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顾琉笙,请你以后照顾好自己的女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眼里一片失落,刚刚才掉过眼泪,此时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晶莹一片,盛满了失落与委屈。

    应寒也喝了一口,而后将她手里的啤酒拿走,只是才刚拿开,简水澜很快又给自己开了一罐,还灌了一口。

    “我没多少醉意,再陪我喝一些吧,我我昨天担心了一天,今天难过了一天,中午特别难过,我去宴氏私房菜吃了好多好多,吃得胃都疼了,出来之后难受得全都吐了!”

    说到这里,她很快捂住了嘴,将头扭向一旁干呕了几声。

    应寒看到她难受,再一次抢过她手里的啤酒。

    “别喝了!”

    酒后的恶心感还是没有消退,但舒坦了许多,只是眼泪也都出来了。

    抬手擦拭着泪水,她很快又开了一瓶。

    “让我喝,喝醉了才不会这么难过。”

    只是两天没理她就这样,应寒看到简水澜又灌了好几口,轻叹了声,也就随了她去。

    “要不我联系顾总让他过来接你。”

    让顾琉笙知道简水澜这么晚了在他这边喝酒,就算再不想理会简水澜,作为一个男人也会过来吧!

    于是简水澜就这么眼巴巴地盯着应寒,一双泛红的美目藏着几分醉意,此时带着可怜与期盼,随即又变成了失落的模样。

    “可是他会过来吗?”

    “不试试看你怎么知道他不会过来?”

    应寒向她伸出了手,“手机给我,我来!”

    简水澜还真从口袋里取出了手机递给他,“要是他不来的话,就别告诉我了!”

    看到今天早上顾琉笙这么厌烦她的样子,估计这会儿也没打算见她吧!

    想到此,更是失落了几分,她狠狠地灌了好几口,冰冷的啤酒入胃,却浇不掉这愁。

    应寒接过手机,很快在通讯录上找到了顾琉笙的号码,他按了拨打键,只是传来的却是机械的女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竟然打不通对方的电话,他看着正眼巴巴盯着她看的女人,忽而一笑。

    “打不通!”

    “也就是说他不愿意见我了!”

    说不定还是看到她的来电显示,所以故意设置的吧!

    应寒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取出了自己的手机一个个输入顾琉笙的号码,然而依旧无法接通的状态。

    “我用自己的手机也给他拨打了,也许他的手机出了问题吧!”

    此时简水澜却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你说他会不会在顾琉璃的家里?”

    “要不要我送你去看看?若是真如此的话,那么这个男人也没必要让你如此执着了。”

    可最后简水澜还是没有这样的勇气,万一顾琉笙真的在顾琉璃那边呢?

    想想都觉得可怕,她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再之后,简水澜默默地喝着冰冷的啤酒,再没有吃桌上那些食物一口。

    这一晚,应寒陪她喝了不少,但他喝的还没有简水澜喝的一半。

    此时应寒才知道这个女人的酒量确实很不错,但喝了这么多之后加上情绪不好,此时的她也已经醉了。

    双眼迷离,难受地趴在桌上,目光盯着手机。

    她想起给顾琉笙发的那一条短信,都说了要去找个男人来代替他了,他是不是没有丝毫的感觉?

    是不是对她已经不在乎了?

    是不是已经不爱她了?

    是不是再也不会对她这么好了?

    一想到以后他会对别的女人那么好,她就心疼得厉害。

    简水澜趴在桌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倒是不吵不闹。

    应寒看着已经趴着睡下的女人,有些无奈,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情况。

    他想了想又尝试给顾琉笙打了个电话,依旧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这个时候简水澜已婚,若是让她在这里住一晚上,万一被有心人知道对她太过不利,毕竟她现在可是顾家的少夫人。

    若此时被有心人放大之后,她在顾家怕是要寸步难行。

    想了想,他取过简水澜的手机,用她的指纹解锁,在通讯录上一个个找过去。

    最后看到了秦筝,难道要让秦筝过来?

    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是夜晚了,秦筝一个女孩子过来也不好。

    最后目光落在苏焕的名字上,这个人他倒是知道。

    燕城三大家之一,据说性别男,爱好男!

    是顾琉笙的好朋友,那么他应该可以联系到顾琉笙吧?

    应寒还是拨通了苏焕的电话,苏焕倒是很快接了电话。

    “水澜,怎么这么晚了给我电话?”

    应寒出声,“我是西江月圆17楼住户,也就是顾总的楼上,你现在可以联系到顾总吗?”

    苏焕觉得莫名其妙,什么时候顾琉笙与邻居相处得这么好了?

    而且他怎么会用简水澜的电话打给他,是不是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苏焕忙问,“你怎么会有水澜的手机?你让她接电话!还有你找琉笙有什么事情?”

    “他老婆在我这里,若是你联系不上人,那就让水澜今晚住我这里了!”

    “等等!”

    苏焕一听到关于简水澜的事情立即就着急了,“水澜怎么会在你那边?”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联系上顾总?”应寒说到这边很快结束了通话。

    他将手机放到一旁,看着睡得并不安稳的女人,留在这里也不是不可以,但他不想有对他的闲言碎语,特别是她身处顾家这样的地方。

    笑意浅浅地盯着她看,最后缓缓地伸出手轻轻地覆在她红润的脸上。

    本来就要睡下的苏焕,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整个人就精神了。

    他觉得莫名其妙,怎么简水澜会在17楼,而且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远在北川的苏焕很快拨打了顾琉笙的号码,然而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老婆都要被人抢走了,怎么还联系不上人?

    苏焕也急了,只好给容承祯电话,那边倒是很快接起,带着几分笑意的调侃,“呦,南青岳竟然能让你还有打电话的力气?”

    苏焕的脸色微变,“你少贫嘴,我跟他清清白白的!还有你那边能联系到琉笙吗?”

    “这么晚了,你找他做什么?”

    容承祯瞥了一眼现在还在喝的沉默男人。

    “刚接到水澜的电话,是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说水澜在西江月圆的17楼呢,琉笙再不去接人的话,今晚她就要住在17楼了!你说我能不急吗?”

    容承祯的脸色也是一变,瞥到地板上碎裂开来的手机,怪不得都打到苏焕那边去了。

    结束通话之后,容承祯用脚碰了碰顾琉笙的腿。

    “那个你真不回去了?苏焕打来的电话,听说你楼上住了专门勾搭女人的小妖精,现在三弟妹就在17楼呢,你要是不回去的话,她就在17楼住下,据说还是那个小妖精用水澜的手机打给苏焕的!”

    姜紫瑜表示很震撼,对于17楼的那个小妖精倒是有几分兴趣,这是在用生命挖墙角啊,实在让人佩服。

    难道那个人不知道简水澜的身份吗?

    下回可要查查看对方是什么人!

    17楼

    一直喝着闷酒的顾琉笙听到容承祯的话,脸色立即一变。

    想到简水澜之前给他发的短信,她还真的去找男人了?

    17楼,应寒,她心心念念的男神!

    顾琉笙将杯子里剩余的红酒一口饮尽,二话不说直接就走了出去。

    然而容承祯与姜紫瑜面面相觑,他们这是被扔了?

    “他喝了这么多,我去送送他!”

    姜紫瑜并没有喝多少酒,很快就追了出去。

    容承祯虽然不觉得顾琉笙喝这么多开车能出事,但以防万一,毕竟今晚确实喝了不少。

    他看了一眼时间,回去再睡几个小时,就要带着他的小秘书去出差了。

    他想着要不要也顺便将容昭熙也给带过去,一来让容昭熙历练一番,二来,直接让秦筝当容昭熙的秘书。

    觉得这么想挺好的,他勾唇一笑。

    正要离开酒吧的时候,看到摔在地上已经四分五裂的手机,还是捡起放在了口袋里,想着修修应该勉强能将里面的资料备份出来。

    只是当姜紫瑜追出来的时候,哪儿还有顾琉笙的身影,只看到一辆绝尘而去的黑色车子。

    **

    从结束通话之后,应寒就开始算时间了,他想着顾琉笙多久能到。

    那个男人看起来对简水澜占有欲很强,知道她现在在他应寒这边,应当心急了吧!

    也许不像简水澜所言的顾琉笙对她无情了,同样是男人,他与顾琉笙骨子里也有一丝相近的属性,知道顾琉笙一旦真的爱上了便不会轻易放手。

    至于顾琉璃,若是顾琉笙一开始对这个女人没有男女之情,往后也应该不会有才是。

    简水澜睡得迷迷糊糊,偶尔几句呓语,为了让她睡得舒服一些,他索性将她抱起来安置在沙发上,自己则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慢慢地喝酒,啃着鸡爪。

    这样的搭配味道倒是不错,还是这个女人懂得享受。

    23分钟之后,门铃响起。

    这个时候能按响门铃的也只有楼下那个人了!

    应寒却没打算这么快去开门,让简水澜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得晾着顾琉笙!

    于是斯条慢理地啃着鸡爪,偶尔喝上一口啤酒,不管外头一声比一声还要急促的门铃声。

    门外的顾琉笙几乎是一口气赶到这里,夜里公路上车辆少,他将所有的红灯都闯了一遍。

    只是赶回西江月圆之后,这应寒竟然到现在还没开门。

    那么简水澜呢?

    听到门铃的声音她是不是也不想开?

    一想到她对别的男人笑,一口一个男神地喊着应寒,他就嫉妒得想要发疯。

    那是他的女人,怎么可以对别的男人如此?

    他一下下按着门铃,屋子里的人还是没有反应。

    刚想打个电话找个人过来将门拆了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的手机在酒吧里已经四分五裂。

    他气得一拳头砸在坚硬的门上,后来也不按门铃了,直接用手去敲,咚咚作响。

    啃了两个鸡爪,又吃了一块烤翅,外头的门铃声已经换成咚咚作响的敲门声,再这么下去,他那一扇脆弱的门估计得被他砸得都凹进去了。

    十分钟之后,应寒到了卫生间洗干净手,这才朝着玄关处走去。

    只是当他将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一拳头直接朝着他脸的方向揍了过来,应寒的反应很快。

    利落地躲开了那一记突如其来的拳头,并且在顾琉笙第二拳揍来的时候,又急急后退几步推开。

    然后鼻子之间嗅到一股浓郁的酒气,不禁就皱起了眉头。

    这酒气

    喝得比他屋子里的还多吧!

    这对夫妻竟然还是酒鬼?

    “这么晚了,这是什么风把顾总给吹来了!”应寒笑了声。

    顾琉笙看着应寒,虽然喝了不少的酒,但他现在还是清醒的,自然也清楚自己刚才那两拳有多么出其不意与狠意。

    可是应寒却是看似轻轻松松地躲开了,倒是让他有些诧异。

    但也足够证明,眼前这个小白脸只怕还挺能打的!

    顾琉笙只是阴沉地盯着他看,“小澜呢?”

    问了一句,他已经很快地朝着里面走去。

    也嗅到了一股浓郁的酒味,是啤酒的味道。

    最后他在沙发上看到沉睡的女人,身上还盖了一件薄毯。

    应寒跟着走了进来,“顾总以后就请好好照顾好自己的女人,否则怕是会有别的男人想来替顾总照顾她,毕竟水澜也是个很吸引人的女性,也许顾家并非她最好的选择!”

    “但却是她最后的选择!”

    顾琉笙走了过去,嗅到一股啤酒的味道,看来她今晚也喝了不算好的酒,很快将她身上那一件薄毯扯开,直接横抱起身,朝着外头走去。

    在顾琉笙就要跨出门的时候,应寒很快又出声,“一个女人若是伤心了,只怕就不会再轻易回心转意,希望顾总好好珍惜!”

    否则他不介意横刀夺爱!

    最后那一句话,他并没有说出口,但说在心里,却像是在告诉自己。

    简水澜说过她遇上他的那一天就是与顾琉笙领证的那天,他只是出现得迟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