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只是他们离婚,他就是简水澜最好的选择了
    “能有什么不好的,遇上人就咬着你推她下海的事情不放。”

    说到这里,顾晋晗嘲讽一笑,“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女人,这可能是她的手段。”

    简水澜的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了,“我现在与她撕破了脸皮,对于昨夜里的事情,琉笙说了给她三天的时间,若她在三天内坦白一切,便给她一次机会。”

    这就要看顾琉璃会不会抓住这个机会了。

    三天的时间……

    顾晋晗嗤笑了声,看顾琉璃目前这一副着魔一样的态度,又怎么会选择坦白一切?

    “我赌她不会去坦白。”

    会去坦白一切的就不是顾琉璃了。

    “不管她坦白不坦白,其实还是要看你大哥的态度。”

    简水澜伸展了下腰肢,又说,“不过不是我推的她我就不会承认,不管她怎么污蔑我,怎么装得楚楚可怜,她以为所有的人都会被她的伪装所蒙蔽,却忽略了一点,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容易让她欺骗的,你是如此,爷爷亦是如此。”

    不管爷爷是不是不喜欢顾琉璃这个孙女,但她相信爷爷看人还是厉害的。

    “爷爷向来精明,而大哥只是因为琉璃自幼喜欢黏在他的身边,所以对她的认知只是一部分,你也别太在意,大哥若是认清楚了她的真面目,就绝对不会念及旧情。”

    简水澜却是踌躇了下,毕竟昨夜里差点发生命案。

    但顾琉笙却只是风轻云淡地质问了顾琉璃那么几句,甚至还打算给她机会,足以证明顾琉笙却是很看重顾琉璃的。

    “希望如此吧!”

    她笑了笑,将面前的果盘与点心往他的面前推了推。

    “尝尝看,糕点不错!是江姨特别做给我吃的,因为我伤势还没有好,所以味道清淡一些,但很不错。”

    顾晋晗并不是很喜欢吃甜食这类的食物,不过简水澜的邀请他自然不会拒绝,取过一块糕点咬了一口,甜味很淡,带着抹茶的味道,还挺不错的。

    “江姨的厨艺确实很好,这差点很好吃!”

    得到他的赞同,简水澜也立即点头。

    “江姨的厨艺确实很不错,我之前也跟着她学了几天,学会了好几道菜的秘制烧法,还有糕点的制作,不过跟江姨的相比起来还差了一些。”

    “什么时候有口福可以吃上你制作的糕点?”

    顾晋晗问她,拿着手里的差点慢慢品尝。

    “回头等我再练习几次,不过据说二婶的厨艺也很不错,估计你都看不上我的厨艺了!”

    顾晋晗一笑,“那等你这厨艺练习好了记得喊上我来品尝,对了你下午就在家里窝着吗?有没有想出去走走,我带你去!”

    单独出门?

    简水澜心里立即有了几分警惕,虽然顾晋晗对她确实还挺不错的,但毕竟她身为大嫂怎么可以跟小叔单独出去玩?

    一想到顾夫人与顾安扬的事情便忍不住反感。

    她很快摇头,“就在家里待着吧,你也知道我昨夜里也受了惊吓,再说手臂还伤着,昨天伤口泡了几次水,医生也说了最好在家里多休息。”

    顾晋晗并没有看出她心里的想法,只当做她确实是因为昨夜里的事情需要休息。

    两人又聊了几句,简水澜突然将话题一转,“对了,二叔现在怎么样了?情绪有没有好些?之前看他伤得还是很严重的!”

    虽然她也挺幸灾乐祸的,谁让顾安扬竟然对顾琉笙起了杀心,甚至曾让他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所以对于顾安扬她觉得是自作自受。

    说到他父亲那边的事情,顾晋晗沉默了会,随即浅浅一笑。

    “还是老样子,不过辛苦的是我妈,每天都在医院里照看着他,让她回去休息几天也不愿意,我爸的情况外伤并不是很严重,但是那一条腿怕是真保不住了,他现在情绪依旧不好。”

    “还是要看开一些,有利于身体的恢复,不过现在估计旁人怎么劝说他也听不进去,我就是觉得奇怪像二叔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人对他下手,也不知道他得罪了什么人。

    不过我听琉笙说二叔跟江城华源公司有合作,要知道之前琉笙可是为了江城那边的一块选址受伤,后来查出幕后之人与江城华源公司有关,怎么二叔会这么糊涂还去跟他们合作。

    所以也在猜测会不会是因为得罪了那么的人,据说那一家公司很多业务都是靠手段得来的。”

    这些话她确实是听顾琉笙说的,不过顾安扬与江城华源公司确实有合作。

    但是顾琉笙偏想给那边泼点脏水,让他们背上这个黑窝,她想也许顾琉笙也打算对江城华源公司下手了。

    顾晋晗对于顾安扬与江城华源公司的合作确实有不少不解,一直以来他们与那家公司都没什么业务上的来往,而且上回顾琉笙在江城受伤的事情他们也知道一些。

    他将手里剩余的一小块差点吃下,“此事等我爸好些我会问问他,不过这事情我爸已经交给我去查幕后之人了。但对方这一次做得太过干净了,没有留下任何把柄,想查都困难。”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二叔的身体,不过我倒是从琉笙那边得知之前的一些事情,原来在琉笙去江城之前,二叔就已经有跟江城华源公司合作了,但是合作得很隐秘,若不是他派了宋秘书去查,都不知道这事情,据说与他们合作的业务还不小。”

    看到顾晋晗这一副神色,简水澜觉得也许顾晋晗是真的并不清楚顾安扬与那边合作的事情。

    所以当初顾琉笙受伤,这里面应该没有顾晋晗的手笔在里面才是。

    也许二叔一家,就二叔有这样的野心吧!

    听到这话的时候,顾晋晗的脸色一变,眼里一阵沉思,突然有些明白简水澜这些话的意思。

    抿着唇犹豫了下,他瞥了一眼周围并没有什么人,这才放轻了声音,“你们是不是在怀疑当初大哥在江城受伤一事与我父亲有关?”

    可是又觉得不对,他父亲对待他们这一辈的人都挺好的,对于他的现状一直都很满意,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满足的。

    简水澜莫名其妙地看向顾晋晗,而后摇头。

    “你怎么会这么问,二叔他怎么可能……”

    虽然没有得到简水澜的承认,但不管如何,他在心里已经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这事情我会去查,也许这跟我爸会伤成这样有很大的关系。不过我还是希望当初大哥受伤一事里面没有我父亲的手笔,我父亲他……虽然不是一个好丈夫,但是个不错的父亲。”

    这个表现从他对顾琉璃那边就能看出来,对于他们三兄弟也还不错,就是不知他在外头是不是就如别人所传言的还有成群儿女。

    毕竟顾安扬在燕城的风流,众所皆知,从不是秘密。

    简水澜索性装愣,“琉笙受伤一事与二叔应该不会有关系吧,毕竟他是我们的二叔。”

    虽然顾晋晗不愿意相信,但之前简水澜的话已经让他起疑,勉强一笑。

    “希望如此!”

    他也不想去怀疑自己的父亲,可是他这一次受伤却似乎一直围绕着江城华源公司在转,与之脱不了干系。

    只希望此事的真相不是他所想象的那般。

    顾晋晗又坐了一些时候,便因为还有事情而离开。

    简水澜重新缩在沙发上,暗暗想着,也许刚才她的那一番话已经让顾晋晗对顾安扬起疑。

    如果顾晋晗他们知道了顾安扬的罪行会如何?

    在外头还有唐卿这个儿子,而且谋杀顾琉笙未遂。

    就是不知道顾夫人当初知不知道顾安扬的这些想法,否则就太让人寒心了。

    **

    隔天简水澜便在家里坐不住了,因为与薛长轩的合作已经到了尾声。

    金荣大厦已经布置得差不多,她作为老板亲自去查看一番,都是按照她的方案布置,倒是没有出错。

    经过一番布置,倒是让人感觉到了几分文艺气息。

    薛长轩看到她手上还伤着,让秘书给现榨了一杯新鲜果汁过来。

    简水澜喝了一口果汁,而后看向坐在对面西装笔挺的薛长轩。

    “这些已经按着之前的方案布置好了,我也查看了一遍没有问题,你这边看看若是有不满的地方提出来,我们会按照你的要求再进行稍微的调整。”

    “不用了,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尾款我会在今天之内打到你们画廊的账户。一直都想请你吃顿饭,但现在你这手的伤还没好,不如我们约个时间吃个饭?”

    简水澜摇头,“吃饭就不用了,我现在回到老宅,一天三餐都在家里吃。”

    她看了一眼时间,“既然这边的合作也算是结束了,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先走了,再见。”

    看到她这么快就要走,薛长轩就有些急了。

    想了下终于找到了个话题,“对了,我听说前天顾琉璃在她的生日宴会上落水了,你还跳下去救她,以后可别这么冲动了,你虽然会游泳,但那边可是大海,万一出了事情怕是连人都找不到的。

    而且我还听到一些对你不好的言论,我看那个顾琉璃似乎有些邪门,以后你就少与她接触。”

    对于薛长轩所说的不好的言论,简水澜还是清楚的,毕竟当初顾琉璃与她站得最近,却掉下了海里,只怕会有不少人怀疑她。

    加上昨天早晨他们先顾琉璃一步离开,只怕顾琉璃还说了一些棱模两可让人误会的话。

    但是对于薛长轩的这一句邪门,她还真有几分好奇。

    毕竟当初的顾琉璃可是燕城第一名媛,加上薛家又与顾家有些渊源,想必薛长轩对顾琉璃并不陌生。

    “怎么个邪门了?”

    见终于有话题吸引她,薛长轩在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为了与她多待一些时候,他自然知无不言。

    “还记得上回你去了纪家酒会的事情吗?那时候这个圈子里就传了很多关于你的负面信息,这一次在她的生日宴会上又是如此,总觉得你与她待在一起就没有好事情发生。”

    简水澜一想也是,反正从顾琉璃回来之后,她的生活就没有平静过,甚至名声难听。

    不过平日里她也不与这个圈子里的人走得太近,也就持着无所谓的态度。

    加上每一次有不少的信息传出来,顾琉笙总会去解决,那些莫须有的罪名,她不背。

    看到简水澜不语,薛长轩之前听到关于她的事情就打探得差不多了。

    “我相信你没有推她,就是不知道顾总会怎么想,但我想也许他是选择相信你的,不会犯了糊涂。”

    但心底还是希望顾琉璃可以借此误会她,以简水澜的性子绝对不会粉饰太平,那么到时候他就有机会。

    只是他们离婚,他薛长轩就是她最好的选择了。

    简水澜的语气轻松了几分,“他是我丈夫自然是选择相信我的!不过……顾琉璃之前在燕城你一定不陌生,能跟我聊聊这个顾琉璃吗?”

    见自己的话题挑起了她的兴致,薛长轩自然不会拒绝。

    “顾琉璃,当初尚未离开燕城,是第一名媛,被人捧上了天,不少名门公子都在追求她,但是顾琉璃从未接受过他们的追求。

    但是顾二夫人当初给顾琉璃定了一门亲事,是黄家的大公子,两人都快到订婚了,可惜在订婚前不久顾琉璃出了车祸。

    因为顾琉璃伤势严重,甚至被医生判定再也无法站起来,她怕耽误了黄家的大公子,主动提出悔婚,没多久之后就出国了。”

    原来顾琉璃曾与人有过婚约,但以她喜欢顾琉笙的态度,又怎么会接受别人呢?

    况且还是在订婚前出了车祸,这会不会太过巧合了?

    是巧合,还是有人刻意为之?

    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发冷。

    纪家酒会上她在众人的视线里被踩掉了礼服,一丝不挂在出现在众人的眼里。

    生日宴会上她一头栽进了海里以此污蔑她。

    那如果那一场车祸是……

    顾琉璃真会对自己这么狠绝吗?

    简水澜想到这里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顾琉璃她怎么会是这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