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他每一次的热情,甚至比她还希望怀上孩子
    简水澜安静地听着,心里却想着顾琉璃找她想做什么。

    另一边,顾琉璃见对方掐了她的电话,气得想砸手机,但毕竟是在集团里,人来人往的,她只有隐忍下脾气,最后勾起一抹笑容。

    以为躲得了她?

    就算不能达成目的,但也要让她不痛快!

    想到这里,顾琉璃觉得心情才舒坦了一些。

    顾琉笙,你既然敢这么对付我,那么我就将所有的难过都让她来尝!

    半个小时之后,粉色的保时捷停在了顾家老宅的大门口。

    顾琉璃下了车,朝着里面走去。

    而这个时候,简水澜正在江姨的指点下,将做好的饼干放进了烤箱里,并且调好时间。

    江姨看到简水澜好学,也觉得欣慰,看到她在厨房里忙碌了这么久也没喝一口水,便劝她,“少夫人去喝杯水吃点儿水果,等一会儿饼干烤好了,我再喊你。这厨房里有些闷热了,少夫人的手还伤着得多注意休息,否则大少爷又要心疼了!”

    在厨房里待了这么些时候简水澜也觉得有些闷热了,“反正还要20分钟,江姨也一起去喝杯茶水吧,这天气热,得多喝水才成!”

    江姨看了一眼烤箱里的饼干,“不用了,我这习惯待在厨房的,渴了就自己倒杯水喝。”

    看江姨坚持,简水澜也就不再劝她,先离开了厨房。

    简水澜才离开厨房没走几步就看到有女佣走了过来,“少夫人,琉璃小姐在客厅里等候!”

    又是顾琉璃!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忍不住还是蹙眉,这个女人才消停几天怎么就又出现了,她不接她的电话,就自己跑过来了!

    简水澜有些后悔听了顾琉笙的话回来这边住,若是在西江月圆,她倒是要看看顾琉璃没有顾琉笙的允许怎么上去。

    如果只有她在西江月圆的话,更不会放这个女人上去。

    可既然来了,总是要见的!

    但是去见顾琉璃之前,简水澜还是先给顾琉笙发了一条信息。

    她叹了口气,揉了揉发疼的额头,都已经撕破脸了,她都是要看看顾琉璃想怎么样!

    于是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只是让她觉得神奇的还是顾琉璃的态度,一看到她的时候,顾琉璃就梨花带雨地朝着她奔了过来,一下子就握住了她的手。

    “大嫂,你是不是在怪我?这么多天都没有去找我,也没有联系我,是不是生气了?

    大嫂,我那天真的不是故意要这么说的,我就是就是觉得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掉了下去,我真的很害怕,可是我后来想想也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不该说那些话的,大嫂,对不起”

    这是在演戏吗?

    简水澜冷哼了声,抽回了手,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与顾琉璃的接触。

    “顾琉璃,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咱们也已经撕破脸面,你又何必在我面前演戏?”

    在她面前哭没用好不好,她又不是男人,况且她哭起来能哭得比她好看,就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有些女人就喜欢在她面前哭得梨花带雨。

    果然应了那一句话:贱人,贱起来都一个样!

    顾琉璃一脸的受伤,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摇头。

    “大嫂,你误会我了,我承认之前错了,也给你道歉了,当时我被救起来就一直处于害怕的状态,所以我才会那么说,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说你的,今天过来就是来跟你道歉的。”

    简水澜冷哼,“顾琉璃,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你在我面前也别装了,大家都累!”

    “我没有”

    她摇着头,一脸的梨花带雨,“大嫂,你别不理我好不好?我离开燕城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个能够说得上话来的,你就这样对待我好不好?”

    对于这个女人,简水澜是真的烦了,朝着茶几的方向走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喝下。

    看到顾琉璃又跟了过来,她回头瞪了一眼。

    “顾琉璃,我不知道你心里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但是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自己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真相总有浮出来的一天,不管是纪家酒会的事情,或是你掉入海的事情,我相信绝对不会是世人所见到的那么简单!甚至”

    说到这里,简水澜突然凑近了顾琉璃的耳边,“五年前的车祸,也许还是你一手策划的吧!”

    她虽然凑近了顾琉璃的耳边,但还是一直观察着她的表情,果然看到了她眼里的震撼。

    也就是说她所猜测的是正确的,而那么一大群人都相信了顾琉璃有着善的本性。

    也因此让顾琉璃计划得逞了!

    亏得顾琉笙还跟个傻子一样,为她的腿四处寻找名医!

    顾琉璃确实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突然觉得她看起来也没有表面那么简单,甚至让她觉得可怕。

    五年前车祸的事情她都能猜测出来,那时候她可是连顾琉笙都隐瞒了!

    那么这事情简水澜有没有告诉顾琉笙?

    但是当年的事情她做得隐蔽,甚至她的伤势是真实的,就算他们去查也查不出来吧!

    震惊是短暂的,顾琉璃很快恢复原本梨花带雨的模样。

    “大嫂,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是不明白还是装着不明白?”

    简水澜笑了笑,没打算再理会她。

    看了一眼时间,烤的饼干也差不多了!

    不过与顾琉璃撕破脸皮,说起话来不需要像以往那样装着,还真舒坦!

    看到简水澜朝着外头走去,顾琉璃很快又追了上去。

    “大嫂,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什么?大嫂,我知道以前是我误会了你,是我不对,可是我都已经跟你道歉了,你能不能原谅我?”

    简水澜实在被她闹得烦了,回头去看她,“你别跟着我!有什么事情你找顾琉笙去,找爷爷去,你跟着我做什么?难道不知道我跟你没话可说吗?”

    甚至,被污蔑的仇还在呢!

    “可是我真的很想得到你的谅解,大嫂,你原谅我好不好?”

    简水澜没有理会她,这个人想演戏那就演着吧!

    就是不知道这个时候顾琉璃心里是不是想着陷害她或是什么,否则她也不会对着她这么死缠烂打。

    她想着要不要让江姨去喊顾老爷子过来,只要顾老爷子在,顾琉璃也翻不出浪!

    她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顾琉璃很快也跟了上去。

    江姨看到简水澜过来的时候,立即眉开眼笑。

    “时间差不多了,正想着去喊你呢!”

    而后看到跟在她身后的顾琉璃脸上还带着泪水,江姨问道,“琉璃小姐也来了,怎么还哭了?”

    顾琉璃摇头,朝着江姨走了过来,握住了她的手。

    “江姨,你帮帮我好不好?我之前误会了大嫂,这一次是过来道歉的,可是大嫂她似乎并不打算理我,你让大嫂原谅我好不好?”

    江姨在顾家已经很多年了,顾琉璃以前经常跟在顾琉笙的身边,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此时听到顾琉璃的恳求,江姨朝着简水澜望去。

    “少夫人,你看”

    简水澜的脸色一下子就有些沉了下来,“江姨,这事情你别管,我不知道顾琉璃是不是又要陷害我,反正我与她的事情,爷爷与琉笙也是知道的,看到她我惹不起,但可以躲。”

    不知道她们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但此时听得简水澜这么说,江姨也有些为难起来。

    “琉璃小姐,你看要不你先回去吧,这边是厨房,怕油烟熏坏了你。”

    顾琉璃摇头,“我不要回去,我回去了大嫂还怎么原谅我?江姨,你就帮帮我吧!”

    她如个孩子一般,一边哭着,一边撒着娇。

    简水澜却有些看不下去了,“江姨,那些烤饼干就先交给你了,回头我再跟你学,我有些不大舒服想回房休息。”

    “好吧,少夫人先回房休息,琉璃,你要是闲着的话,不如江姨教你烤饼干好不好?你们女孩子不是最喜欢吃这些零食吗?”

    看到简水澜就要走出厨房,顾琉璃岂会这么容易放过,她笑了笑摇头。

    “江姨,我不爱吃甜食,容易发胖,还会长痘,我去求得大嫂原谅,否则大哥肯定也要生我气了!”

    顾琉璃追了上去,江姨只得作罢,但心里却有些忐忑,想了想还是给顾琉笙打了个电话,若是在她的眼皮底下出了什么事情,她也担不起责任。

    这几天她虽然不知道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顾琉璃自从生日之后就没有再过来这边。

    似乎也听得一些佣人谈论起似乎是简水澜推顾琉璃落海的事情,当初她将那几个佣人训了一顿。

    看到顾琉璃又追了上来,简水澜觉得对方的脸皮够厚,演技也够扎实!

    心底更是无奈与气愤,她回头瞪着那个又跟上来的女人。

    “顾琉璃,你到底想怎么样?”

    顾琉璃笑了起来,带着几分无辜,“就是求得大嫂的原谅啊!”

    只是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眉目带着几分挑衅,放轻了声音,“大嫂,你说你跟阿笙都结婚这么久了,怎么阿笙还舍不得给你一场婚礼?是不是其实阿笙心底还是有我的?”

    看到简水澜的神色微变,顾琉璃的心底更是得意了,“大嫂,你可知道那一天阿笙去我那边的事情?那一天我才知道原来阿笙平日里看着冷漠,其实热情得很。

    那天我跟他坦白了,不过不是坦白你推我落水的事情,而是坦白我对他这么多年的感情,阿笙听后抱了我,还亲了我,他的唇很柔软,舌很灵活”

    “你闭嘴!”

    简水澜知道她说的不是事实,这个顾琉璃最擅长就是说谎与隐藏自己的情绪,她冷笑。

    “顾琉璃,你少挑拨离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

    她最恶心的还是一个女人当着她的面说他的丈夫怎么对她如何如何,这个人可真不要脸,她倒是长了见识!

    “挑拨离间?你觉得我与阿笙这么多年的交情还需要这么做吗?”

    简水澜回过头,手里拿着手机,悄悄地打开了录音软件,她觉得必须给自己找证据。

    她的小动作顾琉璃并不清楚,只是看到她沉默的时候,以为已经信了她的话,笑容加深了几许。

    “大嫂,我可没有骗你,阿笙确实是那么对我的,要不你想想看,那一天他回来是不是对你冷淡了许多?那是因为他对你心怀愧疚。阿笙他只是跟你登记而没有婚礼,也没有孩子,其实还不是为了有朝一日将你现在这位置还给我。

    当初他跟你选择登记,也不过是权宜之计,为了推却与华楚楚的事情,如果我早个一年回来,也没你什么事情,不是吗?”

    顾琉璃是说得头头是道,但简水澜还是不信她的话,她镇定地摇头。

    “你少骗我,那一天你给他讲了顾晋晗的事情,顾琉璃,我与琉笙的感情比你所想象的还要深厚,你以为任凭你瞎扯几句我就会相信你的话?顾琉璃,没什么事情请便吧,别来打扰我!”

    她相信顾琉笙,绝对不会因为顾琉璃的几句话就对他产生怀疑,她虽然在意婚礼的事情,但是孩子的事情绝对不会是顾琉笙故意不要的。

    他每一次的热情,他甚至比她还希望怀上孩子。

    简水澜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打算回房,关在门里,顾琉璃总不能还强闯进去吧!

    顾琉璃咬咬牙,觉得今天就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她,一个能够猜测出她五年前车祸的真相,这个女人不能留下。

    一想到她身边还有个朗月暗中保护,想要伤她实在太难,说不定还得落得跟云盛一样的下场。

    但是她可以像五年前一样啊!

    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她就能够对自己狠得下心!

    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效果如何?

    五年前的效果,不是挺好的!

    顾琉笙为了她,四处寻找能够医治她腿的名医,就算再来一次,也一定会是如此!

    她很快又追上了简水澜的步伐,爬上了楼梯,这一次直接攀住了她的胳膊。

    “大嫂,我还想跟你谈谈阿笙的事情呢,既然你都跟我说了已经撕破脸皮,那么有些事情咱们就拿出来说说?还是在我的身边几次我出了事情都跟你有关,你现在害怕了?”

    看到顾琉璃紧紧地攀着她的手臂,简水澜忍住恶心到想打人的冲动。

    “我跟你没有任何的话可以说,顾琉璃你能不能别这么烦人?信不信我让朗月将你扔出去!”

    顾琉璃笑了起来,“那么大嫂就去让朗月过来试试看,我倒是想看看你是怎么用少夫人这样的权力来处置我这个顾家千金,别忘记了在外人眼里我可是阿笙的妹妹!”

    “而你也只能当他一辈子的妹妹!”

    简水澜想要甩掉她的手,却不料碰到了手机按键,一下子屏幕亮了起来,而顾琉璃也清楚地看到了手机上的录音,她神色一冷,幸好发现得快。

    “大嫂,没想到你竟然有这样的心计,想要将录音给阿笙听,是吗?”

    她偏不如她意,也知道今天她所说的话若是让顾琉笙知道,必定不会轻易原谅她。

    甚至会彻查五年前的车祸,到时候她所有的努力所受的苦就全都白受了!

    两人这个时候就站在楼梯处,顾琉璃直接将她手里的手机抢了过去狠狠地朝着下面砸去。

    瞬间,手机屏幕碎裂,一片黑屏。

    简水澜闭了闭眼,看向顾琉璃的眼色皆是冷意。

    “朗月!”

    “你真要将我丢出去?你会后悔的!”

    顾琉璃冷笑,随即紧紧地握住了她手臂上缠着的纱布上,突然就笑了,放轻了声音,“五年前我就是这么做的,大嫂,你看好了!”

    在简水澜吃疼的时候,抬手就推开她手的时候,却见顾琉璃顺势朝着楼梯的方向倒去,整个人直接从高高的楼梯上滚了下去。

    而她也捕捉到了顾琉璃摔下去前那一抹得意的笑容,她瞬间只觉得心寒,觉得自己似乎又落在了另一个圈套里。

    朗月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她人站在楼梯底下看着顾琉璃就这么滚了下来。

    最终不知道滚到哪个台阶的时候,一声轻微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随即就是顾琉璃凄惨的叫声。

    停止滚落的时候,顾琉璃就这么落在她的面前,昏迷不醒,脸色惨白。

    简水澜也没想到顾琉璃会来这么一招,等她意识到要去拉人的时候,顾琉璃已经摔了下去,就这么落在朗月的面前,一条腿甚至以诡异的姿势扭曲着。

    “琉璃——”

    一道冷冽着急的声音响起,简水澜站在楼梯上看着急急奔跑过来的男人,突然就感觉到了来自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怎么还是落入了顾琉璃的圈套?

    那么狠的一个人,她一直都在躲避,为什么不早点儿回房?

    为什么不让人去将爷爷接过来?

    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个样子?

    顾琉璃怎么可以这么狠!

    她想起顾琉璃在她耳边所说的话,“五年前我就是这么做的,大嫂,你看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