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我从头到尾只爱过一个女人,那就是简水澜
    只是这样的话她已经不敢再如以前什么都告诉顾琉笙了,他一定不会相信顾琉璃对自己这么狠毒,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就为了抹黑她简水澜。

    轻叹了口气,突然就觉得累了。

    自顾琉璃回来之后,事情不断,他们夫妻争吵不断,顾琉笙虽然还是对她好,可是……

    她感觉到一股力不从心,觉得疲惫,觉得没有以往的美好。

    靠着窗子,她将窗子打开,一股带着咸腥味的热风吹了进来。

    顾琉笙默不作声地走到了她的身边,将她搂在怀里,问她,“你有心事?”

    “能没有心事吗?昨夜里差点儿就死了!”她睡了多久就做了多久的噩梦。

    说到夜里的事情,顾琉笙心口一抽,紧紧地将她搂住。

    “抱歉!”

    简水澜笑了笑,摇头,“跟你没有关系,不过……船不久之后就要靠岸了,不知道琉璃醒来了没有,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她?毕竟昨夜里她也掉了水里。”

    “不用了,一会儿船靠岸我们就先回去,我先带你去医院好好检查。”

    他没打算让她们就这么见面,只怕顾琉璃要说出什么让人难受的话。

    “能查出琉璃昨夜里是怎么掉海里的吗?好好地在我身边突然说掉下去就掉下去,有些让人恐慌。”

    最为恐慌的是顾琉璃的心思,若是她没有及时跳下去,只怕众人要以为是她推下去的!

    顾琉笙拥紧了她的身子,轻轻蹭着她的头发。

    “这事情还没有时间去查,不过想必朗月夜里没有回来,应该是去查这些事情了,毕竟我请她保护好你,却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也有一定的责任。”

    “这事情是该查清楚,想想就觉得害怕,昨晚上这么多人下去,若是上不来的话……”

    简水澜靠在他的怀里抬起小脸看他,“关乎性命的事情,可不能就这么了了,毕竟太过诡异了!”

    就是不知道顾琉笙他查出来事情真相,舍不舍得了!

    也或者他昨夜里去了一趟顾琉璃的房间里,知道了一些猫腻,就看他的决心了。

    是揪出来,还是选择包庇。

    希望答案,不会太令她失望。

    一句太过诡异,让顾琉笙想起昨夜里顾琉璃的话,还有他心中的猜测。

    简水澜这么说,其实也在怀疑顾琉璃是自己跳下去的吧!

    他想起上回纪家酒会的事情尚未找到证据,如今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而且偏偏顾琉璃出事的地点都有简水澜,这不是太过巧合了?

    若是旁人他或者真以为顾琉璃是被害的,但简水澜的品性他是知道的。

    “让你受委屈了。”

    可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顾琉璃

    简单的一句话,简水澜看着他,莫不是顾琉笙也知道了?

    但是他会怎么处理呢?

    于是笑了笑,“幸好你来得及时,昨晚上朗月肯定也下去救我了,不知道她现在还好吗?这事情可怪不得她,你别怪她,好不好?”

    蹙了下眉头之后,毕竟这事情朗月也有一定的责任,没有及时阻止,她身为保镖,却屡次让简水澜涉险,这一点让他很不满。

    不过简水澜已经求情,他只好点头,“目前鬼门关朗月排行第二,我若是想换人也只能换鬼门关的第一,但是那个第一神出鬼没,怕是请不到人,所以暂时还是让朗月保护你的安全。”

    不过该是推敲下朗月了,屡次让简水澜遇上危险。

    待到顾琉笙梳洗后,侍者送来了早餐,许是心里有事,简水澜也没吃多少。

    喝了一碗粥搭配几口清淡的小菜,吃了一颗水煮蛋,别的也就没有再碰了。

    这对于食量还算大的她来说,已经算是很少了。

    顾琉笙看到她就吃了这么点儿,眉头立即蹙起。

    “怎么不多吃一些?”

    “没什么胃口,等回家里再吃一些吧!”

    她看着桌上几乎没有动过的食物,勉强一笑,想了想又说,“对了,毕竟我是当嫂子的,昨夜里琉璃醒来没有去看她,今天早上怎么也得过去一趟,是我自己过去,还是你陪着?”

    顾琉笙是不想过去的,但若是不过去,怕简水澜要独自过去,想了想只好答应。

    “我陪你过去一趟,其实不过去看她也是可以的,你虽然是她大嫂,但昨天夜里你跳下去救她,自己也受了惊吓,需要好生休养。”

    若是他没有过去,不知道顾琉璃会不会说出什么话来。

    “我哪儿有那么娇贵,况且你不是救了我吗?”

    说到这里她勾唇一笑。

    看到她苍白的脸色,顾琉笙抿着唇,突然有些不满足现状。

    她分明可以一如从前什么事情都告诉她的,心里的任何想法都能跟他吐露,可是现在却将心门上了锁,将他拒之门外,这样的滋味让他很不爽。

    吃过早饭,此时也差不多快靠岸了。

    两人离开了房间,直接朝着顾琉璃房间的方向走去。

    毕竟是女人的房间,这么直接过去不好,简水澜率先敲响了门。

    过来开门的是杨晨,此时杨晨的脸色并不大好,很显然她昨夜里在这边照顾了顾琉璃一整夜。

    还真是娇贵,不就是掉海里很快就让朗月给捞了上来,还需要如此?

    “顾总、顾少夫人!”

    看到是他们两人,杨晨很快跟他们打过招呼,只是在看到简水澜的时候,神色有些怪异,但也没有说什么。

    简水澜自当没有看到她那神色,冲她一笑。

    “琉璃醒来了吗?可方便我们进去?”

    杨晨轻轻点头,“琉璃昨晚上一晚都没睡,许是受到了惊吓,现在还清醒着。”

    顾琉笙警告地瞥了一眼杨晨,带着简水澜走了进去。

    顾琉璃一如昨晚上躺在床上,脸色很不好,眼眶下更是青黑一片,一双眼睛一片通红,许是哭得太久,导致今早眼皮浮肿异常,看起来特别虚弱的样子。

    顾琉笙也没有想到才几个小时不见,顾琉璃就变成这一副德行,他本想上前询问她几句的。

    可是当她看到顾琉璃在看到简水澜的时候身子瑟缩了下,整个人朝着里面挪去,眼里都是惧意的时候,便停止了上前询问的想法。

    看到顾琉璃这样的表现,还真犹如惊弓之鸟,想必她这一副模样是想告诉别人是她简水澜将她推下海里的吧!

    于是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顾琉笙,突然扯唇一笑。

    “我怎么觉得琉璃好像很害怕我,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不过看样子琉璃昨夜里确实被吓到了,一会儿靠岸,反正我也是要去医院的,顺道带着琉璃去检查一遍,可别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这是自然!”

    顾琉笙点头,而后朝着顾琉璃的方向走去,看到她脸色这么不好,回头去看杨晨。

    “琉璃都已经这样子了,没有去请医生过来吗?”

    杨晨点头,“昨夜里医生有来过一趟了,但医生说她受到了惊吓。”

    众目睽睽之下,简水澜朝着她走去,而后在床边坐下,抬手正要抚上顾琉璃的额头却让她抬手拍开,而后恐惧地冲着角落缩去,一张脸苍白得毫无血色,眼里都是对她的恐惧与提防。

    “不要、不要,大哥,救救我……不要碰我,你不要碰我!”

    简水澜的手就这么搁在空中,看着一脸恐惧的顾琉璃,有些没搞明白这是怎么了。

    她这是打算装疯卖傻,还是真受刺激了?

    因为伸出去的是受伤的右手,被她这么一拍开正好打在伤口上。

    简水澜疼了下,瞥了一眼还未拆线的伤口,倒是没有裂开,而后将目光落在顾琉璃身上。

    “你这是怎么了?”

    顾琉笙很快走了过来,握住了简水澜的手。

    “我看看,有没有碰到伤口?”

    本来打算去医院重新包扎的,所以他也就没有再让医生过来包扎,早上被水泡得伤口有些发白,此时被顾琉璃这么一拍,上面有些泛红。

    他将简水澜拉起站在自己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缩在角落的人。

    “顾琉璃,你这是大清早的发什么疯?她是你大嫂,她在关心你,明白吗?昨夜里她为了救你直接跳下了海里,而你现在是什么态度?”

    杨晨很快走了过来,看到缩在角落里颤抖的顾琉璃眼里闪过不忍。

    “顾总,琉璃一晚上未眠,都处于惊吓当中,哭到天亮的时候才停。况且昨夜里就她们两人站在一起,琉璃突然就掉到了海里,虽然顾少夫人第一时间下去救人,但琉璃为什么会掉下去,难道……”

    “闭嘴!”

    顾琉笙打断了她的话,“你们是在怀疑我的女人?”

    杨晨看着他,“毕竟顾少夫人是最为可疑的人,不是吗?”

    未等顾琉笙开口,简水澜看向杨晨,“原来真是如此,杨助理,怀疑我的话最好要有证据,昨夜里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想你们二人极为清楚,顾琉璃是怎么掉下去的!”

    而后看向缩在角落里的顾琉璃,她觉得现在已经没有必要维持表面上的和平了,既然顾琉璃不愿意打破,那么就由她来,反正看到这样虚伪的女人,她觉得恶心。

    当初觉得云水溶那一副小白莲的样子让她倒尽胃口,可是顾琉璃比云水溶更甚!

    “琉璃,我不知道你是在装疯卖傻,或者是真受了刺激,但我觉得我们彼此都不需要这么伪装下去了,你不累,但是我累了!”

    看到那角落里依旧瑟缩的女人,她微微勾起一笑。

    “我知道你讨厌我,因为觉得我抢夺了顾琉笙,而你应当爱慕了他很多年才是,在纪家酒会上的时候,当初我就觉得自己被下了套,为什么那处恰好没有监控,那样的亏我吃了。

    可是昨天你掉到海里去,却让人将矛头指向我,我还真不甘心,你可知道我昨晚上差点就死了?”

    此时顾琉璃睁着犹如麋鹿一样的湿润的眼睛看着简水澜,脸色依旧苍白得可怕。

    她看了看简水澜又看向神色阴沉的高大男人,最终什么话都没说,依旧瑟缩着。

    “顾琉璃,昨夜里你掉下去的时候我就想着你可能会污蔑是我推你的,所以我二话不说直接跳下去救你,没想到一切真如我所料。

    昨天为了救你我跳下了海里,尝到了濒临死亡的味道,所以我觉得我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你这么一个假惺惺的女人拿自己去玩命,因为你不配!”

    她回头看向顾琉笙,眼里都是认真的神色,“我说的话信不信随你,我没有推她,是顾琉璃自己一头栽下去的,她为什么这么做,我猜测是要离间我们的感情。

    因为从一开始我就告诉你,顾琉璃她喜欢你,一口一个大嫂地喊我,实际上她心里或者恨不得将我除去。”

    此时的顾琉璃颤抖得更为厉害了,杨晨走了过去将她小心翼翼地抱住安慰了几句,随即朝着简水澜这边凌厉地看了过来。

    “顾少夫人,你够了吧,你看看琉璃都已经吓成什么样子了,你还要这么刺激她,她一直以为都将你当成嫂子敬重,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话?你是这么想的,可是琉璃她心性单纯,没有那些想法!”

    杨晨气急败坏红着眼眶看向顾琉笙,“顾总,你就这么放任顾少夫人这样羞辱琉璃吗?她可是你最为喜欢最为疼爱的琉璃啊!”

    顾琉笙确实没有想到简水澜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将事情说开,他以为就算要与顾琉璃撕破脸皮起码要等到顾琉璃的情绪好一些。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撕破脸,对她并没有好处。

    还是太冲动了!

    他紧紧地握住了简水澜的手,看向杨晨。

    “杨助理,当初我聘请你过来照顾琉璃的,看到你对琉璃忠心确实很敬业,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随意污蔑我的夫人!若是觉得不服气,你大可以离开,看看你这些年来将琉璃照顾成什么样子!”

    杨晨的脸色一白,毕竟这一份工作对她来说只要好好做,衣食无忧。

    她跟在顾琉璃身边这么多年,在国外治疗的时候更是她陪在顾琉璃的身边,早已当成亲人一般,什么事情都为她着想,顾琉璃对她也还算不错,什么好的都给她。

    如果失去这一份工作的话,她找不到待遇这么好的工作了。

    可是想到顾琉璃的感情,又觉得不甘心。

    当她想要反驳的时候,一只冰冷的小手握住了她的手,杨晨回头去看,是顾琉璃正抓着她的手,什么都没说,但是她看得出来,顾琉璃并不想要她离开的。

    简水澜看到顾琉璃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自然清楚这是她的伎俩。

    “以后再见,不需要一口一个大嫂地喊着了,不真心我听着也难受。琉璃,往后在我面前也无需这么戴着面具说话,这让我觉得挺恶心的,让我觉得自己都快变得要跟你一样了。”

    一旦撕破了脸皮她突然就觉得心胸都畅快了起来,不需要遇上这张脸就装模作样,说一些自己不爱说的话,明明在心中腹诽得要死。

    她没有再看他们一眼,包括顾琉笙,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不管顾琉笙对于她们撕破脸皮是怎样的一种态度,是觉得她简水澜无端挑事端,还是心疼顾琉璃这个时候受到惊吓还要接受她的冷嘲热讽,这些都不重要了。

    她不想戴着一张面具生活,那样太累,她简水澜应该属于肆意的,简单的。

    该撕就撕,而不是粉饰太平,更不是虚情假意。

    简水澜走后,顾琉笙并没有立即追上去,而是看中一直不肯说话的顾琉璃。

    “我一直在给你机会,你明白吗?纪家酒会上的事情,虽然没有证据,但具体情况如何我还是明白的。昨夜里是个什么情况,我大致上也能清楚,小澜从来就不是个会使伎俩的人。

    琉璃,我给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真觉得自己错了那就去找我将所有的真相说出来,否则一旦被我查到证据的话,我也保不住你,这事情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还有,我不管你是不是戴着面具活着,往后少惹我的女人!”

    能让简水澜说出那些话,证明她是有依有据的,而不是空口无凭。

    简水澜并不会随随便便去污蔑人!

    他转过身朝着外头走了几步,快到门边的时候又停了下来,回头去看双眼无神的女人。

    “琉璃,如果你真对我有兄妹以外的感情,我奉劝你早点儿将这感情掐灭,因为我对你从头到尾就只有兄妹之情,而无男女之情,我从头到尾也只爱一个女人,那就是你大嫂!”

    其余的,他觉得没有必要说了。

    对于顾琉璃现在的表现,他也觉得诡异,昨夜里是有些吓到了,但一切都好好的。

    为什么几个小时之后情绪变化就这么大,是装疯卖傻想要将所有的责任推简水澜身上,还是别有想法,总不能真的被吓到了吧?

    就算被吓到也不该口出狂言,随便指着简水澜的不是。

    顾琉笙离开之后,杨晨走了过去将房门关上。

    顾琉璃失神地躺在床上,顾琉笙的话句句诛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