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简水澜冷笑,顾琉笙打算跟她分房睡,还真是新鲜呢!
    屋子里的灯还亮着,空气里有一股食物的味道,他禁不住蹙了下眉头,朝着里面走去。

    却看到客厅的沙发上一个抱着抱枕蜷缩着身子的女人,这是在等他回来吗?

    屋子里冷气十足,怎么不懂得盖一条毯子?

    他想起今天不停震动的手机,知道都是她打过来的居多,整整26个未接来电。

    从顾琉璃那边离开之后,他的心情便是复杂的。

    不可否认,顾琉璃那一番话乱了他的心绪。

    顾晋晗怎么敢觊觎自己的大嫂,怎么敢在手机里存他大嫂的照片,又怎么敢成日里戴着简水澜给他挑选的袖扣?

    顾晋晗在心里面是如何想着他的妻子的?

    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怒火攻心,几乎要烧毁了他所有的理智!

    可是此时看到蜷缩着身子睡在沙发上的女人,又觉得自己有些迁怒简水澜了。

    她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对他的心也是清楚的,今天他的行为确实过分了。

    他就是压制不住心火,觉得整个人都快要走火入魔了。

    顾琉璃的话很明显是要挑拨他与简水澜,他就是知道,却还是在心里特别地介意着。

    顾琉笙放轻了步伐朝着简水澜的方向走去,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朝着主卧的方向走去。

    给她盖了被子,他关了灯将门掩上。

    他自己在外头的浴室将自己清洗了一番,洗去一身的酒气,换上干净的睡袍。

    回到客厅里,还是嗅到屋子里食物的气味,便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看到餐桌上摆了不少食物。

    都是中午他从宴氏私房菜那边订到的,都是简水澜爱吃的饭菜,但都没有动过。

    所以说她中午与晚饭都没吃?

    想到这里,顾琉笙心中特别不是滋味,觉得又心疼又复杂。

    他将桌上的饭菜一盘盘倒入了垃圾桶里,收拾干净,又擦干净餐桌,而后将窗子打开通风,希望散了这一屋子里饭菜的味道。

    此时他站在主卧的门前,犹豫了好些时候,终于没有进去,而是随便打开了一间客房。

    简水澜是被惊醒的,她本来是在等顾琉笙回来,怎么自己就先睡着了?

    此时天色已经亮了,她看了一眼窗子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顾琉笙一晚上都没回家?

    他倒是能耐了啊!竟然学会了夜不归宿,还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

    只是很快简水澜就意识到不对了,她昨天不是在沙发上等他等到睡着了,怎么醒来是在床上?

    难道是睡得迷迷糊糊的自己回了房?

    可简水澜也知道自己是什么性子的,睡下了几乎就不会再挪动自己。

    也就是说

    顾琉笙很有可能昨夜里回来过!

    她很快扫视了一眼房间,却没有他回来的痕迹,难道真是自己迷迷糊糊回了房?

    简水澜下了床朝着外头走去,直接走到了玄关处,当看到顾琉笙的皮鞋放在鞋架上,还有他的棉布拖鞋不见了的时候,便知道顾琉笙确实在她睡着之后回来了。

    心里突然雀跃起来,也松了口气,她便开始在家里找顾琉笙。

    客厅、餐厅、厨房、书房、阳台,包括房间与卫生间,但是都没有找到顾琉笙的身影。

    人呢?

    不是已经回来了,怎么找不到人?

    在沙发上看到自己的手机,她很快走过去,拿起手机给顾琉笙拨打了电话。

    没一会儿细微的铃声在屋子里响起,不明显,但她可以听见。

    听到顾琉笙的手机铃声在家里响起,足以证明顾琉笙已经回家了。

    特别是看到餐桌上昨天几乎没动过的食物已经被全数撤走,他回来之后将她抱到了屋子里,又出来将桌上的东西收拾干净了?

    铃声是在其中一间客房里发出来的,简水澜走了过去,直接将房门拧开。

    看到客房里躺在床上的顾琉笙正拿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接,她不禁冷笑出声,直接挂掉。

    “顾琉笙,你倒是好样的,不声不响地消失,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你一个也没回,回家之后,你这一副德行到底是怎么了?

    该不会昨天去了顾琉璃那边就突然舍不得了,听信了她的话,怀疑我对付她?”

    气死了,她在家里等了这么长时间,而他倒好,竟然睡起了柯昂。

    这个男人打算跟她分房睡,还真是新鲜呢!

    有本事,他们分房睡一辈子!

    若只是简水澜对付顾琉璃,他可能还不会这么难受,不论出了什么事情,他都能给她兜着。

    唯独一想到顾晋晗的事情,他就觉得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虽然觉得迁怒了她,可他就是抑制不住心底的恶魔。

    睡了几个小时,此时还疲惫得很,看到她清冷的双眸里毫不掩藏对他的怒意,顾琉笙沉默地坐起了身子。

    “你出去吧,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会儿。”

    想一个人静一会儿

    简水澜笑了声,有些不明所以,朝着顾琉笙走去,直接在他的对面坐下,双手搭上他的肩膀,逼迫他的目光直视她。

    “顾琉笙,你这是在抽什么疯?我是哪儿惹你了,让你这么对付我,你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知道?”

    “跟你没有关系,出去吧,顺便将门给我带上。”

    她松开了手,又问,“是不是关于顾琉璃的事情?你是不是相信她的话,不相信我?我没有推她,没有害她,你之前不是信誓旦旦地相信我吗?你怎么怎么就不相信我了?”

    “出去!”

    这一句他几乎是吼了出来,带着几分不耐烦。

    有多久没有这么吼她了?

    她似乎有些想不起来,好像婚后两人有了感情之后,顾琉笙对她就是百依百顺,从没有这么吼过她,也对她从未有过不耐烦的神色,而今天他中邪了吗?

    可她知道夫妻二人,必须一个先服软,否则只会越来越僵硬。

    到时候一点儿事情都会放大无数倍,变成大事。

    她深呼吸了口气,几乎要被他这不耐烦的眼神给刺疼心脏。

    “顾琉笙,我这一次若是出去了将来你必定后悔,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要这样子?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还是集团里出了事情,我知道昨天你们那边召开了重要会议,你知道我昨天给你打了多少电话吗?

    我在家里等你回来吃饭,从你出门的那一刻一直得到夜里,我都没有等到你,有什么事情总要到让你连接我一个电话或是给我一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你知不知道我也会担心!”

    顾琉笙狠狠地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让自己的语气太冲。

    “小澜,你出去吧!”

    “我出去事情就可以解决吗?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你打算让我去问顾琉璃?”

    一句顾琉璃让他的脸色极为难看,也是就想到了顾琉璃的那一番话。

    “哥哥很喜欢大嫂的,除了他手机里的照片之外,我还知道大嫂给哥哥选的袖扣,哥哥每天都戴着,将那一对袖扣当成宝贝一样。”

    脸上不耐烦的神色继续浮现出来,“出去,你别烦我!”

    他没有再理会她,直接躺了下来。

    看到顾琉笙不愿意搭理她的样子,简水澜也是知道他的脾气,却没有想到会用在她的身上。

    所有的耐心被他这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给磨完了,便离开了床铺,朝着外头走去,只是到了门边的时候,忍不住又回头了。

    看着那个将背对着她的男人,声音都带着满满的愤怒,“顾琉笙,你混蛋!什么话都不肯说,好啊,你就憋着,我走,不烦你了!”

    既然他想要自己一个人好好地安静会儿,她就给他时间,想要多少时间都给他!

    这一刻简水澜也是愤怒的,若是她哪儿不对了,可以说出来,凭什么这么一声不吭地对付她?

    难道昨天他不接电话压根就不是忙碌而是在躲避她?

    她将房门狠狠地带上,几次想要冲去找顾琉璃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她可不想让顾琉璃看笑话。

    看到他们夫妻二人吵架,估计就是顾琉璃最乐意见到的。

    刷牙洗脸换了一身衣服,她就离开了西江月圆。

    她走得远远的,总不至于会吵到他,会烦到他了吧!

    将车子环着燕城的主干道绕了一圈之后,简水澜也不知道要去哪儿。

    不想带着一身的怨气回去画廊,也没打算去顾家老家,秦筝这些天都在忙着,还要准备下周出差的事宜,她一下子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想了很久之后,才发现肚子饿得难受,想想自己都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她简水澜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了?

    她再穷的时候,也没有被这么饿过啊!

    于是将车子停在了宴氏私房菜的门口,打算进去好好地吃一顿。

    这个时候才十点多,宴氏私房菜的人并不多,毕竟尚未到饭点的时候。

    她走了进去,点了好几样自己爱吃的菜,也不管自己的伤口如此,一下子就点了好几样油腻辛辣的菜,还有两道海鲜,打算敞开肚皮好好地吃一顿。

    几道精致可口的开胃小菜尚未吃完,她点的菜就一盘盘上了桌子。

    才吃了几口,一道带着独特磁性的嗓音就在她的旁边响起。

    “顾少夫人还伤着还是吃点儿清淡的比较好!”

    而后喊了侍者过来,“将顾少夫人桌上的辛辣的菜与海鲜都撤走,再上几道适合伤患吃的菜,清淡一些,但一定要掌握好味道!”

    简水澜听到声音抬眼朝着对方望去,就看到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晏殊正浅笑着望着她。

    他穿着深色的西装,很干净漂亮的脸庞,整个人有一股遗世而独立的感觉。

    这一幕让她忍不住想去为他绘画,不过这个时候她可没有绘画的心思。

    看到侍者就要过来撤走她桌上的菜,简水澜立即有意见了。

    “慢着!”

    侍者停下了动作,求救地朝着晏殊望去。

    晏殊走了过来,拉开简水澜对面的那张椅子入座。

    “少夫人手臂还缠着纱布就这么不忌口,不担心伤口发炎?若是发炎了顾总岂不是要心疼死?”

    顾总岂不是要心疼死

    一想到他昨天与今天的态度,他顾琉笙还会心疼她吗?

    “我来这边便是顾客,顾客想吃什么,你们还要管着,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毕竟心中有气,所以这个时候尽管是对晏殊,她还是有些没好气。

    “万一你这伤口发炎了赖到我这边来怎么办?你也知道我与顾总自幼认识,再加上我这段时间正要继承晏家的一切,这个特殊时间可不能出现任何的意外。”

    看到简水澜泛红的双眼,晏殊又说,“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不妨说出来,就算不能帮你解决,也能当个树洞。”

    而后使了个眼色给侍者,那侍者倒是很快反应过来,在简水澜尚未发作就将食物撤走。

    看到几样她喜欢吃的菜被一一撤走,简水澜心中虽然不悦,但也知道晏殊是为她好。

    她还不至于如此无理取闹,况且晏殊也没欠她什么。

    于是想了想,将姿态放端正了点儿。

    “那个不介意跟我吃一顿饭吧?”

    晏殊点头,“自然不介意。”虽然还不到饭点。

    晏殊让人撤走了那些不适合伤患吃的菜,亲自点了好几道这边的招牌菜,还让侍者给他准备了一副碗筷,亲自给简水澜倒了一杯果汁。

    简水澜想到顾二夫人的心思,还有之前顾琉笙告诉她的事情,想了想问他,“你跟顾琉璃的亲事,是不是黄了?”

    晏殊笑了下,“从来就没有开始过,怎么能用黄字来形容?不过都是家里长辈的意思罢了,我的婚事还轮不到家里人做主,我想当初顾总娶你,也是一意孤行,不是家里介绍的吧!”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一事,“对了,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说到这里的时候晏殊歉意一笑,“这事情似乎该问顾总,毕竟女孩子脸皮薄些。”

    幸好他还接了下一句,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这并非第一个这么问她的!

    顾琉笙会给她婚礼吗?

    都领证这么长时间了,可是顾琉笙从来就没有提起婚礼的事情。

    她都要认为没有婚礼了,她这一辈子可能穿不上婚纱了,对于女人来说是个遗憾。

    “当初领证确实是他一意孤行,行了不说那么多了。你们家厨子真不错,烧出来的菜都是我爱吃的居多。”

    一看到满桌上的美食,她都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接下来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简水澜默默地吃着,昨天两餐没吃,加上早上也没吃,此时早已是饥肠辘辘,吃起来就没什么形象了。

    晏殊看着对面吃得欢快的女人,忍不住也觉得自家的饭菜都可口了许多。

    顾琉笙每天看到她这么吃,估计每餐都能多吃一碗饭吧!

    不过胃口还真不小,一个人吃了这么多的食物,比他一个大男人还要多。

    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简水澜终于吃饱了。

    她擦了擦嘴,看到早已停下筷子的晏殊,歉意一笑。

    “实在太饿了!”

    晏殊看到她这一副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本就生得好看,这么一笑的时候特别清朗干净,甚至可以说是唇红齿白。

    简水澜悄悄挪开了视线,这个男人长这么好看做什么?

    不过看着还真是赏心悦目,跟这一桌的菜一样。

    晏殊让侍者撤走了剩余的饭菜,又送来一壶茶水与茶点。

    此时简水澜还真撑得有些吃不下东西了,她本就是饿极,加上有一股破罐子破摔的冲动,吃起东西就跟发泄一样,还真吃了不少,不过心情倒是舒坦了几分。

    她看着坐在对面的晏殊,整个人舒服地往后一靠,也不去理会什么顾少夫人的形象。

    “让你见笑了,我昨天两餐没吃,今天早上也没吃,吃起饭来狼吞虎咽的。”

    “发生什么事了?”晏殊问她。

    “没什么,不过你没打算娶顾琉璃也算你眼光好!”

    晏殊听到她这话的时候想了想,问她,“关于琉璃小姐落水一事?”

    简水澜点头,“除了这事,应当还有不少事,不过据说现在这个圈子里都在传我怎么推她下海的,你说我为什么要推她下海,推她下海做什么还不要命地跳下去救她,我那一天差点就被淹死在海里了!”

    说到这里,她笑了起来,却是特别难过。

    但是简水澜知道自己难过的是顾琉笙这两天对她的态度。

    怎么去了一趟顾琉璃那边就成这一副德行了?

    顾琉璃是不是说了什么让顾琉笙误会她的事情?

    顾琉笙不说,她也不想去找顾琉璃让她看这一场笑话,而且顾琉璃还不一定如实交代。

    许是她的难过太过明显,就是笑着的时候,晏殊都能感觉到。

    “顾总不相信你?”

    他突然想起纪家酒会上那一件尴尬的事情,顾琉笙出现的时候二话不说直接将外套脱下来给顾琉璃,便带着她离开了,可是给了顾琉璃十足的面子。

    他对顾琉璃的认识并不多,毕竟顾琉璃是在他离开燕城之后才出现的。

    但回来之后在这个圈子里还是听到了不少关于顾琉璃的话题,也知道顾琉笙对这个堂妹的重视,纪家酒会上发生的事情不是已经说明一切了吗?

    简水澜摇头,眼里多了几分落寞。

    “我也不知道”

    若是之前他是知道顾琉笙相信她的,可是今天早上看到顾琉笙对她的态度,特别还是去了一趟顾琉璃那边之后才改变的,她就没了自信。

    也许顾琉笙并不相信他吧!

    毕竟顾琉璃跟在他的身边那么多年,从来顾琉璃在他的面前都是乖巧听话懂事的模样。

    昨天顾琉璃不是找他坦白一切吗?

    他们之间到底坦白了什么让顾琉笙变化这么大?

    还是顾琉璃趁此机会,直接跟着顾琉笙告白了,然后顾琉笙就就打算接受了?

    晏殊看到她眼里的落寞,笑了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想我相信你没有推她!”

    “为什么?”

    简水澜倒是有些好奇,不过对于晏殊这么说,还是很高兴的。

    见着她眼里的期盼与好奇,晏殊喝了一口茶水,只觉得唇齿留着茶香。

    “顾总看上的女人自然不会差的,还有你也知道唐卿的心思,虽然我也劝过他了,可是他在感情上太过固执。不过唐卿的眼光向来刁钻,我想他看上的女人必然也是优秀的。”

    唐卿

    突然又听到这个名字,简水澜忍不住蹙眉,不过之前与他谈了那些话之后,唐卿确实没有再出现过。

    原来她的好坏,还是建立在旁人的眼光里啊!

    而且唐卿的眼光当真那么好吗?

    她可是知道他们读书的时候,唐卿可是追求过顾琉璃的。

    简水澜讪讪一笑,看到餐厅里已经客满,她也没有理由继续霸占这个位置。

    “我吃饱了,今天就当做是你请客,由你这个大老板结算吧!”

    晏殊看了一眼桌上的茶点,“不吃一些?”

    简水澜是真的吃撑了,“不了,太饱!”

    她起身冲着晏殊挥手,“今天就谢谢你了,我先走了,改天请你吃饭!”

    有个人说说心里话,虽然说得不多,但还是有点儿效果的。

    “吃得这么饱,不如到楼上坐,楼上有我的位置,而且不会吵杂。”

    简水澜却不想多留,知道晏殊与唐卿的关系不错,万一他来了怎么办?

    最终晏殊看她去意已决,也没有多留,让人收拾了下桌子,便也离开了。

    **

    顾琉笙又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过12点了。

    他起身离开了客房,发现屋子里静得可怕,找了主卧与书房,都没有看到简水澜。

    在主卧里查看了下,发现简水澜的包包已经不在。

    这是出门了?想到大清早他的态度,也许简水澜受不了他的态度赌气离开了。

    他蹙着眉头直接到了浴室里梳洗,换了一身西装,直接拨打了顾晋晗的电话。

    “马上来西江月圆一趟,我有事找你!”

    顾晋晗听到这话还笑了声,“大哥,这么急着让我去西江月圆,还真是难得!”

    顾琉笙一句话也没说,直接掐断了通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