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如果哪天你想要远离顾家的话,可以联系我
    最后还是姜紫瑜先问出口,“阿笙,你这是”

    “没事!喝酒。”

    此时顾琉笙也没去理会那一部四分五裂的手机,取了一杯红酒灌下。

    看到顾琉笙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姜紫瑜很快伸出手抢过他手里的杯子。

    “行了,这么喝酒伤身,有什么心事真当我们是兄弟的话就说出来,没听过一句话借酒浇愁愁更愁?”

    容承祯自然清楚顾琉笙这一副德行的缘故,大部分是因为简水澜。

    “跟三弟妹吵架了?要我说咱们男人就该多让让,三弟妹也不是个胡搅蛮缠的女人,有什么事情你给她讲讲道理,她还是能明白的,该不会是”

    顾琉璃在生日宴会上落海一事他虽然没有参加那一场宴会,但回去也是听容昭熙说起,还说了简水澜奋不顾身跳下去救人。

    可是这几天却传出是简水澜因为嫉妒顾琉璃得到顾琉笙的重视,所以狠下心将她推下海的事情。

    “该不会是你在怀疑三弟妹真将琉璃给推下海的?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三弟妹还不至于会下此狠手,当时昭熙也在,他倒也是跟我说了不少,据说三弟妹还第一时间跳下去救人,若真是她推的,三弟妹也不至于还跳下海里去救人了,要知道三弟妹还受伤呢!”

    姜紫瑜也表示同意容承祯的话,“我也觉得承祯说的有理,三弟妹确实不像个有心计的女人,这其中也许有诸多误会,你也别为了这事情冷落了三弟妹。

    要知道我们这圈子里的传言还都是不利于她的,不管怎么说这事情还是该要查清,上回在纪家就会上三弟妹才刚受委屈不久,这回又遇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姜紫瑜一脸的若有所思,“怎么就如此奇怪,每次这两个女人放在一起都会出事,虽明着说顾琉璃是受害者,可我怎么看真正受了委屈的还是三弟妹?八字肯定相克,回头你少让这两个女人凑在一起。”

    顾琉笙却不知有没有将他们的话给听进去,夺过姜紫瑜手里的杯子又灌了一口。

    **

    在西江月圆居住了这么长时间,这还是简水澜第一次来到应寒的家里。

    很简洁明亮的屋子,里面没有多余的修饰,家具一并都以浅色为主,收拾得很干净。

    看得出来应寒是个很爱干净的男人,家里一层不染,东西也都收拾得整整齐齐。

    不过墙壁上挂着一幅画,一幅寥寥几笔水彩勾勒出来的轮廓,是应寒的模样。

    那是她画的,没想到她送给应寒的画,他竟然直接裱起来挂着。

    应寒看到正在打量屋子的简水澜,笑了下。

    “我一个人住东西不多,平日里也喜欢简洁一些的,所以屋子里看起来还是挺简陋的吧!”

    “倒是不会简陋,简洁大方,看起来很舒适。”

    她看了一眼餐桌的方向自己走了过去找了个位置入座,才看向应寒。

    “陪我喝几杯酒吧,你家里有没有,要不我下楼去搬?”

    应寒看出了她心情不好,但目光却落在她包着纱布的手臂上。

    “你的手怎么受伤了?这个时候还喝酒,就不怕顾总追上来找我拼命?”

    拼命

    现在估计她死在外头,那个男人都不会心疼了吧!

    于是自嘲一笑,看向应寒。

    “喝不喝酒?不喝的话我找别人喝去!”

    手臂上的伤她也不放在眼里了,顾琉笙都不心疼她了!

    知道如果他拒绝的话,这个女人很有可能下一刻就离开。

    应寒轻叹了声,朝着一旁的柜子走去,从里面取出一瓶葡萄酒,又取了两只高脚杯。

    给两只杯子倒了酒,应寒问她,“要不要叫点儿东西吃?”

    简水澜瞥了一眼色泽漂亮的葡萄酒,一口灌下。

    “我要吃鸡腿、鸡翅膀,鸡爪、鸡胗!”

    这是跟鸡过不呢?应寒无声一笑,取出手机很快给他的经纪人江城打了个电话。

    “马上给我订餐送来,燕城最好的鸡腿、鸡翅、鸡爪还有鸡胗,每样都多送一些过来!”

    “还要一箱冰啤!”简水澜很快又加了一句。

    应寒点头,“再要一箱冰啤!”

    那边经纪人江城犹豫了下,“应寒,这么晚了吃这些容易发胖、长痘,要不要换些口味清淡的?你现在这身份啊可不容许你这么糟蹋自己,你的粉丝不会答应的!”

    然而应寒已经挂了他的电话,将他的啰嗦屏蔽在外。

    喝了一杯,简水澜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一口灌下。

    应寒看到她这么喝,走到她的对面入座。

    “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心事不妨跟我说说!”

    “心事你们男人是不是容易朝三暮四啊?”

    如果不是顾琉笙对顾琉璃有了什么心思又怎么会两天不搭理她,甚至还打算分房睡?

    要知道以前她不想跟他睡一间的时候,顾琉笙能想出不少法子进了她的房间,甚至在家里备了好多的钥匙。

    朝三暮四

    原来是感情出现了问题。

    应寒摇头,“不是每个男人都会朝三暮四的,顾总应当也不会是个朝三暮四的男人!”

    简水澜倒了一杯,依旧是一口干的架势,晶亮湿润的大眼睛盯着眼前好看的男人。

    “一言难尽!今晚上陪我喝酒吧,不醉不归!”

    应寒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她的手臂上,“手怎么受伤了?”

    看到自己手臂上缠着的纱布,简水澜摇头。

    “也没什么,反正也没人心疼了!”

    看到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应寒端起杯子与她的杯子轻碰。

    “我陪你喝就是!”

    听到他这么说,简水澜笑了起来,“还是男神好!”

    她继续一口干掉。

    应寒喝了一口,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快11点了。

    顾琉笙真放心他的女人在他家里喝酒吗?

    喝了几杯之后,简水澜问他,“你明白会不会忙啊?”

    应寒摇头,“不忙,之前有个广告已经拍摄完,这两天在家里休息。”

    简水澜才安心了,笑了笑,“那么一起喝吧,只要别耽误了你的事情。”

    没多久,门铃就响起,应寒将杯子往桌上一放。

    “应当是外卖的来了,我去看看!”

    说着还不忘给自己戴了一顶鸭舌帽与口罩,这才朝着外头走去。

    简水澜点头,看到一瓶红酒就这么喝完了,还觉得不过瘾,但看到应寒手里提着好几份食盒,而他身后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小伙子抱着一箱啤酒。

    应寒签下了江城的名字,将送餐的小伙子送了出去,这才又取下鸭舌帽与口罩。

    看到应寒一见着陌生人就要戴帽子与口罩,摇了摇头。

    “当大明星也真辛苦!”

    应寒将食盒拆开,看到都是他点的鸡腿、鸡翅膀、鸡爪与鸡胗,满意点头。

    “尝尝看,别一直喝酒容易醉!”

    而后将箱子打开,取了一罐冰的啤酒,拧开之后递给简水澜。

    简水澜接过冰啤,先灌了几口,就抓了一只烤翅啃了起来。

    “味道不错,你也尝尝!”

    看到她三两下就扔了手里的鸡骨头,又抓了一只鸡腿啃着,似乎挺好吃的样子。

    应寒也抓了一只烤翅啃了一口,觉得不错,也就学着她一口烤翅一口啤酒地持着。

    之前说到感情问题,应寒倒是想起一事。

    “对了你之前不是怀疑顾总与顾琉璃的事情吗?那么现在可试探出来了没有,顾琉璃对顾总的感情如何?”

    说到这事情,简水澜一下子就愤怒起来。

    “已经试探出来了,顾琉璃对顾琉笙是男女之情!”

    而后她细细地将顾琉璃回来之后的事情一点点说给应寒听,特别是纪家酒会上的事情,还有顾琉璃生日宴会上落海的事情。

    “你知道吗?我那天跳下海里之后,我就懵了,后悔了,顾琉璃再怎么样,她也不值得我这么伤害自己,我一直沉下去,死活游不上来,海里好黑,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我以为我自己都死定了。”

    每次想到在海里的绝望时,她都恨不得让时光回到当初,她一定眼睁睁地看着顾琉璃作死地跳下去。

    不管顾琉璃上来如何污蔑她,她也不会跳下去救人,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

    看到她难过地落泪,应寒有些接受不了,毕竟平日里所见到的简水澜向来只有璀璨的笑容,何时曾这样了?他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

    “擦擦眼泪吧,顾家确实不值得你这么牺牲自己,不论什么时候只有自己活着才是最为重要的,往后别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了。

    不过其实顾琉璃的存在对你来说并不可怕,主要看顾总的心思如何,如果他的心里只有你,再多的顾琉璃你都不畏惧。

    可如果顾总对你的感情不够坚定,那么今天有顾琉璃,或许改天就有更多的李琉璃、张琉璃什么的!”

    简水澜接过纸巾擦了下自己的眼泪,委屈地盯着他,吸着鼻子出声,“可是他现在不肯理我,我昨天给他打了二十几个电话,可是他一个都没接,今天看到我更是觉得烦!”

    应寒沉默了些时候,喝了一口冰啤。

    “你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简水澜摇头,并且将顾琉笙给顾琉璃三天时间坦白一切的机会也给说了。

    “可是他从昨天去听顾琉璃的坦白之后,整个人就变了,你说他是不是变心了,会不会是顾琉璃对他表白,他一下子就心动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拿什么跟顾琉璃拼?

    毕竟顾琉璃是顾琉笙看着长大的妹妹,他们相处了这么几十年,而她与顾琉笙才认识不到两年。

    就算是结婚,当初也是协议结婚!

    应寒却不这么认为,“也许顾总对顾琉璃真是兄妹之情,我虽然对顾总的了解不深,但他对你的感情应当挺深厚的才是,你也别太过伤心了。

    他若是觉得烦躁的话,就让他安静几天,你也就先冷着他几天,也许等几天之后他回过味了,一切也就好了!”

    这个时候简水澜倒是没有再说话了,她默默地将手里的最后一口冰啤喝下,将喝完的易拉罐往桌上一放,又给自己开了一瓶,狠狠地灌了好几口。

    应寒见她不语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陪着她安静地喝酒,一直等到简水澜打开第三只易拉罐的时候,他才又出声,“如果哪天你在顾家待不下去了,想要远离顾家的话,可以联系我!”

    “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怕与顾家为敌吗?”

    对于应寒的话,简水澜还是有些意外的。

    “顾家确实势力庞大,但你若是想要离开的话,我有办法帮你离开,至于与顾家为敌的事情,你压根就不必担心。”

    他也重新打开了一罐,与她的轻碰了下,喝了一口。

    简水澜吃着鸡胗,搭配冰凉的啤酒,思考着应寒的话,如果哪天在顾家待不下去了

    会不会有这么一天呢?

    她希望没有这一天,因为她真的爱上了那个男人!

    她不想离开,只想回到几天前,顾琉笙还那么爱着她、宠着她的时候!

    许是心里有事,刚才喝了几杯红酒此时又喝了几罐啤酒就觉得脑袋有些晕乎乎的,看人都有些花了。

    她灌了一口啤酒,半趴在桌上看着对面好看的男人,突然就出声,“男神我是你的小雪花很喜欢很喜欢你的小雪花!”

    应寒看到她那一脸娇憨的模样,忍不住一笑,自然也清楚她所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

    没有男女之情,只是与他大部分的小雪花对他的感情是一样的!

    “嗯!我很高兴那么多的小雪花里面有你。喝醉了就别喝了好不好?”应寒哄着她。

    简水澜摇头,“不要我还没醉,心里太疼了,我得喝点儿酒将它麻痹一下!”

    应寒想着要不要给顾琉笙打个电话,但一看这个时候已经过了12点。

    若是让顾琉笙知道这个点简水澜在他的家里喝醉了,还不晓得会如何。

    他犹豫了下,还是问她,“要不要回去休息,我送你下楼?”

    简水澜还是摇头,她又喝了一口才出声,“不回去,回去只有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