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9章、难道你是担心自己年纪大了将来生不了孩子,坑害了我?
    回到房间之后,就看到一室的昏暗,简水澜正窝在床上沉睡。

    他走了过去,看了好一会儿也就没有喊她醒来,而是回到了书房。

    才回到书房,手机铃声就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宋微拨打过来的。

    “顾总,之前云盛伤害顾少夫人的事情已经查出了一些线索,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顾夫人,特别是之前顾少夫人的账户里转的钱正好与给云盛的那些钱符合。

    至于钱去了哪儿并不清楚,只不过还是有些疑点,依我看,若不是顾夫人所为,就是有人想要栽赃给顾夫人。”

    听着宋微的话,顾琉笙蹙紧了眉头一边打开了笔记本。

    “去查那些钱的下落,是不是给了云盛,还有我母亲之后到底有没有跟云盛联系,或者派人过去跟云盛交接,与云盛落魄之后那个给他送钱的人到底是谁!除了我母亲这边还有顾安扬那边也需要调查!”

    栽赃陷害,若真如此的话,那么是谁胆子这么大,竟然胆敢栽赃陷害给他母亲。

    “我明白了,就是先跟你知会一声,若是栽赃的话,这个人有些可怕了,但肯定就在你们周围,毕竟顾夫人的东西不是谁都能动的。”

    “好!”顾琉笙沉声应了一句。

    “过几天这边忙得差不多我会去一趟法国,还有海小姐一直想跟你吃顿饭。”

    海蓝蓝……

    顾琉笙想也没想,“推了!”

    与宋微的电话结束之后,他又收到一条短信:视频已经都发送到您的邮箱,请查收。

    顾琉笙很快打开了邮箱,见对方打包过来的视频资料,很快就下载结束。

    他在几个视频文件名中巡视了一番,打开其中一个视频,正是昨夜里在游艇上的视频,还是靠近顾琉璃落水的地方。

    但是他们昨夜里所站的地方偏远了一些,监控虽然可以看到,但是却不明显,距离太远了些。

    很快他就看到在漫天的烟火中,顾琉璃先去了华楚楚那边,说了些话,回头望了一眼简水澜所处的地方,最后独自朝着简水澜的方向走去。

    因为都是烟火的轰鸣声,所以听不到她到底跟华楚楚说了些什么。

    但从场面上来看,大致上可以猜测出顾琉璃是想邀请华楚楚一起去找简水澜,但是华楚楚拒绝了。

    顾琉璃与简水澜两人站得很近,交谈了几句话的时间,突然就整个人栽了下去。

    这边的情况引起周围不小的动静,然后他很快就看到简水澜跟着跳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他整颗心都揪紧了起来,他很快后退将刚才那一幕重新看了一遍。

    可是因为距离太远,录像的人又是在角落显得人影很小,而且只能看到背影,压根就看不到顾琉璃是怎么一头栽下去的,但他可以确认简水澜并没有动手。

    而他所看到的也没有顾琉璃所说的有一只手从她的背后将她推下,不过两人的礼服布料都不少。

    特别是下身的布料,可是从背面看简水澜当时应该是双手放在一起,根本空不出另一只手来推顾琉璃,也足以证明,顾琉璃在说谎!

    她很有可能是自己跳下去的,然后一口咬定是简水澜推她下海。

    看到这边,顾琉笙的脸色阴沉了几分。

    他又将这一幕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一直等到江姨过来敲门。

    “大少爷,出来吃饭吧!”

    “好,我马上过去!”

    他关闭了视频,顺手将笔记本关机。

    出去的时候,江姨还在外头。

    “大少爷,少夫人好像在睡觉,要不要喊她起来吃饭?”

    “你先去上菜吧,我回房看看。”

    此时简水澜还在沉睡,想到她吃的不多,回来也睡了将近一个小时,再睡下去,晚上就要睡不着,便喊醒了她。

    简水澜睡得很沉,此时被他吵醒,整个人还处于迷惘之中。

    柔软的大拇指轻轻地揉着她的脸,顾琉笙轻柔一笑。

    “起来吃饭了!”

    她娇嗔地看了他一眼,随即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抱着被子继续眯着双眼。

    顾琉笙无声一笑,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都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看到她犹如小猫一样蜷缩着靠在他的怀里。

    “江姨喊我们吃饭了,这几餐你都没怎么吃,中午再不吃的话会饿的!而且爷爷还有三叔都在餐厅里等候了,难道你要他们一直等着我们?”

    “困……”

    她才睡到痛快的时候就这么被吵醒,整个人都提不起力气了。

    “乖,别睡了,否则晚上要睡不着的。要是真的很困的话,等吃过饭了再睡一会儿。”

    在顾琉笙的坚持下,简水澜磨磨蹭蹭了十来分钟这才死了心决定起来。

    梳洗之后,又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才跟着顾琉笙来到客厅。

    此时已经上了饭菜,顾老爷子、顾安歌与华楚楚都在等着他们两人。

    简水澜与他们一一打过招呼之后,便在顾琉笙的身边坐下。

    顾老爷子看到她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一双眼还有泛红,皱了下眉头。

    “以后可别不自量力了,大夜里的也敢下海去救人,万一自己没被找到,你怎么办?”

    虽然是在训斥,但简水澜听出顾老爷子话中的担忧,她朝着顾老爷子点头。

    “我知道了!”

    华楚楚看出她的疲惫,笑了笑,“昨夜里顾琉璃找我要去跟你说话,我现在想想倒是好奇了,这放烟火的时候震耳欲聋,若是说话能听到多少,有什么可说的,而且那个时候大家都在看烟火呢!没想到没多久之后她就掉到了海里,还真是奇怪!”

    简水澜看向华楚楚,想了想,觉得华楚楚的话里还是有些属于她的想法。

    “早上我已经与顾琉璃撕破了脸面,她认为她掉下去是我推的。”

    而后笑了笑,“我要是想推她的话,我就不会第一时间跳下去救她了,而我第一时间跳下去救她,其实是因为我担心她到时候上来了要污蔑我,没想到我下去救她了,她上来后还真污蔑是我推得。”

    华楚楚将一头烫得漂亮的酒红色长发拨到一旁,朝着她往去。

    “撕破脸皮最好了,我早就看不惯她那一副虚伪的模样,也就你们男人容易被她欺骗。”

    守着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顾琉笙,但很快就将视线落在了面前的食物上。

    顾琉笙自然听出了华楚楚话中的意思,又联想到他刚才看过的视频,抿着唇最后什么也没说。

    毕竟他一直都认为顾琉璃是个好女孩,可是现在一切都被颠覆了。

    顾老爷子看了一眼她们两个,眼里有着明显的不悦,最后看向顾琉笙。

    “这些事情你去查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顾家不允许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顾琉笙想起在书房里顾老爷子的那些话,最终点头,“爷爷,我明白了!”

    他本来就只是简单地跟顾老爷子说了顾琉璃不小心落水的事情,就是不想顾老爷子再对她有更不好的印象。

    但现在看到视频里,突然就觉得没有必要了。

    若是三天内顾琉璃能够来找他坦白一切,他可以给她机会。

    这视频虽然模糊一些,但也足以证明简水澜的无辜。

    等到顾老爷子动了筷子之后,第一筷子的菜是夹给简水澜的。

    “你这小丫头好好吃,要是阿笙欺负你了,就告诉我,我替你教训他!”

    简水澜看到碗里那一只烤翅,还有顾老爷子的那一番话,一下子就笑了开来,化去了脸上的阴霾。

    “爷爷,我知道了,回头他要敢欺负我,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你帮我教训!”

    能得顾老爷子这一番话,足够证明他已经将她简水澜当成孙媳妇了!

    这个时候,华楚楚也动了筷子,夹了一块狮子头却不是放到自己的碗里,而是落在顾安歌的碗中。

    顾安歌看到华楚楚的举动,一颗心突然就被高高地揪着,这个女人想做什么?

    他想到昨晚上她发来的短信内容,该不会还想继续冲动吧?

    这样的一个举动,吸引了旁边三人的目光,华楚楚一脸的坦然。

    “今日起,我正是追求三叔,不过我就纳闷了,我作为一个女人都这么主动了,三叔怎么还一惊一乍的?”

    顾老爷子刚才还一脸的气愤,此时听得华楚楚这么说,顿时觉得心情都明朗起来。

    顾安歌揉了揉有些发疼的额头,放轻了声音,“你别这样……”

    他觉得单身挺好的。

    华楚楚却是妩媚一笑,“让我别如何?还是三叔觉得我华楚楚配不上你?”

    “当然不是……”

    顾安歌立即摇头,他要是点头顾老爷子能放过他吗?

    “既然不是,我追求你,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我华楚楚可不是什么男人都要的!”

    说着瞥了一眼对面的顾琉笙,然后又看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简水澜。

    顾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儿子,怒其不争。

    “你倒是好样的,楚楚都这么直接了,你还矫情个什么?难道你还真想要单身一辈子?”

    “爸,你说楚楚喊我一声三叔,喊你一声爷爷,我一直都将楚楚当成阿笙这一辈的,你让我……不行,我下不了手,况且我觉得单身也挺好的。”

    他本来就对女人没多少兴趣,若是走进婚姻的话,他还有一点儿自由可言吗?况且华楚楚的年纪与他相差太大了。

    顾老爷子听到顾安歌这么说也觉得有些道理,毕竟华楚楚一直都喊他爷爷的。

    将来要是他们结婚了那可是要喊他一声爸的,那么顾琉笙他们就要喊华楚楚一声三婶。

    然而顾琉笙很快就出声,“我之前就说了不介意华小姐当我们的长辈,若是三婶也不错!”

    简水澜一边啃着鸡翅,晶亮的眼珠子一转,落在他们的身上。

    “我也不介意喊她三婶!”

    只要别与她抢顾琉笙,当她的长辈,她也可以接受。

    华楚楚看向一脸头疼的顾安歌,又给他夹了菜。

    “难道三叔是担心自己年纪大了将来生不了孩子,坑害了我?”

    这已经说到了男人的尊严上,顾安歌立即没好气,“楚楚你别胡说,我……”

    他纠结了好些时候,“吃饭的时候能不能好好吃饭,别这么……就不怕消化不良?还有别给我夹菜了!”

    他这么吃下去,会胃疼的。

    “好!”

    华楚楚说着又给他夹了菜,“三叔多吃一些。”

    简水澜看到对面这一幕,突然就觉得其实华楚楚也没有那么地讨厌。

    她啃着鸡翅,心情也好转了许多。

    被华楚楚与顾安歌这么一闹,饭桌上的气氛倒是轻松了几分。

    **

    饭后,顾琉笙因为还有事情所以先去了一趟公司。

    简水澜也没打算去画廊,就窝在了顾家老宅捧着手机追剧。

    江姨给她端来了不少的水果与甜点,她边吃便追剧。

    觉得若是没有顾琉璃那些糟心的事情,这日子过起来确实挺有滋味的。

    正想着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属于男人的脚步声,但她知道不是顾琉笙的。

    抬头望去,看到顾晋晗正朝着这边走来。

    她立即冲着他招手,“怎么有空来了,过来找爷爷?”

    顾晋晗看着窝在沙发上捧着手机看的女人,因为屋子里冷气十足,她身上盖了一条蓝色的空调被。

    一双小脚丫露了出来,白皙小巧,很漂亮的样子。

    他也并非第一个见到女人的脚,就顾琉璃来说在家里她也经常穿着拖鞋,但是那一双脚却因为以往常年跳舞骨头都有些变形了,谈不上好看。

    而简水澜的这一双脚,很小巧秀气,指甲圆润带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特别吸引人。

    他不动声色地将目光从她的脚上挪开,在一旁的沙发上入座。

    “我来找你的!”

    “找我?”

    简水澜有些不解地盯着他看,而后关闭视频,将手机放到了一旁。

    顾晋晗虽然也是顾家人,但毕竟是个男人,她将身上的空调被取到一旁,又坐好了还穿上棉布拖鞋。

    顾晋晗看了一眼她还有些苍白的脸色,问她,“昨夜里被吓到了吧?”

    原来是为了这事情而来,她老实点头,而后问他,“顾琉璃现在还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