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顾琉笙,不管他们如何怀疑我,只要你信我就好
    她受不了被顾琉笙这么冷漠地对待着,对于他的感情早就如火燎原,来不及掐灭了!

    泪水再次犹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颗颗从眼尾滑落没于发丝里。

    为什么她看上的男人要对别的女人如此信任?

    昨夜里那样的场面任何人都该怀疑简水澜的,毕竟她一头栽到海里的时候,身边就只有简水澜,就连朗月都距离她们好几步之遥,而且那样的角度,她相信朗月是看不到的。

    毕竟她们的裙摆是那么大那么长,加上她们凑得那么近,能够遮掩住太多。

    她自然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早就在游艇下让杨晨安排好了一切,掉下去对她来说不过就是一场大胆的演练。

    只要没有出差错就不会有危险,她在水里等着被人救上来就可以。

    顾琉笙知道她不会游泳,但其实她的水性还可以,早在很多年前她就学会了游泳。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简水澜也跟着跳了下去,更没想到的是顾琉笙竟然没有对简水澜有过丝毫的怀疑,这让她昨夜里白跳了一场,甚至让顾琉笙对她说出这些重话来。

    深呼吸了口气,她抬手抹去了脸上的泪水,看向杨晨。

    “杨姐,为什么阿笙不愿意相信我?大嫂说什么他就相信什么?是不是我对阿笙来说始终不是那么重要?”

    看到这样脆弱的顾琉璃,杨晨有些不忍心。

    “不如就这么算了吧,我看顾总对顾少夫人情根深种,什么都听她的信她的,简直就是将她放在了心坎上。”

    顾琉璃凄切地摇头,“不能算了,算不了,我爱他,爱了这么多年,为什么比不上她?为什么他要对我这么冷漠?”

    **

    简水澜沉默地回到了房间里,就这么坐在沙发上打算等着靠岸就离开。

    心情有些灰暗,但想到自己终于与顾琉璃撕破了脸面,心里就舒坦起来。

    再见不需要虚伪地去打招呼真好,不管顾琉笙是不是觉得她无理取闹,或者顾家人看她的目光异常。

    但总归该怎么撕就怎么撕,光明正大的,而不是背地里这么阴人。

    顾琉笙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简水澜沉默地坐在沙发上,脸色苍白而阴沉,明显不开心。

    他后悔让她来参加这一场宴会了,差点儿就失去了她。

    顾琉笙在她的身边入座,握住了她冰冷的手。

    “小澜,为什么不将那些猜疑告诉我?”

    他记得以前很多事情,她都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他的。

    “告诉你有用吗?我以前就跟你说了琉璃绝对不会是你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是你不相信,觉得我对她有偏见,她在你的眼里永远都是美好的,乖巧温顺,听话可人,天真无邪。

    你又怎么会相信她有那么多的心计?昨夜里我本可不用跳下去的,可在顾琉璃莫名其妙自己掉下去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所以立即跟着跳下去救人,你以为我会想下去吗?

    大海里那么黑,我水性也不好,在水里我更是找不到方向,我都以为我死定了。

    那时候我就后悔自己不该为了顾琉璃拼了自己的性命,他们如何怀疑我都没有关系,只要你信我就好。”

    可到底她还是害怕顾琉笙偏向顾琉璃不相信她,毕竟最先掉下去的是顾琉璃,而她就在旁边。

    他想起以往简水澜谈起顾琉璃的一些不是,怀疑他与顾琉璃的感情,可是最终都闹得不欢而散,甚至还让她有了离婚的念头。

    轻叹了声,他紧紧地握住了简水澜的手。

    “我给琉璃三天的时间,若她可以坦白一切,我能给她一次机会,若是执迷不悟的话,等我查清楚一切,毕竟不会轻易放过。

    其实早在台风那一天她将我留在千禧园的时候,我就怀疑她的动机了,只是一直不肯相信那么单纯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那些心计,甚至不惜利用自己的安全。”

    闻言,简水澜似有些松动,对于顾琉笙这一番话还是吃惊的。

    “你也认可我的话,觉得顾琉璃并不简单?顾琉笙,你对顾琉璃好的印象太过深根蒂固了,觉得她什么都好,可是周边的人都在告诉我顾琉璃不好,她心计深沉,而你从来只认为她当初是二叔带回来的孩子才会受到排斥,若是她品性的话,这么多年就算有排斥也该瓦解了吧!”

    她似乎无所谓顾琉笙的对她的态度,想起上回在纪家酒会上的事情,笑了笑,又说,“之前她礼服被我踩掉的时候,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认为这是她自己设的计,目的有二。

    其一让人对我印象不好,其二,让晏殊对她反感,因为她喜欢你,所以晏殊再优秀,她也无法接受。虽然我这么想有些可笑,毕竟她身为女人众目睽睽之下让被人看到她的身体,对自己确实狠了些。”

    因为他对于顾琉璃太过在乎,所以被蒙蔽也是正常,但是他怎么会看不清楚顾琉璃对她的感情?

    是不是顾琉璃一直以来对于顾琉笙都是如此,所以他习惯了,觉得这是兄妹之情?

    “你说的我都想过,然而不想去承认顾琉璃的变化,以前的她确实很好,喜欢黏在我的身边,乖巧而安静,因为晋晗他们排斥她,我便对她多了一些心疼!”

    他轻叹了声,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小澜,若这些事情都是琉璃做的,我们给她一个机会,三天之内若是她找我坦白一切,我们原谅她好不好?若是她没有坦白且一意孤行的话,我便再不会给她机会。”

    他相信一开始她本纯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变成这样。

    机会……

    如果这些真都是顾琉璃所做的事情,顾琉笙还想着给她机会。

    有这么好的一个哥哥,她顾琉璃为什么不好好珍惜?

    若是别人犯下了这么多的错误,顾琉笙又怎么会给对方机会?

    可见她顾琉璃在顾琉笙的心中还是占着很大的地位!

    只要顾琉笙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就够了,不管顾琉璃对他的感情再深,那都是她一厢情愿。

    简水澜看着目光深沉的顾琉笙,最后轻轻地点头。

    “好,我们给她一次机会,若是她三天之内可以坦白一切,我也可以选择原谅她,但是别想我再像之前那么好好地跟她说话,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挺恶心的。”

    也希望顾琉璃能把握好这一次机会,往后别玩这些把戏。

    她看了一眼窗户,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船靠岸了。

    她起身朝着外头走去,顾琉笙很快追上。

    **

    简水澜在燕南医院做了好几项的检查,结果还算正常,但毕竟也是受到惊吓,所以开了一些宁神的药物。

    最后又将手臂上的伤势包扎了一番,医生难免又吩咐了几句。

    这一次他们过来医院并没有带上顾琉璃,毕竟顾琉璃现在对简水澜表现出抵抗与惊恐。

    回到车上,简水澜郁闷地想,要知道前几年她可是很少来医院的,毕竟来一趟医院花费都不少。

    可是自从结婚之后,她倒是三天两头往医院跑,燕南医院的医生护士都认识不少。

    顾琉笙一边开车,空出一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回到顾家老宅,顾老爷子看到他们倒是有些诧异。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对于顾琉笙肯愿意参加顾琉璃的宴会,他还是有些惊讶的,这个臭小子可是很少参加宴会的。

    顾琉笙点头,“早上船一靠岸就回来了。”

    “玩得开心吗?”顾老爷子看向闷闷不乐的简水澜。

    简水澜回以一记委屈又哀怨的眼神,扔下了他们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

    顾老爷子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了?”

    昨天出门的时候还好端端的,怎么回来就这也样?

    顾琉笙知道昨夜里的事情顾老爷子过些时候也会知道,神色凝重了几分。

    “出了些意外。”

    “意外?什么意外?”顾老爷子再问。

    顾琉笙想到平日里顾老爷子对顾琉璃就已经意见不小,更是处处不待见她。

    便只是将昨晚上落水的事情大致上说了一遍,隐瞒了顾琉璃很有可能是自己跳下去而诬陷简水澜一事。

    说了给她机会,三天的时间他给。

    果然听到这话的时候,顾老爷子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拐杖在石板上敲出了声音。

    “好端端的怎么会掉下了海里?还有那小丫头也真是的,能力不足就别去添乱,那是大海可不是小池塘说跳就跳的,也不怕再也上不来!”

    大海里若是出了事,能不能捞上来还是一回事,这些年轻人怎么就这么冲动。

    顾琉笙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想到对顾琉璃的猜测,知道顾老爷子看人一向通透。

    不似他看着顾琉璃长大,所看到的都是她美好的一面,容易被蒙蔽了双眼,忽略太多。

    “爷爷,能与我谈谈琉璃吗?”

    “她有什么好谈的?”顾老爷子没有好气地问他。

    可最后还是带着顾琉笙朝着自己书房的方向走去。

    **

    顾琉璃是被杨晨带到了第一医院做的检查,检查结果并没有大碍,但受到了惊吓。

    在医院里照顾顾安扬好几天的顾二夫人已经是一脸的疲惫,在看到顾琉璃苍白的脸色还有沉默的样子,顿时心下一惊,连忙走了过去,拉住了她冰冷的小手。

    “琉璃,怎么昨天还高高兴兴地去过生日,今天回来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杨晨看到顾琉璃脸色这么不好,便当着顾二夫人的面将昨天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顾总实在是太护着顾少夫人了,出了这样的事情还偏袒顾少夫人,我们琉璃昨夜里差点就命丧大海,要不是被及时救起实在不堪设想。

    据说那个时候船上那角落只有她们两人,难道琉璃还能自己想不开跳下去,可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顾少夫人将琉璃推下去,她自己也跳了下去!”

    说到这些伤心事,顾琉璃的脸色更是苍白了几分,唇上没有丝毫的血色,一双眼睛很快湿润开来。

    她紧紧地拉住了顾二夫人的手,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眼里晶莹的泪水就掉落了下来。

    “妈,我明明感觉有人推了我一把,我才会掉下去的,可是阿笙他不相信我,昨夜里我真是害怕极了,大海那么深那么冰冷那么黑暗,我都以为自己要回不来了。

    我一直将她当成大嫂的,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今天早上大嫂带着阿笙去看我,还辱骂我,说我是在装疯卖傻,我只是……看到她害怕,是真的害怕,妈妈……”

    顾夫人没有想到昨天欢欢喜喜的一场生日宴会是想让燕城的人知道顾琉璃回来了,可却发生这样可怕的事情。

    看到顾琉璃脆弱不堪的样子,她心疼地将这个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紧紧抱在了怀里。

    “我可怜的女儿,你怎么就掉到大海里去了,还有阿笙怎么……可是你大嫂一直都对你还不错,怎么会突然、突然推你下海,琉璃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她所认识的简水澜并非是这样的女人,否则顾琉笙也不会与她结婚了。

    “误会……”

    杨晨冷笑了一声,“顾二夫人,这其中能有什么误会?早上顾少夫人去羞辱琉璃的时候我亲眼所听,而且还是当着顾总的面,昨夜里我虽然没有亲眼目睹顾少夫人推琉璃下海,但是那边就她们两个人,难道真是琉璃自己跳下去的吗?”

    “这……”

    顾二夫人踌躇了下,而后松开了顾琉璃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你有没有哪儿受了伤?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顾琉璃只是一味地掉着眼泪,还是杨晨替她回答了,“刚在医院里做完了检查,身上倒是没有明显的伤,但是受到了惊吓,需要好好地休养几天,医生也开了一些宁神的药。”

    “那就好,那就好!”

    顾二夫人点头,“但是……你说你大嫂推你下海的事情,妈会找你大嫂好好谈谈,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也先别对你大嫂有意见,咱们都是姓顾,是一家人,明白吗?

    若是你大嫂当真对你有杀机的话,妈也不会放过她,但这事情必须弄清楚了!”

    她也不愿意得罪顾琉笙的,但这一次差点儿就让自己的女儿命丧大海,她也是无法忍下去的。

    顾琉笙虽然是现在的顾家掌权人,但毕竟上头顾老爷子还在。

    顾琉璃呆滞地点头,睁大那一双都是泪水的眼睛看着她。

    “妈妈,你说平日里大嫂对我的好是不是都是假的,我不知道她我什么要推我下海,我可是差点儿就死了……”

    “若真是如此,妈也不会就此罢休的。”

    顾二夫人看向杨晨,“杨助理,你带琉璃回家里休息,这几天我不在家里,你好好照顾着她。”

    杨晨很快点头,拉住了顾琉璃的手。

    “我知道了,琉璃,我们先回去吧!”

    顾二夫人看着她们离去的身影,那一双疲惫泛红的眼睛若有所思。

    等到他们走远了之后,她才回到了病房,又去看了一眼躺在里面情绪依旧不好的顾安扬这才回到了客厅取出手机拨打了顾琉笙的号码。

    这事情她不敢直接打给简水澜去质问她,怕坏了关系。

    但是顾琉笙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他素来公正,绝对不会因此去包庇。

    “阿笙,我是二婶。”

    那边顾琉笙沉默了些时候,才出声,“二婶是为了琉璃的事情打来的?”

    顾二夫人苦笑,“是啊,琉璃情绪不大好,不爱说话,一直哭,我在医院里照顾你二叔,实在分不开身,只好让杨晨继续照顾琉璃,但是根据杨晨的话,我想问问你是不是知道昨夜里她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琉璃掉海里去了?”

    “二婶,我只能说这件事情跟小澜无关,昨夜里她看到琉璃掉海里去立即跳下去寻找,要不是我找到她及时,可能你们已经看不到她了。

    至于琉璃,我只能说我给了她三天的时间,三天时间内她坦白一切,我会给她机会。但如果有人一肚子诡计的话,那么我妻子所受的委屈,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这已经涉及到了生命安全,还有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污蔑我妻子将她推下海,若是三天之内她没有坦白,让我找到证据,我必定让她负法律责任!”

    “嘟嘟嘟——”

    顾二夫人听到这忙音的时候,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顾琉笙那一番话是什么意思?

    他在怀疑顾琉璃是自己跳下海的,并且污蔑简水澜推她下海?

    可是顾琉璃一直以来都没有自杀的倾向,她怎么会跳下海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本想再拨打给顾琉笙的,可看着手机屏幕,到底没有再拨过去。

    然而顾二夫人所不知道的是她刚才与顾琉璃与顾琉笙的对话,都让顾晋晗听了去。

    此时顾晋晗神色阴暗了几分,他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冷酷的笑意。

    这个顾琉璃现在倒是长进了,竟然敢玩大的!

    他本来想进去病房看看的,可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