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顾琉笙,信不信我找个男人顶替了你的位置?
    正在医院里陪着顾二夫人吃饭的顾晋晗见顾琉笙扔下这么一句话就挂断,他扯出一抹笑容,看向还在吃饭的顾二夫人。

    “妈,阿笙找我过去一趟西江月圆。”

    说到去西江月圆的时候,顾二夫人的脸色微微一变,还是提醒了他一句,“晋晗,别做出出格的事情,她是你大嫂,明白了吗?”

    顾晋晗无奈一笑,“妈,我晓得了,我对大嫂唉,你别胡思乱想,她既然是我大嫂,便永远都是我大嫂。”

    他将筷子往桌上一放,“妈,桌上你收拾啊!”

    “哪天不是我收拾的?”

    顾二夫人轻嗤了声,心底还是有些担心,燕城名媛多如过江之鲤,怎么就偏偏看上自己的嫂子了?

    对于顾晋晗的话,也不知该不该相信。

    但她知道自己的大儿子向来能够克制自己,就希望别出了什么差错。

    顾晋晗很快就离开了病房,走到停车场的时候,被一个过来取车的人给撞了下,但是看到对方有礼地给他道歉,顾晋晗也就点点头,表示无妨。

    他将车子开到了西江月圆的楼下,习惯性地想要取出手机,一摸口袋空荡荡的。

    而后想到那个撞了他一下的年轻人,脸色就有些难看起来。

    愤恨地一拳砸在方向盘上面,竟然偷到他顾晋晗的手里来!

    他本想将车子点头去找回手机,但这个时候人都已经到了西江月圆,听到顾琉笙的语气又似乎挺急的样子,顾晋晗只好将车子停好便下了车。

    当顾琉笙一开门的时候,一拳头精准地直接揍在了顾晋晗的脸上,顾晋晗完全没有料到这一点,整个人被那巨大的冲击力撞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了脚跟。

    他抚着被揍疼的脸看着朝他走来的顾琉笙刚要问他是不是疯了的时候,顾琉笙很快一拳头又揍了过来,而且还是专门挑脸打。

    他迫不得已只好先护住了脸狼狈地躲着,只是他再怎么躲,对方的拳头就跟粘在了他的身上是一样的。

    脸上一下子就挨了好几拳,就连身上也被踹了好几脚,好不容易才逮住说话的机会。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呢?”他记得自己并没有招惹他,怎么就被他给记恨上了。

    可是顾琉笙并没有说话,一拳一拳地往他的身上揍,一直到顾晋晗趴在地上不能动的时候这才罢休,他整理了下衣服,看着顾晋晗眼里都是冷意。

    “晋晗,别让我恶心你们全家!”

    一个顾安扬与自己的大嫂有染,一个顾晋晗竟然也觊觎自己的大嫂,还有一个满嘴谎话的顾琉璃。

    他从来没有想过二房竟然如此恶心,让他想将他们从顾家剥离出去。

    若不是爷爷还在,这些糟心的事情若是让他知道了,只怕高龄的他要承受不住。

    揍完了,顾琉笙没有再多看他一眼,转身进了屋子,顺带将门给关上。

    趴在地上的顾晋晗吐了口气,只觉得满嘴都是腥甜的味道,他吐了一口血沫子,只觉得一张脸疼得厉害。

    身上被揍的地方也疼着,他费了好些力气才从地上爬起来。

    他今天真是出门忘记看黄历,才丢了手机,一到西江月圆又被不明不白地揍了一顿,他顾晋晗从小到大还真没被揍得这般惨烈!

    不过刚才顾琉笙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们家人怎么惹他了?

    他们家的人怎么就让他恶心了?

    而后想到昨天顾琉璃那副德行,该不会想对顾琉笙下手,结果没有得逞反倒害了自己?

    若是如此的话,那么他可就冤枉大了,毕竟对于顾琉璃,他可是从来没有将她当成妹妹的,就算顾琉笙在顾琉璃的手里吃亏了,那也不关他顾晋晗的事情啊!

    看到自己这一副样子怕是不能开车了,顾晋晗想了想还是给顾晋曦打了个电话。

    “有空吗?马上来一趟西江月圆送我去一趟医院。”

    这个时候顾晋曦刚做完一台手术,正打算休息一会儿,听到顾晋晗要过来医院,忙问他,“哥,你这是怎么了?不过西江月圆那边不是大哥在吗?你让大哥或是大嫂送你过来就是!”

    顾晋晗苦笑,如果这个时候顾琉笙肯送他去医院,就不会揍他了!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快点过来!”

    他很快结束了通话,因为讲话扯到了嘴上的伤口疼得脸色都有些发白了,他这是招谁惹谁了,莫名其妙地被顾琉笙给揍了一顿。

    揍他起码给个理由啊!

    他撑着墙壁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打算先到车子里等候,若是让简水澜看到他这一副德行,实在是太过丢人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顾晋曦终于赶来了,看到将自己关在车子里的顾晋晗。

    还纳闷着怎么就不自己直接去医院,还要他过来一趟,难道不知道他现在很累吗?

    只是当顾晋晗将车门打开的时候,看到车子里面顾晋晗鼻青脸肿不堪入目的那一张,他还真被吓了一跳。

    “哥谁这么狠将你揍成这样,我去,爸才被揍了不久就轮到你,燕城还真是危险啊!怎么才出国留学几年,这边的治安就这么差了?”

    那么下一个被揍的人该不会就轮到他了吧?他要不要让在外地创业的晋暄自己也注意一些。

    顾晋晗此时疼得都有些说不出话来了,两边的脸都肿得老高,上面还泛着淤青。

    听到顾晋曦这么啰嗦,恨不得也立即将他毒打一顿,难道不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将他送往医院?

    他还是个医生呢,庸医!

    “哥,不过这可是西江月圆,大哥的地盘,你怎么会在这里伤成这般?哎呀,你腿或是肋骨没断吧,要是断了可不能就这么给你搬动,容易造成二次伤害。”

    顾晋晗一脸的哀怨,硬是忍着疼出了声,“立即送我去医院,腿没断!”

    啰嗦死了!

    顾晋曦看到他伤势不轻,还是先直接给他检查了一遍,发现腿没断,肋骨也没断,几乎都是皮外伤,但是伤得太过惨烈了!

    看得出来对方还是手下留情了!

    于是直接将他扶了出来,带着他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

    顾琉笙看着安排下去的人从顾晋晗那边抢来的手机,他在手机上操作了一会儿就破译了密码,成功解锁之后,他便直接打开了手机相册。

    发现好几个相册,但是让他感到愤怒的是顾晋晗竟然在他的手机建立了一个属于简水澜的相册:翦水清澜。

    里面有86张的图片,封面则是她笑靥如花的模样。

    一颗心沉了沉,他之前知道顾晋晗可能对简水澜又好感,可是听到他一口一个大嫂地喊着,行为举止也还算正常。

    除了不喜欢他们两人单独见面,或是偶尔顾晋晗看简水澜的目光。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顾晋晗的心思竟然如此龌龊,还单独建立了一个属于她的相册。

    看到这里,顾琉笙只恨自己刚才没有再狠狠地将顾晋晗揍一顿,最好让他半身不遂。

    他打开相册,里面的照片大部分都是简水澜单独一人,偶尔也有简水澜与顾晋晗的合照。

    照片一张张看了过去,目光落在简水澜坐在秋千上的照片,还有她明媚的笑靥。

    而她的身后,是顾晋晗,看了一眼照片的信息,应该是简水澜第一次去顾晋晗家里的时候。

    这个景色还有秋千,是顾晋晗家里别墅才有的。

    此时顾琉笙的脸色极为难看,恨不得将这一部手机给扔到抽水马桶里。

    顾晋晗果然对着简水澜存在不可说的心思!

    这一顿揍,没有白挨打了!

    顾琉笙很快将手机里所有关于简水澜的照片全部删除,包括她的联系方式,在微信上也直接拉黑。

    一直到所有关于简水澜的信息全都删除干净,这才取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个号码。

    顾晋曦刚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办公桌上多了一部手机。

    他觉得奇怪,这一款可是他们顾家集团旗下子公司生产的,而且怎么觉得眼熟?

    他取过手机,按了下按键,看到屏幕上的图案,很快皱起了眉头。

    难道这是顾晋晗的手机,怎么会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顾晋曦取出自己的手机,很快拨打了顾晋晗的号码,没一会儿就响起了铃声,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所标注的就是他顾晋曦的大名。

    顾晋曦可以确定自己送顾晋晗治疗之后才回来办公室的,怎么顾晋晗的手机会在这里?

    办公室并没有其他人,想问都找不到人。

    但顾晋曦也没有多想,带着顾晋晗的手机朝着他的病房走去。

    此时顾晋晗一张脸依旧是鼻青脸肿,很难看出他原本俊朗的样子,两边的眼睛还都是熊猫眼的状态,鼻梁虽然没断,但擦了药,此时也是肿得老高。

    当顾晋曦看到这一副样子的顾晋晗,只觉得惨不忍睹。

    “哥,原来你丑起来是真的这么丑啊!”

    这哪儿还能看出原本英俊的轮廓了。

    躺在病床上的顾晋晗直接白了他一眼,这个弟弟怎么越来越脑残了?

    顾晋曦笑了起来,“哥,眼睛都这么丑了,别翻白眼了,容易吓到人。”

    顾晋晗决定不理会他,直接闭目养神,想了想又忍着唇角的疼开口,“我今天的事情你别告诉爸妈,省得让他们担心了,医院那边这几天我就不去了,他们问起就说我忙着公司里的事情,还有你要是有空就去医院看看,顺便请个护工,别什么事情都让妈亲力亲为。”

    “这事情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不过哥,到底是谁将你打成这样的?”

    能在西江月圆那边将他打成这般的,还真不能小觑,“你在那边被打,大哥知道吗?”

    顾晋晗闭了闭眼,这个人还真吵。

    “出去!”

    顾晋曦没有要出去的打算,直接搬了一张凳子在床边坐下。

    “你这战斗力也是不小的,怎么会被揍成这样,对方是多少人马啊?你不说清楚我都有些惶惶的,你看爸被人打成现在这样,那一条腿都可能保不住,这才几天就轮到你了,接下来不就是我了吗?”

    “跟你没有关系!”

    他也不知道顾琉笙是哪一根筋抽风了,怎么就突然对他下手。

    “你不说啊,不说的话,回头我直接告诉老妈,说你莫名其妙被揍了,若是直接跟我坦白的话,我还能为你保密。如何?”

    说到这里,顾晋曦贱贱地笑了起来。

    顾晋晗就这么盯着顾晋曦看,许久之后,终于出声,“被大哥给揍的!”

    然后顾晋曦的神色就有些古怪了,“哥,大哥没事儿揍你干嘛?”

    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手下留情,一张脸都被打得没法看了,而且这些伤大部分都是挑着脸打的。

    身上虽然也有伤,但起码都衣服遮掩着,这脸实在是

    难道不知道打人不打脸吗?

    太没技术含量了!

    “我怎么知道大哥是不是突然疯了!”

    竟然直接将他揍到住院的程度,还真不留情面。

    顾晋曦却觉得自己保住了,“最起码我听大哥的话,大哥应当不会突然揍我吧!”

    而后一想,又问,“哥,你这是哪儿得罪了大哥?”

    顾晋晗白了他一眼,他要是知道就不会白白被挨揍了!

    看到顾晋晗不语,顾晋曦虽然好奇,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他想了想,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一把白色的手机递到他的面前。

    “对了,你的手机怎么会在我的办公桌上?我记得将你送来医院的时候,我一直都跟你在病房里的。”

    看到那一部手机,顾晋晗眉头细微一蹙,想到自己的手机确实是丢了。

    在第一医院的停车场里被那个年轻人给撞了下就不见了,此时怎么会出现在顾晋曦的办公室里面?

    要知道这里可是燕南医院!

    想到自己被揍的场景,还有手机突然出现在这里,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接过手机,顾晋晗很快解锁,马上去翻看相册,当看到他给简水澜单独建立的相册已经不见时,若是他的脸还正常着,肯定可以看到有那么一瞬间的苍白。

    于是,他一下子明白了所有。

    顾琉笙在知道他对简水澜心存遐想的时候,就派人去取了他的手机查看,而后将他给揍了一顿。

    最后得知他来到燕南医院医治,便直接将手机送到了顾晋曦的办公室里头。

    他看着手机,久久之后将手机往一旁的桌上搁放。

    他对简水澜的心思一直都藏着,除了被他母亲发觉之外,也就是顾琉璃会当着他的面说起。

    他的母亲自然不会出去碎嘴,但是顾琉璃呢

    也许这些都是顾琉璃透露出去的,否则顾琉笙怎么会知道他手机里面的秘密?

    这个该死的顾琉璃,他昨天就不该这么轻易地饶过她,最好借此机会将她赶出顾家的!

    顾晋晗闭了闭眼,只觉得一颗心有些沉重。

    不可否认,他确实爱慕着简水澜,一直都爱慕着。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与简水澜是不可能的,只要她一天是顾琉笙的妻子,就不可能!

    所以他将这一份爱慕藏着,不敢告诉她。

    此时被顾琉笙抓个正着,这些伤也不算是白打了。

    深呼吸了口气,顾晋晗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只是他不明白顾琉笙所说的那一句,“晋晗,别让我恶心你们全家!”

    他们全家怎么让他恶心了?

    顾晋曦看到这一副场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觉得事情怕是不简单。

    犹豫了些时候,终于出口,“哥,你在这边休息,要是有什么事情直接按铃,会有人过来的,我之前才完成一台手术,现在还累着就先去休息一会儿了,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

    看到顾晋晗没有出声,顾晋曦没有再说什么,很快就离开了。

    **

    西江月圆楼下,简水澜将车子停好,有些失落。

    她都已经一整天没有回来了,可是顾琉笙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她。

    害她期间还一直检查是不是手机没电或是没有信号了,然而电量还有50%,信号满格。

    她下了车,在楼下徘徊了几趟,犹豫着要不要上楼,若是不上去的话今晚她住哪儿?

    想到这里的时候又开始埋怨顾琉笙之前为什么要凿了她家的墙壁,现在她都没有一个地方可以住了,难道要去住酒店?

    她的目光落在十七楼的地方,要不要去应寒那边窝一晚?

    想了想还是将车子开往车库,最后决定还是上楼。

    输入一串密码,她推开了门。

    却见屋子里漆黑一片,她站在玄关处开了灯,想着是不是顾琉笙不在家里?

    将一颗颗的灯打开之后,屋子里终于亮如白昼。

    她查看了几间房,包括书房与昨晚上顾琉笙睡过的客房,都没有他的踪影。

    都已经是晚上快10点的时间了,他这是去了哪儿?

    简水澜想了想,给朗月打了个电话,“今天顾总有联系你吗?”

    朗月的声音很快传来,“没有!”

    也就是说她出去了一整天,顾琉笙压根没去在意她去了哪儿?

    她这么在外头晃荡了一整天,还以为顾琉笙在家里会忍不住给她电话,跟她道歉,然而一切都是她的自以为是!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让他如此对待她?

    简水澜坐在沙发上细细地想着自己是不是哪儿得罪了他,可是想破了脑袋,她自认为自己这几天都挺听话的,与他相处也算融洽。

    怎么去了一趟顾琉璃那边,一切就都变样了?

    她看着手机的手机,很快从里面找出顾琉笙的号码,拨打出去。

    倒是很快就接听了,只是他的声音有些泛冷,“有事?”

    “没事不能给你电话了?”她终究是没忍住轻嗤了声。

    “既然没事就挂了,你早些睡,不用等我了!”

    感觉到顾琉笙就要结束通话,简水澜赶在他结束通话之前出声,“顾琉笙,我现在还在外头,你就不担心我会死在外头吗?你这两天到底是怎么了?还是我哪儿惹你了,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我错在哪儿?

    还是你就这么快厌烦我了?如果你真的厌烦我的话,请你直接说,是要离婚还是”

    “嘟嘟嘟——”

    挂断了?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简水澜只觉得浑身有一种无力感。

    他这是中邪了,还是抽风了?

    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跟她说的,为什么要选择逃避,选择疏离?

    还有那个顾琉璃到底是怎么跟顾琉笙坦白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心中突然恼火起来,差点儿就烧毁了她的理智。

    她直接编辑了一条短信给他发过去:顾琉笙,你好样的!信不信我找个男人顶替了你的位置?

    不想陪她那就算了,她去找应寒喝酒!

    简水澜很快拨打了应寒的电话,“你在家里吗?”

    “在!有事吗?”

    “找你喝酒,要不要?”

    应寒含笑地应了声,“好!上来吧,我给你开门!”

    简水澜很快关闭了家里的灯光,就带着手机什么也没拿关了门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

    “顾琉笙,你好样的!信不信我找个男人顶替了你的位置?”

    当看到这一条短信的时候,已经有几分醉意的男人直接将手机摔了出去,立即四分五裂。

    找人顶替了他的位置,她想去找谁?

    顾晋晗吗?

    她打算怎么让人顶替了他的位置?

    是不是按照她所说的离婚?

    动不动就将离婚挂在嘴边,她这是多想跟他离婚?

    看来他今天应该狠狠将顾晋晗多揍上几拳的,最好连二婶都认不出这个儿子!

    他怎么敢,怎么敢觊觎他的女人!

    难道不知道简水澜是他的大嫂吗?

    顾琉笙也知道自己不该将脾气发在简水澜的身上,可他就是控制不住!

    简水澜她是不是也知道顾晋晗对她的感情?

    姜紫瑜看到那四分五裂的手机,眉头立即皱起,瞥了一眼容承祯。

    “这是怎么了?”

    容承祯也表示自己完全不知情,这两天晚上都被他拉过来这边喝酒,然而顾琉笙什么都不说,只是喝着闷酒。

    苏焕因为在北川所以没有过来,这两天就他与姜紫瑜被拉到酒吧陪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