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2章、我顾琉笙的女人只能一心一意地将我放在心上
    一想到顾琉笙的迁怒都是因为顾琉璃从中挑起事端,对于这个女人就更是一点儿好的印象都没有,顾琉璃就这么恨不得让他们两人离婚?

    她偏不如她意,非要与顾琉笙将这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让她眼红死!

    想到那一天顾琉璃的事情,还有他后来安排在那边的眼线,也知道顾琉璃那天竟然在那一杯橙汁里放了东西,他就觉得恼火。

    若不是一开始简水澜在家里的提醒,让他有了戒备之心,说不定那一杯橙汁他就真喝了。

    顾琉笙摇头,“没有坦白!”

    简水澜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顾琉璃怎么可能会坦白,那就是个死不悔改的女人!

    似是不想再提顾琉璃,顾琉笙很快转移了话题,“小澜,要不我们这几天回去老宅住吧?这边虽然安静但你若是没去上班就只有一个人单独待在家里,手上的伤也尚未拆线,回老宅有江姨照料着也好,而且还能陪爷爷说说话,好不好?”

    简水澜却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咱们不是才回来没几天吗?”

    不过回来的第二天顾琉笙去了一趟顾琉璃那边就跟她闹开了,一直到现在,回来没住上多久又要回去?

    反正没有顾夫人的顾家老宅,住多久她都无所谓,只是一想到可能碰见顾琉璃她就烦。

    自从上次上日宴会结束到现在也一个星期了,她都没再见过顾琉璃。

    顾琉笙却有自己的想法,毕竟楼上还住着应寒,同住一个地方抬头不见低头见。

    之前没有将应寒弄走,这一次不论如何都该弄走他,否则他实在放心不了。

    “之前也是我考虑得不够周到,我希望你可以多在家里休息几天,等到手臂上的伤拆线了再去画廊,平日里要有什么忙碌的事情就用电话解决。

    正好过一阵子我那边有需要一批画,打算将这一笔钱给你赚,到时候由你提供,过几天你就去联系跟你签约的画家,看他们手头上还有没有画,不够的话你再找找资源好些的画家,如何?”

    肥水不流外人田,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给自己的老婆,反正都是他们顾家。

    简水澜想到之前与薛长轩合作大赚了一笔钱,若是与顾琉笙合作,他要的资源肯定比薛长轩的只多不少,立即眉开眼笑地答应。

    “那好吧,单子给我做,我听你的话!”

    “那就是要回去老宅?”

    看到她突然这么好说话,顾琉笙觉得很受用。

    “嗯。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回去老宅吧,不过我不想看到顾琉璃,万一她回头在我这边又出了什么事情,你说我该怎么办?”

    想起现在外头还有一些关于她不好的传言,简水澜又说,“你说怎么就那么巧合,每次她出了事情都在我的身边,第一次在纪家酒会上我会踩到她的下摆,真有人从我背后推了一把,当时我也就没多想了。

    可是那一天在游艇上当真是顾琉璃自己跳下去的,全场我就与她站得最近,但压根没有碰她一下,谁知道下回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一次她可是差点儿就没命了,可是到最后顾琉璃还是咬住她不放。

    纪家酒会的事情,顾琉笙还能觉得可能与顾琉璃无关,但是落海一事,顾琉璃自以为人不知鬼不觉,但他是看过视频的。

    他本来是要处理顾琉璃的事情,却没想到顾琉璃会说起顾晋晗的事情进行挑拨离间,让他将这件事情迁怒到简水澜身上。

    “这一阵子她应该会消停一些,而且也没脸面去老宅那边,若是遇上了尽量远离她,跟在爷爷的身边,现在琉璃还不敢在爷爷的面前使出什么诡计,毕竟只要爷爷一句话,她就会被赶出顾家。”

    这一点他相信顾琉璃还是清楚的,所以这么多年来不管顾老爷子怎么对待她,顾琉璃心里如何想,他不知道,但是表面上还是乖巧的。

    简水澜却不相信顾琉笙的话,“爷爷要是将顾琉璃赶出去,你舍得?”

    若是以前乖巧听话的顾琉璃,他自然不会让爷爷将顾琉璃赶出顾家。

    可现在这个顾琉璃已经有了手段与心计,甚至将念头动到他的头上,自然不会不舍。

    顾琉笙笑了笑没有回答她的话,但也正是因为没有回答,所以让简水澜误以为他现在依旧对顾琉璃不舍。

    可是两个人好不容易又解除了误会和好,她也没想计较太多。

    当天傍晚,他们去了一趟医院换药之后就直接回到了顾家老宅。

    但也是当天晚上,西江月圆被人围堵了。

    围堵的人都是应寒疯狂的粉丝,成千上万,都是年轻的小姑娘,一个个都特别疯狂。

    保安人员拦都拦不住,让好多粉丝都冲了进去,场面乱成一团。

    除了粉丝之外,还有不少狗仔。

    应寒是在回来的时候看到西江月圆高级住宅区外头都是人,本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看到有人举着荧光牌子,上面还有他的名字,当即就明白了。

    这些人都是冲着他来的,不过他平日里低调,特别是在燕城这个地方,更是不曾泄露自己的住处,一直安稳地过了一年多。

    突然这么多的粉丝冲了过来,必然是有人在背后搞事。

    而这个人

    昨天简水澜在他的家里喝得烂醉,只怕是顾琉笙有心报复。

    “真是幼稚!”应寒轻嗤了声。

    不过他的住宅被曝光,确实是个事儿。

    好不容易有一处安静的地方可以居住,现在顾琉笙这是打算逼他离开西江月圆。

    他突然想到一事,既然简水澜是他的小雪花,而他又居住在他们家的楼上,是不是说简水澜动不动就得仰望几眼他们家的天花板?

    想到这里,应寒忍不住想笑。

    正当他想开车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一条短信进来。

    他打开一看,正是简水澜发来的短信:好好地谈了许久,已经将误会解开,我们和好了,谢谢你!

    他看着前方不远处那一大堆人,所以说顾琉笙就是这么报答他的?

    他简单地编辑了一条短信回复:不客气,不过我怕是不能回西江月圆了。

    简水澜:为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

    应寒:住宅被暴露了,我先去找个酒店将就一晚,之后再想办法,有事情联系我。

    应寒没有再做停留,很快开车车子离开了西江月圆。

    而此时正在顾家老宅看电视的简水澜,扔下屋子里的几个人朝着顾琉笙的书房走去。

    华楚楚瞥了一眼离去的身影,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呵欠,她看了一眼顾老爷子最后拉了下坐在她不远处的顾安歌的衣角。

    “三叔,我们去逛街好不好?我想买一双鞋子。”

    顾安歌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我陪着爸看电视,你要是想去逛街买鞋子就找水澜吧!你们女孩子不是追喜欢逛街吗?正好她也没什么事情!”

    陪女人逛街,真不是他顾安歌会做的事情。

    华楚楚就笑了,“我这是想跟你约会,我去跟水澜约会,顾总还不直接活剥了我?”

    一旁听着的顾老爷子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么没胆量立即就有意见了。

    “楚楚这么主动了,你这兔崽子怎么还这么被动?去去去,我这边看电视还需要你陪着,你赶紧滚远些!”

    华楚楚笑了起来,“还是爷爷英明,爷爷明天晚上我陪你看电视,今晚就将三叔借给我!”

    顾老爷子心情很好地点头,“去吧去吧,让安歌多给你买一些你喜欢的,回头要是安歌欺负你,就来跟我打小报告,爷爷给你做主!”

    “爷爷就放心吧,安歌不会欺负我的!”

    虽然有些时候嘴巴毒了一些,但总体来说,顾安歌还是很不错的,对她目前是无男女之情,但谁知道他内心是怎么想的!

    毕竟她华楚楚可是国际名模,喜欢她的男人漫山遍野都是,她看上顾安歌这个老光棍,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不过看到顾家人对她的态度,华楚楚觉得当顾家的儿媳妇还是不错的。

    顾安歌是不想去的,陪女人逛街他还真不会,而且没有信心。

    可是顾老爷子这么一施压,若是不去的话,估计又得不得安生了。

    他想着只好先跟了华楚楚离开,只是到了门口的时候,顾安歌就反悔了。

    “逛街也没什么好玩的,不如我让琉璃陪着你去吧,你也知道琉璃回来燕城没多久,也没几个朋友!”

    “我跟顾琉璃可是谈不来话的,你要是想看到我们吵架,尽量去请!”华楚楚一耸肩。

    顾安歌有些头疼,“可是我不想陪你逛街啊,楚楚,我一个大老爷们逛什么街?”

    “逛街可以培养感情,咱们现在这样的阶段就该好好地培养培养感情,我想爷爷是很乐意看到我们如此的。”

    她风情万种地朝着顾安歌一笑,索性抱住了他的胳膊,又说,“三叔,我是认真想和你交往的,你年纪也不小了,正好我又是爷爷看中的媳妇,只要我们两人存在感情,就不会有任何的阻碍,我们的事情我也跟我爸妈说过了,虽然他们有些遗憾不是顾总,但尊重我的选择!”

    面对华楚楚的热情,顾安歌有些汗颜,这个女人怎么突然如此热情,他招架不住。

    之前她对顾琉笙不是都还算矜持的吗?

    怎么到了他这边热情如火?

    看到那一只紧紧抱着他胳膊的纤细的手,顾安歌几次想要抽回,却让华楚楚抱得紧紧的。

    他只好勉强笑道,“楚楚,这事情太突然了,你也知道我并没有结婚的打算。”

    “我们是以结婚为目的来交往的,现阶段就是交往,三叔别害臊,大不了我主动一些。”

    她含笑冲着他妩媚一笑,灯光下,明媚而妖冶。

    顾安歌看着眼前的人唇红齿白,顿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罢了,我陪你逛街去!”

    华楚楚这才满意了,将自己的红唇凑了过去,直接在他的脸上印下一吻。

    顾安歌瞪了她一眼,“以后少有这样亲近的举动。”

    他不习惯跟个女人这么亲近,特别是那柔软的唇落在他的脸上,想到这里,顾安歌直接抬手擦拭着被她亲过的地方。

    华楚楚并不以为意,追顾琉笙这么多年就是他结婚了都没死心,对于顾安歌只觉得小巫见大巫。

    “你开车吧,我今天有些累,不想开车了。”

    “有些累不如回去休息?”这样他就可以逃过一劫了。

    华楚楚自然不会放过他,“可是我又不想逛街买东西。”

    他直接带着顾安歌朝着他车子的方向走去,顾安歌只得跟随她的脚步。

    简水澜去了顾琉笙的办公室,这个时候他正在忙碌,看到简水澜过来,冲着她露出一丝浅笑。

    “不陪着爷爷看电视,怎么过来了?”

    简水澜一脸的兴师问罪,“你说,是不是你曝光了应寒的住宅?”

    这绝对是顾琉笙干的好事!

    知道应寒在西江月圆的住宅并不多,也就是他们几个人,可是他们是不会去暴露应寒的住宅。

    但是却在他们两人回到顾家老宅的当天,应寒的住宅就被曝光,如今西江月圆的外头一定都是粉丝或是狗仔。

    而能这么做的,就是顾琉笙将这些消息透露出去了,否则也不会这么急着回来西江月圆。

    他就是在报复她在应寒那边喝得烂醉如泥,可这些都是她的不对,怎么能让应寒承担?

    顾琉笙倒是没有否认,好心情地点头,“确实如此,我看不惯你这么喜欢他,什么小雪花小冰雹的,我顾琉笙的女人只能一心一意地将我放在心上,不许你去关注那些男人。

    小澜,别以为我不晓得你每天都会抱着手机关注他的资讯,无意识地抬头去看天花板,隐忍了这么久,可是你这一次竟然如此不乖去他家里喝酒还睡在他家里的沙发上,若是他对你有不轨之心,你可知道你有多么地危险?”

    虽然有朗月在暗中保护着,但并非贴身保护,她若是不呼救,朗月压根就不会知道屋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