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4章、那你以后,能不能也别经常见顾琉璃?
    于是点头,“我知道了!”

    她在答应他的同时,顾琉笙能不能也答应她,以后少见顾琉璃?

    车子开出了停车场,朝着医院的大门行驶,简水澜想了想还是将这话给问出口了。

    “那你以后,能不能也别经常见顾琉璃?你是知道他对你存在心思的!”

    这一次顾琉笙倒是没有沉默,而是很快答应,“好!”

    简水澜这才觉得公平了,同样是喜欢他们的人,既然知道对方的想法,那么就先由自己主动拒绝。

    不管是顾晋晗还是顾琉璃其实都是一样的,只不过顾晋晗应该是掩藏了对她的情感。

    只不过让顾琉璃给暴露出来,但是顾琉璃便不一样了,这个女人用了太多的诡计。

    甚至不惜伤害旁人与自己,相比起来,她更是头疼。

    因为顾琉璃根本不懂什么叫事儿可追,跟之前的苏燃与沈蓉蓉是一样的性质。

    然而又有些不一样,毕竟苏燃与沈蓉蓉是明着来的,而顾琉璃是阴着来的。

    **

    “顾先生有您的快递。”

    一名护士取了一份快递过来。

    顾晋晗倒是有些疑惑,搞不清楚怎么会有人将快递寄到医院里,还是他的病房。

    他住院的事情知道的不多,除了顾晋曦就是顾琉笙了,难道这快递是

    顾晋晗接过快递,朝着护士道了一声谢谢,没看到护士红着脸看他。

    但看到护士一直没有离开,这才瞥了她一眼。

    “还有事?”

    “没有没有!”护士红着脸就离开了。

    顾晋晗收回视线,倒是有些不明白了,他这脸还都是淤青。

    那护士倒是厉害了,能够透过这一层严重的淤青看出他原本的样子?

    他撕开了快递,里面只有几张薄薄的纸张,但是上面的字却吸引了他的视线。

    亲子鉴定!

    这是怎么回事?

    顾晋晗将几张纸细细地看了一遍,脸色越来越是阴沉,五指用力,手里的纸张被他抓皱了,而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两人的名字上。

    顾安扬与唐卿是父子关系?也就是说是他们同父异母的兄弟?

    顾晋晗是认识唐卿的,虽然对他的印象不深,但也知道唐卿是晏殊的好友。

    最近几个大场合都有看到唐卿的身影,偶尔唐卿也会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而他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也会点个头算是打招呼,可没想到唐卿竟然是他父亲的私生子。

    一个顾琉璃还不够,他竟然还弄出一个唐卿!

    顾晋晗一想到如今躺在病床上的男人,突然对他充满了怨恨。

    他母亲一心为他,给他生了三个儿子还不够吗?

    唐卿的年纪与他相差不大,也就是说早在他们结婚之后,顾安扬就已经背叛了他的母亲。

    甚至让别的女人怀上了顾家的孩子,而唐卿就是证据!

    这两年唐卿突然在他们的面前时常出现,是他父亲的意思,还是唐卿的意思?

    唐卿又想做什么?

    是不是要拿回属于他的东西?

    属于他的东西?

    不过是个私生子罢了!

    此时病房突然被推开,顾晋曦提着盒饭走了进来。

    “哥,我给你送饭来了,下午我没班,一会儿我就直接去第一医院跟妈换一会儿,让她休息,你这边有事情再给我电话,唉,要我说,还是早些将爸接来这边省得我两头跑!”

    看到顾晋晗阴沉隐晦的脸色,顾晋曦觉得奇怪,将盒饭递到病床边的桌上,又问,“你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子,再露出这样的表情很丑吗?”

    顾晋晗却是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将他手里的亲子鉴定报告递给他。

    “你看看就明白了!”

    看来这一份亲子鉴定与dna报告是顾琉笙邮寄过来的,看报告上面的日子,也就是上个月的事情,也就是说这是他才确认不久的事情。

    顾晋曦是医生,那些报告对他来说自然比谁都要清楚,但他看完这几张薄薄的纸张之后,脸色也没有比顾晋晗好看到哪儿去。

    “哥,唐卿是爸在外头的私生子?”

    他才回来燕城没多久,对于唐卿并不认识。

    “你是医生,还看不清楚吗?”

    顾晋晗的脸色极差,想到那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心里有一种无力感,他母亲怎么会摊上这样的男人?

    若是让他目前知道这事情,这个家还能安宁吗?

    当初,顾琉璃被带回来,家里就已经乱得一塌糊涂,那时候他们几个兄弟还小,她母亲可以为了孩子留下来。

    但是现在又出来一个唐卿,谁知道他的生母又是谁,对他母亲会不会存在威胁?

    想到这里,顾晋晗无力地闭上了双眼,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唐卿竟然是他父亲的私生子,若是让爷爷知道,定然是要回来认祖归宗的。

    毕竟是顾家的种,但他们这个家也毁了!

    顾晋曦铁青着脸,捏皱了手里的报告。

    “他怎么可以这样,外头竟然真有他的私生子!”

    这几年来外头一直传他父亲外头有不少的私生子女,除了一开始被带回来的顾琉璃,最后还暴出顾琉璃并非他父亲的孩子,他们也就觉得都是外头的人捏造出来的传言。

    可是现在这一份报告告诉他,他的父亲在外头有了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看到顾晋曦拿着报告就要离开,顾晋晗立即喊出了他,“等等,晋曦。”

    顾晋曦回头看他,“难道你还想我瞒着这事情?你看看爸他都做了什么混账事!”

    这事情引燃了他心里的怒火,顾晋曦突然就笑了起来,“活该他一辈子都站不起来,妈真是上辈子欠了他!”

    这样的父亲,不要也罢!

    顾晋晗摇头,“不是瞒着,而是这一份快递应该是大哥邮寄过来的,他突然邮寄过来这一份快递,定然有他的意思,之前我不是在查爸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才如此吗?

    已经查出了一些眉目,如今等我将事情都查清楚之后,这件事情再暴露出来。”

    虽然怨恨他的父亲,但如今他父亲已经这样,若是她母亲离开的话,那这个家就真的完了!

    “这私生子的事情还跟那事情有关吗?哥,你是不是在为爸他说情?爷爷就算不喜欢这个唐卿,但如果爷爷知道的话,唐卿也是要回到顾家的!到时候妈面对他要怎么办?”

    想了想顾晋曦又说,“这样大的事情,总也要告诉晋暄一声,让他回来。”

    顾晋晗摇头,“爸,大哥,还有江城华源公司,这三者我似乎整理出了一些头绪。唐卿的事情,先缓缓再说,最起码现在不是时候,我们家已经够乱了!”

    顾晋曦一直都将心思放在医院里,加上他才回燕城不久,对于这些事情了解不多,此时见顾晋晗有自己的想法,他只得放弃。

    “我明白了,我暂时不会告诉妈的!”

    只是顾晋晗以为唐卿的事情已经让他无法接受了,可是当他打开电脑的时候收到一封邮件时,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难以接受的事情。

    下载了文件之后,发现是个视频文件,他打开了视频,看到里面的场面时,脸色煞白。

    淤青的地方依旧,完好的地方却是煞白一片,看起来一张脸极为精彩。

    顾晋晗整个人愣在那里,特别是听到那些声音的时候,只觉得尤其刺耳。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可以这样

    他们还有没有礼义廉耻之心吗?

    顾晋晗很快关掉了视屏,甚至直接将笔记本电脑狠狠砸在了地上。

    可是那些已经入目的画面,已经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里面,让他觉得一阵阵恶心。

    他父亲怎么可以跟大伯母如此

    他这么做对得起对他一心一意的母亲吗?

    对得起顾家的所有人吗?

    大伯母她又怎么敢如此,她这么做又置顾琉笙于那般境地?

    他想起突然就出国并且已经好长一段时日的顾夫人,她这么突然出国,可是因为顾琉笙?

    一定是顾琉笙知道了这一件事情,所以将她送出国,眼不见为净!

    自己的母亲与二叔如此苟且,他不动声色地将人赶走,怕也只有顾琉笙做得出来。

    可如果不这么做,爷爷的年纪那么大了,他若是自己这事情,肯定受不住!

    应寒头疼地闭上了双眼,想起他父亲的事情,这些事情全部糅合一起,突然有了突破。

    而他心底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顾晋晗想起顾琉笙在知道这事情的时候将他揍了一顿,并且将这些东西给他看,他是不是担心他走上他父亲那一条路?

    想起自己对简水澜的感情,虽然是偷偷摸摸的,没有让她知道,与她之间也清清白白,可此时看到这些视频之后,他突然就反感起来,只觉得羞耻。

    他怎么可以爱慕自己的大嫂,他不能走上他父亲那一条路!

    顾晋晗直接拨打了顾琉笙的号码,失魂落魄地盯着那一台被他摔裂开的笔记本,等到对方接听之后,他终于出声,“大哥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不该!”

    顾琉笙轻轻地敲着办公桌面,听着顾晋晗的忏悔的声音,“你错在哪儿?”

    “大哥,我不该对自己的大嫂起了这样的心思,一开始就是欣赏,后来不知不觉被她吸引。

    可是大哥我跟你保证,我虽然偷偷爱慕大嫂,但我也知道自己与她不可能,因为她是你的妻子,我一直都很清醒的,知道大嫂是我碰不得的女人。

    一直到了今天看到这些视频的时候,才知道你的处境,大哥,是我对不起你,这一份感情我会处理好,就是希望大哥可以别告诉大嫂,我我一定会很快处理好这样的感情,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如果之前他还觉得不以为意,可是当他看到那些视频的时候,便清楚他父亲与大伯母的事情有多么恶劣。

    让他看了觉得恶心透顶,挥散不去,若是自己也走到了那一步,那么对得起顾家?

    “你好好养伤吧,晋晗,你要记得这件事情受害者最大的是谁,我希望你别步上你父亲的后尘,至于你对你大嫂的感情,她已经知道了!但你若是死性不改的话,就别怪我无情!”

    顾琉笙不欲多说,直接掐断了通话,他知道顾晋晗还算是个稳重的男人,今天能够说出这些话来,就会去改正,他愿意给他一个机会。

    可若是再犯,他一定不会手软。

    顾晋晗其实还是有些话想问的,但对方已经掐断,他便也没有勇气再问。

    有些事情,只能靠自己去查清楚。

    如果不是顾琉笙给他这两条重要的信息,到现在他都还被蒙在鼓里。

    他的父亲,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一个唐卿,一个顾夫人!

    **

    当顾琉璃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桌上那一封辞退信的时候,冷冷笑了。

    要不要这么认真,怎么说她也是顾家的千金,自己的集团开给她辞退信!

    也就是几天没有回来工作岗位而已,有必要如此吗?

    可顾琉璃知道这就是顾琉笙的作风,一旦认真起来,六亲不认!

    当初这一点特别吸引她,可是现在却拿来对付她。

    她打开辞退信,看到里面列出的一条条关于她在工作上所欠缺的,包括迟到、早退与旷班,最后将工资结算分明。

    她不禁就笑了起来,看到办公室里其他秘书朝她投来的目光,顾琉璃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也没东西可收拾的,便拎起了包包走出了办公室。

    她直接拨打了顾琉笙的号码,只是那边一直没有接听。

    想了想,便只好去找向漠,也就是负责她的总裁助理之一。

    对于顾琉璃的身份,向漠是清楚的,所以还是很客气地接待了她。

    顾琉璃将辞退信递给向漠,“向助理,我承认我是有请假了好几天,但事出有因,你也知道的,我希望你可以通融一下,给我一次机会,这事情我也会找我大哥说清楚的,好不好?”

    之前她本来想要回来上班的,可是那一天喝下的药让她住院两天才恢复,早就错过了顾琉笙给她的期限。

    可没想到他真的将她给辞退了,而且还是给了辞退信。

    她是顾家的千金,是他顾琉笙的堂妹,怎么可以当成普通员工对待?

    向漠一脸的歉意,对于这个顾家千金还是有些好感的,毕竟从来不摆架子,但顾总的话,再多的好感他也不敢放水。

    “这是顾总的意思,顾小姐身为顾总的堂妹,也应该知道顾总的脾气,他向来说一是一,不论对谁都是一样的,所以顾小姐还是别为难我了!”

    顾琉璃却没打算这么轻易放弃,她今天若是放弃了,那么将来就更不可能进入集团了。

    她在这里的工作虽然不能直接接触顾琉笙,可毕竟这是距离他最近的地方了。

    所以就算心里再不爽,可她还是放低了姿态。

    “向助理,我知道大哥的脾气,但是希望你帮帮我,收回这一封辞退信好不好,我一定好好地工作,再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向漠摇头,“爱莫能助,顾小姐若真想要留下来工作,那就自己去找顾总,毕竟你是他的堂妹,当初也是他安排进来的,若是顾总同意了那是再好不过的,我就算将你留下来,顾总那边也通不过,不是吗?”

    向漠看了一眼时间,又说,“顾小姐请回吧,我这边还要整理晚些会议的重要资料,就不奉陪了!”

    面对向漠的油盐不进,顾琉璃有些气愤,然而并没有将脾气发出来。

    这么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将自己的脾气隐藏好,再生气也以笑脸待人。

    “既然向助理这么忙碌,我就不打扰你了,这些时日很感谢向助理的照顾,至于这事情我再找大哥问问看,改天请你吃饭,再见!”

    看到顾琉璃这么识相,向漠点头。

    “再见!”

    一离开向漠的办公室,顾琉璃一张脸就阴沉了下来,不过就是区区一个助理罢了,竟然敢这么对待她!

    她想了想又给顾琉笙打了个电话,然而对方还是没接。

    走这一条路行不通,她就不能走别的路吗?

    勾起一抹浅笑,顾琉璃直接拨打了简水澜的号码。

    此时正在厨房里跟着江姨学做茶点的简水澜,一手都是面粉,听得手机铃声响起,她蹙了下眉头。

    稍微将手擦拭了下,就用两个手指从口袋里将手机夹了出来,然而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就犹豫了,顾琉璃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做什么?

    但她知道,肯定不会有好事!

    虽然好奇得要死,但简水澜还是没打算接,倒是一旁正在打蛋的江姨看到她手里铃声一直响,却没有接听的打算。

    江姨就笑着问她,“少夫人怎么不接电话,是不是大少爷打来的?”

    他们小夫妻恩爱得很,平日里简水澜不上班,顾琉笙还是会经常打电话回来。

    简水澜摇头一笑,“不是,应该是推销的吧!”

    她很快掐断了铃声,将手机放回口袋。

    江姨点头,“这些推销的确实无处不在!来,这是鸡蛋与面粉的比例,大少爷不大喜欢吃甜食,倒是很喜欢抹茶这类爽口些的味道,等下也做有些抹茶的饼干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