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没想到平日里装得那么淑女的你,这么会玩!
    “无妨,那一杯就不要了,你喝了这一杯,一滴不剩!”他的声音冰冷。

    顾琉璃缓缓地抬手接过那一杯橙汁,她自然清楚里面有什么,因为是她让杨晨准备的。

    她若是喝下去了,岂不是暴露了所有,甚至让他更为厌恶。

    本来就是给他准备的,若是顾琉笙喝下了,肯定会与她发生关系的。

    “大哥,我刚才已经喝过那么多了,我不渴的,大哥若是觉得浪费了,我一会儿送给佣人喝就是,或者先放着我晚点儿再喝。”

    顾琉笙见着她没有要喝的念头,唇角一勾,缓缓浮起一抹残忍的笑容。

    “不敢喝,是不是因为这一杯橙汁里添加了什么东西?嗯?”

    那一声“嗯”字的发音向上扬起,带着几分质问的味道,让顾琉璃一颗心都提了起来,他怎么会知道?

    这是她在楼上换衣服的时候临时吩咐杨晨去办理的,绝对没有透露出来,顾琉笙是怎么发现的?

    想到这里她端着橙汁的手一抖,想着杯子只要掉了下去,那就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了。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顾琉笙却早杯子落地之前,就稳稳地接过了那一杯橙汁,一滴都没有溢出来,依旧端到了她的面前。

    顾琉璃的脸色除了尴尬还有苍白,“阿笙……你是不是想多了,就是一杯普通的橙汁!”

    “既然是普通的橙汁,那就喝!”他压根就没打算放弃。

    最后,顾琉璃是颤抖着手重新将那一杯橙汁接过,她几次想要洒掉。

    但是在顾琉笙的眼皮底下,又怎么可能让她耍出这样的心计。

    有了第一次,若是第二次还是如此,这一辈橙汁必定还会好好地被他接住,甚至只会更让他起疑。

    她轻轻地点头,“既然大哥让我喝,我喝了就是。”

    没有视死如归的表情,她甜甜一笑,甚至有些轻松地一口一口将杯子里的橙汁喝下。

    **

    11点的时候简水澜就开始等待了。

    11点半的时候宴氏私房菜就送来了顾琉笙点的饭菜,很丰盛的一桌,不加上甜点就有十几道,而且都是她爱吃的为主。

    虽然没有海鲜,不利于伤口的食物也没有,可依旧可口。

    12点的时候,顾琉笙还是没有回来,简水澜就有些不耐烦起来了。

    那个顾琉璃就有这么多话要说吗?

    是不是还打算说着说着就将他留下来吃午饭啊?

    一想到那个顾琉璃的心思,简水澜就有些恼火起来,还有顾琉笙不是都已经答应她要早些回来的,怎么还想着在顾琉璃那边蹭一顿饭的?

    又过了十分钟,菜都已经要凉了,可人还是没有回来,索性拨通了他的号码。

    一直到铃声已经结束的时候,顾琉笙还是没有接听。

    她忍不住对着手机屏幕蹙眉,这个人怎么连她电话也不接了?

    简水澜忍不住又重新拨打了电话,依旧没有接听。

    她将手机往一旁扔去,远远地看着餐桌上的食物,心思百转,几次想冲去顾琉璃的家。

    那边到底有什么这么吸引他,都这个点了还不回来,甚至还不肯接电话。

    **

    顾琉笙走了,在她喝掉那一杯橙汁之后就离开了。

    顾琉璃在她离开之后,踉踉跄跄地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跑去,用手指扣着嗓子眼,将刚才喝下去的橙汁吐了出来。

    吐了好几次,她也不知道吐干净了没有,但是除了胃里的酸水,她什么都吐不出来了。

    此时因为呕吐的难受,让她一双眼睛布满了泪水。

    无力地扶着马桶的边缘,她整个人摇摇欲坠地站着。

    缓和了些时候,她才走到洗手池,清洗着还带着一股酸味的嘴巴,抬眼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狼狈不堪。

    她死死地盯着镜子里的那张脸,没有过往的年轻优雅与甜美,此时苍白狼狈还有一丝落魄。

    这样的顾琉璃,这么走近顾琉笙的心里?

    泪水不争气地掉落下来,她看着这样的自己忍不住痛哭出声。

    顾琉笙今日的举动已经明确地告诉她,他在质疑。

    对她可能再也不会犹如以往了!

    为什么她小心翼翼地守着这一份感情,到最后自己还是讨不得好?

    隐藏得这么深的感情最终被发现,她为什么只感到慌乱?

    只觉得自己与他越来越远了……

    顾琉璃将自己的脸清洗干净,连同泪水与唇上残余的口红。

    看着那张本该素净的脸,此时脸颊上染上两朵很淡的红晕,身子也抑制不住地燥热起来,她突然觉得有些害怕。

    这是什么反应她能不知道吗?

    药是她让杨晨准备的,一开始的计划里没有这一颗药丸,只是打算在她的房间里利用她的美色,可没想到顾琉笙不上当,这才用了药。

    可是没有想到她都已经这么及时地给自己催吐了,怎么还会有这么强烈的药效?

    脸上越来越红,身子的热度比刚才更甚,她浑身燥热起来,想要什么东西可以让她舒服一些,就是呼吸都比刚才要粗重点。

    顾琉璃捂着嘴,走过去将卫生间的门死死地关紧。

    她靠在门的后面,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

    越来越是空虚,脑海里都是那一张她爱了多年的脸,她想要他,很想很想……

    正当顾琉璃在门上蹭着想要用那冰冷让自己舒服一些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杨晨。

    杨晨,她必须要找杨晨立即送她去医院,否则她要忍不住了,在自己可能做出更疯狂的举动之前她必须去医院。

    只是当她转身去开门的时候,看到的是顾晋晗面无表情地站在卫生间门口。

    她沉重地闭上双眼,也不管自己现在有多么地狼狈,本想推开他就走,可是刚碰到他的手臂时,那一种冰冷的感觉让她觉得好舒服,想要得到更多。

    顾琉璃几乎要丧失理智,整个人直接朝着顾晋晗扑了过去,眉眼带着恳求。

    “哥哥,送我去医院,求求你了,送我去医院……我好难受,好难受。”

    顾晋晗本来就是刚回来想上个卫生间,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特别是顾琉璃双颊泛红,直接蹭着他的身子,让他只觉得恶心,疼别是她呼出来的热气。

    他试图将顾琉璃推开,而她却是死死地抱着他的身子,顾晋晗本就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见第一次推不开,直接将她用力地从身上扒开扔到了一边。

    他也没了心思进这一楼的卫生间,因为里面一股呕吐之后的酸臭味道让人难以忍受。

    看到那个摔在地上的女人,顾晋晗嗤笑了声。

    “没想到平日里装得那么淑女的你,这么会玩!”

    能让她如此的,肯定是吃了什么东西,在家里能够吃到这药物的,可想而知!

    顾琉璃直接被他摔在了地上,头部磕碰在墙壁上,疼痛让她清醒了几分,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些什么。

    她咬着唇想让自己更清醒一些,看到顾晋晗离开的时候,心中怨恨他的无情。

    毕竟自己喊了他这么多年的哥哥,可是他压根就不管她的死活。

    她捂着发疼的额头忍不住喊出来,“杨姐,杨姐,你快来啊,快来人啊!救命啊——”

    **

    十二点十分。

    一点……

    两点……

    一直到了三点的时候,顾琉笙还是没有回家,给他电话也一直没有接通。

    简水澜坐在沙发上,已经脑补了顾琉笙与顾琉璃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这么长的时间,能够让他连饭都没有回来吃,他到底是在做什么?

    她看着餐桌上已经冷却但尚未动过的食物,心底不知道为何突然就慌张起来。

    于是没有再等待,她很快回到房间换了一身衣服,拿了包包与手机很快就出了门。

    车子在顾二婶家的别墅前停下,简水澜按响了门铃,很快有佣人过来开门。

    毕竟是顾少夫人的身份加上也曾来过这里,所以这边的佣人倒是态度很好地将她请了进去。

    简水澜进了大门并没有打算进去,只是问给她开门的女佣。

    “请问顾总还在里面吗?”

    女佣摇头,“顾总尚未到中午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

    简水澜有些不大明白,既然离开了为什么顾琉笙没有回去吃饭?

    离开别墅之后,她回到了车上,又尝试着拨打顾琉笙的号码,依旧没有接听。

    想了想她直接拨打了宋微的号码,倒是没一会儿那边就接听了。

    “少夫人?”

    听到宋微的声音,简水澜微微松了口气,“宋秘书,你能联系到顾总吗?我找他。”

    “顾总……顾总正在开会呢!”

    此时离开会议室正在长廊接电话的宋微,朝着会议室的玻璃窗看了一眼里面一脸阴沉的男人。

    也不知道今天这个男人吃了什么炸药,一来公司就将之前定在几天后的报告提前,然后遇上各种不满意,将里面的高层骂了个狗血淋头。

    就是面对他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好脸色看,甚至又臭骂了一顿。

    他们简直成了他的出气筒!

    “顾总正在开会呢……”

    听到宋微这话的时候,简水澜不知道心底是什么感觉,愣了些时候才问,“很紧急的会议吗?会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

    听出了他们夫妻之间很有可能出了什么问题,而顾琉笙的气也很有可能由此而来。

    宋微想了想生怕自己说错了话,便道,“少顾夫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帮忙转告吗?现在是会议期间,出来太久了怕顾总要有意见了。”

    听到宋微这么说,简水澜犹豫了下,“没什么,麻烦你让他会议结束之后给我一个电话。”

    “好!”

    宋微松了口气,结束了通话。

    回到会议室,看到脸色还是乌云密布,正将一个高层主管训得跟孙子一样的顾琉笙。

    宋微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结束通话之后,简水澜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平常就算再重要的会议,也不至于不给她一个电话,甚至她拨打了这个多通的电话,他一个也没接。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见手机收起,正打算发动车子的时候,车玻璃被敲响,侧过脸一看,正是顾晋晗。

    她很快摇下车窗,顾晋晗就笑了起来。

    “怎么都到这里了,还不进去?”

    要不是他正好要出门,都不知道简水澜会在这里。

    看到顾晋晗,简水澜勉强一笑,“过来找你大哥的,不过根据你们家的佣人说中午之前就离开了,对了,今天集团是不是有什么重要会议?”

    她想顾晋晗也在集团里上班,应该清楚。

    重要会议?

    最近是有一个,但那不是在下周三吗?

    顾晋晗想了想,倒是没有说出来,“我还真不清楚,你也知道我父亲现在这样子,我都好几天没有去公司了,就在家里和医院两头奔着,还要去查清楚情况。”

    不过顾琉笙中午之前过来他们家,之后顾琉璃那一副德行,突然就有些明白了。

    简水澜点头,“那我不打扰你了,有空的话,我再跟你大哥去医院看看二叔,还有让二婶自己也要多保重,我之前看二婶有些憔悴呢!”

    顾晋晗想到自己还有事情要忙,也就没有留简水澜的念头。

    “好!那你开车注意安全!”

    **

    一直到晚上顾琉笙还是没有回来,甚至一通电话也没有。

    她看一眼时间,已经晚上八点了。

    晚上的时候她尝试给他打了个电话,可是对方还是没接。

    简水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抱着靠枕在沙发上窝了一天。

    突然就觉得委屈,有什么事情重要到不能空下来一分钟跟她说一声吗?

    她中午没吃,晚上也没吃,看到餐桌上尚未撤走的食物。

    她热了其中两道菜勉强吃了几口,就觉得没了胃口,放下筷子只好又去窝在沙发上等候。

    九点……

    十点……

    十一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顾琉笙还是没有个消息。

    要不是从宋微那边得知顾琉笙正在开会,她都要以为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她窝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顾琉笙是凌晨三点的时候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带着一身浓郁的酒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