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3章、顾琉笙阴沉着脸,她为了别的男人要跟他算账?
    “我我对他就是秦筝对待呀,不是秦筝,秦筝之前对他是有男女之情,反正就是粉丝对于男神的热爱,哪儿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况且应寒不是乘人之危的人!”

    应寒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她不轨?他若是想要不轨的话,也不会劝她好好与顾琉笙谈谈了。

    看到她对应寒的维护,顾琉笙只觉得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这个女人就这么信任应寒?

    于是有些不耐烦地想要打发她,“行了,这些事情我既然做了就敢承认,往后你与应寒最好别见面了,我就不会去对付他,否则的话”

    他邪恶一笑,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所以你这是在威胁我?”简水澜有些也有些不耐烦了。

    “不算威胁你,只是觉得你身为我的妻子就该有这样的义务,你是我的妻子就不能再与那些野男人走得太近,我可不想再多出一个顾晋晗这样的人出来,明白吗?”

    想到顾晋晗,简水澜也皱起了眉头,“那你也不该将应寒的住址曝出来啊!”

    这样对应寒来说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困恼,应寒在生活上是个很低调的人,加上他的粉丝数量过于庞大。

    如今只怕是里里外外都将西江月圆给包围住了,都将应寒逼得有家不能回了。

    顾琉笙不欲在应寒的话题与她说得太多,看了一眼笔记本屏幕上大堆的数据,揉了揉眉心。

    “小澜,我这边还有事情没有忙完,有什么事情等我忙完了,咱们再说好不好?”

    虽然想给应寒讨个公道的,但是看到顾琉笙似乎挺忙碌的样子,她只有点头。

    “那行,等你忙完了再继续算账,反正这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不能就这么坑害了他。”

    说完便气呼呼地朝着外头走去,并且将书房的门关上。

    顾琉笙看着那一抹俏丽的身影消失,脸色阴沉了几分,她这是打算为了应寒跟他算账?

    信不信他接下来就不只是曝光应寒住址了?

    一直忙到11点的时候,才将工作结束,他给宋微发了一封邮件之后,这边离开了书房。

    此时顾老爷子已经回去睡觉了,客厅里就剩余简水澜单独霸着电视。

    看到她正在重温应寒主演的破案电影,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这个女人怎么眼里处处都是应寒的存在?

    那个小白脸有什么好的?

    不过就是个戏子罢了!

    戏里戏外,不知道被多少个女人给亲了,说不定早就不干不净了,能有他顾琉笙干净?

    长得也没有他好看,身份地位没他高,也没他有钱有权,他就是不明白简水澜看上应寒什么了?

    就因为他是个戏子?

    会唱几首咬字不清的歌?

    会点儿演技?

    顾琉笙没有去拿遥控,只是将电视的开关直接关闭,面色不悦。

    “别让我处处可以看到应寒成吗?这么晚了不睡觉,这个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简水澜娇嗔地看了他一眼,她就是觉得应寒好看啊!

    就跟有魔力一样,忍不住就会被他吸引,不过这些话她可不敢当他的面说。

    “他没你好看可以了吧?”

    简水澜笑嘻嘻地朝着他走去,拉住了他的手,这个男人必须用哄,跟个孩子一样,哄几句好话他开心了,她也就好过了。

    得到她的认可,顾琉笙确实觉得很受用,特别是被她柔软的小手这么拉着,于是含笑点头。

    “既然没我好看,以后就多看我,别动不动就去看他。”

    不过是个戏子的话,他也没说出来,两人好不容易解除误会和好,他也不想再与她疏远。

    这几天他是跟魔怔了一样,但也知道自己不过是在迁怒,简水澜并无过错,错的是那些野男人!

    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女人与那些男人走得太近。

    简水澜点头,“行,我知道了,但是你别去对付他了,好不好?其实我在应寒那边,他劝了我很多话。

    都是劝我要跟你好好谈谈,解除误会,还让我别使性子,说你对我是有感情的,否则我在顾家不会这么平顺地过日子。你突然这么暴露了他的住址,我反倒有些对不起他了。”

    既然地址都已经暴露出来,多说无益,还不如就此抚顺了顾琉笙的毛。

    “若真如此算他识相!不过你若是再继续为他求情的话,我一定让他在娱乐圈混不下去!”

    一想到这一晚上都是围绕着应寒的话题,他就觉得很不爽。

    面对顾琉笙的威胁,简水澜虽然很想跟他好好吵一架,但想到他们若是吵架了,岂不是要便宜了目前对着她男人虎视眈眈的顾琉璃。

    再说他们夫妻好不容易和好,她也没想这么快又闹开,只得先将这一口气忍了下来,索性装傻。

    “谁是应寒啊,我不认识他,我的男神只有顾琉笙,这么晚了,咱们睡觉去,好不好?”

    “今晚解锁新姿势?”顾琉笙在她的耳边轻呼了声。

    简水澜一张脸立即红了起来,摇了摇头。

    “不要,我还疼着!”

    谁让他昨夜里没有节制,做到天快亮的时候,顾琉笙也知道自己昨夜里太过了。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早点儿休息,我明天要去公司,你在家里休息。”

    两人回了房,简水澜还是挺少这么早睡觉的,不过这几天睡眠不好,一躺下去倒是就有了睡意。

    顾琉笙将睡在身边的女人扯到了怀里,一番亲热之后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还是身边有个老婆搂着好睡觉,想到这几天,他不禁自嘲一笑,竟然也中了顾琉璃的计。

    至于顾晋晗,他自然也不会这么轻易将他放过,一切等他出院了再说。

    **

    第二天,简水澜是被手臂上发疼的伤口给疼醒的。

    但是包扎着,她也不知道伤口是怎么样子的,想了想就起床了。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十点,江姨看到她起来,立即就笑了。

    “少夫人要不要吃点儿早点?”

    简水澜倒是没有什么胃口摇了摇头,“江姨,我去一趟医院,午饭的时候再回来。”

    “去医院?”

    江姨有些发懵,“这是怎么了?”

    “伤口好像有些疼,我去一趟医院看看。”

    “要不要我陪你去?或者找个司机送你过去,你这手臂不好,万一又碰伤了!”

    简水澜谢绝了江姨,自己开着车就离开了顾家老宅。

    江姨想了想,还是给顾琉笙打了个电话。

    毕竟这人是在她眼皮底下,一举一动都必须报告给顾琉笙,这可是他自己吩咐的。

    为此江姨还高兴着,这小夫妻的感情真好!

    到了医院,简水澜就找了医生给她拆开了纱布,当看到尚未拆线的伤口上红肿的时候,她就有些想哭了。

    怪不得被疼醒呢,这个时候伤口就跟趴了一条蜈蚣一样,周边红肿。

    负责给简水澜看伤口的中年女医生看到此时伤口都发炎了,皱着眉头问她,“这几天伤口不都好好的,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了?”

    简水澜想到前几天的饮食简直就是在放飞自我,顿时有些后悔了,疼的还是她!

    “吃了点儿海鲜还喝了点儿酒”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看这是吃了不少的海鲜还还喝了不少的酒吧!”

    女医生瞪了她一眼,“你们这些小姑娘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都跟你交代了多少次尽量吃清淡的,怎么又是海鲜又是喝酒的。你老公呢,看着不是挺护着你的,怎么也由着你乱来呢!”

    简水澜笑得很尴尬,“这是要重新换药呢,还是怎么样?”

    要不是顾琉笙,她也不至于这么不爱惜自己,疼的可还是她!

    之前吃的时候是爽了,喝的时候也过瘾了,但疼起来她就一心悔恨。

    最后女医生给她重新换了药,又开了消炎药,嘱咐了好几遍。

    简水澜朝着电梯走去,等待电梯的时候来了一条顾琉笙发来的短信:在哪儿?

    简水澜想了想还是老实告知:在燕南医院呢,伤口发炎了。

    顾琉笙:在医院等我,我去接你。

    简水澜看到这一条短信的时候,直接给顾琉笙拨打了电话,那边倒是很快就接起。

    “不用了,我已经换好药了,正打算回家呢,我自己开车过来的。”

    “你的车子让朗月开,等我二十分钟,我已经在停车场了,你去姜院长的办公室等我。”

    简水澜最后只好妥协,此时电梯门打开,没想到从外头走出来穿着白大褂的顾晋曦。

    顾晋曦看到她的时候也是一愣,随即喊了一声,“大嫂,你怎么来医院了?是来看哥的吗?”

    不过他哥住的虽然也是这一栋楼,但是电梯不是这一边的。

    看顾晋晗

    她现在可没心思去看他,万一让顾琉笙知道了,估计还得以为什么呢!

    不过顾琉笙突然要过来,该不会是担心他过去探望顾晋晗吧?

    想到这里,便有些头疼了,如今知道顾晋晗对她的意图,而且手机里还存着她的照片,似乎也不好再见。

    若是之后再见,怕也是挺尴尬的。

    简水澜立即摇头,“不是,我就是过来换药,晋晗也住在这里?他怎么了?”

    “这”

    顾晋曦眨了眨眼,有些不好说,总不能说是被大哥给揍到住院吧?

    而且怎么会被揍的原因,他都尚未清楚,想了想也不好直接告诉她。

    “也没什么大事,大嫂,我这边还有个病人正等着我过去呢,回头见啊!”

    说完,顾晋曦很快就离开了。

    简水澜回头去看那匆匆离去的顾晋曦,想了想估计他也不好意思说顾晋晗是被顾琉笙给揍到住院。

    想了想,简水澜也没打算去看顾晋曦,而是进了电梯。

    **

    这个时候顾晋晗还在医院里,两天之后,那张脸已经消肿了许多,淤青也有所减退。

    但是看起来还是有些鼻青脸肿的样子,特别是眼睛的地方特别明显。

    其实他的伤势并无严重,今天就可以出院了,但不想让他母亲知道便继续在医院里。

    况且若是回家里了,只怕顾琉璃又该是一番冷嘲热讽,他觉得这个顾琉璃不应该再这么放在家里纵容下去了,若是赶不出去,那就尽快将她嫁出去。

    正当顾晋晗想事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他朝着外头望去,见着一身白大褂的顾晋曦走了过来,于是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不是忙得很,怎么还有时间过来?”

    顾晋曦搬了一张凳子在床边坐下,看到顾晋晗难得鼻青脸肿的样子,倒是觉得有些赏心悦目,随即朝着他挑眉一笑。

    “哥,你知道我刚才在医院里遇上谁了吗?”

    顾晋晗却没兴趣知道,“去给我倒一杯水,再削一个苹果。”

    顾晋曦给他倒了一杯水,死心地又取了一颗苹果斯条慢理地削皮。

    “我看到大嫂了!”

    顾晋晗的眼皮一跳,立即有些紧张起来,却也没有表露出情绪。

    “大嫂有说要过来吗?”

    他现在可没有脸面见她,先不说她是不是知道他的心思,就他现在这一副尊容,实在不想被她看见,而且这个时候不知道简水澜是否从顾琉笙那边得知他的心思。

    “我也不好解释你怎么被大哥给揍到医院来,所以就说你这没什么事情,然后也没告诉她你的病房在哪儿就跑过来了,估计这个时候大嫂也该离开医院了吧!”

    听到顾晋曦这么说,顾晋晗觉得松了口气,“不管是谁都别透露我在医院里,明白吗?”

    “那你告诉我,大哥怎么会将你揍成这样,你到底是哪儿惹到他了,回头我也注意一些。”

    他可不想自己这么英俊帅气的脸,被揍成猪头。

    看到顾晋曦那一副贱样,他觉得顾琉笙永远不会去揍他。

    知道简水澜不会过来,顾晋晗也就放心了,于是便闭目养神,没打算告诉他内幕。

    毕竟,这也不是多么光彩的事情,爱慕自己的嫂子

    他爷爷知道这事情,估计将他赶出顾家的心思都有了。

    看到每次谈到这事情的时候顾晋晗就装死,顾晋曦将手里削好皮的苹果递给他。

    “喏!给你!”

    顾晋晗这才睁开了双眼,接过苹果咬了一口,而后问他,“爸那边的情绪如何?”

    顾晋曦道,“还能如何,老样子呗,也不知道谁这么狠,他的腿我看八成真恢复不了,就算送到国外,也不一定能够医治好呢,不过身体别的伤势倒是好得七七八八了,就是苦了老妈!

    每日这么伺候着,凡事都是亲力亲为,这些时日过去,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

    顾晋晗轻叹了声,“你让妈自己多注意休息,别太累着了。那琉璃呢?”

    顾晋曦一耸肩,“谁去管她做什么,爸那么疼爱她,如今出了事,她去看过几次?倒是我听说琉璃在生日宴会上落水一事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大嫂,如今圈子里有些人都说大嫂的不是,但也有相信大嫂的就是,反正这事儿我看就是没那么简单。”

    他并没有去参与顾琉璃的生日宴会,不过平日里也有一些圈子里的朋友,多少也知道一些。

    虽然他与简水澜认识的时间不长,但能被他大哥选为妻子的女人,或许不会去耍这个手段。

    反倒是顾琉璃,反正从她进了顾家之后,他就很不喜欢这个女人。

    顾晋晗默默地吃着苹果,对于简水澜的事情,他并无资格去插手。

    他现在最为重要的就是找出伤他父亲之人,还有与江城华源公司的事情。

    当天听到简水澜所说的那一番话,他在心中已经埋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

    简水澜直接去了姜紫瑜的办公室,门并没有关,冷气吹了出来,很凉快。

    但她还是站在门边敲了下门,朝着里面望去。

    里面难得有休闲时间正在喝咖啡的男人听到敲门声,抬头朝着外头望去,看到俏生生站在门边的女人,立即勾起一笑。

    “什么风把三弟妹给吹来了,快进来吧!”

    简水澜冲着姜紫瑜露出笑容,边走了进去。

    “过来你这边等20分钟,琉笙要过来接我!”

    “欢迎!”

    而后目光落在她的手臂上,又问她,“不是昨天才过来换药的吗?怎么今天又来了?”

    昨天虽然没有遇上他们夫妻,但也从医生那边得来消息。

    看到他们两人又和好,顾琉笙应当也已经恢复正常,姜紫瑜也松了口气。

    那两个晚上被连着拖去喝酒,再这么喝下去,他都要担心顾琉笙的胃受不了。

    认识顾琉笙这么多年,还真很少看到他借酒浇愁,倒是婚后已经借酒浇愁好几次了。

    说起这事情,简水澜皱了一张秀气的小脸,她在姜紫瑜的对面坐了下来。

    “伤口发炎了!”

    想了想又将顾琉笙这几天的罪行都说了出来,“要不是他这几天莫名其妙地不理我,手机也不接,成日里不见人影,回到家里更是一声不吭,我也不会因为心情不好就出去乱吃一通,还跑出去酗酒,这才多久呢,伤口就给发炎了!”

    之前泡了水已经有些发炎的状态,后来好不容易消炎下去,现在又发炎起来,这拆线的日子还有得等。

    姜紫瑜点头,“确实,都怪琉笙,前几个晚上他也没去哪儿,就是拉着我跟承祯喝酒。看到你们终于又和好了就好,不然琉笙那胃这么每天喝下去,还不得直接喝死了。”

    说着他起身给简水澜倒了一杯温开水放到她的面前,“你们这是因为什么事情吵架?”

    简水澜接过温开水喝了几口,将白瓷杯子往桌上一放,他们吵架的事情还真不好说出来,总不能将顾晋晗喜欢嫂子的事情说得人尽皆知吧?

    于是讪讪一笑,“也没什么,就是一些误会,后来说开了也就好了!”

    怕是没有她说的那么简单吧,姜紫瑜笑了笑,但也没有说破。

    倒是简水澜突然有了个主意,“你能不能插你兄弟两刀啊?”

    姜紫瑜一愣,随即好奇地问她,“说,想要我怎么插琉笙两刀!”

    “回头他要是跟你们喝酒去了,就给我发个信息呗,我联系不到他也担心。”

    若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也不用因为找不到而着急或是胡思乱想,总要为自己拉个同盟。

    姜紫瑜自然是愿意的,“放心,回头要还有这样的事情一定给你信息。”

    两人聊了几句,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清冽的嗓音响起。

    “给什么信息呢?”

    两人朝着外头望去,看到顾琉笙走了进来。

    看到姜紫瑜还有心情喝咖啡,看来是闲着的。

    顾琉笙走到简水澜的身边拉上了她的手,“医生怎么说,有没有需要注意什么?”

    对于她这伤口发炎,他也要负大部分的责任,也都是由于他的迁怒才会导致如此。

    对此,他也是愧疚与心疼的,是他没有顾虑到全面。

    简水澜轻哼了声,“还不都是你害的,我早上也不会被疼醒了!”

    直接当着姜紫瑜的面,顾琉笙将她搂在了怀里。

    “都是我的错,这几天委屈你了!”

    姜紫瑜觉得他们这是故意在他面前秀恩爱,当即就挪开了视线,打断他们之前的恩爱。

    “也到中午了,要不要一起吃个饭?趁我今天还有点儿空闲。”

    “不了,我们回家吃!”顾琉笙直接拒绝了。

    简水澜一想到自己又要开始吃清淡的食物,就有些没了胃口。

    上了顾琉笙的车子,看到一言不发的男人,她伸出纤细修长的食指戳了戳他的手臂。

    “怎么又沉了一张脸,我哪儿又做错了?”

    她最怕他一言不发的样子了,总觉得好似自己做错了事。

    顾琉笙听到她这么委委屈屈地开口,终于有了点儿表情揉了揉她的头发。

    “没有去见晋晗吧?”

    如果可以,他真不想他们两人再见面了。

    简水澜摇头,“没有,不过见着晋曦了,没说两句话他就跑了,似乎挺忙的!”

    “嗯,以后尽量少见晋晗。”

    将这个人留在燕城,怕要成为祸患,他得想个法子解决。

    若是之前见顾晋晗她倒是觉得没什么,但是知道顾晋晗的心思,她也不知道见面要说什么,估计会尴尬,会冷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