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你这是觉得我污蔑了你的心上人,现在心疼了?
    顾晋晗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一辆白色豪车停到别墅外。

    下了车子之后便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进去,看那一道身影倒是有些熟悉,好想是纪家的长子纪珩。

    他过来做什么?

    顾晋晗想了想,应当是来找顾琉璃的吧,他们顾家与纪家虽然有生意上的来往,但他们这一辈的还没有好到可以相互窜门子。

    这个时候的顾琉璃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杨晨在一旁劝着她。

    “琉璃,你多少吃点儿东西,昨晚上本来就没吃多少还落了水,今天早上都还没吃呢!”

    顾琉璃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你出去吧,我吃不下。”

    吃不下也得吃上一些,这些都是厨房给你准备的你爱吃的菜。

    顾琉璃摇头,“出去吧,杨姐,我想安静一会儿,我好累!”

    杨晨看到她这一副样子,轻叹了声,也就没有再劝她了。

    在杨晨离开之后,顾琉璃将脸埋在了柔软的枕头上,一滴泪落了下来。

    她抬手擦去,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流泪了。

    以前在顾琉笙的身边,就算是被顾晋晗他们欺负,她也都忍着,可是现在她忍不住。

    不是说男人都对女人的眼泪措手不及吗?

    可是为什么顾琉笙对她的眼泪无动于衷?

    才安静了没多久,房门又被敲响,“琉璃,来客人了!”

    杨晨打开了门,看着里面垂泪的女人,眉头轻蹙起来。

    “纪家的大少爷过来看你。”

    纪珩……

    他过来做什么?

    她想起昨晚上第一支舞就是与他一起跳的。

    据说她掉到了海里去,纪珩也曾跳下海里找她。

    不过来者是客,总是要见的,她撑起自己的身体,很快就下了床,朝着杨晨望去。

    “你让他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客厅见他。”

    看到她终于愿意出来,杨晨自然高兴。

    “好!我马上去告诉他。”

    顾琉璃下了床,朝着梳妆台走去,看到自己憔悴不堪的脸,最后到了洗手间将自己的脸洗了一遍。

    往脸上画了个淡妆,只是稍微遮掩了下眼底的青黑,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憔悴的。

    昨天才发生落水的事情,她总不能够一脸好气色吧!

    打开橱窗的门,里面几乎都是粉色的衣服,款式也以裙子居多。

    她挑选了一条到膝盖以上的粉色公主裙换上,又稍微整理下了头发,上了唇彩。

    整个人虽然看起来精神一些,可是抵挡不住脸色的憔悴,特别是那一双哭得通红的眼睛。

    来到客厅,纪珩已经等了一些时候。

    看到顾琉璃出来的时候双眼一亮,随即落在她泛红的双眼,眼皮也有些发肿,看来昨晚上的事情让她受到了不少的惊吓。

    他的眼里闪过一抹心疼,随即朝着她露出一笑。

    “琉璃小姐昨夜里没有睡好吗?”

    顾琉璃在纪珩的对面入座,摇了摇头。

    “一夜未眠,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心有余悸。”

    “那也是,昨夜里还真是吓到我了,不过你没事就好。”

    说着他将手边那一大束粉色的玫瑰拿起递给她,“我想你应该很喜欢粉色的,所以挑了粉色玫瑰送你,感觉很适合你!”

    看到那一大束粉色玫瑰,顾琉璃伸手接过,这也不是她第一次收到玫瑰,读书的时候可以说几乎每天都能收到鲜花,只不过那些花都不是她想要的。

    她想要的那个人从来就没有送过她鲜花。

    “谢谢你,很漂亮,我很喜欢!听说昨夜里你也跳下去找我,真的谢谢你!”

    纪珩摇头,“可最终找到你的并非是我!”

    杨晨将一杯热茶送了过来,正好听到他们的谈话声,将茶水放在纪珩的对面,才道,“不管怎么说,你也跳下去找人了,昨夜里我就跟琉璃说起你,她还想着找个时间去纪家感谢你呢,只是琉璃昨夜里受到了惊吓,一晚上都没睡,早上还被……”

    “杨姐!”

    杨晨后面的话直接让顾琉璃给打断了,“别说了,那些事情怎么可以拿出来说!”

    杨晨说了一半的话被她打断,脸色有些愤愤不平。

    “你倒是为她着想,可是早上她是怎么羞辱你的,我在一旁听着都替你感到委屈呢!”

    纪珩听着有些不明所以,看向顾琉璃。

    “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受了委屈?”

    顾琉璃垂眸什么都没说,只是眼角有些湿润。

    杨晨见她如此,立即将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

    “昨夜里大家都好好地在看烟火,我们琉璃好端端地怎么会掉到海里去呢?

    肯定是有人使坏,可当初没有人看到情况如何,但琉璃的身边就只有顾少夫人,琉璃也说了当时有一只手从她的后背推了下她才会掉下去的……”

    “杨姐,别说了!”

    顾琉璃很快就打断了她的话,“那些都是我自己的猜测,你怎么可以说出来,大嫂不是那样的人,她不会推我的,你以后千万别这么说了,不然大哥要说我的不是,昨晚上是我自己掉下去的,跟旁人没有关系的!”

    说到这里,她擦去不争气的眼泪。

    听到她们一人一语的,纪珩总算是听明白了,杨晨的意思是顾少夫人将顾琉璃推下海!

    纪珩想到那个很耐看的女人,她怎么会有这样毒蝎心肠?

    杨晨却没打算这么快作罢,“你这么处处为她着想,可是她呢?纪家举行酒会的时候,你被她踩了裙摆当众出丑,你都丢了这么大的脸面了,可是这一次她将你推下海啊!”

    泪水扑簌簌掉落,顾琉璃看向杨晨。

    “杨姐,我说别说那些了你听不懂吗?”

    “我只是替你不甘心!”

    “不甘心也不能在客人面前提起这些啊,你下去!”顾琉璃冷声。

    杨晨抿着唇,最后还是点头离去。

    说到纪家酒会的时候,纪珩想起那一天看到顾琉璃礼服掉落在地的尴尬与羞愧。

    他本已经脱下了外套要走过去的,只是顾琉笙却比他早了一步

    当时,这一件事情闹得不小,对于顾琉璃他也一直感觉到很抱歉,毕竟是在他们纪家举行的酒会上出丑。

    顾琉璃轻叹了声,朝着纪珩歉意一笑。

    “让纪先生笑话了,其实不似杨姐说的那样,昨夜里是个意外,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纪先生就将刚才的话都忘记了吧!”

    只是未等纪珩表态,不远处传来冷冽的声音,“所以你就是这么在外人的面前如此诋毁大嫂吗?纪家酒会上大嫂是被陷害才会不小心踩到你的裙摆,具体如何,琉璃,我想你自己也应该很清楚!

    至于你所说的昨夜里掉落大海,怀疑是大嫂所为一事,我希望你能有证据再说出来,否则这便是污蔑。

    大嫂是大哥千挑万选的女人,品行如何爷爷都很清楚,她还不屑去玩这样的把戏,更何况将你顾琉璃推下海,她能得到什么好处?”

    此时顾晋晗朝着他们两人走来,目光冷冷地落在了顾琉璃的身上,看她的时候眼里多了一抹警告。

    “哥哥……”

    顾琉璃没有想到顾晋晗这个时候会回来,而且还将他们的话都听了过去。

    当即脸色一白,整个人几乎是瞬间就开始瑟瑟发抖,眼里带着一丝恐惧。

    而这一幕被纪珩收入眼里,看样子顾琉璃很怕顾晋晗的。

    “晋晗,你是不是误会了琉璃什么,她这么天真无邪的女人你怎么能够这样说她?”

    天真无邪……

    顾晋晗嗤笑,觉得这个人长得倒是人模人样的,奈何眼瞎!

    “纪先生,今天家里有事不方便接待,改日再聚。”一句话已经很明显地要逐客了。

    纪珩却没打算就此离去,目光直视居高临下看着他们的顾晋晗。

    “晋晗,昨夜里我已经找过顾总了,也跟他谈起我要追琉璃的事情,顾总已经答应了。”

    一句顾总已经答应了,让顾琉璃的脸色更是泛白了几分。

    他怎么就答应了?

    之前答应了晏家的事情,现在又要将她推给别的男人?

    顾晋晗笑了笑,“纪先生,我大哥或许是这么答应你了,但是现在的家事还轮不到你来参与吧!

    还有刚才从顾琉璃与杨晨这边听到的话,最好当做没有听到过,否则我想纪家是没有能力与顾家抗衡的,我相信我大哥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诋毁他妻子的人,不论这个人是谁!”

    他没有再理会纪珩,而是直接拉住了顾琉璃的手将她拽了起来,朝着楼上的方向大步走去。

    丝毫没有怜香惜玉,顾琉璃只能被迫地踉踉跄跄地跟上。

    纪珩很快起身就要追上去,但是想到自己的身份,顾晋晗也说了这是家事,他没有资格参与。

    但是看到顾琉璃被他这么拽上去,又觉得心疼。

    那么柔弱的一个女人,他怎么舍得?

    二楼的客厅里,顾晋晗直接将顾琉璃摔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

    本来就没吃多少东西的顾琉璃早就浑身没有力气,被他这个一摔整个人趴在沙发上。

    她撑着坐起身,回头去看顾晋晗,眼里带着恨意,说出来的声音都尖锐了几分。

    “哥哥,你这是想做什么呢?还是觉得我污蔑了你的心上人,现在心疼了?如果我让阿笙知道你心里那些龌龊的心思,你觉得你还能与大哥这样和平相处吗?一个觊觎自己嫂子的男人!”

    顾晋晗直接将外套脱下扔到了沙发上,又扯下了领带直接扔在地上,看着那不知死活的女人,笑容泛冷。

    “顾琉璃你少给我顾家丢脸,否则早晚有一日你会死得很难看!你要是有本事的话就将你刚才跟纪珩所说的话都当着大哥的面说出来,而不是这么背后阴人!

    你以为你的伎俩谁都看不出来吗?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所有的人都是傻子?”

    顾琉璃喘着气看他,“哥哥……”

    只是她才一出声,顾晋晗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你别喊我哥哥,我没有你这样心计深沉的妹妹,大哥如今被你蒙蔽双眼,只是因为你从小就在他的身边长大,他只是看到了你刻意表现出来的乖巧,可是等到他有朝一日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说到这里顾晋晗冷冷笑了起来,“那么我就等着他亲自将你逐出顾家,摘了你的顾姓!”

    顾琉璃的脸色因为他这一番话而显得更是苍白,却依旧挺直了腰背看他。

    “哥哥,不会有那么一日的,阿笙的心中是有我的位置,不管他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一直都有!”

    “那么就拭目以待!既然你因为昨天的事情而受到惊吓,那么从今天起就好好在家里静养,没有我的话,你最好别出门,否则出了什么事情可就别怪我了!”

    扔下话,顾晋晗连看一眼都觉得碍眼,很快转身下了楼。

    顾琉璃还想质问他凭什么的,然而已经不见了顾晋晗的身影。

    她坐在那里,看着顾晋晗离开的方向,眼里透露出一股冷意。

    “顾晋晗,终有一天我要让你后悔今日这么对待我!”

    低头瞥了一眼手腕处被他勒出来的红痕,她抬手轻轻地揉着,心底更是不甘。

    一个个都被简水澜给鬼迷心窍了是吗?

    顾琉笙为了简水澜给她三天的时间坦白,还威胁她。

    而顾晋晗也是为了简水澜这样对待她,甚至打算禁足。

    可是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为简水澜!

    这个女人就像是她的克星,想要抢走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吗?

    顾晋晗下楼的时候,看到纪珩还在,什么话也没说,很快离开了别墅。

    刚才楼上的声音纪珩并没有听到,但是看到顾晋晗气愤离开,担心顾琉璃刚才受到粗暴对待。

    想了想,还是上了楼,只看到顾琉璃犹如破碎的娃娃一样靠在沙发上,面无血色。

    **

    顾琉笙在顾老爷子的书房里待了没有多久,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脸色有些冷沉。

    他想,或者顾老爷子看人还是比他通透了许多吧!

    他只希望顾琉璃别让他失望,三天之内过来坦白一切。

    很快地将所有的情绪都收敛起,想到简水澜早上没吃多少,这个时候也差不多快中午了,他吩咐江姨亲自下厨,烧几样简水澜能吃又喜欢吃的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