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打不得骂不得,顾琉笙只能憋着一肚子的火
    “是……是……我也不知道是谁将我推下去的,当时我的旁边就只有大嫂一个人,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觉得有人推了我一把,我立即一头就栽到了海里……可是大嫂她……大嫂她没有害我的必要!”

    说着泪水比之前还要汹涌地掉落了下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听到她这么说,顾琉笙立即阴沉了一张脸。

    “你在怀疑小澜推你下海?”

    顾琉璃立即摇头,“不是,不是的……我没有怀疑她推我,但是当时看到大嫂独自一人在那边我就想着去找她陪她说说话,建议跟她一起去找楚楚姐姐的。

    那时候周边除了大嫂,距离我们最近的就是朗月了,可是朗月距离我们还有几步之遥,应该不可能将我推下去的。

    阿笙……大哥我好害怕,我不会游泳的,大海里那么深那么大那么黑,我什么都看不到……”

    她紧紧地抱住了被子,眼里都是刚才面对死亡的恐惧,一张脸布满了泪水,脸色白得厉害。

    “小澜不可能推你下海,朗月与你无冤无仇,只是我聘请过来保护小澜的保镖,也不可能推你下海,至于你怎么掉下去的,琉璃,我想你应该很明白才是,这世上总不可能有鬼吧?”

    他垂下了眸子,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蹊跷,简水澜会突然下海救她,她的话也应该有所隐瞒,而顾琉璃突然掉下海里,话里所有的意思几乎可以说是全部指向了简水澜。

    她想起简水澜几次对于顾琉璃的戒备,难道她今天这样的举动是为了避免被她污蔑吗?

    他知道简水澜不可能去推顾琉璃下海,也不可能在这样的场合上动手。

    只是顾琉璃并不会游泳,她若是自己跳下了海,不是自寻死路吗?

    他看着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难道她的心计真的如此深沉?

    深沉到这么多年来,他没有看出来?

    可是顾琉笙又不愿意去承认,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女孩子会有这样的心计。

    一直以来在他的记忆中那么温顺乖巧的女孩子,对自己会这样狠!

    他只希望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猜测,顾琉璃还是原本的顾琉璃,天真无邪。

    顾琉璃的脸色一变,随即哭得更是厉害,眼里的泪水比刚才还要汹涌。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居高临下的男人,心里满满的都是委屈。

    “大哥,既然你都不相信我的话,为什么还要让我说,难道还真是我自己跳下去的吗?

    你是知道的我不会游泳,大海那么深那么大,我这么做能得到什么好处,我……如果大哥觉得是我自己跳下去的,那就是我自己跳的吧!”

    似是受尽了委屈,顾琉璃没有再搭理他,翻了个身背对着他,只剩余抖动的身子与哽咽。

    杨晨见此,目露不甘,看着那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

    “顾总,琉璃为人如何你是明白的,毕竟她是看着长大的孩子,而我在国外照顾了她那么多年,也深知琉璃的脾性,今晚上到底琉璃为什么会突然掉入大海,想必顾总也很清楚才是!”

    “所以你们就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小澜?”

    顾琉笙冷笑,回头看向杨晨,“杨助理,这么污蔑少夫人,可知道下场如何?”

    “如果不是少夫人推琉璃下海,难道真是鬼吗?”杨晨反问,眼里带着怯色。

    “琉璃,如果真是小澜推你的话,那么她就不会在你跳下去之后也跳下去救你了,如果当时我没有及时找到她,后果不堪设想。

    你要是这么认为是小澜推你下海的话,我一定会彻查清楚,连同上回纪家酒会上的事情一并给你一个交代,可若是让我知道这里面有你的手笔,别怪我不念旧情!”

    对于这样将事情抹黑给简水澜的顾琉璃,他已经失望极了。

    他相信简水澜再不喜欢顾琉璃,但也不至于会去下这样的手。

    他的姑娘不会这么狠心,也没有这么深的心计。

    就算在对付云家的时候,她也不屑使手段,否则也不会被云盛赶出云家。

    被蒋芹芹母女逼得如此,小小年纪就什么都依靠自己。

    让他欣慰的是,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简水澜并没有怨天尤人,依旧乐观积极,善良勇敢。

    顾琉笙没有过多的停留,再不看一眼他们,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顾琉笙离开之后,顾琉璃翻过身,目光直视杨晨,带着几分清冷,哪儿还有之前的楚楚可怜。

    “杨姐,阿笙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跳下去之后,大嫂也跳下去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杨晨一愣,“琉璃,我来不及告诉你,我也没有想到少夫人会跳下去!”

    此时顾琉璃眼里都是深思,将她掉下海里的前前后后都想了一遍,觉得没有把柄才微微松了口气,不过顾琉笙是不是开始怀疑她了?

    就连她用性命相搏,他也这么固执地要站在简水澜那一边吗?

    她可不相信简水澜跳下去是为了救她,估计简水澜还恨不得她死吧!

    她们两人表面上虽然维持着和平的模样,但私下里谁晓得是否如何。

    只是她算准了一切,没有想到简水澜会跳下去,还真是比她顾琉璃还豁得出去!

    平缓了下自己的心境,顾琉璃抬手擦干脸上的泪水看向杨晨。

    “杨姐,我是不是太过心急了?今天的举动,已经引起了阿笙的怀疑,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杨晨垂眸,想起甲板上顾琉笙不顾顾琉璃正在抢救的样子,眼里心里只有他怀里的女人。

    他的心里分明没有顾琉璃的位置,轻叹了声,杨晨劝她,“琉璃,要不……放弃了吧!当顾总的妹妹也挺好的,一辈子锦衣玉食,将来找一个对你好的男人嫁了,顾总他……”

    “不可能!”

    顾琉璃厉声地打断了她的话,眼里都是不甘与难过。

    “我筹谋了这么多年,爱了他这么多年,没有当上阿笙的新娘,我不甘心,旁人再好都比不得他的丝毫,锦衣玉食又能如何?只要得到了阿笙,我还担心没有锦衣玉食的生活吗?”

    杨晨看到她情根深种无法自拔的样子,心里叹了声,心疼她的固执。

    “可是顾总他现在对顾少夫人一心一意,你都不知道你昏迷的时候顾总看都不看你一眼,眼里只有顾少夫人的存在,就算刚才顾总过来,若不是我半路将他拦截了,只怕他还不肯来呢!”

    “那又如何?这些都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阿笙一定会将我放在心上,一如以往那般,他的身边只有我。”

    说到这里,她的眼里都是怨恨,“简水澜也不过是个虚伪的人,一边享受着阿笙的宠爱,一边与哥哥眉来眼去,也不知道私下还与多少个男人来往呢!

    我只是没有想到我都掉入海里,阿笙还能无动于衷,若是以前他一定第一个跳下海里找我。”

    **

    顾琉笙回到房间的时候,简水澜还睁着眼把玩着手机,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很快朝外头看来。

    看到是他的时候,立即露出一抹浅笑。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我还想着去找你呢!”

    顾琉笙走了过来,心情却没有因此而放松,他在床上坐下,黝黑的眸子看着她。

    “我刚从琉璃那边回来,她醒了,本来想着跟你一块儿去的,但遇上了杨助理。”

    简水澜就这么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垂下了眼眸,将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那上面是应寒最新发出来的一条微博。

    虽然生气顾琉笙没有等她一起去,但是顾琉笙这一副模样一定是顾琉璃趁此机会说了一些什么话才是,就是不知道顾琉笙现在是不是对她起了疑心。

    她给应寒刚发的最新微博点了个赞,这才看向顾琉笙。

    “琉璃她还好吗?”

    顾琉笙轻轻点头,“还好,只是一直哭,想必是吓着了。”

    “是该吓着了,突然这么掉下去,那栏杆并不矮,而且琉璃也不高,突然就在我的身边一头栽了下去,想想确实有些可怕,幸好天亮之后船就会靠岸。”

    顾琉笙却一直盯着她看,“你在气我没有跟你一块儿去,而是先一步去看琉璃?”

    “没有。”

    简水澜摇头,“一开始有些郁闷,你明明答应我要一块儿过去的,却还是先独自过去了,可是现在不郁闷了,琉璃是你看着长大的堂妹,你看重她也是正常,再说我刚历经了生死,也许也突然就看开了很多,什么都没有活着重要。”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就笑了笑,“我先睡了,等明天船靠岸了你再喊我,夜宵我就不吃了,没什么胃口。”

    她将手机直接塞在了枕头底下,侧过身背对着顾琉笙,闭上眼很快就睡着了。

    她本来就疲惫得很,强撑着等他回来,既然回来了,也就没必要再撑着了。

    顾琉笙感觉到了她情绪的转变,特别是她那一句“什么都没有活着重要”。

    他知道简水澜生气了,也或者她知道他单独过去顾琉璃那边,顾琉璃会先指控她。

    说到底是他做得还不够好,让这个女人对他没有彻底绝对地信任。

    简水澜在防备着顾琉璃的时候,还防备着他,今晚上她可以不跳下去救人的。

    但如果她没有跳下去,顾琉璃那一番说辞必定让人误解,甚至将简水澜列入可疑之人。

    如果他也相信了顾琉璃那一番话,那么就会对简水澜起疑。

    所以简水澜也对他有所保留,就是担心他对她的爱不够坚定,不够信任。

    想到这里,黝黑如夜空的眸子蒙上了一层失落,最后他什么都没说。

    感觉到简水澜已经睡下,他从枕头底下小心翼翼地翻出手机放到一旁的桌上,而后在她的身边躺下,将蜷缩的女人搂在了怀里,炙热的胸口紧紧贴着她娇弱的后背。

    **

    大清早的,简水澜就醒来了,睡了几个小时虽然还是疲惫不堪,但再没有了睡意。

    睡着的那几个小时她都在噩梦里,梦到的全都是自己在深海里挣扎,呼吸不畅,浑身被冰冷的海水包围着,周围漆黑一片,距离死亡很近。

    醒来的时候,浑身都是湿哒哒的,她坐起身来,看到顾琉笙还睡得沉,也没打扰他。

    放轻了动作翻过他独自下了床,到浴室里沐浴一番,不小心弄湿了手上的伤势,索性直接将纱布拆下扔到了垃圾桶里。

    看着手臂上的伤口依旧狰狞,不过疼痛已经缓了许多。

    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她将头发高高地盘起,看到自己的脸色并不好看,也没有打算上妆。

    离开了浴室,就看到顾琉笙幽幽醒来,似是找不到她左右翻看了一遍,最后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似是松了口气,眼里那一抹慌乱也很快消散开来。

    “怎么这么早就醒来了,也不多睡一些。”

    顾琉璃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她的手臂上,很快起身朝着她走去,靠近的时候就嗅到了一缕缕沐浴之后的清香。

    “怎么这么不听话,沐浴的时候你喊我一声,这伤不能沾水,万一伤口发炎了怎么办?疼的还是你!”

    简水澜抽回了手,摇头,“没什么大碍,等一会儿让医生重新包扎下……算了,等船靠岸之后我去一趟医院好好包扎,反正昨天也沾了水。”

    多沾一次也是沾,她无所谓。

    看到简水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顾琉笙忍不住就觉得火大,怎么这么不珍惜自己!

    可是打不得骂不得,他只能自己憋着一肚子的火。

    他握住了她受伤的手,看到上面狰狞的伤口,已经结痂了,现在碰了水上面有些发白。

    顾琉笙很快喊了朗月,让她去找医生,没过一会儿医生就来了。

    重新包扎了一番,又嘱咐几句,医生这才离开。

    简水澜朝着窗旁走去,远远地看到了岸,按这样的速度应该再过不久就能靠码头了。

    她就知道与顾琉璃在一起总能出现一些意外,昨天她一直防备着,结果还是发生了。

    按照夜里顾琉璃突然掉水的情况,她能百分百确定,那是顾琉璃自己一头栽下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