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琉璃,你这是在一点一点瓦解我对你的信任?
    看到杨晨不语,顾琉笙的耐性一下子就没有了。

    “既然她下不来床,那么等她能下床了再谈。还有,杨助理我看你最近似乎都有些拎不清。

    看来琉璃如今已经恢复,也无需生活助理这么伺候着了,你明天就可以去领薪水了,我会让人将工资与赔偿金都给你结算清楚!”

    “顾总……”

    杨晨的脸色此时是真的全白了,“顾总,琉璃现在还病着,需要一个人在旁伺候,而且二夫人他们都在医院里实在没有人可以照顾琉璃了。”

    “家里的佣人全都是摆设吗?就这么说定了!”

    杨晨深呼吸了口气,“顾总请稍等,我去告诉琉璃,她听到你来了,就算身子再不舒服也一定会想办法过来的,刚才只是我太担心她了。希望顾总可以原谅我!”

    顾琉笙并没有理会杨晨,而是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下。

    看来之前是太过纵容她们了,就连一个小小的助理也敢如此嚣张,在他面前如此,若是到了简水澜面前又该如何?

    这个时候的顾琉璃正在房间里等着,她安静地躺在床上,脸色很是惨白,但唇上却是很红,明显涂了口红的,也让她一张脸显得有些颜色。

    今天是顾琉笙给她期限的最后一天,她知道顾琉笙很可能在猜测她,怀疑她,可是没有证据又能如何?

    她让杨晨检查过了,船尾那边的监控是拍不到的,也正好简水澜他们选择了船尾。

    因为只有那边最为安静,但以她这么多年来对顾琉笙的了解,知道他喜欢安静。

    必然会选择带着简水澜在那边看烟火,不与一群人挤在一起。

    最后她在暗示纪珩去找顾琉笙,只要将他引开,那么她就有机会对付简水澜了。

    一切都看似完美,也进行得很顺利,没有料到的是简水澜会跳下去。

    没有料到的是顾琉笙在知道她被推下海里,还对简水澜如此信任。

    她安静地等着顾琉笙过来,想着一会儿可能要发生的事情,脸上就有些发烫起来。

    顾琉笙虽然看起来冷淡,但她知道他肯定与简水澜发生了关系,所以男女之事对他来说也许没有以前那么抵抗,以前他不喜欢女人近身,也许现在不一样了。

    总是对着那个女人行事岂不是无趣,若是换了一个人,也许他会更高兴更有兴致。

    想到这里,她抬起纤细白皙的两条胳膊,被子底下只有一条轻纱一样的睡裙,她想顾琉笙一定会喜欢她这么穿的。

    等了些时候,终于等到外头有脚步声响起,她便想着开场白,脸上的表情无辜又魅惑。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进来的是杨晨,除了她再无旁人。

    杨晨的脸色很不好,有些苍白,顾琉璃看到她立即眉头一皱。

    “不是说阿笙来了?”

    杨晨点头,“顾总确实来了,但顾总很生气,听到你病得下不来床将我臭骂了一顿,还说我最近有些拎不清,让我明天可以去领薪水了,以后不需要在你的身边伺候着。”

    顾琉璃本就不高兴来的不是顾琉笙,此时听得杨晨这么说,一颗心更是跌落到谷底。

    顾琉笙听到她病得下不来床没有着急她,甚至没有过来看她,而是将杨晨给臭骂了。

    她顾琉璃是什么时候对他来说越来越不值钱了?

    泛红的双眼此时怨气熏天,只恨不得立即跑到他的面前去质问。

    杨晨想起刚才的难堪,还有即将失去的工作,心里也都是怨气。

    “琉璃,现在只能让你去一趟客厅了,顾总不愿意过来这边,我想也许你在他的眼里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毕竟现在顾总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顾少夫人身上,就连你落水,也不放在眼里,回来之后就没有再过来见你,连一通电话也没有,我想你也该对他死心了吧!

    今天的计划无法计划成功也好,最起码将来你还能干干净净寻个不错的人嫁了,总比这样子好。”

    “死心……我不会死心的!我从来就不懂何为死心!我都走到这一步了,为了他我甚至不惜伤害自己,我已经放不开手了。”

    顾琉璃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特别是杨晨这么一番话下来,简直说到了她的痛点。

    一切都怪简水澜的存在,否则现在的顾琉笙一定还像五年前一样。

    不会对她这么冷淡,听到她生病无法下床的消息也不会无动于衷。

    她知道今天的计划或许成功不了,本想让顾琉笙过来趁此要了她,发生关系之后,她就有办法让简水澜主动离开,顾琉笙也会对她心有愧疚,说不定就会跟她在一起了。

    她都准备好了献身,可是他不来!

    顾琉璃从床上坐起,很快就下了床,身着一条白色的轻纱,可以说是透明,轻纱底下空无一物,她本来就打算用这一身去诱惑他,没想到还是用不上。

    客厅那边人来人往,顾晋晗总是悄无声息地回来,难免要坏了她的好事。

    她只能见机行事了!

    在衣橱里寻了一番,终于找到一条粉色深v连衣短裙,她直接当着杨晨的面将衣服换好。

    连衣裙的领口很低,可以看到大片雪白的肌肤,还有一点点沟壑的弧度。

    下摆很短,堪堪遮住了臀部,两条腿因此显得又白又长。

    她柔弱地看着落地镜里的自己,回头去问杨晨,“我这个打扮阿笙会喜欢吗?”

    简水澜的身材好到让她嫉妒,说不定她就是用身子取悦了顾琉笙,才会让顾琉笙如此信任她。

    而她现在这一副样子清纯与柔弱中带着一丝魅惑,她相信没有一个男人可以逃过。

    杨晨看着眼前的顾琉璃,觉得她已经因为得不到而走火入魔,虽然想劝她,可是她也听不进去,索性只好点头。

    “挺好的,顾总一定会喜欢的!”

    反正她明天就要离开这里,管不了那么多。

    虽然照顾顾琉璃这么多年,有一种像朋友一样的感情,可也知道现在的顾琉璃在顾琉笙的心目中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顾琉笙想要让她离开,顾琉璃怕也是拦不住。

    得到杨晨的认可,顾琉璃自信一笑,她走到杨晨的身边,虚弱地开在她的身上。

    “现在你就带着我去见阿笙!”

    说着整个人都柔弱开来,脸色虽然苍白,但那一双眸子盛满了泪意,确实看起来楚楚动人,加上她这一身打扮,尤其惹火。

    杨晨心里虽然沉重,但也希望顾琉璃今日能够一举成功,如此一来她就可以继续留在这里照顾顾琉璃了。

    想到这里,她忽略掉之前顾琉笙对她的训斥,扶着顾琉璃的手臂朝着楼下的方向走去。

    顾琉笙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期间他还给宴氏私房菜打了个电话,点了好几样食物,让他们中午送到西江月圆。

    结束通话之后,还是不见顾琉璃出来,刚想让佣人去催,就听到楼梯处传来脚步声。

    他顺着声音望去,看到顾琉璃被杨晨搀扶着,一张脸苍白得很,看起来确实很娇弱的样子。

    可是当看到她那一身穿着的时候,就忍不住蹙眉。

    顾琉璃明知道是过来见他,还穿得如此放荡,真当他顾琉笙是什么?

    之前对她的一些不舍之意在看到她这一副打扮之后,尽数粉碎。

    在简水澜尚未走下楼梯的时候,便已经发了话,“马上回房换一身得体的衣服出来,你要记得你是顾家的千金小姐,而不是在外头卖肉的小姐,顾琉璃,你明白了吗?”

    一句卖肉的小姐,让顾琉璃脸色煞白一片,身子晃动了下差点儿就摔了下来。

    杨晨紧紧地将她扶住,失声大叫,“琉璃,你小心一些,这里可是楼梯啊!”

    虽然剩余没几个台阶,但是这么摔下去万一摔到了腿,她这一双腿可是才恢复不久。

    顾琉璃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她一手紧紧地扶住杨晨,另一手抓紧了扶手。

    耳朵还回响着顾琉笙的那一番话,只觉得一张脸瞬间就燥热起来。

    怎么可以这么说她?平日里还不知道简水澜在他的面前如何地放荡。

    可她不过是穿了这么一条衣服罢了,怎么将她说得这么难听?

    她停在台阶上,看着坐在沙发上阴沉着脸不愿意看她的男人。

    “大哥……我……我只是觉得这样穿凉快一些,况且这是在家里,应无不妥才是。”

    她依旧一步步台阶朝着下方走去,包裹整齐了她还怎么诱他上钩?

    见她没有丝毫反过之意,顾琉笙觉得今日可能是白来一趟了。

    “原来你今日并非打算与我好好地坦白?”

    “不是……我是想要和你好好谈谈的……”

    “那你还穿这样,回去换上!”

    顾琉笙直接严厉地打断了她的话,“顾琉璃,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有点儿以往的模样吗?你以前是怎么样子的,你是不是给忘记了?

    在医院里我看你是不是治疗腿的时候,顺带让医生将你的脑子给治坏了,你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模样?”

    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顾琉璃止住了脚步,眼泪也落了下来,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对她字字诛心的男人。

    那是他对她从未有过的严厉,还有她在他的眼里看到一丝厌恶。

    顾琉笙就这么厌恶她顾琉璃吗?

    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她宁可去死!

    泪水如雨,顾琉璃转身,扶着杨晨的手一步步上了台阶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

    此时顾琉笙终于明白了他离开西江月圆简水澜那一番话,“不可以进她房间,不可以与她单独相处,也不可以与她有任何的肢体接触,回头别让我嗅到你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

    二婶家里有不少佣人,必须有人在场,你将她当成亲人,她可是将你当成情人,明白吗?”

    看到顾琉璃今天在他面前特意的打扮,也许真如简水澜所言,他将顾琉璃当成亲人,可是顾琉璃却将她当成情人!

    是不是当真女人看女人的眼光,更准一些?

    也许有些事情不该再这么放任下去了,以往他并不知道,可是现在知道了就不该放任!

    想到自己看大的女孩子,有朝一日变得面目全非,他只剩余痛心。

    一直以来那样的顾琉璃不是挺好的?为什么要改变?为什么要懂得心计?

    又耐着性子等了好一会儿,终于看到换了一身还算正常的裙子的顾琉璃在杨晨的搀扶下走了下来。

    一直到了沙发的旁边,选择了在对面坐下。

    顾琉璃看向杨晨,“去给我们准备两杯果汁,再切一些水果。”

    看到顾琉璃眼里的深意,杨晨明白了,她很快点头。

    “好!”

    此时顾琉璃娇娇柔柔地坐在沙发上,整个人似乎生病了一般看起来无精打采的,一双眼睛红得犹如兔子一样。

    看到她那一双眼睛,顾琉笙觉得这一双眼睛似乎已经不再犹如过往清澈。

    那时候的这一双眼睛清澈、单独且无辜。

    可是自从她回到燕城之后,她这一双眼睛时常泛红一片,时常带有深思,就算是笑起来的时候也很少达到眼底。

    她似乎习惯了眼泪,在他的面前也习惯了哭泣,却不知道他最顾琉笙最厌烦女人的眼泪。

    除了简水澜,对于简水澜的眼泪,他直接溃不成军。

    顾琉笙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等待顾琉璃率先出声,他倒是想听听她怎么坦白一切。

    彼此都安静着,顾琉璃有些捉摸不透对方的心思,想开口又担心说错了话。

    可若是不开口的话,难道就这么一直安静着?

    她自然享受着与他相处的时候,但顾琉笙肯定不会愿意多待。

    想了想,顾琉璃终于出声,“大哥,回来之后我就病了,许是被那一晚上给吓到了,毕竟我不会水,这么掉下去我真的好害怕。

    我一直想着你会过来看我的,可是……我等到今天一直都没有看到你过来,所以才给你电话……”

    “琉璃,你这是在一点一点瓦解我对你的信任?”

    顾琉笙打断了她的话,有些不耐烦。

    顾琉璃嗫嚅着,“我……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