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想都别想,他就是死都不会去成全她与别的男人
    顾琉笙并没有因此而停留,而是带着简水澜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应寒关上了门,朝着餐厅走去,看到桌上的啤酒与食物,轻蹙了下眉头,取了一只垃圾桶过来,将桌上所有的东西全都扔了进去。

    屋子里都是酒气,他又去将窗子打开透气。

    回到家里,顾琉笙将简水澜往主卧的床上一放,想要起身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简水澜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撒手。

    小脸埋在他的颈子里,清浅的呼吸吹在他的肌肤上,让他很快就起了反应,顾琉笙想也没想直接吻上了她的耳垂,一点一点地撩拨着沉睡的女人。

    似乎感觉到身上的异样,简水澜嘤咛出声,只觉得被人给抱着,浑身都发热得厉害。

    她躲闪了下,恨不得将对方给推开又实在困得厉害,闭着双眼不爽地翻滚了几下。

    怀里的人如此不安分,顾琉笙只觉得被她蹭得都是火气。

    他想起顾晋晗手机里她笑容明媚的照片,想起她竟然睡在应寒的家里,便想着直接将她就地正法得了。

    想到此,他也没有再客气下去,双手撕扯着两人的衣服,嘴却不离她的身上。

    一直到两人契合一起,他才找到了宣泄的方法,不知疲倦地耕耘。

    动静太大,特别是那样的充实感如此真切,简水澜迷迷糊糊醒来,只看到顾琉笙埋在她的身上满身大汗地耕耘。

    两人身上都特别滚烫,她受不了地出声,但很快就被他封住了嘴。

    是梦境吧?还是时光流转了?

    否则顾琉笙怎么会这般热情地对待他,他这几天不都是冷冰冰的不愿意理会她的态度?

    想到这里,她更觉得是在梦里了,于是热情地回应这个男人,将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得到她的回应,顾琉笙差点儿就在这里交代给她了,幸好最后还是控制住了。

    他深吻着身下的女人,此时只有身心契合,才能再也想不起别的不开心的事。

    **

    一场旖旎梦境,简水澜醒来的时候还在回味着。

    可是身边的男人已经不见了,她就觉得这是一场梦境吧,醒来就消失了!

    身上一阵清爽

    简水澜猛然坐起,昨夜里不是与应寒喝酒吗?

    怎么一下子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而且身上穿着的还是睡裙,身上没有丝毫的酒味。

    难道她还自己回来了,然后洗了个澡继续睡觉?

    简水澜抓了抓头发,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将近11点了。

    下了床才刚站好双腿立即一软,整个人差点就摔在地上,幸好她抓住了被单。

    这样的感觉她并不陌生,难道昨晚上一切都不是梦?

    她扶着床站好,将睡裙从下撩起,看到身上好多地方印满了深色的一块块痕迹,甚至是不可见人的地方也是密密麻麻的一片吻痕。

    这阵势,简直比过往的每一次都要激烈。

    昨夜里真的不是一场旖旎梦境?而是顾琉笙真真实实地回来了?

    那就是说不是她回来之后自己洗澡睡觉,而是顾琉笙将她带回来的?

    她将裙摆放下,坐回了柔软的床上,然而记忆中只有彼此疯狂的举动,如在梦中。

    顾琉笙能够与她欢愉,是不是代表恢复正常了?

    她忍着不适下了床朝着外头走去,可是屋子里哪儿有顾琉笙的身影?

    她甚至去之前顾琉笙睡过的那一间客房也给找了,还是没有看到他。

    看来是已经出门了!

    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失落,她都已经三天没有好好地跟他说一句话了。

    顾琉笙昨夜里这一举动又是什么意思呢?

    他不是已经不打算理她了?

    昨晚上给他发了想找个男人顶替他的短信都没回,怎么昨夜里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还是现在只将她当成一个发泄的工具了?

    她委屈地在沙发上坐下,将自己抱成了一团,只觉得脑袋还有些隐隐作疼。

    想到这事情还有第三个人知道,简水澜就去找自己的手机打算给应寒打个电话,问问昨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分明就在应寒的家里喝酒,似乎后来就趴桌上睡着了。

    是应寒给顾琉笙电话让他过来接她的吗?

    但顾琉笙昨晚上不是一直都打不通吗?

    里里外外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该不会是被顾琉笙拿走,还是落在应寒的家里了?

    想到极有可能是落在应寒的家里,她回到房间里换了一身得体的衣服。

    看到脖子上都是吻痕,大热天的只好又取了一条丝巾围上,虽然有些怪异但还算将脖子上的痕迹给遮住了。

    这么多的痕迹,她都怀疑顾琉笙是故意留上去的。

    打扮好之后,简水澜这才离开了家里,上了电梯。

    17楼,应寒家里的门口,简水澜按下了门铃。

    几声之后并没有人过来开门,简水澜想着可能应寒不在家里吧,毕竟他可是大明星,平日里可忙着了,最近关于他接了剧本的新闻不少,似乎下个月就要开拍了。

    只是当她已经转身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并且传来应寒的声音。

    “水澜?”

    简水澜回头去看,见应寒似乎刚睡醒,一身浅色的睡袍,一头柔软的黑色头发有些凌乱,一手揉着双眼,有几分可爱。

    若是他的小雪花看到他刚睡醒的样子,估计能够疯狂。

    应寒揉着惺忪的眼睛,看着刚才就要离去的女人,目光落在她脖子上的那一条围巾上,几块深色痕迹遮掩不住。

    一眼他便清楚那代表了什么,想到此他眉头轻微地蹙了下。

    “那个我手机有落在你这边吗?”简水澜问他。

    应寒点头,“确实落在我这边了,进来吧!”

    他继续揉着眼睛回了屋子,身后简水澜只好跟上,只是在玄关处的地方并没有看到女性的拖鞋,她想到昨天是直接进来的压根就没换鞋。

    正打算拖鞋打着赤脚的时候,应寒的声音已经响起。

    “不用拖鞋,直接进来。”

    简水澜看着干净的地面,犹豫了下,想到昨天都没脱了,今天再脱鞋岂不是矫情?

    回头看到还在玄关处站着的女人,应寒笑了下,带着几分睡意。

    “你先去客厅等我一会儿,我去梳洗下就出来,桌上有些茶点看看有没有你喜欢吃的,别客气!”

    简水澜点头,倒是没有脱鞋,直接踩在干净的地板上。

    想到昨晚上应寒也被她拉着喝了不少酒,她此时都还觉得有些头疼,估计应寒也没好到哪儿去,很明显他还是在睡梦中被她给吵醒的。

    想到这里,她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不该这么着急着就跑上来。

    她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快12点了。

    等了十来分钟,应寒终于梳洗好又穿戴整齐地出来,手里还拿着她那一部白色的手机。

    他将手机递到她的面前,“收拾桌上的时候才发现的,快中午了,方便一起吃个饭吗?”

    “你等我一会儿!”

    简水澜接过手机很快拨打了顾琉笙的号码,然而是暂时无法接通的状态,他那破手机到底是怎么了?

    成日里都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既然无法接通,估计顾琉笙中午也应该不会回来吃饭,她很快点头。

    “方便!”

    应寒这才笑了,“出去吃?叫餐还是咱们自己下厨?”

    说到这里,反倒有些尴尬地又说,“还是叫餐吧,我冰箱里没有食材。”

    他几乎是不下厨的,厨房里的东西几乎都还没有用过。

    简水澜想到自己在家里也是一个人吃饭,有个人陪着说说话也好,况且她也有话要问应寒,自然不会拒绝。

    “那就叫餐吧!”

    “有没有想吃的食物?”应寒问她。

    简水澜想了想,“楼下有家中餐还不错,不如我们叫楼下的送上来更快些。”

    见应寒同意,简水澜便用她的手机找到了那家中餐厅的电话直接拨打过去,一口气点了好几样才作罢。

    因为就在楼下,没多久就送上来了,应寒看着菜色,觉得还不错。

    吃饭的时候,简水澜想起昨天的事情便问他,“昨晚上顾琉笙过来这边了?”

    “嗯,醋劲很大,我都差点被他揍了,幸好躲得快!”

    说到这里,应寒勾唇一笑,知道她喜欢肉类食物,夹了一块鸡腿放到她的碗里。

    听他这么说,简水澜倒是有些歉意,“对不起啊!”

    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顾琉笙应该还是在乎她的吧,否则不会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喝酒就醋成这样。

    “看得出来他还是很在乎你的,我想你们之间可能有些什么误会吧,回头找个时间好好聊聊,兴许就能聊开了。不过我昨天打不通顾总的电话,后来直接用你的手机打给了苏焕。”

    而这个时候顾琉笙刚从公司回来,看到屋子里一片寂静,以为简水澜还在睡觉,想起昨夜里彼此纠缠的情况,他就觉得浑身都燥热起来。

    他朝着主卧走去,发现房门是打开的,里面却无简水澜的身影,倒是在床上看到了她换下来的睡裙,那一件正是他给她换上的。

    夜里的欢愉一直持续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结束,两人都喝了不少的酒,加上一场欢愉浑身黏腻,他们在浴室里泡了澡,在浴室里他甚至又将她狠狠地要了一回。

    睡了一个小时他才去上班,以为回来之后应该可以看到她,结果人呢?

    是不是这一次对她还是太过仁慈,下回是不是该让她三天下不来床?

    一想到她昨夜里竟然去了一个男人家里喝酒,还喝得烂醉睡在了应寒的家里,顾琉笙就觉得一股邪火又冒了出来,几乎想要焚烧他的理智。

    她到底是有多么放心应寒,还是真的想要将他顾琉笙给替代掉?

    想都别想,他就是死都不会去成全她与别的男人!

    想到手机已经被他摔坏,现如今四分五裂地可能还在酒吧的地上,顾琉笙只好回到书房取出一部备用手机,用另一个号码给简水澜打过去。

    正在吃饭的简水澜突然听到手边手机铃声响起,看了一眼是陌生的来电显示,铃声响了几声,还是接起。

    “哪位?”

    “你在哪儿,马上回家!”

    听到熟悉的声音时,而且还是命令的语气,简水澜却是蹙了下眉头,也来了脾气。

    “你让我回去我就回去?顾琉笙,你是不是太过霸道了?我去哪儿关你什么事?”

    她很快结束了通话,当做没发生一样地继续吃饭。

    对面的应寒什么话都没说,继续吃饭。

    挂他电话?

    这个女人倒是能耐了!

    顾琉笙阴沉着脸,继续拨打她的号码,倒是没多久对方就接起。

    “小澜,马上回来!”

    喝了一口汤,简水澜嗤笑了声,“昨天早上是谁让我滚的?你既然那么想要安静的空间,那我就给你绝对安静的空间,不会去打扰你。你有你的脾气,但是请别忘记我也是有脾气的!”

    “你在哪儿?”顾琉笙的声音都冷沉了好几分。

    “在跟帅哥吃午饭啊,对了,是不是陪着顾琉璃到现在才回来?中午是不是在那边都吃过午饭了?既然都吃过了喊我回去做什么?我可是很忙的!”

    她看着对面坐着的赏心悦目的男神,虽然她很想好好地跟顾琉笙谈谈,可是想到他与顾琉璃的事情,就止不住地尖锐起来。

    “你别阴阳怪气地说话!”

    “我向来就是这么说话的,我想现在回去你也不可能跟我好好说话,你需要安静的空间,我给你,但我也需要绝对安静的空间,所以,顾琉笙,你别来吵我!”

    她再次掐断了通话,眼里有些泛红,凭什么他想见面就见面,他不想见了她就要滚?

    听到简水澜的话,应寒微微蹙了下眉头,看到她气呼呼的样子,忍不住一笑。

    “其实你该趁这个机会好好与他谈谈的,不过这几天你受了气,也确实该给他点儿气受,让他知道你也不是好惹的!”

    应寒又给她夹菜,“若有什么需要的话,欢迎找我!”

    简水澜却是有些憋屈,就是这一桌可口的饭菜此时也没了胃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