许顾琉笙会相信她,但若是顾琉璃在他面前一哭诉,只怕也会动摇了他对她的信任。

    看到简水澜一副坚持的样子,顾琉笙笑了笑将她整个人拥抱在怀里。

    “不急,你先休息一会儿,晚上也没吃什么东西,我去吩咐厨子烧几样你爱吃的菜送过来,正好我晚上也没吃多少,打算再吃一些,在这边条件设备都有限,等天亮了船靠岸了我再带你去医院看看!”

    经他这么一说,简水澜也觉得有些饿了,在水里她卖命地想要游上来,花费了不少的力气,此时还是虚脱的,于是点点头。

    “那你要快些回来,别让我等太久了!”

    见着她难得这么依恋着他,顾琉笙很受用,抬手轻揉着她刚吹干还带着一股香气的长发。

    “嗯,我会很快回来的,你在这边等着。”

    离开之前,他在她的唇边落下一吻。

    顾琉笙亲自去了一趟厨房吩咐了他们立即烧几样简水澜爱吃的菜,一样样地报出了菜名,都是有些容易消化,清淡却又营养的菜色,这才朝着他们房间的方向走。

    回去的路上却看到杨晨匆匆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看到他的时候目光一亮。

    “顾总,琉璃醒来了,可是、可是却……”

    “却什么?”

    顾琉笙眉头轻蹙了下,他自然不希望顾琉璃留下什么后遗症的。

    “琉璃她醒来了可是一句话都不说,问她怎么掉下去的她也不肯说,只是一直哭着,我实在太担心了,所以想出来找找顾总,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毕竟琉璃向来听你的话。”

    一直哭着……

    醒来就好,怎么就一直哭着,莫不是被吓到了?

    他看了一眼前面几间就是他们的房间,此时简水澜还虚弱着,不如他自己去看看就好。

    于是朝着杨晨刚才出来的那一间房走去,才将手放到门把上就听到里面压抑的哭声。

    他推开门,里面的哭声就更清晰了一些,回头看了一眼杨晨,示意她也进来。

    毕竟他与顾琉璃并非亲兄妹,孤男寡女这大半夜的不适合共处一室。

    杨晨本来想给他们私下相处的空间,说不定顾琉璃梨花带雨的模样可以打动他的心,但顾琉笙都这么示意了,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房间里,所见之处几乎都以粉色为主,她似乎很喜欢粉色的东西。

    顾琉笙并没有过多打量,而是朝着那张大床走去,那边顾琉璃整个人小小地窝在那边,一张脸都是泪水,看到他的时候,只看了他一眼,眼底都是无尽的委屈,而后别过头继续哭。

    除了在简水澜面前,顾琉笙并不是个有耐性的男人,特别是对于女人的眼泪,看到顾琉璃只是哭着,便有些不耐烦起来。

    “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出来,非要这么一直哭着?”

    然而面对他的质问,顾琉璃依旧是哭个不停,甚至比刚才还要厉害。

    杨晨看到这样子,上前了几步,小心翼翼地问他,“顾总,之前琉璃的情绪还好好的,怎么落了一次水就变得这么大,会不会是受了什么委屈?再说了,怎么好端端地就落水了?”

    顾琉笙回头瞥了一眼杨晨,看到她立即低下了脸,他缓缓地将目光落在顾琉璃那张都是泪水的脸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好端端地会掉到海里?”

    在听到这么一句话的时候,顾琉璃的哭泣声明显小了许多,一双哭得通红的眼依旧都是泪水,她看着顾琉笙。

    “我……是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跟所有人都没有关系。”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有人推她下海?

    杨晨却是立即激动了起来,“琉璃,难道是有人推你下去的?不过也是,好端端地你怎么会突然就掉了下去?要知道那是大海,也幸好当时还放着烟火船是停止的,否则都不知道去哪儿捞人了!琉璃,顾总这么疼爱你,你将事实说出来,顾总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可是听到杨晨这么说,顾琉璃的情绪并没有好转,依旧留着泪,一脸的委屈。

    顾琉笙看到她这么说,明显是藏了话,“有什么话你直接说,我倒是想看看是谁敢动你!”

    他心里也着急起来,出来这么些时候再不回房不知道简水澜独自一人会不会害怕。

    刚发生那样的事情,这边还是个陌生的地方。

    顾琉璃睁着一双哭得泛红的双眼看他,目光直视他清冷的双眼,一双手紧紧地揪着被子,犹豫了些时候,才嗫嚅着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