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4章、你对我存在男女之情,从未将我当成堂兄看待吧!
    “你让我来这边,难道不是为了听你坦白一切的吗?那就快些进入主题!”

    是不是说完话他就想要走了?

    顾琉璃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觉得似乎有些陌生。

    她对他的心意从未变过,为他隐忍太多,可是他呢?

    自从出现简水澜之后,他变了,对她薄情而厌恶吗?

    一抹凄苦的笑意浮现在她的唇边,“大哥,你到现在还认为我在说谎,认为是我污蔑了大嫂?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有这么做的理由吗?

    我今天是想跟你坦白所有的心思,而不是认罪,我没有错,也没有随便污蔑人,我对大嫂的喜欢你也是看在眼里的……”

    “够了!”

    顾琉笙打断她的话,“琉璃,既然给你机会你不愿意珍惜,不想坦白的话,那我想无话可说,往后你自己好自为之,不要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

    明天起,杨助理就不必过来了,我会让财务好好与她结清工资,还有该有的赔偿。”

    这个时候杨晨正好走了过来,她的手里还端着两杯橙汁。

    听到顾琉笙这些话的时候脚步微微一顿,随即神色不变地走了过来,将两杯果汁放到了他们的面前,便离开了客厅。

    顾琉璃盯着落在顾琉笙面前的那一杯橙汁,她端起自己的那一杯果汁喝了一口。

    “杨姐跟在我身边那么多年,我在国外一切都依靠着她,她将我照顾得很好,现在我还病着你就让杨姐离开,那我该怎么办?

    大哥,为什么我觉得我不过是离开了五年,回来一切都变了?”

    “你家里不是没有佣人,杨助理这几次的态度让我很不满,当初我让她来照顾你,现在我有权力辞退她。

    还有,像你这样在公司里三天两头地请假,我再给你两天的假期休息,两天之后你要是还经常请假那就回来这边好好地当你的顾家小姐,公司里秘书职位不适合你!”

    他管理公司向来严格,还真从未见过这么三天两头请假的员工,就算是顾晋晗从毕业之后就进了公司帮忙打理。

    这么多年来请假的次数还没有顾琉璃这几个月请假的次数多。

    知道顾琉璃打定了主意,不论她怎么劝,也不会撤回,跟在他的身边那么多年,顾琉璃自认还是很了解这个男人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依照大哥的话辞退杨姐吧,至于我三天两头的请假,我虽然是有原因才请假,但是……但是我确实错了,太将工作当成儿戏,大哥我会改正的,就希望大哥能够让我继续在公司里上班,两天之后我一定会去公司报道!”

    看到顾琉璃还算懂事,顾琉笙的脸色才好看一些。

    “那么你现在是不是该解释下生日宴会落水的事情了?琉璃别什么事情都想赖在你大嫂的身上,她的品性如何,我清楚!”

    “大嫂的品性如何你清楚,那么我的品性你就不相信了吗?”

    说到这里,顾琉璃自嘲一笑,“大哥,自从有了大嫂之后,你对我……你对我是不是再不如以往那般好了?什么事情你都觉得大嫂是最好的,我知道我不该吃味,因为她是你的妻子,可是我……

    我就是觉得你对我再不如以往,我也说过了我掉入水里就当做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我谁都不怪,就怪我自己不小心好不好?”

    “既然是怪你自己不小心,那么为什么外头那么多的传闻全部都是针对你大嫂?琉璃,别告诉我这一件事情里面没有你的手笔!”

    “针对大嫂的传闻……”

    顾琉璃茫然地摇头,她的手轻轻颤抖着,果汁都差点要溢出来。

    “大哥,我不知道关于大嫂的传闻是什么,我回来之后一直都待在家里,除了第一天纪珩来过就再也没有人过来了,纪珩也只是担心我的身体而已。

    大哥,你别误会我好不好……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坏,能伤害自己去污蔑大嫂,这样对我来说没有丝毫的好处,好不好!”

    “怎么就没有好处了?”

    顾琉笙反问,“若是离间了我跟你大嫂,那么对你来说就是最大的好处!”

    他目光冷漠地锁着她,“顾琉璃,你喜欢我,对不对!”

    毫无征兆地质问,让她瑟缩了下,手里的果汁溢了出来。

    她看着粉色裙子上的水渍,取了一张纸巾擦拭着,手却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她将手里的果汁往桌上一放,垂下来的双眸里面掩藏着从未有过的慌张,顾琉笙怎么会知道她喜欢着他?

    一直以来她自认为已经掩藏得很好了,这么深的感情她藏了无数年。

    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她就喜欢上这个兄长了,后来一点一点地变成了爱。

    可是他们是兄妹,有血缘关系,她当初真是恨死了这一层关系。

    后来得知自己不是顾安扬的亲生女儿,她简直欣喜若狂。

    她当初就知道如果让顾琉笙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向来不近女色的他只会抗拒她的接近,到时候就连在他的身边都是奢侈,所以一直以来她小心翼翼地隐藏这着自己的情感。

    可是现在被他这么肯定地说出口,顾琉璃觉得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了。

    眼里泛红着,泪水滚落下来,她勉强地笑着。

    “大哥,你在说什么话呢?”

    “我说,你对我存在男女之情,从未将我当成堂兄看待吧!”这一句他问得肯定。

    将顾琉璃的慌张情绪看在眼里,顾琉笙知道自己所想的是正确的。

    以前他一直都觉得他们二人就是单纯的兄妹之情,就算是简水澜提出了质疑,他也如此认为。

    但是简水澜一次次地质疑,顾琉璃一次次反常的举动让他不得不去怀疑。

    特别是刚才顾琉璃分明知道是来见他,却穿得如此暴露。

    若是在兄长面前没有一个正常女孩子会这么穿的,他突然就觉得这一段单纯的兄妹感情被亵渎了!

    然而顾琉璃摇头,“大哥,你怎么会这么想呢?难道为了要给我安置一个罪名,就这么想我?我也说了那是我自己掉下去的,跟大嫂没有关系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想我?”

    她抬手伤心地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大哥……是不是大嫂跟你说了什么话,还是大嫂在防备我什么,因为我之前、我之前发现了大嫂的一个秘密……

    也许大嫂也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才……我本来想着将这个秘密捂死的,只要大嫂她别太过分,得到了你还要招惹别人。”

    她不相信一个男人听到这样的话,能够忍受自己的女人与别人有染!

    “所以你这是在转移话题?”而且该死的还想着要抹黑他的女人!

    简水澜婚后对他的态度如何他是清楚的!

    虽然喜欢应寒,但是他知道她对应寒的态度就是对于演员的喜欢,但无男女之情。

    他端起橙汁,打算喝的时候,却看到顾琉璃的目光一下子紧紧地盯着他手里的橙汁。

    垂眸想了下,再没有靠近唇,而是把玩着那一大杯橙汁,难道橙汁有问题?

    当看到顾琉笙要喝下橙汁时,心里一喜,然后明明将杯沿靠近唇的时候怎么就停下了?

    心里虽然失望,但她还是不动声色地深呼吸了口气,随即摇头。

    “我不是在转移话题,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我刚回燕城不久的时候,就喊上大嫂去逛街,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哥哥也去了还是载着大嫂的,当初你也知道大嫂给哥哥选了袖扣。”

    一说起袖扣的事情,顾琉笙就想起这是简水澜第一次怀疑顾琉璃的时候,而当时他还将处处维护着顾琉璃。

    若是当时就能够看透这个所谓的妹妹,那么也不会发生后来这么多的事情。

    那一晚上,简水澜也不会跳入大海,差点儿就命丧海里。

    她所承受的绝望,差点儿就成为他的绝望。

    “琉璃,那个袖扣的事情,分明就是你怂恿你大嫂帮着晋晗挑选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怂恿?”

    顾琉璃笑了起来,“大哥,这些话是大嫂跟你说的吗?好,我不管大嫂怎么跟你说,但是袖扣的事情真真切切存在,我若是看到大嫂与哥哥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说有笑的,甚至哥哥他……

    他喜欢着大嫂,真真切切地喜欢着,我在家里每天都看到他,他的情绪我能不知道?甚至你一定不知道哥哥的手机里面还有好些大嫂的照片吧!”

    听到这里的时候,顾琉笙的脸色一变,不禁握紧了手里的杯子,可是他没有出声。

    顾琉璃又端起橙汁喝了一口,她看着喝了将近一半的橙汁,目光染过一抹嘲讽。

    “哥哥的手机里面存着不少大嫂的照片,有一阵子哥哥经常对着手机屏幕发呆,他在看什么我想你也该明白。

    而我想说的是大嫂她分明知道哥哥喜欢着她,却还从来不顾及你完全地接受哥哥对她的好,不在人前时,还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想大嫂也一定知道我知道他们的这个秘密,所以才打算挑拨我们兄妹的关系,大哥,你说对不对?”

    既然简水澜言明与她撕破脸,那就撕破脸吧,她相信在顾琉笙面前,简水澜没少说质疑她的话。

    今天她就算不能够得到顾琉璃的谅解,那么也要他们夫妻不和!

    这些话就算顾琉笙表面上没有猜测简水澜的,但是心底怎么质疑她就不知道了。

    顾晋晗……

    顾琉笙自然清楚顾晋晗似乎也在觊觎着她的女人,只是不算明显。

    可如果真如顾琉璃所言,他的手机里装着他女人的照片,夜深人静时会不会对着照片做出难以控制的事情?他是个男人,在染了情爱之后,自然清楚男人的需求。

    顾晋晗没有交过女朋友,可男人总是有些身体上的需求,那么他会不会……

    这么一想,他就恨不得去掐死顾晋晗,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如此想着他的大嫂!

    而后又想到自己的母亲与二叔苟且一事,更是觉得恶心。

    看到顾琉笙阴沉着的脸,顾琉璃知道自己的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最起码现在他在质疑简水澜是否还干净着,是不是与顾晋晗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旦质疑一个女人的身体是否还干净,那么就再也不会去享用,特别是顾琉笙有着严重的洁癖。

    就算再爱,看到这个女人也只会觉得犹如住在他心里的一根刺。

    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应该再爆一些更重要的信息。

    “哥哥很喜欢大嫂的,除了他手机里的照片之外,我还知道大嫂给哥哥选的袖扣,哥哥每天都戴着,将那一对袖扣当成宝贝一样。”

    见顾琉笙的脸色越来越是阴霾,眼里有着隐忍的怒意,顾琉璃又接着说,“有一次哥哥将袖扣忘记放哪儿了,他疯了一样地找,最后发现袖扣没有取下衬衫就被女佣拿去洗了,为此还将女佣给臭骂了一顿,最后将那个女佣给开除了。

    如果只是一个嫂子为他挑选的袖扣,哥哥需要如此吗?可是他那一天发了好大的脾气!”

    顾琉笙的脸色确实是很难看的,但是不至于就此失去了理智。

    “说了这么多,该说说你的事情了,而不是将话题转移至别人身上,顾琉璃,你这是不知悔改?”

    看到顾琉璃还想反驳,他很快在她出声之前又说,“我给过你机会了,但是你不愿意珍惜就算了,你以为我没有任何的证据?

    琉璃,你错了,游艇上你掉下去的监控视频我有,怎么掉下去的你一定自己很清楚,与小澜没有关系。”

    顾琉璃的脸色一白,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了,杨晨说过,没有监控的!

    他一定是在为简水澜洗刷嫌疑,才这么说的!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顾琉笙将那一杯橙汁端到她的面前。

    “将它喝下!”

    从刚才顾琉璃的神色里,他想这一杯由杨晨端来的橙汁或许有问题。

    “大哥……”

    顾琉璃看着那一杯橙汁,神色有些不大自然,“大哥,我自己还有大半杯的橙汁没喝,这一杯是给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