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1章、简水澜就知道顾琉笙爱惨了自己,怎么会舍得放手
    她将筷子放下,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回去一趟。

    “那个我先回家了!”

    应寒倒是不觉得意外,刚才那些话也不过是在口头上出气罢了。

    “去吧,好好地找他谈谈,若是有误会的话,就此解开,有事情给我电话!”

    简水澜点头,“谢谢你!应寒!”

    “顾琉笙,你别来吵我!”

    他寒着脸直接将这一部备用手机砸在了地上,手机着地之后,屏幕碎裂开来。

    “简水澜,你果然能耐了!”竟然又挂了他电话。

    他气急败坏地朝着冰箱的方向走去,从里面取出一瓶冰水拧开灌了好几口。

    那冰冷的水却没能浇灭他心底的怒火,顾琉笙想着简水澜可能去的地方。

    竟然与别的男人一起吃午饭,是哪个男人这么不要命了?

    当他想起可能是应寒的时候,便想也不想直接朝着外头走去,只是走到玄关处时,就听到输入密码的声音,随即门被推开。

    一个穿得俏丽,脖子上却围着丝巾的女人就这么俏生生地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几分不羁的神色。

    看到她回来,顾琉笙的脸色更沉了,这么快回家,那么真去了应寒那里吃饭?

    两人就这么相互对视着,几秒之后,顾琉笙还是先开口了,“你又去了应寒那里?”

    “我就是去他那边吃饭了,怎么样?”

    简水澜没有多理会他,走了进来,在玄关处换了鞋子又朝着里面走去,只不过才走了几步就被人从身后紧紧地拉住了手。

    “以后不许单独再去见他,否则我一定会让应寒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你也应该知道这些事情对我来说不过是一通电话的事情。”

    简水澜回头盯着他看,唇角缓缓绽放出一抹很浅的笑容,“你除了会威胁人还会什么?”

    “小澜,别气我!以后没去画廊就好好在家里待着,知道吗?”

    简水澜并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想甩开了他的手,然而甩了几下却没有甩开。

    “放手!”

    顾琉笙却是一张脸沉得要滴出墨汁来,看到她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特别恼火。

    “我让你听话,听明白了吗?你怎么就从不顾忌自己的身份,你知道应寒是什么人存在什么心思吗?你怎么敢大半夜的去找他喝酒,去他家里睡觉?简水澜你能不能长点儿心?”

    他最恼她一口一个男神地喊着,最恼她每天都要关注应寒的资讯,最恼她在家里还要仰望着天花板。

    现在胆子更大了,竟然可以在应寒面前喝得烂醉如泥,还睡在他的家里。

    如果他昨夜里没有过去,这个女人是不是打算就在他家里过夜?

    一个男明星会对一个小粉丝如此好?

    若是没有别的不轨,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深信应寒对简水澜图谋不轨,说不定跟顾晋晗的心思是一样的!

    这两个人都怀有龌龊的心思,明知道简水澜已经嫁人,却还是动了心思。

    简水澜却是桀骜不驯地盯着他,目光露出一丝嘲讽。

    “是谁一开始无缘无故跟我闹脾气的?顾琉笙你突然间对我不理不睬让我别烦你,可是你该不该给我一个理由?

    你去顾琉璃那边听她的坦白,听着听着人就不见了,你知道我想了多少种可能吗?

    可是每一种可能都是你再也不会回到我的身边,我甚至想到我们之间的婚姻已经结束了,算起来你与顾琉璃青梅竹马,你宠着她,而我算什么?

    我找个人喝酒都不行吗?应寒他能对我存什么心思?”

    她已婚,他是红遍半天边的大明星,应寒对她不就是对邻居,对一个粉丝的心思吗?

    “那是你将人心想得太简单了!”

    顾晋晗不就如此吗?应寒也一定如此!

    简水澜立即反驳,“是你将人心想得太复杂了!”

    顾琉笙拉着她朝着沙发上走去,最后耐不住性子直接将她甩在了沙发上。

    沙发很柔软,否则简水澜觉得自己这么被甩上来估计得撞得鼻青脸肿,她回头怒瞪着那居高临下的男人。

    “你又发什么疯了?”

    这个男人就不能好好与她说话?

    是不是所有的耐性都已经耗光了?

    顾琉笙深呼吸了口气,最终在她的身边坐下,脸色依旧很不好的样子。

    看着她抿唇倨傲的样子,有些头疼,这个女人就不能够在这个时候放低姿态?

    “我想我们该好好谈谈了!”

    “是该好好谈谈了!”

    她回了一句,脸色也很不好。

    是谈顾琉璃的事情,还是谈他们离婚的事情?

    可若是即将离婚,他昨夜里为何还要对她做下这些事情?

    却不料下一刻,这个对她有了疏远的男人直接将她抱进了怀里,紧紧地搂着,只恨不得将她揉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简水澜被他抱得有些疼,但似乎感觉到他受伤的情绪,一下子一颗心又柔软得一塌糊涂。

    连同这几日的委屈化作滚烫的泪水,他这是打算做最后的告别吗?

    “顾琉笙,你是不是打算不要我了?”她终于哽咽出声。

    泪水滚烫透过衬衣,他依旧感觉到了那一股灼热感,感觉到她双肩的抖动与声音的哽咽。

    顾琉笙知道她哭了,他低头亲吻她的头顶,心底更是难过,想到这三天对待她的态度。

    “怎么会这么问呢,小澜我说过这一辈子都不会放开你,倒是你动不动就将离婚二字挂在嘴边,我从来就没有打算离婚,这事情我早就跟你说过了。”

    他轻叹了声,眼底带着沉重,“这些天我好像迁怒你了!对不起!其实我本不该这么对待你的,就是控制不住,小澜,我见不得你跟别的男人走得近,见不得别的男人对你好,更是见不得他们心里有你。”

    然后简水澜就有些懵,顾琉笙刚才的架势不是打算与她谈谈这一份感情该怎么办吗?

    怎么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还跟她道歉了?

    她从他的怀里抬起还挂着泪水的小脸,“你这几天这么对我,不就是打算跟我离婚吗?”

    脸上的清泪依旧,顾琉笙低头一点点吻干她的泪水,看到她微翘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抬手轻轻地擦拭掉,最后摇头。

    “没有,我从没有想跟你离婚,以后不许胡思乱想,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跟你离婚,也不许再提离婚的事情,明白吗?”

    “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而迁怒于我?”

    什么叫见不得她与别的男人走得进了?

    也就是顾琉笙不理她,昨晚上她才与应寒走得近些,找了应寒喝酒,今天过去应寒家里,也是因为去取手机,然后顺便留下来吃了个午饭。

    可是她对应寒就是一个粉丝对于男神的信任与崇拜,没有男女之情在里面,况且她是已婚女士,这一点应寒也是清楚的。

    像应寒那样的人物,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做什么要去看上一个已婚妇女?

    这些事情他虽然不想提起,可是想到顾晋晗的心思,他觉得还是应该跟简水澜讲清楚,往后让简水澜也远离顾晋晗,做好别单独相处一起。

    “你知道晋晗喜欢你?”

    他的目光直视她的双眼,想起顾琉璃的话,简水澜在知道顾晋晗喜欢她的情况下还与他眉来眼去。

    他是相信简水澜不会这么做的,况且顾琉璃的话有大半是不能相信的,更多的是话中存在她的情绪,她想要挑拨离间。

    瞳孔微微放大,难道顾琉笙这几天对待她的态度就是因为顾晋晗?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这是被迁怒得也太厉害了。

    就算顾晋晗喜欢她,那也是顾晋晗自己的情感问题,她一没勾引,二没逼迫。

    难道顾琉璃喜欢顾琉笙,她就该对顾琉笙冷眼相待,这样的话他岂不是太无辜?

    “知道一些,但不算确定,当初晋晗来我们家里,秦筝也在,秦筝跟我说过晋晗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大一样,让我自己注意一些。

    这事情之后我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晋晗,他约我我尽量当做没有看到,一直到后来有几次见面,但是我见晋晗对我的态度都一样,并没有任何的出格。

    我便想着也许晋晗对我并非是男女之情,况且他也该知道我是你的妻子,不可觊觎。可是”

    她的唇角微微扬起却是一抹嘲讽的笑意,“你就为了别人可能喜欢我的事情,所以将怒气迁怒到我的身上来,顾琉笙,你是不是认为我勾引了晋晗?”

    就因为这么点儿事情,所以迁怒到她的身上来,她何其无辜?

    两人依旧紧紧地贴靠在一起,简水澜说话的时候也只有扬起小脸。

    所以这个时候,顾琉笙清楚地看到了她眼里的怒气,特别是最后那一句话,她问得咬牙切齿。

    “我我自然不是这么想你的,但是那一天琉璃跟我说了很多关于顾晋晗与你的事情,我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对待你,但是控制不住,特别是想到顾晋晗对你的心思,还有他的做法

    那一天更多的是对琉璃与晋晗的失望,一个对我存在不该有的心思,一个对你同样有这样的心思。

    琉璃对我是男女之情,亵渎了这么多年来我对她的感情,而晋晗明知道你是他的大嫂,却还是怀着这样的心思,这让我想起我母亲与二叔的事情!”

    他甚至动起了想将那一只u盘里面的内容,发给顾晋晗看的心思。

    若是顾晋晗看完之后,估计就能断绝对简水澜的心思,因为他相信看到那些东西顾晋晗只会感到羞耻。

    他的父亲已经如此了,难道他也要变成他父亲那样的男人?

    简水澜却从他这话里听出了他对顾琉璃并没有动了那些心思,否则就不该用亵渎二字。

    只要顾琉笙对顾琉璃没有这些心思,就好!

    她始终觉得顾琉璃对她的威胁实在太大了!

    顾琉笙想着又将顾晋晗手机里存着她照片的事情也说了出来,看到简水澜微愣的模样,知道这些事情或许她并不知道。

    “因为晋晗的做法,所以这事情迁怒到你的身上,我很抱歉!但也希望从此之后,你能够与他保持距离,你该明白对于我母亲的事情我很愤怒,所以当知道晋晗对你的心思,还有他手机里藏有不少你的照片的时候,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原来一切的源头就在这里,她确实是被迁怒了!

    顾夫人与顾安扬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所以清楚顾琉笙这时候的感受,对于顾晋晗与她的事情只会更反感。

    她虽无辜,但谁让顾晋晗喊她一声大嫂?

    她没有想到顾晋晗一口一个地喊她大嫂,却是有这样的心思,手机里还有她的照片

    看到简水澜不语,顾琉笙又说,“我将顾晋晗找过来西江月圆,并且将他打到住院。”

    若是依旧贼心不死的话,下回就不会挨几下揍这么简单了。

    简水澜更是不可思议地盯着他,“那你会不会也将我打到住院?”

    顾琉笙直接封住了她的嘴,肆意品尝着,最后两人将她压在沙发上,他喘着粗气看她。

    “我只会这么对待你,小澜,以后与晋晗保持距离好不好?”

    她轻轻地点头,呼吸也有些急促。

    “我会的,但是你有一点让我很失望,这样的事情你就该一开始跟我说,而不是放任我胡思乱想,不搭理我,不接我电话,让我不安。”

    她也是有情绪的,会难过会不安,会想很多很多,以为自己已经被抛弃了。

    “第一天不接电话是因为没有想好与你怎么说,后来我手机摔坏了,谁让你竟然想找别的男人来代替我的位置,一怒之下就

    我当时就是想着让我安静一些时候,只要想明白了,也就好了!但还是很对不起你,这几天让你这么难过,别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

    难得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话,顾琉笙想着这几天自己的表现确实很糟糕,而她委实受到了委屈。

    今天将话说开就好,他也忍受不了简水澜与应寒走得那么近。

    已经将事情说开,简水澜心里舒坦了几分,这个男人也不是想要离开她嘛!

    她就知道顾琉笙爱惨了自己,怎么会舍得放手!

    她本吃软不吃硬,顾琉笙好言哄着她就能够好好说话,若是对她发脾气,她的气性只会更大。

    如今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下,灼热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脸上,她不禁双手紧紧地抱住了他的后背,她轻轻地点头。

    “那我就勉为其难地不与你一般见识了,我们和好,好不好?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就跟我说,而不是不言不语地对待我,好不好?”

    “嗯,我们和好,以后希望不管是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这么心平气和地将误会解开。”

    他抬手一点点地解开她脖子上的丝巾,看到上面布满他印上去的痕迹,有些满足感与自豪感,丝巾落在地上,他又迫不及待地去解开她的衣服。

    简水澜知道他的意图,还有感觉到他身上的反应,连忙去阻止他的动作,可怜兮兮地盯着他看,“不要好不好?我还难受着!”

    昨夜里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对待她的,醒来的就是就有些下不来床,虽然可以走路,但现在还隐隐有些疼。

    顾琉笙再这么来几次,她估计得废了!

    顾琉笙见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恨不得直接化身饿狼。

    可想到昨夜里的满足感,他确实是发了狠地去要她,没有以往的温柔,只一味索取,估计真弄疼她了。

    想到这里也有些歉意,“好,等你好些了。昨夜里是我粗鲁了!”

    听到他一句一句地道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简水澜还是很受用的。

    想到进门的时候两人还是充满了火药味,可是将这些事情解开之后,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简水澜还是很愉悦的,她想起应寒所说的好好谈谈将误会解开。

    借男神吉言,他们真的又恢复了。

    不用离婚,不需要离开这个男人,简水澜笑着去亲吻他的唇。

    她的吻很轻柔,但是看得出来她现在很高兴,将事情说开,知道这个女人对他的心思始终如一,心里并没有顾晋晗的存在,他心底头也舒坦了一些。

    担心自己这么会压坏了他,顾琉笙侧翻过身子,两人的位置改变了下。

    他看着趴在他怀里的女人,又说,“小澜,以后除了与晋晗要保持距离之外,答应我也与应寒保持距离好不好?应寒他也并非表面上看着这么简单,甚至我查不到他的背景,能让顾家查不到的背景,必然不可小觑,明白吗?”

    应寒并非早前就在这个圈子里磨练,而是突然有一天出现在观众的面前,然后走红,一发不可收拾。

    在他出道之前,并没有跑过龙套或是参与什么节目,也许他有实力,但一开始作为一个新人,能够拿到那么好的资源,必定背后有他的势力。

    简水澜想起应寒,觉得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你没事又去查他的背景做什么呢?我昨天要不是心情不好,我也不会去他那边喝得烂醉,而且应寒是个正人君子,才不会乘人之危,况且你也想得太多了,我就是个已婚妇女,你以为人人都能看上结过婚的女人?”

    顾琉笙却不这么认为,他的小娇妻被太多人惦记着。

    “不管应寒对你有没有心思,记得别与他走得太近了,我会吃醋,我可不想被你找个人来顶替了丈夫这个位置,明白吗?”

    简水澜想了想,还是点头,“我知道了,不过你放心吧,应寒不会有这样的心思,他还劝我要跟你好好说话,找你好好谈谈,若是有误会将误会解开就好,他还说你心里有我。”

    “那是他识相!”顾琉笙轻哼了声。

    敞开心怀之后,两人又开始腻歪在一起,一直到半个多小时之后,简水澜的肚子不争气地传来咕噜声。

    顾琉笙笑着问她,“不是吃过了怎么还叫饿?”

    “又没吃多少,你就给我电话了,我还饿着呢!”

    此时顾琉笙想到她手臂上的伤势,早上离开之前他亲自给她的伤口包扎了下,想到她都受伤了,还敢去喝酒,心底又有些气,握上她受伤的那只手,抓到面前。

    “你倒是能耐了,受了伤还喝酒,是不是不打算让它好了?”

    “反正你又不心疼我。”她可怜兮兮地出声。

    这一回顾琉笙是真的心疼了,他起身将简水澜抱在怀里。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烧些饭菜!”

    揉揉她的长发,顾琉笙觉得这心结解开心里就舒坦了许多。

    看到顾琉笙起身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简水澜也很快起身随后跟上。

    见着正在洗菜的男人,她从背后突然将他抱住。

    “我想陪着你!”

    对于她的举动,顾琉笙觉得很受用,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那张阴沉了几天的脸终于冰雪消融,看到那一双抱在他的腰间的小手,顾琉笙笑了笑。

    “嗯!我也喜欢让你陪着。”

    顾琉笙忙碌的时候,简水澜全程陪在他的身边,偶尔递个盐巴勺子什么的。

    两人这么相处起来倒是很轻松,也很愉悦,偶尔可以听到女人笑起来愉悦的声音。

    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但顾琉笙还是烧了好几道菜,而且都挑了清淡为主。

    他将碗筷摆好,又给简水澜盛了一碗汤。

    “你手上的伤我早上给你包扎的,晚些我带你去医院重新包扎,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许再这么胡闹了,万一伤口发炎怎么办?”

    简水澜瞪了他一眼,“反正你又不心疼!”

    “谁说我不心疼了?我这几天就是魔怔了,算了,不说之前的事情,以后我会尽量控制自己的脾气,不迁怒你。这事情你本也没错,是我自己胡思乱想了。”

    他夹了一块青菜喂她吃下,“多吃点儿青菜,嗯,家里的青菜已经差不多完了,等从医院回来,我们再去买些!”

    简水澜笑了笑,轻轻地点头,“知道了!”

    而后想起一事,“那天你去找琉璃,她有跟你坦白一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