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推掉那一门亲事,就为了眼前这个男人
    就算她在有心计,可是这么做的话,对自己是不是太过残忍了?

    如果顾琉璃是这样的人,她又怎么守得住顾琉笙?

    之后,薛长轩还说了很多关于顾琉璃的事情,简水澜浑浑噩噩地听了进去。

    始终觉得不可思议,但又不这么顺着自己的想法去猜测。

    特别是那一场让她在国外医治了五年的车祸,这一场车祸会不会其实是她自己策划的?

    但如果真是顾琉璃所策划的,她一定对顾琉笙极为信任。

    相信不论多久顾琉笙都不会娶妻生子,那么她简水澜就是这个意外,顾琉璃没有算出来的意外。

    等五年她归来之后,顾琉笙已经与她领了证。

    薛长轩说了很多,看到简水澜正在认真地听着,更是滔滔不绝地将所有自己所知道的关于顾琉璃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这些是我对她的认识,也许并不全面,但我始终觉得这个女人并不简单,能得顾总多年赏识,并且让她跟在身边多年,当成亲妹妹一样地宠着。

    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尽量少与她单独相处,我是为了你好,并非挑拨离间。”

    说到这里,他轻叹了声,眼里都是恼意,“经过云水溶的事情,我觉得自己错了,容易被蒙蔽,心性不够坚定,但我也知道不论我说得再多,解释再多,一切都无济于事。

    只希望将来可以与你像今天这样随性地聊天,业务上也能够有所来往,偶尔也可以一起吃一顿饭,像朋友一样!”

    离开金荣大厦之后,简水澜还是觉得特别震惊。

    对于顾琉璃当年车祸一事,始终耿耿于怀,却不知道那时候顾琉笙有没有去查她车祸的原因。

    或许有查过的吧,必定顾琉璃可是他最为疼爱的妹妹。

    回到顾家老宅,才刚车子停好,就说到了短信提醒,薛长轩已经将剩余的一半尾款打过来。

    那速度倒是不错,她顺手给薛长轩发了一条已经收到的短信。

    此时夕阳西下,西边通红一片。

    正朝着外头走去,便看到那一辆熟悉的黑色劳斯莱斯开了过来,是顾琉笙回来了。

    她就站在原地等候,没一会儿顾琉笙就走了过来,在走到她的身边拉住了她的手。

    “怎么回来这么晚?与薛长轩的合作,结束了?”

    要不是看到薛长轩这些时日还算规矩,他自然不会放任他们两人合作,醉桃源画廊还不缺他那一单子。

    “嗯,合作已经结束了,尾款刚刚也都收到了,结算得还真是及时,一点都不拖沓。在金荣大厦将里面的大部分布置都看了一遍,花了不少的时间,所以拖到现在才回来。”

    她直接隐瞒了与薛长轩在他办公室里聊了很多关于顾琉璃的事情,若是告诉顾琉笙当初顾琉璃的车祸很有可能是自己所为。

    估计顾琉笙也不会相信那么柔柔弱弱的一个小姑娘能对自己这么狠毒,毁了一双腿,就为了推掉那一门亲事,就为了眼前这个男人。

    其实若是一开始她也不会这么想,可是掉入大海的事情,她就不得不这么怀疑了。

    顾琉笙点头,“那边的事情既然已经告一段落,那么这些时候也应该没有什么需要你去忙的,就在家里好好休养,至于画廊的事情,尽量电话解决,要是觉得在家里无趣,就去找秦小姐出门逛街,不过一定要让朗月时时刻刻在你的身边保护着,明白吗?”

    简水澜瞥了一眼自己的手臂,“伤势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还打算明天去上班呢!”

    待在家里多无聊,每天吃饭睡觉追剧,这样的日子过久了是要腻味的。

    顾琉笙带着她朝着里面走去,“再多休息几天,在家里好好休息不好吗?如今三叔与华小姐都在老宅住着,有他们陪着爷爷也够了,我们明天就回西江月圆住着吧!”

    回去那边住,简水澜双眼一亮,“真的?”

    在这边住了一段时日,虽然感觉尚可,可是除了顾琉璃生日宴会之后,之前每天都会过来这边蹭饭,言语上让她听着就很不爽。

    如今撕破了脸面,但是尚未见到她,若是见面了,只怕当着顾老爷子的面火花四射。

    “嗯。明天就回西江月圆,这几天我会去公司,你要是无聊就喊秦小姐过来陪你。”

    “说着好像秦筝都不用上班一样,在致远公司里,她每天都累得跟狗一样,你也知道容**oss是个工作狂,一忙起来能将自己的性别给忘了,秦筝天天被他这么当着男人使呢!”

    虽然容承祯确实想到撮合秦筝与容昭熙,但对于这个自己看中的弟妹在工作上可是不留情面。

    不过容承祯也确实一直在给秦筝机会,像她这样才毕业不到两年的就能够经常跟着**oss出去出差,而且很多重要会议也由她参加,这是旁人所没有的。

    秦筝这不到两年的时间,在工作上确实有了很大的突破,就是经常累得像狗一样。

    “不这么操劳怎么能够进步?她的工作能力不错,否则承祯不会将她带在身边。秦小姐要是忙着的话,那么你就过来找华小姐去逛街,反正将来她很有可能成为咱们的三婶。她目前除了过来代言广告,别的也没什么事情了,想必成日里也闲着慌。”

    对于华楚楚与顾安歌的事情,他觉得还是有戏的。

    华楚楚许是已经真的对他死心了,目前对于顾安歌也算是主动进攻,而顾安歌以往对于女人可谓是避之不及。

    但对于华楚楚虽然将她当成晚辈看待,可对华楚楚有些时候还是很不一样的。

    他想他们两人,也许就是时间关系罢了。

    简水澜想到华楚楚与她一样都不喜欢顾琉璃,倒是觉得华楚楚还是有那么点儿眼光的,最起码不会被顾琉璃这样的女人给蒙蔽了双眼,于是点头。

    “那好吧,我找华楚楚玩!”

    两人进了顾家,简水澜回到浴室里梳洗了一番,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起来。

    她换了一身干净的棉布睡裙,才刚走出去就听到手机铃声响起,她取过搁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见是秦筝的很快就接起。

    “你怎么有空给我电话了?”

    “说的什么话?我在你们这别墅的外头呢,我现在去见你方便吗?”

    “当然方便!你在门口等我一会儿,我去接你啊!”

    她很快结束了通话,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便风一样地就要离开房间。

    此时正好顾琉笙从另一边沐浴之后走了进来看到简水澜匆匆忙忙地就要离开,立即抓住了她没有受伤的那一只手。

    “去哪儿?”

    “秦筝来找我,我去外头接她。”

    顾琉笙这才松开了她的手,“嗯,你要是高兴就留她下来吃晚饭再走,我吩咐厨房。”

    “算你有点儿眼色!”

    简水澜很快就跑了出去。

    看到她这一副匆忙的样子,难免有些嫉妒,而后庆幸秦筝是个女人。

    顾琉笙很快回房换了一身简水澜给他准备的休闲衣,看到简水澜竟然没有将手机带走。

    他很快输入一个手势,解开了锁。

    想了想字先打开了与薛长轩的短信来往,来来回回也就这几天的一些聊天记录,都很简单,没有可疑之处。

    他又打开了最近发送的几条短信,都是以工作话题为主。

    剩余的几个社交软件,也一一查过最近发送的信息,看到都干干净净的,这才满意了。

    所来往的那些人,大部分所聊都是工作方面。

    简水澜很快就来到了别墅外头,很快就看到秦筝还有她那一辆白色的车子。

    她冲着秦筝挥手,秦筝很快就走了过来。

    “怎么亲自过来了,跟保安说上一声就可以了!”

    “反正又不远,我得让他们知道你是我重视的人!”

    简水澜一把拉过秦筝的手,看到她另一只手里还拎着一只袋子,上面是她所熟悉的标志,立即就笑了起来。

    “还给我带了蛋糕!”

    秦筝点头,“我买了几个蛋糕过来给你压压惊!我也是今天快下班的时候才听得容昭熙那货跟我说起顾家那一朵白莲花生日宴会上发生的事情,据说,现在她还污蔑你推她下海?”

    这样的事情就是秦筝也都知道了,而且还是由容昭熙透露给她的,也就是说容昭熙也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

    看来那一天的事情闹得不小,不过这些事情想必顾琉笙会去处理。

    “是这么说没错,我没有想到顾琉璃可以对自己这么狠,那一天夜里她就在我的身边突然跳了下去,我当时就觉得有些发懵,担心她污蔑我,所以想也没想就跳下去救她,我还差点儿就淹死在大海里。

    可是谁能料到隔天一早她就梨花带泪地当着顾琉笙的面怀疑我,甚至她旁边的杨助理也说了是我推她下海。你说可笑不可笑,我简水澜要这么狠的话,当初早就带个炸药包去将云家给炸成平地了!”

    说到这里,简水澜一脸的愤恨难平。

    秦筝虽然在容昭熙那边听过一遍,可是此时依旧觉得胸口有一团火在烧。

    “那顾大男神的态度如何?他是不是也跟着那个小贱人一样怀疑你?”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太让人失望了。

    “他呀!”

    简水澜轻哼了声,“他虽然没有怀疑我,但说了如果顾琉璃三天之内找他坦白一切,就给她一个机会,反正我现在跟顾琉璃是撕破了脸皮,自从昨天一早被她污蔑,我就再没有见着她,明天剩余最后一天了。

    也不知道顾琉璃会如何选择,但我始终觉得顾琉璃肯定不会轻易承认的,否则这些年来她所演的戏就白费了。”

    “你都掉到了海里,而且被她污蔑成凶手,顾大男神还给她一次机会?”

    秦筝张了张嘴,“这个顾琉璃可真是脸大,竟然能让顾大男神这么对待她!”

    “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样?不过目前我觉得顾琉笙应该对顾琉璃还是失望的,反正慢慢瓦解顾琉笙对顾琉璃的信任就是,只要顾琉璃再作死那么就能露出尾巴。”

    她取过秦筝手里的蛋糕,“晚上留下来吃饭,刚才顾琉笙知道你要过来已经亲自去吩咐厨子了,让你尝尝这边的饭菜,你绝对能胡吃海喝一顿!”

    秦筝已经多次听得简水澜说起这边的伙食,自然也是好奇,但毕竟这边是顾家老宅,还有长辈在。

    她也有些不大好意思留在这边吃饭,会觉得压力大。

    “那个……要不改天我再过来吧,留在这边吃饭始终……”

    简水澜也知道她的意思,很快就接过她的话,“放心,爷爷其实很好接触的,三叔与华楚楚也在,三叔为人不错,华楚楚现在不纠缠着顾琉笙不放,自然不会对我们说些什么,至于顾琉笙你也是认识的!”

    秦筝还是觉得有些惊悚,“可是……”

    “放心,我罩着你,我现在可是这边的女主人,邀请你过来吃顿饭,难道还要看谁的面子?反正顾夫人现在也不在,没什么好怕的!再说不就是一顿饭,什么时候你胆子这么小了?

    上回让你跑了,今天说什么都得将你留着,而且也没什么禁忌,平日里你跟我怎么吃饭,在这边也一定,饭桌上说话都没事,就是开饭的时候等爷爷先动了筷子咱们再吃就是。”

    她直接拉住了秦筝的手,将她朝着里面带去。

    秦筝只好硬着头皮,要不是上班到现在才下班,她也不会选个饭点的时候过来。

    因为秦筝的到来,顾琉笙知道她与简水澜的食量都不小,而且秦筝过来,简水澜心情一好胃口肯定也好,所以吩咐了厨房多烧一些简水澜爱吃的菜。

    几乎简水澜爱吃的菜,秦筝也都能接触,不过因为简水澜手臂还伤着,还是烧了好几道清淡的菜。

    这个时候也差不多都到齐了,简水澜带着秦筝出现在客厅里,一群人都朝着她们望去。

    秦筝接受到这些人的目光,心里还是有些惊悚的,特别是那严肃的老人,看起来确实很有老男人的味道。

    但那气场,还是让她有些不自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