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2章、你将她当成亲人,她可是将你当成情人
    简水澜很快拉着秦筝走了过去,特别安排她坐在自己的身边,这才开始为他们介绍。

    “这是我最好的朋友,秦筝!”而后一个个给秦筝介绍了一番。

    秦筝立即点头,对着他们打招呼,“顾爷爷好!顾三叔好!华小姐之前与我们致远公司也有联系,在公司里也见过几次,想必华小姐对我也没有什么印象了。”

    最后她冲着顾琉笙一点头,也算是打过了招呼。

    华楚楚瞥了一眼秦筝,微一耸肩。

    “记得,似乎还挺受容总重用的秘书!”

    “既然是小丫头的客人,那就别太客气。”顾老爷子终于发话。

    秦筝很快点头,“谢谢顾爷爷,您跟水澜所说的一样和蔼可亲!”

    帅气逼人!

    当然了最后这一句话,秦筝不敢说出口。

    调戏一个老人家她怕被这一群人给扔出去。

    顾老爷子尚未出声,那边顾安歌就先笑了出来。

    “爸,你哪儿和蔼可亲了?”

    秦筝朝着简水澜望去,这个人要不要别这样?

    接到秦筝的目光,简水澜眼珠子一转。

    “爷爷确实和蔼可亲啊!是吧,爷爷?”

    顾老爷子好心情地一笑,“别理会你三叔,吃饭!”

    看到那一桌的美食,甚至有几道看似简单的蔬菜,但是色泽气味都很不错。

    秦筝不争气地吞咽了口口水,在桌子下冲着简水澜比了比大拇指。

    简水澜冲着她一挑眉:敞开了肚皮吃!

    秦筝立即会意:放心!

    二人的互动被顾琉笙看在眼里,虽然不清楚她们在表达什么,但肯定与食物有关。

    淡淡一笑,看到顾老爷子动了筷子,顾琉笙便给简水澜夹了菜。

    看到秦筝吃吃没有拿筷子,简水澜很快给她夹了一大块烧得很可口的东坡肉给她。

    “不要客气,多吃一些,这可是你第一次来到这边吃饭。”

    秦筝点头,一开始还是有些拘谨的,但是尝了几口饭菜之后,立即就放开了。

    毕竟这边的饭菜可不是外头能够吃得到的,而且确实很美味。

    许是因为秦筝的到来,简水澜也开心,胃口算是这几日最好的,也大口地吃菜。

    华楚楚毕竟是模特出身,对于食物吃得都比较挑,但也算是营养均衡,不过饭量不大。

    此时看到对面那两个女人的吃相,还有她们面前的菜消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也有些咋舌。

    不过看起来还真挺有胃口的样子,这两人这么能吃,还那么瘦?

    真是让人嫉妒!

    华楚楚在吃得快七分饱的时候,也就没有再怎么吃,而是专注地给顾安歌夹菜。

    那边顾安歌看到华楚楚这样的举动,他觉得多来几次他肯定要消化不良。

    从昨天开始,华楚楚似乎给他夹菜上瘾了,每一顿饭都必须这么折腾他一番。

    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顾老爷子心情很不错,一直让他们多吃一些,自己也吃了不少。

    而顾琉笙在一旁默默地给简水澜夹菜,偶尔看到她忍不住将筷子夹到一些辛辣的食物,便用筷子适时地阻止了。

    虽然换得她一记瞪眼,他却乐此不彼。

    一顿饭下来,吃得最为畅快的就是简水澜与秦筝了,两人吃饱之后,在客厅里休息了一会儿,江姨就给她们端来了水果。

    顾琉笙看到有人陪着简水澜便陪着顾老爷子去了,而顾安歌因为有事情就出去了,华楚楚觉得无趣,直接回了房。

    客厅里倒就剩余她们两人,秦筝吃得有些撑,此时看到水果也没吃的欲|望。

    眼珠子一转,将客厅里打量了一遍,啧啧了几声,“豪宅!”

    “怎么样,我就说这边的饭菜好吃吧!我觉得比起宴氏私房菜都还不错,可惜我现在手臂还伤着,他们没肯让我吃海鲜,你也没早点儿说要过来,不然今天肯定是海鲜吃到饱,这边准备的海鲜的个头比外头还要大,而且鲜美。”

    受伤之后就没吃过海鲜,她早就馋嘴了。

    说得已经吃得撑的秦筝又觉得有些馋了,她抓了一块水果吃了起来。

    “确实不会比宴氏私房菜那边差,就是几道简单的青菜都特别可口,这有钱人家还真会享受!”

    想了想又说,“顾爷爷看起来是严肃一些,不过感觉人还挺不错的,而且看得出来对你这个孙媳妇很满意,吃饭的时候好几次都让你多吃一些!

    那个三叔感觉也算平易近人,若不说他的年纪,还真以为是顾大男神的兄长呢,看起来还真年轻!唉,顾夫人一走,这老宅都和平了,不过那华楚楚住进来没给你脸色看吧?”

    毕竟华楚楚也是个有前科的人。

    说到华楚楚,简水澜倒是没有一开始那么讨厌她了。

    “目前倒是没有给我脸色看,她应该是对顾琉笙死心了,现在正在追着三叔呢,不过三叔有些像木头一样,怕是不好下手!”

    “不管她追谁,反正不跟你抢男人就好!”

    随即秦筝又问,“之前你说吃饭的时候顾琉璃都会过来蹭饭,现在她不敢过来了吧?”

    “这两天倒是没有过来,我是觉得她每次一过来说的话都要惹好几个人不开心,但是她偏偏乐此不疲,不过谁都知道她来此都是为了顾琉笙,一口一个大嫂地喊着,说是来看我,谁信啊!

    要不是她伪装得好,估计看我的眼神都恨不得将我给灭了!”

    一想到自己以前与顾琉璃说话的时候都是好言好语,她就觉得恶心。

    倒是有些期待与她再见的时候,到时候任她开撕,就是不知道顾琉璃是否还是楚楚可怜或者原形毕露。

    原形毕露的话,怕是不可能了,毕竟一个人已经将面具戴了这么多年,习惯了伪装。

    秦筝的眼里闪过一抹狠意,“对于这样的女人,我倒是想看看她一无所有的可怜样!”

    “行了,咱们不谈她,浪费了情绪。说说你最近呗,怎么样?”

    秦筝立即白了她一眼,“我还能怎么样?每天忙得跟狗一样,下周我还要跟着容**oss出差,这几天都在给他整理资料,据说要出差一个多星期呢!到时候白天肯定很忙,按照过往经验估计晚上也得加班,可能就没有办法联系你了。”

    简水澜也知道秦筝的工作,虽然只是个小秘书的职位,但也算是深受容昭熙的重用。

    秦筝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就贼兮兮地笑了起来,“虽然在那边忙得像狗,不过,据说下个月要给我涨工资,依我看估计这一年得给我涨两次工资,想想都觉得美!”

    听到这消息,简水澜也为她感到高兴,但也知道这些都是秦筝努力出来的结果。

    “那你跟容昭熙相处得怎么样了?”简水澜冲着她一挑眉。

    秦筝很快又白了她一眼,“还能怎么样,也就那样呗,我又不喜欢他!”

    “那你喜欢赵老师?”

    “也不喜欢!不过不可否认都长得好看,如果容昭熙别一副大爷的态度。”

    两人扯了一大堆,最后又聊到了应寒,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快十点的时候,秦筝这才离开。

    **

    隔天吃过早饭之后,夫妻二人就回到了西江月圆。

    简水澜回到家里就舒服地往沙发上一趟,今天周六顾琉笙没打算去公司。

    简水澜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瞥见顾琉笙闲着又开始打扫卫生也没打算去帮忙,只是悠闲地提醒他。

    “今天第三天了,顾琉璃找你坦白了吗?这可是最后期限啊!”

    正在擦玻璃的顾琉笙动作一滞,回头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女人。

    “没有!从离开游艇之后,琉璃就没有再联系我,也没有再去过老宅,而我也没有联系她。不过二婶倒是给我电话,说是琉璃病了,这几天也没去公司上班,请假在家里休息。”

    “你相信她病了?”

    反正她简水澜不相信!

    顾琉笙想到顾琉璃柔柔弱弱的身体还有柔柔弱弱地性子,掉海里去病一场也是正常。

    不过看到简水澜这一副笃定不信的样子,他沉默了会儿继续擦拭玻璃。

    看到顾琉笙这样的态度,简水澜自然清楚顾琉笙是相信顾琉璃真的病了!

    她顿时心里就有些生气,顾琉璃都差点害她淹死在大海里。

    可是顾琉笙就这么风轻云淡地给了她机会,如今还一副相信顾琉璃的样子,真是气死人了!

    她索性也不说话,翻了身背对着他,继续玩手机。

    正在她生气的时候,突然就听得顾琉笙手机铃声响起,过了些时候她听得从顾琉笙口中喊出的“琉璃”二字。

    一双耳朵立即竖起,仔细地听着。

    “阿笙,我想跟你好好地聊聊,好不好?”

    电话里传来顾琉璃虚弱的声音。

    “在哪儿聊?”顾琉笙微微舒展了下眉头,看来顾琉璃还是抓住了这个机会。

    “我现在病了,在家里休息,你给我的三天时间……你能过来我家里一趟吗?”

    “好!我一会儿过去。”

    他很快结束了通话,回头去看背对着他的简水澜,拿着抹布走了过去。

    “小澜,琉璃让我过去她家里一趟,我去些时候,中午会回来吃饭。”

    她轻哼了声,表示知道了。

    很快就听到脚步声远去的声音,眉头忍不住就蹙起,这个顾琉璃怎么就阴魂不散?

    这一次还想着将顾琉笙邀请到她家里,二婶等人都不在家里,她就这么邀请顾琉笙过去,是打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吗?越想越不是滋味。

    在生了一会儿闷气之后,脚步声又响起,她回头去看,顾琉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朝着她走来。

    看到他转过脸的时候直接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低头在她的唇上辗转了一番,才满意地离开。

    “别胡思乱想,我只是去听听她想说什么,是坦白一切还是继续执迷不悟,很快就会回来了,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午饭等我回来,好几天没有吃到宴氏私房菜的食物,我会让他们直接送过来。”

    简水澜本来以为他就这么离开了,没想到还会回来跟她说这些话,当即心里舒坦了许多。

    她轻轻地点头,很快在他的唇角上落下一吻。

    “不可以进她房间,不可以与她单独相处,也不可以与她有任何的肢体接触,回头别让我嗅到你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二婶家里有不少佣人,必须有人在场,你将她当成亲人,她可是将你当成情人,明白吗?”

    她可不想自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给占去了便宜,谁晓得顾琉璃是不是一心一意地想要占这个男人的便宜,她必须提前提醒他几句。

    你将她当成亲人,她可是将你当成情人……

    顾琉笙心里闪过一抹异样,眉头也蹙起,他一直将顾琉璃当成妹妹的.

    如果顾琉璃亵渎了这一份纯洁的话……

    顾琉笙很快点头,“我明白了,女孩子的房间不是可以随便进去的。”

    听到她的提醒,知道简水澜心中有他,顾琉笙觉得高兴了许多。

    简水澜这才满意了,松开了他的手。

    “快去快回!”

    一直等到顾琉笙离开之后,简水澜才想起其实她也可以跟着过去的!

    不过这个时候顾琉笙都走远了,她偷偷跟过去也就没意思了,索性闭着双眼睡觉。

    **

    半个小时之后,顾琉笙来到了顾琉璃的家里。

    杨晨听到顾琉笙过来,立即出去迎接,看到那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杨晨很快过去。

    “顾总,琉璃这几天病着,都不见好转,不能前来接你。”

    他直接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无妨,去喊琉璃过来。”

    杨晨听到这话的时候,犹豫了下。

    “顾总,琉璃病得有些严重,从昨天就下不来床了。”

    “既然下不来床,怎么不送去医院,顾家请你过来就是这么照顾人的?”

    杨晨的脸色微微一白,随即摇头。

    “自然不是,而是……而是……琉璃不愿意去医院。顾总也知道她之前的五年是在医院度过的,如今心底到底是对医院也有些抵抗的。”

    “怎么个抵抗法?之前二叔住院的时候她不都好端端的怎么看不到抵抗情绪?”

    杨晨一下子就词穷了,看来今天的计划是成功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